201603112259美文美畫美字之二 – 文與畫


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歡汪曾祺的文章,他的文字簡潔清新而無贅語,忘記誰說的,看汪老的文章總認為吃不飽還想往下看卻沒有了,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文與畫】和黃永玉的【沿著塞納河到翡冷翠】都是文、字、畫三者皆美的書,只是乍看之下【文與畫】沒有【沿著塞納河到翡冷翠】來得熱鬧,因為黃永玉先生畫的是西畫,色彩繽紛而且印刷精美,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文與畫】一則是色彩黯淡,二來是許多字與畫為了版面都縮得太小了。


但是仔細看了這麼許多年還是認為這是汪曾祺先生眾多著述當中最不應該被輕忽的一本,汪曾祺的字與畫或許算不得是大家甚至也連名家也稱不上,但是當中濃重的文人氣息及趣味性,功力絕不遜於黃永玉先生的作品,只是他常常不用正規的顏料因此色彩暗陳再加上山東畫報出版社一向樸實作風的印刷,更因為已經絕版了,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最後一段他女兒汪朝代跋中寫他過世前一年寫的一篇散文只寫顏色,也以此做成了本書的封面,非常有意思。



顏色的世界

魚肚白
珍珠母
珠灰
葡萄灰(以上皆天色)

大紅
朱紅
牡丹紅
玫瑰紅
胭脂紅
干紅(水滸等書動輒言干紅,不知究竟是怎樣的紅)
淺紅
粉紅
水紅
單杉杏子紅
霽紅(釉色)
豇豆紅(粉綠地泛出豇豆紅,釉色,極嬌美)

天竺
湖藍
春水碧於藍
雨過天晴雲破處(釉色)
鴨蛋青

蔥綠
鸚哥綠
孔雀綠
松耳石
“嘎吧綠”

明黃
赭黃
土黃
藤黃(出柬埔寨者佳)
梨皮黃(釉色)
杏黃
鵝黃

老僧衣
茶葉末
芝麻醬(以上皆釉色,甚肖)

世界充滿了顏色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funP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