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46VOVA工廠與辦公樓

VOVA工廠與辦公樓, Gebze, Turkey 008年2月18日象徵與標誌工程:NOVA工廠,設計師:tabanliogue,地點:GebzeNOVA工廠和辦公室大樓,是土耳其最大的家電製造商的大格式發亮和非發亮的標誌的總部。三層高的辦公大樓,包括:展廳和工作人員和旅客餐廳,以『 L形』設計,運用一個簡單的正交結構,面向平面屋頂的生產空間。主立面採用的是一個微妙的曲線,就像車輪的足跡,以此影射出一個事實,即創辦NOVA的前身是一個土耳其的最有成就的電動越野車廠。原料要從工廠的最西端進廠,而出口,如成品,就需要經過東邊的裝貨碼頭。建築物運用了各種各樣的材料-塑膠,鋁,玻璃鋼和鋼材-組裝成獨立的標誌。屋頂頂光直接影響『tezgahs 』或工作桌的佈局,這樣的設計可以讓大部分的工作在自然光下完成。 覆面材料主要是玻璃和絕緣的金屬板。它的意圖是,NOVA主要客戶的標誌也在作為建築物的正面的一部分。在朝向南面混合了橫向百葉窗,內部隔牆,雙層玻璃及百葉窗控制內部環境。辦公室的隔牆與整個建築物的正面形成垂直線,並打抹上清水混凝土色。觀念上來說,這座建築本身就是一個標誌,是NOVA高質量產品的一個龐大的廣告牌和廣告。

(繼續閱讀)

201205050253懷念那眼老井

兒時,村子的南頭有一眼老井。我家離老井不遠,每天早上,搖搖擺擺的鐵桶撞擊聲,扁擔的吱吱嘎嘎聲,伴隨著人們的說笑聲把黎明吵醒,把村子吵醒!來來回回的人們,步履匆匆,說說笑笑,喧囂的聲音伴隨著裊裊炊煙在村莊上空久久迴盪。老井的井壁,是由年代久遠的青磚碼砌而成。井口很小,圓圓的,像悠悠歲月中睜著的眼睛,幽幽地凝視著來這裡的人們。井口四周碼砌著幾塊青石板,年深日久,已被挑水的人們磨擦的高低不平,斑斑痕跡,烙印著歲月的滄桑!村子的人們大部分都是喝得這眼井水,人們怕井裡的水被淘干,天剛濛濛亮就來到井邊挑水。寂靜的鄉村,每天清晨,都是這樣以繁忙開始,開始了一天的忙忙碌碌,到處一片喧囂熱鬧的景象。當叮叮噹噹的水桶聲逐漸平息,滴撒下的水,從井口蔓延到家家戶戶的小路上,小路上留下濕漉漉的痕跡。晚起的人,再到井邊,把水桶晃到井裡——打上來的是半桶泥水,只好挑著半桶泥粥回到家裡,進行沉澱。等著井裡細小的水眼再把井底蓄滿,要半天的時間。村子有一個傳說,說村子裡有一個壯漢,力大無窮,卻不是很勤快,每次來挑水,都是挑走半桶泥粥。於是,在一天夜裡,壯漢用胳膊左右各夾一個碌碡,一個平放在井口,似掉不掉,用另一個碌碡擠住;如果想挪動碌碡,稍有不慎,碌碡就會掉進井裡。早上,人們來到井邊,見此情景都束手無策。就在人們紛紛議論時,壯漢不緊不慢走來,放下扁擔,輕輕把兩個碌碡挪到旁邊,打了第一桶清澈的井水。這只是一個傳說,但從中可窺視當年老井的繁忙景象,和老井對人們日常生活的重要。隨著生活的提高,村裡有了第一眼深機井。當幾百米深的井水嘩嘩地流進水泥抹得大水池裡,人們歡呼跳躍,真正品嚐了水的清澈甘甜,才知道老井的水是怎樣的苦澀!後來村子又埋上管道,安裝了自來水,足不出戶,清澈甘甜的水就嘩嘩地噴湧不息。那眼老井,在時光荏苒中,也漸漸被人遺忘。現在的生活日新月異,人們都喝上了純淨水。對於井水的變遷,我始終念念不忘童年記憶中那眼老井!那眼老井的水像大地的血液,養育了我的村莊,滋潤了我的童年!雖然家家戶戶都有了自來水,但是,早晨與黃昏那種熱鬧的場面,人們相互問候的溫馨卻一去不復返了。懷念村頭那眼老井,每每想起那眼老井,眼中就蓄滿淚水,我知道,我的淚水裡還有那眼老井的水分……

(繼續閱讀)

201205010400夢歸

清寒幾許,蕭索山河,多是秋,庭軒寂寞,芳草幽幽,亦乎愁。兀來風,驚起遍地落紅,黃昏後,又是一抹斜陽還照東,依舊。 披月憑闌久,獨倚目斷樓,忍凝眸,燈影千重,無物似情濃,欲寄已空,夢歸,不識途。牙醫老劉的BLOG |Kevin 凱文 老師 | 徐賁的BLOG |靜·夜無語 | 單田芳的BLOG |周婷婷-Tingting | 往事已隨風 |王林的薦書檯 | 流年無痕~我一直在睡 |張愛峰的BLOG |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