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11000教我如何不想她?

教我如何不想她?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江南好,煙雨朦朧江南好,楊柳青青江南好,山色如翠江南好,江水如碧獨自行走江南獨自看風看花獨自看一輪滿月獨自度過黎明清風徐徐夕陽西下小橋流水人在天涯教我如何不想她(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文章來源:cute西西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4272017最珍貴的東西其實就在你身邊

從前,有一座寺廟,廟前的橫樑上有個蜘蛛了、結了張網,廟裡香火很旺,由於受到香火和虔誠祭拜的熏染,蜘蛛便有了佛性。經過了一千多年的修煉,蜘蛛佛性增加了不少。忽然有一天,佛祖光臨了寺廟,抬頭看見了橫樑上的蜘蛛。佛祖就問蜘蛛:”你已經修煉了一千多年了,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看你有什麼真知灼見。“能回答佛祖的問題蜘蛛很高興。佛祖問道:”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暗自得意的回答道:”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點了點頭離開了。又過了兩千年,一天刮起了大風,風將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網上。蜘蛛望著甘露,見它晶瑩透亮,頓生喜愛之意。它覺得每天有甘露的陪伴是件很快樂的事。不料沒多久一陣大風把甘露吹走了。蜘蛛覺得很寂寞和難過。這時,佛祖又來了,問蜘蛛:”又過了兩千年,你的佛性也應該有很大長進了,現在你對兩千年前的問題有什麼新的真知灼見沒有?“蜘蛛想到了甘露,傷心的對佛祖說:”得不到和已失去。“於是佛祖說:既然你還這樣認為,我就讓你到人間走一趟吧。”於是蜘蛛投胎變成一位小家碧玉的女人,父母為她取名叫珠兒。很快珠兒長到了18歲有了心上人,他叫甘鹿。進過多年的努力,甘鹿考中了新科狀元,皇上非常器重他,就有意將長風公主許配給他,但是珠兒一點也不緊張。因為她知道佛祖會賜予她姻緣。沒多久,皇帝下詔,命新科狀元甘鹿和公主完婚,珠兒和大臣芝草完婚。這一消息對珠兒如同晴天霹靂,她一時接受不了病倒了,生命危在旦夕。芝草知道了,急忙趕來,對奄奄一息的珠兒說道:“那日,在後花園眾多姑娘中,我對姑娘一見鍾情,好不容易才求皇上答應我們的婚事,如果你死了,我也就不活了。”說著拿起寶劍準備自刎。這時,佛祖來了,他對垂死的珠兒靈魂說:“蜘蛛你知道嗎?甘露(甘鹿)是由(長風公主)帶來的,最後風也將會把它帶走的。甘鹿是屬於長風公主的,他對你來說只不過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芝草是當年寺廟前的一顆小草,他注意了你三千年,暗戀了你三千年,但你卻沒有低下頭看過它。蜘蛛,我再來問你,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聽了真相之後,珠兒彷彿大徹大悟了一般對佛祖說:”世間最珍貴的是能把握現在的幸福。”剛說完,佛祖就離開了,珠兒的靈魂也回位了,她睜開眼睛,看到正要

(繼續閱讀)

201204222252望斷石頭城

石頭城,在山崖。嚮往了好多個春秋,見面時果然心頭一震。一路的睏倦消失殆盡,一路的猜測無影無蹤。石頭城就是石頭城,石頭城用石包裝。在高高的群峰之中,離天很近,離地很遠。城牆上的風很勁,很有力度地刮得樹木呼呼直響;花很柔,都順風向把頭低低地勾著。等不得再繞一道山彎從石頭城的大門進去,便仰視著石頭城的拱形側門,手足並用往上攀。攀上石頭城的側門,已近正午。太陽在頭上明晃晃地照,山風在耳邊呼拉拉地吹。山林擋住了人的視線,看不清披著苔衣的城牆朝哪裡延伸,在哪裡消失。只覺得這城牆築得好怪,一段寬,一段窄;一段高,一段矮。或在山窪處隱伏,或在山樑上凸起,隔一段城牆有一個城門,一個城門有一個名字。城牆、城門與大山渾然一體,透出莊嚴、滄桑和神秘。人到城牆上一站,兩耳生風,疑是烽煙時代的號角,又在山中迴響。而在城牆上撿一塊石頭抓一把土來看,卻怎麼也看不透它在守護石頭城的漫漫歲月中,是否建功立業,是否遭遇血洗?石頭城的構建,據說源於一個遙遠的宮廷陰謀。陰謀的中心是要滿門抄斬一戶貴族人家。貴族在月黑風高的夜晚得信出逃。出逃的貴族滿懷傷痛遠離家園,擺脫陷害擺脫追趕來到這裡,築石城、造石屋,在完全與世隔絕的峰巒中隱姓埋名,休養生息。夜來風雨無數,也不知那出逃的貴族是否仍有披星戴月、晝夜奔逃的惡夢?但可想像,貴族在流亡山野的歲月裡,因為缺醫少藥而送走一個個出逃同伴的心情,那是生死相依、肝膽相照、永不再見的絕唱。我竭力搜尋那段絕唱,妄自猜測那個貴族是被人誣陷慘遭追殺,還是忠言直諫被人陷害?高高的石頭城上,卻猝然撞見一個早已坍塌的廟宇。廟宇內供奉著一個名叫“楊連”的人。我不知道楊連是石頭城裡最先的那個貴族,還是跟隨貴族的武官驍將?抑或是領著千百人馬,在石頭城上滾巨石、放火銃,抵禦外敵守城如磐的貴族嗣子?但是無論如何,這個被石頭城人供奉的人,肯定是石頭城裡一個了不起的人物。雖然,供奉他的這座廟宇早已坍塌,但緬懷他的香火不斷,鮮花不斷。其掩埋在黃塵、青苔和瓦礫中的斷壁、殘柱和石碑,依然令人浮想聯翩。我在石頭城的東門上站了許久,靜靜體驗石頭城的滄桑。城外是視野開闊的田野、村舍,城內依然是視野開闊的村舍、田野。但是,城牆上構築的工事,卻足以抵禦城外的一切進攻。你要攻城嗎?城上有的是石頭、圓木,再加上自製的火銃,足令攻城官兵在幾近絕壁的崖上攻城時人仰馬翻;你要圍城嗎?城內的田園、山

(繼續閱讀)

201204100918母親的梔子花

我當初搬進現在的這個寓所,不過是意外發現房東家竟種著一棵梔子花樹。我是個感性的人,一見到它,頓生「他鄉遇故知」的喜悅。澳洲家家戶戶喜歡種花養草,品種名目繁多,獨這梔子花,在澳洲卻真是罕見。從此,在有風的夜晚,那梔子溫柔地送來一縷幽香,閉上眼睛,在亦真亦幻的那瞬,彷彿回到了家鄉一樣。  我的家鄉在長江岸邊的一個江南小城,每年梅雨季節一過,梔子花便滿城飄香。它不僅活躍在田園的每一隅空地,生長在陽台的每個角落,甚至還盛開在姑娘媳婦的辮梢上。我母親也如其他那個年代的女人,在梔子盛開的季節,她總小心翼翼地採摘一朵花別在高高盤起的髮髻上,笑語盈盈著走來,於是滿屋子都有暗香流動。梔子花是那麼「溫良謙恭讓」,它不似薔薇那般潑辣,不如水仙那般妖媚;更不像百合那般清高。記得母親很喜歡梔子花,她曾告訴我這種花有一種旺勝的生命力,絕不像牡丹芍葯那麼矜貴。春天裡隨手將梔子的滕條輕輕往爛泥地裡一插,又一個鮮活的生命就會在大地母親的懷抱裡滋長蓬勃起來。所以說,梔子花是賢淑而本分的花,它沒有什麼過多的物質享受,從不追名逐利,卻一直默默奉獻著自己的生命和餘香。  中國的文人騷客自古愛吟花弄月,梔子在他們眼裡只是大眾的,是平俗的,根本談不上風雅與脫俗。描寫梔子的詩句,實為鮮見,惟有韓愈的一句「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梔子肥」。花,好比一個女人,以「肥」字來形容,我以為甚為不美和不雅。 而有些花,卻被從古自今的文人所濃墨重彩,花的顏色,姿態和味道等各個方面都有描繪,所以我為梔子而鳴不平。譬如,「人面桃花相印紅」實是讚美女人的美貌。寫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好比讚美一個女人的內涵。而寫梅與菊的香,分別有「梅花香自苦寒來」「蕊寒香冷蝶難來」就如同讚美女人的氣質一般。單是讚美花也就罷了,甚至那微渺的楊花榆莢也比梔子要受重視,詩句中不是有「 楊花榆莢無才思,惟有漫天作雪飛」嗎?因此,我簡直都想為梔子而明冤叫曲了。  梔子花自古被中國人所青睞是有目共睹的,但她為什麼不被頌揚呢?因為她平凡的如居家良品,於是她的香,她的好,她的奉獻也成了理所當然。真難道是家花不及野花香了?文人墨客認為『梅』香,菊』也香,怎麼忘了那梔子花才是名副其實的香花呢。梔子也美,外表美在於她純潔無暇,內涵美在於她樸實無華。據我母親說 ,中國女人自古有五月戴梔子的傳統。到如今不大時興了,只是我母親的那個時代的四十幾的女人還守著這個傳統。所以我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