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20954夜,葉

清風染涼秋夜,落花繞亂愁腸。伸手觸摸向遠方,黑夜漫漫,沒有盡頭。一個人沿著道路向前走,任夜色將我包圍,淹沒。喜歡這暗黃色的路燈光,帶著點朦朧迷離,帶著點氤氳淒婉,使這黑色的夜有了柔軟的線條。一步,一步,踩著平靜的節奏,不經意地抬頭,看見滿天的星光,卻不再是夏夜那般璀璨。驀地,一顆流星劃過,於是閉目,沉默,許願:希望今天的路我能走的更加長久,流星上美麗的天使啊,再多給我一些去發呆的時間。我知道這是一個自私的願望。風起,葉落,或許這就是秋天的旋律。突然間明白了季節之間的一些關係:夏天是繁盛,極致卻是在秋天;冬天是荒蕪,肅殺卻是在秋天開始。秋,真的是個奇妙的角色。不知不覺在一棵古樹前停止了腳步,看著滿樹的黃葉搖搖欲墜,似乎再也經不住任何地風吹。不禁想問一問葉子:你們,是不捨得母樹上蒼勁的枝幹,還是太渴望隨風去更遠處旅行?在風裡,葉子嘩啦啦地響,我卻聽不懂。“葉子的離開是因為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樹的赤裸裸是因為歲月的蹉跎還是葉子的不快樂?”這是曾經的一個朋友對我說的一句話,此時想起,竟咀嚼出百般滋味。喜歡夜,大抵是因為喜歡它的安靜吧。穿透無盡的黑色看到自己的內心,就如同看到遠處的一點燈光一樣。我問自己:你孤獨嗎?真的可以自己一個人走而離開別人的陪伴嗎?猶豫,徘徊,沿著老樹一圈一圈地走。我需要友誼,但是更渴望自由。記得有這樣一段唱詞“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翅膀,是停在天空裡的葉子。天堂,原來應該不是妄想,只是我早已經遺忘,當初怎麼開始飛翔。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愛情,原來的開始是陪伴,但我也漸漸地遺忘,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感情的初衷也許就是陪伴,我離不開,但是也不願沉溺其中。我找到了自己的路就不想再讓自己迷失在任何地方,彼岸,有我的夢想,請給我一次自由,讓我走下去,我會把每一個人的祝福牢牢記在心裡。看著風吹落的葉,在地平線上去旅行,也許是十米二十米,也許是十里二十里,也許是更遙遠的地方。我想,如果我是葉子,我也會渴望飛翔。去沐浴更遠處的天空——那樣神秘的蔚藍色,去朝聖山峰和峽谷,去尋找湖泊和山泉,也許憑借這一次旅行就可以抵達我的天堂。十月清秋,涼夜如水,站立在這片山嵐之中,已經有了明顯的寒意。轉身,告別古樹,踏上來時路,這次順從了風的方向。羨慕風的自由,可以隨心所欲的到

(繼續閱讀)

201206151520為什麼藕有很多孔?

  植物生長離不開空氣,由於水底的泥中空氣很少,所以在水下長根的植物,都要採用各種辦法吸取空氣,藕的節和節之間長有很多根,空氣通過藕的孔傳給根,這些小孔就是空氣的通道。 文章來源:麥小麥新生活 - Eldora,早晚好 - 業之峰裝飾的BLOG - 連婕-永遠有你 - Blog O Matters -

(繼續閱讀)

201204301136雲夢草原踏青節

春天裡為什麼人們喜歡到野外踏青?我想不外乎三點:一是天氣暖和,空氣清明;二是春意昂然,萬物萌發;三是活動筋骨,強身健體。踏青,踏青,不走不足以知青之細微,不慢走不足以知青之珍貴。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山上的桃花開得遲不說,就是草好像也不願意早發。在淇縣雲夢山大草原上,遠遠望去,還是枯黃連天,要不是樹木恢復了生機,到處都是點點的綠意,你還以為是深秋季節呢。在乾枯的草干下面,你用手一撥,就能看到青青的草芽。她們剛從土裡拱出來,還顯得有點嬌羞。她們並不埋怨自己的長輩枯枯地還遮著自己,她們把此視作一種呵護,一種溫馨的愛。等這些草芽慢慢長大,枯草也就凋零下去,變成肥料,仍然作為青草的滋養。年復一年,前草讓後草,草落草起,把大草原喂得又茂又密,到夏秋季節,這裡完全可以當毯子用,天上的雲彩是你的被子,若能做一個好夢,夢到童年,那就再美不過了。踏青,踏青,青也許不是長出來的,青是踏出來的?每年我都到雲夢山上來踏青,一面踏青,一面尋找著春天。或者把春天給迎出來,或者把春天給送走。特別是春天剛從冬季中孕育時,你不去踏青,還真不知道春天是啥時來的,怎麼來的呢。我總結踏青,借用中醫一句話,叫“望聞問切”。走進春天,一定要學會望才行。登上高處,往遠方一望,桃紅柳煙,油黃麥綠,蒼白遠去了,乾燥躲跑了,單調的視覺猛然被這些五顏六色填滿,這才是最大的快樂。春天的空氣中,因為各種花開和葉的生長,臭氧離子增多,格外清新。到山上,還有很多中藥的香氣混雜期間,吸上幾口,還能起到治病的效果呢。所以,你一定要學會聞,見花聞一聞,不用上門診。前幾天在紂王殿,我就看到一種花叫“連翹”的,黃黃的,還以為是迎春呢。我就大聞了一番,感覺還真不錯。問就是問文化,問傳說,問典故,問歷史,切就是判斷和思考。我出來踏青,不僅欣賞春天的美景,還特別留意每一個地方的文化和掌故。有些老房子,就是一部歷史。有些老碑刻,就傳遞出一種久遠的信息。弄不懂的地方,還可以問問當地的老年人或者土專家,他們會向你提供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春天很短暫。稍不留神,春天就過了。這不,春天的感覺還沒有完全找到,溫度就哧哧地長。再出來,就覺得有點曬了。雲夢大草原,是中原地區很好的一塊草地。海拔600來米,周圓20多平方公里,如此空中美景,到哪找呢?雲夢草原踏青節已經舉辦了好幾屆,很受遊客歡迎。

(繼續閱讀)

201204272157夢中的我在夢裡

那年,夏瑞18歲。她說她愛上了虛幻的愛情小說,也就愛上了孤獨,同時也愛上了偏激和敏感!那年冬天,夏瑞原本那種平靜的生活變得不再平靜,只因為她的生命中出現了一個叫喬寒的男生。夏瑞總是認為網絡裡的一切都是虛假。她說網絡世界就如同小說裡的美好,一切都太過遙遠,太過虛擬。然而她卻偏偏在這個不真實的世界裡遇到了喬寒,偏偏選擇了相信喬寒。第一次聊天,喬寒告訴夏瑞他也是內蒙的,而且還和夏瑞是一個地方的,他現在在無錫打工。第一次聊天,夏瑞對喬寒說“晚安”。夏瑞以為那只是平常的禮貌用語,可是喬寒卻告訴她說“晚安就是我愛你愛你”。後來的日子裡,夏瑞再也不會輕易和別人說“晚安”這兩個字。然而喬寒卻每晚都會對夏瑞說。就這樣,時間在不斷流逝,夏瑞和喬寒的感情也在慢慢升溫。夏瑞開始習慣了和喬寒聊天的日子,也從那個時候開始,夏瑞的qq頭像只為了喬寒而亮。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轉眼冬天變成了春天。喬寒也漸漸習慣了有夏瑞陪的生活。他喜歡上了這個被他叫做“笨丫頭”的女孩。只是,他沒有說出口。喬寒開始喊夏瑞寶貝,他說因為他朋友喊了夏瑞寶貝,所以他以後都要喊夏瑞寶貝。夏瑞和喬寒似乎總有聊不完的話題,他們聊的很開心,彷彿認識了很久一樣。夏瑞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早戀,她一直都是是那種乖乖女,然而在不知不覺中她把初戀給了喬寒。這個在她生活中並不存在的男生。夏瑞很快樂,因為有喬寒的陪伴。夏瑞被喬寒以前的女朋友愛兒罵了,罵的很難聽。夏瑞只記得兩個字“賤貨”。她第一次被人這樣罵。夏瑞覺得很委屈,喬寒告訴夏瑞,愛兒只是他以前的女朋友,他們現在沒關係。夏瑞相信了,她選擇去忽略愛兒,愛兒說喬寒現在是她的男朋友。或許是因為夏瑞太害怕被欺騙,潛意識的又上了喬寒的qq號,她真的又碰上了愛兒,這次愛兒罵的更難聽了,夏瑞不知道要怎麼辦,她不知道愛兒說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她該不該相信喬寒,還可不可以相信喬寒。夏瑞的朋友知道夏瑞被人罵了,便一起加了愛兒的qq號罵了愛兒。那時候夏瑞的心裡暖暖的,她還有一群好姐妹在她身邊。喬寒知道愛兒被夏瑞的朋友罵了,便質問夏瑞。喬寒生氣了,這是夏瑞的第一反應。夏瑞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她知道關於愛兒的問題喬寒始終都在撒謊,她不要當個白癡被玩來玩去。這個時候已經是夏天,夏瑞望著熟悉的校園

(繼續閱讀)

201204222357我的父親

今天是我父親的67歲生日,我不知不覺悵然淚下,我萬般憂傷,也萬般無奈。父親,是我心中的天空,是我心中巍峨的大山。我的父親身材並不高大,他瘦小,黝黑。生活的艱辛使得他的臉上難見笑容,他和母親辛勤勞作,省吃儉用,培養我們兄妹三人上學唸書,等到我們工作了,結婚成家了,眼看日子要好過時,他卻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勞累過度,病倒了。雖然經過一系列的治療,但還是回天無力,永遠地離開我們。我還是經常地想起父親的音容笑貌,點點滴滴。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生病很嚴重,是我父親忙前忙後,和醫院的醫生急眼搶救我,這是我的親戚告訴我的,我那時還不記事。上小學時,是父親把我送到學校。考初中時,是父親用自行車把我送到四十里外的學校去考試,他再回去幹活,下午再來接我。上初中要住校,他用自行車帶著我的生活用品,帶著被褥,還帶著我,把我送到學校,我現在還覺得驚奇,一輛自行車能帶這麼多。 上大學了,父親把我送到匯龍鎮,送上長途汽車,就讓我自己去了。在大學的四年了,父親經常和我寫信。我結婚了,有了女兒,父親送來了小搖籃和母親親自縫做的小衣服。我們每次回去,他們就特別高興。我現在回老家,只能默默地看著父親的遺像。過年前,到我父親的墳前,磕頭,燒紙,以此寄托我們的思念。我經常會在夢中夢到我的父親,他還和生前一樣,他一直在我的心中。

(繼續閱讀)

201204101107又見雪花紛飛

 清晨,窗外靜靜的飄起了片片雪花,似輕盈的玉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又似帶雨的梨花在風中心傷落飛。摘一片雪花於掌心,方寸之掌心,立時幻化出一幅清晰的「年的記憶」——那一片片早已飄遠的雪花,那一個雪花紛飛中的「年」……  「萍子,雪下這麼大,你就別去給春兒上戶口了。再說,你還是慎重的考慮一下,我想,還是把你兒子的戶口先轉到省城來吧,要知道戶口進省城多難呀,你今天給我春兒上了省城的戶口,萬一到時你兒子的戶口進不了省城,我豈不太自私了……」,「嗨,你煩不煩呀,人家心裡本來就很難受。昨晚不是說好了先讓春兒上嘛?他已經上學了,我兒子還小,到時再想辦法吧……」。十八年前那個早晨的句句爭論聲,聲聲入耳,十八年前那個上午的張張畫面,歷歷在目……  十八年前,我如願以償的調到了省城合肥工作。心空裡還未來得及高興,卻被一件很頭疼的事堵得滿滿的。自己的戶口已順利入冊,可兩個不同姓氏的孩子,依照當年的政策,也只准許帶一個孩子入省城。而當年,他的孩子已經上小學了。怎麼辦?一邊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骨肉,一邊是雖與我無一絲血緣,卻是當年與我相依為命這個男人的親生兒子。萬般無奈之際,我只能割愛讓之,最終決定先轉他兒子的戶口入省城。唉,等我兒子上學時,我再想辦法找關係吧。我在心裡羅列著諸多不能給我兒轉戶口的理由,安慰著自己隱隱作痛的心。記得很清晰,那也是個雪花紛飛的早晨,那天的雪花兒似廣寒宮的丹桂,眾仙女不甘心的向凡間拋灑著……  「哎喲!,我的腳——」,瞧我這人,真是笨死了,一點事,就手忙腳亂,這不,事兒還沒幹,這腳卻先扭傷了。「怎麼了?讓我來揉揉,呀,腳都腫這麼高了,算了算了,今天咱們不去安戶口了」,「不行,今天不安,肯定又要折騰到正月十五以後了,到時會直接影響春兒來合肥新學校上學的,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我與合肥市三牌樓街道的曹主任昨天就約好了,今天是她們最後一天上班,她答應幫我找人把孩子的戶口安上,雖然,雪下得有點大,但她還在街道等著我呀?我豈能不去呢?…….」又一陣激勵的爭論中,我還是執拗的鎖上了我們那扇租住的小平房的門,頂著片片雪花,一走一瘸的向公交站牌移去…&h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