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70027經絡研究的新方向:經由PHCS經絡道所證實的經絡現象

─宋明燁

      前言

      經絡理論已經被中醫使用了數千年,但是由於經絡至今仍然無法找到可見的實體,所以經絡的運作一直都是個可以想像,可以理解,可以複製,卻無法具體可見的現象。現在可以藉著PHCS經絡儀的量測,得以完整地看出身體內外的變化,都會表現在經絡上,使經絡的研究,有了新的方向。同時也讓許多古籍醫書上的理論得到證實。


      經絡現象被西方醫學證實

      一九四七年,德國的科隆(Richard Croon)醫師首先發現了針灸穴位與皮膚上低電阻點之間的關係。一九五0年,日本的中谷義雄(Dr. Yoshio Nakatani)也發現了類似的現象;他以十二伏特的電流輸入人體,可以在身體的其他部位量測得到相同電壓的電流。再把這些點,連貫起來,發現這樣連成的線條,不僅電阻特別低,而且竟然與中醫的經絡十分接近,於是他假設這些線條便是人體裡的「良導絡」。可惜他的研究工作並沒有繼續下去,只留下了這樣一次實驗的結果。

      一九五三年,德國又有一位醫師伏爾(Reinhold Voll)發表了他潛心研究多年的成果,與中谷義雄有非常多類似的地方,也證實了人體的體表有許多條低電阻的通道,與中醫的經絡密合。他的實驗方式,也與中谷義雄相同,用一道低電壓的電流導入人體後,能從手指與腳趾上的特定穴點,測量出電流的變異,從電流的強弱,分辨出體內各個系統的功能是否屬於正常。

      他們兩人的研究,讓中醫認為經絡可以「決生死,處百病」的功能,得到了生理方面的解釋,從此人類知道經絡是傳導電流的良導體,像網路一樣把氣血送到全身,連絡了所有的臟腑。

      從生理上來說,它像網路系統,可以將氣血輸送到全身,並且把五臟六腑、四肢關節、筋骨皮肉都連接起來,讓人體的「表」和「裡」能夠順利溝通,形成一個有機體。當外感疾病產生時,便是外來的病邪騷擾了經絡,當然會表現在經絡的電性上,而內發性的疾病也會立即改變經絡的電性。

      在病理上來說,經絡又是病邪傳送的通道,讓環境中的風寒暑濕燥火六氣能夠循著經絡進入體內;也會讓體內所產生的風寒暑濕燥火六氣,沿著經絡從這一個臟腑傳到另一個臟腑。

      如何量測得到經絡的真相

      經絡學有了這幾位在西醫科學有深度修養的醫師研究之後,得到了進一步的定義。然而這也正像所有的科學一樣,實驗室裡的試驗,並不能完全滿足實際應用的需要。中谷義雄與伏爾的實驗,只是證明了經絡有如一條高速公路,能夠快速傳導體內的電性,並且藉由經絡的電性證明經絡能夠反映身體的疾病。但是以德國物理學家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在一九二七年所提出的「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指出「在量子力學系統中,位置的不確定性與動量的不確定性無法避免,因此增加了實驗結果的不確定性。」那麼在量測經絡時,先導入了一股電流,勢必會改變經絡的狀態,這也就等同於海森堡所說的「動量不確定性」。

      經絡本身已帶有電流,再加上一股外來的電流,便改變了原來在經絡裡的電流。這就像在高中物理課上常引用的一個例子,用溫度計去測一杯水的溫度,能測得準嗎?因為水溫會被溫度計的溫度所改變。為了避免溫度計改變水溫,要把一杯水分成好幾杯,用同一枝溫度計從第一杯開始量,量過兩三杯之後,溫度計的溫度已經變得與水一樣時,便不會改變水溫。這樣看起來似乎很有道理,然而一杯一杯地量,都需要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水溫又必然散發到空氣中,已經不再是最原始的溫度,這是海森堡說的「位置的不確定性」。有了這兩種不確定性,不管再怎麼測都測不準,這個理論就因此被稱之為「測不準理論」。

      當初中谷義雄與伏爾只是證明了人體表面有著比其他部位更良好的導體位置,後來的學者又加上了補充說明,認為細胞會被輸入的電流極化成小電偶。這些電偶會沿著電場排列,產生電位差,這種電位差再啟動細胞裡各種生化反應,將原先儲存在細胞內備用物質的化學能轉成電能,提供細胞的電荷。

      經過這些過程,原先在經絡裡的電性一定已經改變了,量測得到的數據不再是原先經絡裡的電性數據,而是經絡細胞對外來刺激電流的抗拒能力。雖然這種抗拒能力也代表了經絡電性的正常與否,但是其中會產生更多變數,改變幅度的大小,與輸入的電量成正比,都已經不再是經絡的原貌。這也正是經絡量測與穴檢儀一直受人質疑的重點。

      為了量測的結果更明顯,中谷義雄所用的電壓高達十二伏特,遇到角質層太厚的皮膚時,還會自動升高電壓到二十伏特以上,這樣對經絡的刺激已到達臨界點。在使用工具的電性傳導方面,還需要加上棉花與生理食鹽水(physiological saline),生理食鹽水的濃度與棉花的濕度都是影響導電的因素,所以在二0一一年以後,便出現了不再需要導入電流的經絡儀PHCS 2011,能夠在完全沒有外力介入的前提下,量測經絡裡最真實的電性。這種把外界干擾降至最低的經絡量測方法,為經絡的研究也提供了新的方向。

      目前全世界已有不少科學家在研究經絡,他們的研究方向,大多是從針灸為出發點,希望能從針刺穴道之後人體的反應,找出針灸能夠治病的原因。研究針刺穴道,當然也必需兼及經絡。然而他們的基本觀念與中醫經絡學有極大的差異,一再嘗試以物質的基本理念去做經絡學的科學實驗,同時也因為經絡量測有上述這些缺點,不能作為信任的工具,以致於一直得不到滿意的效果。

      目前經絡與穴道的研究成果

      到目前為止,所有對穴道的研究,大致上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知道穴道都分佈在結締組織非常緊密的區域,這個區域裡,充滿了毛細血管、末稍神經、肥大細胞與鈣、磷等多種礦物質。

      當針刺進穴位時,穴位旁的肥大細胞立刻啟動,散布出許多顆粒狀的物質,稱之為「脫顆粒反應」。這些顆粒裡的組織胺會提高毛細血管壁的通透性,使組織液的流速變快,也使肥大細胞表面的應力擴大,釋放出更多的活性物質。

      這些物質一部份從靜脈端的毛細血管吸進血液裡,也有一部份隨著組織液的固定方向流向遠處,再去刺激遠處的毛細血管和肥大細胞。由於組織液的流向與經絡的走向相同,於是這種現象就被認為是針灸之後的「循經感傳」。

      能夠研究出循經感傳現象的過程,已經讓經絡學又向前跨出一步,然而循經感傳為何能治病,是個令人更不解的新問題。目前他們的研究既然以針灸為主,研究的方向便只限於從外向裡的循經感傳,而經絡是雙向的交通管道,也有從裡向外的循經感傳。所有臟腑之間的連繫與溝通,也全靠經絡來進行,在這個基本生理原則下,刺激了一條經絡,一定會連帶影響到另一條經絡,再經由連鎖的關係,會很快地影響全身。所以只看一條經絡的單向改變,不能對十二條經絡全面性的改變作觀察,必然無法找到針灸為何能治病的答案。

      藉以下兩個實際的案例,說明經絡在治療的過程中,由內向外與由外向內的循經感傳都具有相同的模式。

      基本認識

      中醫比西醫多了一個「氣」的概念,認為血液能夠在體內流動,是因為有「氣」在推動,氣又來自於血,唯有在氣與血都很正常時,人便處於健康的狀態。由於人有思想,會走動,各種內在與外在的環境改變,都會使氣與血產生變動,所以氣與血永遠處於動態式的平衡。

      人體有自動均衡氣血的本能,《難經》上說,在正常狀態下,氣與血白天繞全身二十五圈,晚上再繞二十五圈。換算成時間,便是氣血需要二十八點八分鐘才能行走全身一圈。這種說法代表氣血要通過所有的臟腑之後,才能得到新的均衡,新的均衡會在二十八點八分鐘之後出現。

      實際案例一:
 
       圖一:量測時間為上午10:47:32

      圖一是第一次量測。體能值偏低,肝旺與心旺,小腸經又正常,表示這個人工作壓力頗大,大量的肝血供應了心,以滿足工作的需要。腎經與膀胱經都低,顯示這個人儲備體力功能有些不足,容易感到疲累。脾經與肺經都低,身體有些偏濕。脾經與胃經也都低於體能值,所以中氣不是很足,讓整個生理循環的速度慢下來,所以體能值只有36,比一般正常值四十略低。除了這些之外,沒有其他病症,判斷為腎氣不足是主要原因。因身體偏濕,小便又略少,隨即用濟生腎氣丸,又因腎與膀胱都虛,想提高腎經,而濟生腎氣丸只對增加循環與利水有效,另外再加補骨脂(Psoralea corylifolia L).與菟絲子(Cuscuta chinensis Lam.)。也為了提高脾胃的運轉能力,再加上小建中湯(Sheau Jiann Jong Tang)。服藥時間為上午十時四十八分整。
 
 

      圖二:量測時間為上午10:59:42

      服藥後十一分鐘量測,得到圖二,腎陽(腎經的右線)明顯提高,從35變成41,同時也變得高於體能值。心經變得平和,肝因腎的功能提高(水生木)有更多的能量,而心因為腎水增加,降低了心火;肝從腎得到更多基本能量,又不需要對心付出太多基本能量,於是肝經顯得特別亢奮。更值得注意的是代表中氣的脾經與胃經,圖一中脾經與胃經都在體能值以下,到圖二時,胃經已經在體能值以上,脾陽的數值也從31提高到34,循環速度加快,使體能值已經接近正常值。
 
 

      圖三:第一次與第二次量測的曲線圖比對

      圖三是把圖一與圖二的數值以折線的方式來表現。由於濟生腎氣丸裡用了牛膝(Achyranthes bidentata Bl.),小建中湯裡用了飴糖(maltose),都把藥效向下導引,造成了圖中右半部的足經絡改變較大(圖六),而左半部的經絡還沒有明顯的變動。這時全身的經絡正處於一種急速改變的狀態,身體的各個臟腑正在尋求新的均衡。

      圖四是在服藥半小時之後量測圖形,最大的改變是體能值大幅提高,從最早的36提高到45,已經完全符合正常的體能值,而各經絡之間的盛衰比例,大致上又回到原來第一次量測時的模型。
 
 

      圖四:第三次量測時間為上午11:26:28

      服藥經過半小時之後,上半身的氣血也上升,這樣便得到了新的均衡。肝經與心經仍然很高,腎與膀胱、脾與胃等還是低於體能值,這種形勢,便是這個人特有的體質,要改變,就需要多次服藥,這也是一天吃藥要吃三次到四次的原因。
 
 

      圖五:三次量測的曲線比對

      這個實驗到此已經初步證實了氣血要重新得到均衡,營血一定要全身繞行一遍才會得到效果,而繞行的時間,大約是半小時,這樣與一天繞行五十圈,每圈要28.8分鐘很類似了。

      圖五中第三次量測的線條顯示上半身的能量也提高,這時已經得到了新的均衡。

      第三次量測的線條高低起伏的型態幾乎與第一次量測的紅色線條一致,這就是個人體質的問題,身體已經習慣了這種狀態,也可以說長期以來,身體為了適應生命的需要,而作出了這樣的改變。要想把這個模型裡高低的落差變得較小,必需多次服藥才能得到效果。這個配方的效果能使人不太容易疲累,工作的時間可以延長,好像吃了提神飲料一樣,比喝咖啡更有效。
 
 

      圖六:第四次量測時間為11:38:02

      圖七:第五次量測時間為14:33:58

      第四次量測時(圖六),已經是服藥後五十分鐘,這時氣血仍在作調整,但只會在部份的經絡裡造成微量的升降,十二條經絡的整體模型已經不太會有較大的變動。但每條經絡的功能都已經大幅提高。

      到了下午再作一次量測,這時已經距離服藥時間過了將近四個小時,體能值已經升高到47,表示藥效仍然在持續。藥效一直持續到下午七點多,才開始有一點衰退的跡象,到第二天仍然有四十以上的體能值。
 
 

      圖八:五次量測比對圖

      由這次的實驗,看出腑經絡比較容易改變,臟經絡的改變較慢。而且原先就虛的臟,即使十二條經絡的能量都提高了,它仍然落後於其他經絡,需要慢慢調養才能獲得改善。

      從外向裡看

      以上是藉著藥效看「從裡到外」的經絡變化。接著再來看「從外到裡」的經絡變化。

      接觸過中醫的人都知道經絡有雙向運作的功能,它從體表連到了體內的臟腑,體表的一切變化,都會反應到內部。從這樣的關係,身體才能感覺並且適態外界的天氣。

      經絡傳導性與肌肉的鬆緊度有關,當肌肉緊縮時,經絡的傳導性會降低,肌肉鬆弛時,傳導性會提高,這可以從膀胱經兩線相差太多時,一定是脊椎側彎所造成來得到證明;鬆弛的肌肉因按摩回復彈性之後,脊椎就很快拉了回來,而且其他經絡馬上也出現改變。這種現象在小腸經與心經及肝經上最為明顯;當肝經與心經亢奮,而小腸經虛衰時,上背部的脊椎一定不正,像圖九中小腸經左線數值大於右線數值,胸椎從第六節開始,一直到頸椎第四節都偏向左邊。
 


      圖九:量測時間為09:55:34

      在按摩了右邊的小腸經天宗、秉風、曲垣、肩外俞與肩中俞五個穴道後,再量測就出現了圖十。雖然只是按摩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卻有如針灸一般的速效。按摩的位置在上半身,下半身的經絡大部份都沒有改變,只有肝經與腎經出現了明顯的變動。腎水生肝木,肝木生心火,當肝木的基本能量很順利地形成心火時,心火不會很旺盛,肝木也不會很亢奮,而肝木的能量能不能順利形成心火,與心有表裡關係的小腸是個關鍵。現代的生理學都只說小腸是消化器官,其實在功能上,負起調節心臟所需要的血,當肝血的能量進不到心時,問題往往在小腸經上。小腸經不通時,輕者肩背酸痛,重者會過勞死,很多心臟方面的疾病都從小腸經虛衰開始。
 
 

      圖十:量測時間為10:02:02

      脊椎歪斜(Subluxation)像其他的病一樣,治好之後還會再出現。純粹的只是脊椎歪斜,對人體的傷害很小,問題是經絡受到擠壓,長期之後,勢必會影響臟腑。膀胱經與所有的臟腑都有相連的關係,所以脊椎歪了,什麼病都可能發生。
 


      圖十一:按摩小腸經後兩次量測曲線圖

      圖十一是兩次的比對,明顯看出肝經與心經都向下調整,其他經絡還來不及作出明顯的反應。
 


      圖十二:過三十分鐘後作第三次量測的結果,時間為10:29:23

      按摩後經過三十分鐘再量測,得到圖十二,體能值提高了,從原先的33提高到38,肝腎變得更理想,只有脾經與大腸經還有一點點虛衰,也就是身體還是很輕微地偏濕。
 
 
      圖十三:三次量測的曲線圖

      從圖十二與圖十三中可以看出,經過半小時之後,新的均衡出現了,大致上與第二次量測的曲線模型相似,而與最原始的曲線模型有很大的區別,原先亢奮的肝經與心經未再呈現,而脾經虛與大腸經虛的現象仍然存在,這代表原先的肝經與心經的亢奮,都應該屬於臨時性的失衡,臨時性的失衡在經過兩三分鐘的按摩,就可以消失不見。
 


      圖十四:第四次量測11:48:02

       到第四次量測時(圖十四),原先肝經與心經亢奮的情況又隱隱約約地出現了,而且體能值也有降低的趨勢,小腸經也有一點回復到原先虛衰的情況。從曲線圖上(圖十五)第四次量測的線條起伏的狀態與第一次量測的線條非常類似,這也是個人的習慣所造成,一工作就會讓上部脊椎歪斜。坐姿不改,歪斜的狀態仍然很又會出現。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種脊椎歪斜所引起的經絡失衡,與前一例服藥的效果比起來要好得多,服藥的藥效大致上只能維持四至六個小時,尤其是自身功能衰退所造成的體質性改變,需要較長期服藥,才能將失衡的經絡慢慢地修正回來。
 
 

      圖十五:四次量測結果的曲線圖

      這一例到第二天再量測時(圖十六),大致上還是能維持在第四次量測時的樣子,唯一不能與方劑相比的是體能值無法大幅度提高,畢竟按摩只是解決了經絡堵塞的問題,沒有額外的物質進入人體。這有點像一家公司財務不足以支應時,總需要有一些外來的資金協助。
 
 

      圖十六:第二天再量測時,仍然保有前一天的療效,時間為次日的12:33:49

      結論

      從本文的這兩個實例中,可以瞭解經絡在體內具有從內到外與從外到內的兩種功能,這對已經熟悉經絡的人來說,並不是什麼新的發現,對於西方想要研究經絡,卻還沒充分理解經絡的研究者來說,這是個極為重要的基本觀念。

      中醫則把人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有機體,每條經絡相互之間都必需一直維持著緊密的關係,只研究一個穴道在針刺之後的改變,固然有其必要性,但也因此限制了研究的範圍,有如瞎子摸象一樣,摸到什麼,就說穴道與經絡是什麼。從眾多的研究結果來看,現在西方人的研究,已經陷入了這個困境,而困境產生的原因,便是缺少一個足以正確看清全部經絡全象的儀器。

      健康的衰退就是人體自動均衡功能漸漸陷入了重度的混亂;經絡間相互諧調性的喪失,是熵值提高的唯一原因。熵值提高又源於經絡裡電磁波的變化,導致原本應該相互抵銷的六氣失衡。

      人體是個耗散性的結構,單純以現有生命的周期來看,健康是一種不可逆的耗散。這些耗散現象,從整體的經絡來看,則會非常清楚地看到人的風寒暑濕燥火六氣如何從有序一步步走向無序。在逐漸混亂的初期,立即設法阻止與改善,便能長保健康。以現代科技方式來表現已有數千年歷史的經絡學,將會提供二十一世紀養生保健與醫療的新方向。

      參考資料:

      宋明燁,賴正國 醫生不說的祕密 上醫健康事業公司 2009。

      林芝安 發現生物能的治療力量 健康雜誌52期,2003/3

      張長琳 人體的彩虹──見證科學底下的經絡奧祕,橡實文化,2010/5

      姜堪政,袁心洲 場導發現──生物電磁波揭密,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8/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上醫健康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