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腰飛羽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201707051714八色鳥

    本文章已受保護, 請輸入密碼才能閱讀本文章:

    密碼提示語:
    201705032044林鵰育雛

    林鵰是我認為最難拍的猛禽,其一當然是因為數量少,其二是因為它的羽色偏暗,往高空拍飛行板往往因為背景若為天空都是一片黑,這次有幸拍到育雛版,有較多停棲和綠背景畫面,所以就很滿意了。1.jpg - 2017鳥

    (繼續閱讀)

    這次的主要目標鳥就只是白壽帶,在績溪因為生態環境頗好,等鳥期間其實也有不少其他鳥到訪,但都拍得不清不楚,所以只選了幾隻代表。最高興的就是拍到這隻澄頭地鶇了,這隻鳥並不常見,想拍可能要聽鳥訊追去香港或馬祖吧!這次算是意外收穫。

    (繼續閱讀)

    201606161318白鷳

    早上時間在民宿頂樓拍小隼,下午就安排其他鳥點,話說拍攝這隻白鷳,搭車要高速加山路來回共五個小時,本來一直不想浪費這時間,所以不想去,後來小隼拍滿意了,加上聽說這裡景不錯,心想好吧!就當去拍溪景好了。確實這溪景台灣難尋呀!

    (繼續閱讀)

    201606161301白腿小隼

    在安徽績溪拍了兩天之後,我們轉換到江西婺源的曉起村,這裡有兩個民宿屋頂上可以拍攝白腿小隼,也算是靠鳥養家的奇蹟民宿,白腿小隼的大小跟白頭翁差不多,感覺比五色鳥小,住在樹洞裡。

    (繼續閱讀)

    201606161123績溪白壽帶

    白壽帶是我拍鳥以來一直想拍的夢幻鳥種,但又總覺得搭配的景不夠美,要跑那麼遠有點不值得,這次新發現的鳥點,鳥衝水飄逸的姿態,加上倒影夠美了。所以約了朋友一起去。這點在安徽績溪,是一處農家旁竹林裡的溪流,為了這鳥的來臨,整個村子蓋了好幾間民宿,就靠他短短兩個月的賞鳥期收入,荷包賺飽飽,也算是一個奇蹟了。nEO_IMG_1DSC_8694.jpg - 安徽拍鳥

    (繼續閱讀)

    201505081133赤翡翠

    幾乎每年春過境其間,都偶有聽到鳥友拍到或看到赤翡翠的消息,但更常聽到他們因為飛行太快,撞擊到他物受傷或死亡的事件,因而此鳥友紅色法拉利的別稱,開紅色法拉利,果然危險。

    (繼續閱讀)

    201503271902虎頭海鵰

    這次行程本來要去羅臼搭破冰船出海拍虎頭海鵰的,但因為北海道暴風雪,道路不通,幸好同行好友探知根室也有,所以就臨時改為去根室半島。這裡的虎頭其實比較好拍,不過因為根室也下大雪,所以變作拍雪地版的模糊了些,倒是意外省了一筆為數可觀的搭船費,稍可安慰。

    (繼續閱讀)

    丹頂之里的重頭戲就是下午兩點的白尾海鵰搶食畫面,原本這只是要餵食丹頂鶴的場地,因為多了白尾海鵰的演出,變得熱鬧許多。但因為丹頂鶴太多了,搶食畫面多數都被擋到了,所以並不能拍得很好看。

    (繼續閱讀)

    丹頂之里的拍攝重點是白尾海鵰搶食秀,一般是下午兩點才有,但因為位置不多拍攝者眾,所以中午以前就須到場佔位,吃午餐順便拍拍丹頂鶴覓食求偶畫面。

    (繼續閱讀)

    伊藤牧場的丹頂鶴拍攝主要有兩個主題,因為農場會在固定的時間餵食,所以鶴群會集中覓食並求偶,因此是拍攝丹頂鶴求偶舞的最佳場所。另一主題就是夕陽版的丹頂鶴歸巢畫面。不過這次感覺天候跟角度都不對,所以一張也沒拍到夕陽版的畫面。

    (繼續閱讀)

    丹頂鶴最吸引人且津津樂道的餘興節目就是,覓食後會跳曼妙舞姿的求偶舞。而且就在初春的二、三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冒著大風雪在此時到北海道拍他的原因之一。

    (繼續閱讀)

    北海道拍丹頂鶴,主要場景有三個,其中音羽橋主要是拍清晨雪景的意境版,這次來拍了三個(早晨2015.2.28--3.02),不過天候不好都沒看到日出,所以只能拍到黑白照片囉!

    (繼續閱讀)

    今年的山桐子長的又多又好,而且背景乾淨鳥又很好拍,只是鳥種似乎少了一些。樹下則是養了一群藍腹鷴跟深山竹雞,雖然拍攝角度不是很理想,但不用刻意再專程跑到23K去等,也方便了不少。

    (繼續閱讀)

    201501261524明多地區的鳥

    在首都西北方的明多地區,是賞鳥的天堂,除了蜂鳥多,一般的鳥類也多,而且涵蓋的中低海拔。我們首先來到Tandayapa,在這裡含蜂鳥及唐納雀在內總共拍了將近四十種鳥類。

    (繼續閱讀)

    201501261359安地斯山的鳥

    安地斯山東側、高山頂跟西側的鳥有些許的不同,這篇主要是東側San Isidro,跟山頂的鳥為主,其中San Isidro的山鳥很多,但都高而遠,不是很好拍,也認不大出鳥名(可能圖鑑不大對),不過除了少數,大部分都貼上來了,日後有機會再好好認

    (繼續閱讀)

    201501251946Antpitta(蟻鶇)

    蟻鶇,跟我們亞洲的八色鶇習性跟動作幾乎一樣,都是生活在陰暗的樹林底層,除非有人帶領,否則想拍到它幾乎不可能。這次在San Isidro共拍到兩種,而在明多地區的Aves de Paz則拍到六種。因為這裡有一個專業團隊,專門提供場地及鳥導帶領賞鳥客去尋找。

    (繼續閱讀)

    201501251917Tanager(唐納雀)

    厄瓜多爾除了蜂鳥多,唐納雀也不少,原本行前並沒有把這種鳥列入目標,沒想到越拍發現鳥越多且很漂亮,最後總計拍了十七、八種,大豐收。其中除了前兩種外,大部分都在明多地區拍的。

    (繼續閱讀)

    本文章已受保護, 請輸入密碼才能閱讀本文章:

    密碼提示語:

    本文章已受保護, 請輸入密碼才能閱讀本文章:

    密碼提示語: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