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72020情人羞怯當何如:馬佛爾〈致怯情人〉賞析附中譯三種

英國詩人馬佛爾(Andrew Marvell, 1621-78)的詩風屬於形上詩派(metaphysical poitry),其特色在於揉合冷靜的理性分析和熾烈的感情奔放,充分反映當時英國處於科學勃興而社會急遽世俗化的氛圍。文學史觀點容易忽略的一個事實是,十七世紀也是巴洛克藝術風格大行其道的時代。巴洛克藝術的特色,一言以蔽之,可以說是「大氣」,集富麗堂皇、熱情澎湃、戲劇張力之大成,追求「人工造境比美自然」,就這一點而論仍然延續文藝復興的理想,即在恢復古羅馬藝術觀的同時,還要進一步把那個觀念現代化。表現在文學上可以說是追求「筆補造化天無功」的信念。這樣的文學風格,散文的最高成就是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雖有繁體版的中譯本,可惜糟蹋了原文,譯者顯然對於我提到的文學特色與歷史背景一無所知,也不曉得吉朋的英文洋溢濃濃的拉丁文學風格),史詩的最高成就是米爾頓的《失樂園》,抒情詩如果只能挑一首代表作,我會選馬佛爾寫給羞怯情人的這首詩。詩人語不驚人死不休,透過嚴謹的辯證過程呈現carpe diem的主題。這個主題,拉丁文本義是「把握時機」,英文普遍譯作seize the day”,到了十七世紀詩人手中變成「即時行樂」。

馬佛爾的〈致怯情人〉即時行樂的主題洋溢積極奮發的知識份子所特有的人生觀:透過冷靜的理性思維展現熾烈的生命情懷。更具體而言,馬佛爾使用嚴謹的三段論法呈現一個男人對於情人身體的渴望。標題表明那個男人是男性的化身,他對於自己衷情的對象有不吐不快的肺腑之言:標題使用his而不是my,因為第三人稱給人客觀之感;mistress在當時的用法就是指情人,並無情婦之意;coy表明那個情人背負太多的禮教包袱,心理壓力不得舒解。禮教當然是理性的產物,因此詩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邏輯推理加以反駁。全詩分成三個詩節,破題對句(couplet,押行尾韻的兩行詩)點出描述女方當下表現的命題:矜持不是不好(2),可是有前提(1),後續18行鋪陳這個命題。接著21-33指出前一個命題不切實際,是邏輯謬誤,因此應該揚棄。一正(女方觀點的理想愛情)一反(現實的狀況)辯證的結果,33-46得出結論,即詩人期望的可行之道及其結果。

這首詩不是使用莎士比亞慣用而為英詩所常見的抑揚五步格,而是使用抑揚四步格(一個輕音節接一個重音構成一個音步,一行有四個音步,偶爾出現破格;西方詩歌的音步可比作五線譜的節拍),因此先天給人輕巧之感,有別於抑揚五步格的雄渾(因此又稱作英雄詩行)。我的譯文依我一貫的作法,韻腳吻合原文的壓韻模式,每行的音節數相同(漢字都是單音節),最難翻譯的節奏也力求對應,這可透過朗讀來體會。

中文譯詩,如果只曉得進行文字轉換,那就應了「翻譯即是背叛」這句老話,因為翻譯者無知情有可原。如果只考慮文義的表達,就像平面媒體常看到的情況,結果必然是把詩變成散文的分行排列,這恐帕在背叛之外還要加上褻瀆,因為翻譯者明明知道自己在譯詩,卻推翻原作的形式結構,無異於狠狠賞了原詩作者一個耳光。盡心的翻譯至少應考慮詩的意境,可是如果專注於譯文漂亮,卻忽略譯文的表達必須以原文為依歸,結果必然流於華而不實,朱生豪翻譯莎士比亞劇本中的對句詩行就是這種情況,那是給不懂原文的讀者看的。梁實秋翻譯莎士比亞的體裁和朱生豪相同,原文沒押韻就使用散文體,原文押韻就用詩體。就文義的表達而言,梁實秋的翻譯比較能兼顧原文,不幸的是他完全無視於詩的意境,偏偏他要維持「表面忠於原文」的假象,跟原文一樣押韻;沒有意境的詩一押起韻,就成了打油詩。下面在我翻譯的馬佛爾詩中英對照之後附出另外的兩種中譯,比起前面批評的情形好太多了,可是共同忽略詩有別於散文的另外一個文體要素:節奏,每首詩的節奏都是在反映詩人呈現特定主題時的美感情懷

 

致怯情人                To His Coy Mistress (1651-2)

呂健忠                  Andrew Marvell

 

 

如果空間時間都夠     Had we but world enough, and time,

小姐你矜持可接受,        This coyness, Lady, were no crime.

我們可以坐下斟酌           We would sit down and think which way

長愛如何度日消磨       To walk and pass our long love’s day.

印度恆河畔你去揀             Thou by the Indian Ganges’ side               5

紅寶,在亨柏溪邊         Shouldst rubies find: I by the tide

我寫詩訴怨。我愛你         Of Humber would complain.I would

從大洪水前十年算起      Love you ten years before the Flood,

如你高興,拒絕無妨,     And you should, if you please, refuse

直到猶太人改變信仰。     Till the conversion of the Jews.                 10

我的癡情生長不斷,         My vegetable love should grow

比帝國遼闊,還更遲緩: Vaster than empires, and more slow;

一百年該用來讚美             An hundred years should go to praise

妳的眼睛,端詳額眉     Thine eyes and on thy forehead gaze;

各乳房傾慕兩百年,        Two hundred to adore each breast,         15

其餘總共平分三萬;        But thirty thousand to the rest;

至少一個時代一部分,     An age at least to every part,

最後一代捧的心。         And the last age should show your heart.

小姐值得這規格,         For, Lady, you deserve this state,

我的愛不想更淺薄。         Nor would I love at lower rate.               20

可是背後我總聽見             But at my back I always hear

時間飛車緊逼追趕;          Time’s wingèd chariot hurrying near;

何況你我眼前橫陳             And yonder all before us lie

永恆的荒漠一望無垠。     Deserts of vast eternity.

你的美會玉殞香消,         Thy beauty shall no more be found,        25

雲石墓穴將聽不到             Nor, in thy marble vault, shall sound

情歌繚繞:蛆將圍剿         My echoing song: then worms shall try

你珍藏已久的貞操,         That long preserved virginity,

冰清玉潔化作塵,         And your quaint honour turn to dust,

熊熊情慾徒留灰燼:        And into ashes all my lust:                       30

墳墓隱密是沒話說,         The grave’s a fine and private place,

在那擁抱並不適合。        But none, I think, do there embrace.

趁青春色澤還停駐           Now therefore, while the youthful hue

在你的肌膚像朝露,        Sits on thy skin like morning dew,

你的靈魂仍有意願           And while thy willing soul transpires         35

從各毛孔噴發烈焰,         At every pore with instant fires,

讓我們作樂求盡興,        Now let us sport us while we may,

就現在,像猛禽發情,     And now, like amorous birds of prey,

寧可一口吞噬時間         Rather at once our time devour

勝過被光陰細嚼慢嚥。    Than languish in his slow-chapt power.    40

我們用甜蜜來攪拌             Let us roll all our strength and all

所有力氣滾成砲彈,        Our sweetness up into one ball,

生猛一搏攫取歡樂            And tear our pleasures with rough strife

把人生鐵欄杆衝破:        Thorough the iron gates of life:

這樣,雖然無法攔阻        Thus, though we cannot make our sun         45

太陽,卻可逼他跑步。     Stand still, yet we will make him run.

 

譯注:

1. 如果:原文Had we(假如我們擁有)使用與事實相反的假設語氣

3-4. 跨行句(enjambment),即詩行結束而語意表達仍不完整,除了節奏上的變化,還可以配合文義的表現營造特殊的美學效果,如此處用兩行寫一個句子,長度和1-2相同,但是句子的結構從複雜句(行1表示與事實相反的假設句後接行2的主要子句)改為單純句,產生樸拙而緩慢的生命情態。

6. 紅寶石的色調為玫瑰紅或紫紅,民俗傳說能保護並維持貞操。亨柏溪:作者馬佛爾故鄉的一條小溪,水勢、景致與人文意涵處處和恆河形成強烈的對比,示例舉隅點明現實的世界與首行假設的情境兩者的對比。原文tide不是海潮。

7. 寫詩訴怨:影射佩脫拉克為羅拉而寫的十四行詩所開創「情怨」這個歐洲詩歌一大母題,落花有意的詩人對流水無情的女子寫詩演出苦情戲。

8. 大洪水:《舊約‧創世記》5:28-10:32諾亞方舟的典故。一場大洪水標示神話時代的結束與歷史時代的發端,這是世界神話共通的母題。因此本行的意思是「我甚至可以在還沒有時間之前的十年就開始愛你」,使用矛盾雋語(paradox)表明此愛在時間意義上的無限,矛盾之處在於時間明明受到重重的限制,這種虛與實之間的張力構成本詩的主旋律,主題則是闡明突破時間限制的可行之道,即說服女方接受求歡。

10. 據基督教社會傳統說法,猶太人要到面臨最後審判才會改宗,那時已是世界末日。和「世界末日」相對的是「大洪水之前」,基督教觀點所知時間長河的源頭與終點,呼應首行明言無限的time(時間)。與此相對的是5東方(印度恆河)和7西方(詩人的故鄉)形成的空間感構成另一個無限,即首行的world(空間)。

11-2. 生長:使用植物意象,把愛情比喻成神木,日日茁壯、成長。植物速長則生命短暫,詩人之愛成長遲緩,因此長愛4)悠悠,呼應破題詩行的假設。原文vegetable vegetation(作集合名詞的「植物」)的形容詞。12由於原文使用一連串長音節呼應「遲緩」的詩意,譯文比原文多出一個音節可以獲致同樣的效果。

13. 原文An hundred現代英文作a hundred,在當時兩者皆可。

18b. 後半行原文字面意思是「揭露妳的真心」,亦即以摯愛回報。

19. 規格:原文state是「尊嚴」。

20. 原文rate是「水準,等級」。

21. 可是:語氣轉折,把前一個詩節所假設的情況全盤否定,彷彿從理想或神話世界回到現實,時間緊逼加上歲月無情,死亡的陰影咄咄逼人,根本不會有閒暇與心情去慢條斯理談情說愛。

22. 時間飛車:原文把時間擬人化之後,說他駕駛有翅膀的馬所拉的車子,使用古典神話所稱太陽神阿波羅駕馬車巡天的典故。原文wingède字母上方的音標符號表示應該唸成輕音,使原文多出一個音節,這一來本行即為工整的抑揚四步格)未必是「長有翅膀」,也可能是以翅膀隱喻快速,這是早在荷馬史詩就有的修辭手法,以「展翅話語」(說出口的話彷彿長了翅膀)暗示所說內容有明確的目標,而且獲製特定的效果。

24. 譯文比原文多出一個音節,但由於「」輕輕帶過,不影響朗讀的節奏。23-4以看不到止境的空間隱喻時間之永恆,對比人生的短暫;這兩行一如27-8,原文其實沒有押行尾韻

27. 繚繞:藉墓室的回聲影射詩人的情詩在世間迴響不絕,承載文藝復興以降延續羅馬詩人詩藝不朽的信念。影射陽物,卻是病態意象。

29. 原文quaint意思是端莊,因此不尋常,因此古板,但是在俚語指女性生殖器,所以quaint honour一語雙關的巧思可譯為「私處的榮耀」。

30. 一如27的冒號,用於承載數學等號的意思,但一前一後表達冒號兩種基本的用法:25-7a這三行半的抽象意涵在冒號之後以27b-30的具體事例加以說明,點明標題所怯之情促使作者寫這首詩的初發動機關乎女性守貞的最後一道防線,本行用於總承前面的事例,但是換了比較委婉的措詞,同時預告42b的隱喻。 

33. 中譯最大的敗筆是沒有譯出表明辯證結論的發語詞Now therefore(所以現在)。

36. 烈焰:熾烈的情火。「」的原文instant(迫不及待、現有的)其實表達的不是情火的強度,而是時間的急迫感;「烈」的原文fires作複數,因為每一個毛細孔都在噴發

37. 原文sport在這裡是尋歡作樂之意。

39. 用現代措詞可改寫為「寧願費盡吃奶的力量把握當下」原文後半行使用倒裝句,常態語序是devour our time,倒裝之後和下行的power押韻(本詩兩行一韻,即雙行體)。整行的格律為ˊˊ∪ˊ∪ˊ(ˊ表重音節,∪表輕音節‖分隔音步),雖然第一個音步破格,後續三個音步都是抑揚格,因此仍為抑揚四步格(一行詩有四個音步,以抑揚格為主)。

40. 細嚼慢嚥:時間帶給人生老病死的緩慢過程。譯文一如原文,比常態的八音節多出一個音節,配合文義傳達的慢動作。一分一秒的時間看似微不足道,卻擁有滴水穿石的能耐,足使青春凋萎。

41-2. 兩個身體緊密擁抱彼此糾纏,甜蜜如強力黏著劑使他們分不開,打滾的結果像揉麵團最後搓成湯圓,那個「圓滿」的球體為了不想任由時間宰割(如40所述)而在瞬間爆發愛的威力,以砲彈的姿態展開反擊,寄望結果將如43-4所述。戰爭的意象是承襲佩脫拉克透過丘比德的情箭把情場轉化成戰場的情詩傳統。砲彈:原文ball也可以是「圓球」,象徵圓滿,影射兩人扭纏的身體以甜蜜為黏著劑滾成43所說歡樂的飽滿狀態,可是這個解釋只提供靜態的意象,要用來呼應似乎43擷取44衝破似乎力有未逮。

43-4. 承襲38猛禽的陽剛意象(故有43攫取),進一步轉化成圍攻時間的情境隱喻。時間是萬物的主宰(莎士比亞《冬天的故事》4.1.7-7寫道:「推翻一切律法是我的權力」),擬人化的時間有如城堡的主人,這座城堡有金城湯池永不淪陷,宇宙萬物終將老朽物化,都得臣服時太陽城堡的主人。可是城堡一日不破,則鐵欄杆所圈圍的人生一日不得歡樂。砲彈的威力能夠突破城牆的屏障作用,這是歐洲中古時代以城堡為核心的封建制度解體的因素之一。人生鐵欄杆比喻禮教。原文Thorough作介系詞即現代英文的through,不過thorough是十二世紀以前的拼法,可能是為了格律考量。

45-6. 太陽不再巡天則時間靜止:《舊約‧約書亞記》10:12-3寫以色列和仇敵作戰佔上風,為了乘勝追擊,先知約書亞禱告「太陽啊,停在基遍上空!」上帝使他如願。更貼切的典故是希臘神話所說,宙斯為了和阿柯美娜翻雲覆雨,三度禁止太陽東升,事後阿柯美娜以為只過了一個晚上。跑步:原文run也有逃竄之意,承襲前面以歡樂圍攻太陽的意象,把太陽逼離城堡,時間無法作威作福,情侶成為新主,呼應上古希臘詩歌「愛樂所向無敵」的母題。行樂唯有「即時」(字面意思是「趕上時間」)才不會成為時間的囊中物。

 

                                           另附中譯兩種

致羞怯的情人                                                                                        致他嬌羞的女友

陳黎、張芬齡譯                                                                                                 楊周翰譯 

如果我們的世界夠大,時間夠多,                              我們如有足夠的天地和時間,

小姐,這樣的羞怯就算不上罪過。                            你這嬌羞,小姐,就算不得什麼罪愆。

我們會坐下來,想想該上哪邊                                             我們可以坐下來,考慮向哪方

去散步,度過我們漫漫的愛情天。                            去散步,消磨這漫長的戀愛時光。

你會在印度的恒河河畔                                                                             你可以在印度的恒河岸邊

尋得紅寶石:我則咕噥抱怨,                                            尋找紅寶石,我可以在亨柏之畔

傍著洪泊灣的潮汐。我會在                                                        望潮哀歎。我可以在洪水

諾亞洪水前十年就將你愛,                                                           未到來之前十年,愛上了你,

你如果高興,可以一直說不要,                                    你也可以拒絕,如果你高興,

直到猶太人改信別的宗教。                                                          直到猶太人皈依基督正宗。

我植物般的愛情會不斷生長,                                           我的植物般的愛情可以發展,

比帝國還要遼闊,還要緩慢;                                            發展得比那些帝國還遼闊,還緩慢。

我會用一百年的時間讚美                                                             我要用一百個年頭來讚美

你的眼睛,凝視你的額眉;                                                    你的眼睛,凝視你的娥眉;

花兩百年愛慕你的每個乳房,                                          用二百年來膜拜你的酥胸,

三萬年才讚賞完其它的地方;                                          其餘部分要用三萬個春秋。

每個部位至少花上一個世代,                                          每一部分至少要一個時代,

在最後一世代才把你的心秀出來。                        最後的時代才把你的心展開。

因為,小姐,你值得這樣的禮遇,                        只有這樣的氣派,小姐,才配你,

我也不願用更低的格調愛你。                                       我的愛的代價也不應比這還低。

 

可是在我背後我總聽見                                                                    但是自我的背後我總聽到

時間帶翼的馬車急急追趕;                                                 時間的戰車插翅飛奔,逼近了;

而橫陳在我們眼前的                                                                           而在那前方,在我們的前面,卻展現

卻是無垠永恆的荒漠。                                                                     一片永恆的沙漠,遼闊,無限。

你的美絕不會再現芳蹤,                                                            在那裏,再也找不到你的美,
你大理石墓穴裏,我的歌聲                                              在你的漢白玉的寢宮裏再也不會

也不會迴蕩:那時蛆蟲將品嚐                                      回蕩著我的歌聲,蛆蟲們將要

你那珍藏已久的貞操,                                                                   染指於你長期保存的貞操,

你的矜持會化成灰塵,                                                                     你那古怪的榮譽將化作塵埃,

我的情慾會變成灰燼:                                                                     而我的情欲也將變成一堆灰。

墳墓是個隱密的好地方,                                                          墳墓固然是很隱蔽的去處,也很好,

但沒人會在那裏擁抱,我想。                                   但是我看誰也沒有在那兒擁抱。


因此,現在趁青春色澤                                                                   因此啊,趁那青春的光彩還留駐

還像朝露在你的肌膚停坐,                                           在你的玉膚,像那清晨的露珠,

趁你的靈魂自每個毛孔欣然                                            趁你的靈魂從你全身的毛孔

散發出即時的火焰,                                                                         還肯於噴吐熱情,像烈火的洶湧,

此刻讓我們能玩就玩個盡興;                                    讓我們趁此可能的時機戲耍吧,

此刻,像發情的猛禽                                                                          像一對食肉的猛獸一樣嬉狎,

寧可一口把我們的時光吞掉                                          與其受時間慢慢的咀嚼而枯凋,

也不要在慢嚼的嘴裏虛耗。                                         不如把我們的時間立刻吞掉。

讓我們把所有力氣,所有                                                   讓我們把我們全身的氣力,把所有

甜蜜,滾成一個圓球,                                                       我們的甜蜜的愛情揉成一球,

粗魯狂猛地奪取我們的快感                                       通過粗暴的廝打把我們的歡樂

衝破一扇扇人生的鐵柵欄:                                      從生活的兩扇鐵門中間扯過。

這樣,我們雖無法叫太陽                                                這樣,我們雖不能使我們的太陽

駐足,卻可使他奔跑向前。                                     停止不動,卻能讓他們奔忙。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