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27遺落在花下的淚光

沉浮於歲月的洪流中,看時光荏苒,浮華滄桑。溢進眼眸的,是一份份相惜的情感,或友情,或親情,亦或是其他。我在試圖尋找著什麼,卻發現,除了這些,再無其他任何值得懷念很長時間,不寫一段文字,忙碌於自己所應忙碌的事,學習,生活。每天習慣了奔波於學校與家之間,麻木地應對著永無止境的功課。驀地停下,茫然如潮水般鋪天蓋地的將我吞沒。一次次掙脫,又淪陷。便不再反抗,任憑它消損了浪漫的幻想與華麗麗的夢。只剩下自己孤獨的前行,已褪去一個月前的無所適從,然而心裡竟多了一份苦澀與酸楚。十幾歲的女孩子,這般愛做夢的年紀裡,現實卻已不能容忍甜蜜的夢境。一步步的,撕碎,撒向深淵。那樣殘忍的毀滅,那樣徹底的拋棄。我以為自己是灑脫的,但終究沒有想像中的那般淡然。夜深人靜的時候,對著月,只是流淚但不哭,彷彿流出的,只是不想留下的記憶,一切,只不過是一次瀟灑的告別。我願把它們藏在山谷中最挺拔的一株野百合中,在未知的某一天裡,回望那遺留在花下的淚光。不是留戀,而是祭奠,曾經妄想過的幸福。我向來不是憂傷的,即便前一秒鐘眼角依舊晶瑩,現在也要笑得燦爛。假期裡功課雖多,卻也會盡量使自己放鬆。隨意在佈滿灰塵的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細細品讀,李清照余秋雨或是莎士比亞都好,在小沙發上盤腿而坐,享受這來之不易的閒適。偶爾會抬起頭,望見遠處無名的墨綠的小山,心裡便更多了一片寧靜與淡泊。或者是音樂,喜歡輕鬆淡雅的女聲。關上房門,打開音箱,隨意賴在床上,任何姿勢,只要自己喜歡即可。呆呆的望天花板,也或許是那盞摘掉燈罩又懶於安回去的光禿禿古怪之極的燈,終究連自己也搞不清楚,那又如何,只要視線是向上的便可以了,只不過是想要發發呆,再想一份幽幽的心事。最近又迷上Mariah Carey和Maria Arredondo,完全不同風格的兩個人,但仍然莫名其妙的同樣熱愛。當然沒有忘記最愛的Avril Lavigne,我一直相信我的骨子裡有和她一樣的狂野與不羈,只是勇氣卻不及她的一角,不能盡自己所願的將它表現出來。不過,這樣應該也好,我想若是哪一天我也披一頭及腰長髮,背一把電吉他出現,大概會嚇到大家吧。所以,只要用心聆聽就好,沒有必要當真去踐行。就像少女們所期冀的甜蜜與幸福,只要懷著艷羨的心情欣賞就好,倘若真的陷入,就不一定如同想像中的那般圓滿了。只想寫些文字來記錄自己的心情與狀態,向關心自己的人報一聲安好,大概文有些長了,如若有耐心便看

(繼續閱讀)

201204290025聽 雨

那雨斜斜地從遠處飄來,輕輕地叩打著窗欞,彈成一曲幽雅的旋律。我就靜靜地佇立在窗前,聆聽這來自天外的旋律。這是來自自然的和聲,是一種濕潤的音樂,帶著水的質感敲打著我的感覺和靈魂。這優美的聲音滴在心中,化作了無數的白蝴蝶,紛紛地飛散開來,如詩如畫,仿似進入了一種奇妙的仙境。一時間,那些過往的歲月,那些美好時光,那些生命中經過的事和愛過的人,竟如黑白的電影墨片,一幕一幕地再次放映在心頭。雨中有一種溫柔的記憶。也是一些相似的黃昏,也是一些細雨紛飛的時刻,曾經與朋友在雨中奔跑嬉戲,只是為了去尋找那種雨巷裡的丁香花,去尋找那種惆悵的感覺。也曾共同閱讀那些古老的詩詞,學著詩人的樣子把明月當作知己,依葫畫瓢般地寫些簡單的詩句。那時我們常幻想未來,幻想著能夠背著行囊去流浪或隨風飄蕩到天涯。那時我們常坐窗前聽雨聽歌聽彼此對未來的渴望。那些附庸風雅強說愁的時光,彷彿已經是很久很遙遠的前世了。在日趨平淡冷漠的今日,再聽一段古老的旋律,再翻看年輕的心情,所有的昨日不約前來,堆積在這斜風細雨的秋日黃昏。讓我再一次的感歎那些匆忙走過的時光,有多少期待離我而去漸行漸遠,有多少日子悄然而過不曾思量。幾番年少幾度輕狂,幾次落淚幾多歡笑,往事難忘依然在蕩漾。蕩漾在水煙瀰漫的秋日黃昏,在我日漸沉默日漸平庸的心靈。早以為閱盡風雲不再感動,以為走過歲月沒有悲哀,以為夢想已碎滅,已化為灰燼無影無痕。當優美的雨聲再次輕輕地叩響,蔓延飄蕩在耳旁,當往事如舊夢般重回我心,如霧靄揮之不去。才知道原來所有的一切並不曾消失,所有的往日時光都儲藏在記憶的深井,如地層岩石下的清泉依然在地流淌,依然在透刺著我已經荒蕪的靈魂。記憶中的雨有千種,每一種都以詩的形式存在,每一種都是歌的載體。雨是生命輪迴的演示,從潮濕水汽的蒸騰到雲層的漂浮,經歷了漂泊與流浪,最後還是回歸了水這種最初的形式。一如我們生命的本質,繁華過盡,最終還是回到最原始的純淨和簡單。雨中有一種沁人心脾的記憶,雨是心靈深處的清泉,雨中的樂曲是千年不絕的高山流水。當我獨坐窗前靜聽雨聲的時候,我分明地感到那些靈魂深處的東西,像此刻的水滴一樣透明而清澈。這樣的下午,這樣安靜的天氣,我依然有一種悠閒的心來靜聽雨聲。這是一個很寂靜的時刻,只屬於我自己的時刻,所有的塵囂都已遠去,天地是我的,雨聲也是我的。兒時的容易感動和迷惘,已如雲煙散去。如今的我只尋求一種內心的簡純,不以物

(繼續閱讀)

201204231810留在空城裡的眼光

秋冬,天空昏暗。冷風,一陣一陣的簇擁著,悄無聲息,撲面而來。一個人的晚上,關了燈的房間。我靜靜地將自己放置在黑暗裡,一台寂寞的電腦,一杯淡淡的清茶,一曲悲涼的蕭音,一排冰冷的文字。心緒黯然,思緒飄然。窗外,燈光曖昧,穿透了我孤寂的靈魂。我的靈魂裡裹著故事,關於浮華,關於愛恨,關於思念,關於別離……思念,若是一場兩個人的盛宴。那千里萬里赴約的人,要麼太早,要麼太遲。不然,何來那麼多空城,以及空城裡的望眼欲穿。秋去冬來,生命彷彿已經歷了一個輪迴,這個城市已難覓到一絲可以感到熟悉的東西。那一年,那個秋,已隨著一張熟悉的面容漸漸隱去,再也無跡可尋。只在某一時刻,記憶的年輪仍然會輾開堅固的防線,讓幾許影像在睡夢裡縹緲著,一併牽扯出幾抹淡淡的愁緒,拖累午夜的夢,也徒添了些許黯然神傷。如今,我們躲在各自的世界裡回頭望,卻不敢發出一絲聲響,怕來世的緣,今生強求,只會教人更斷腸。其實,想要的愛簡單徹底:一個人的信仰,兩個人的天堂。宿命,讓一切產生假象,很多事情都出自偶然,很多結局都是我們憑空想像。一路徘徊一路掙扎,走到今天,兩個人的天長地久,終於淪落為一個人的地老天荒。聽說,在死去的靈魂輪迴的必經之路上,有一座忘川,死去的靈魂喝下忘川的水,就能忘掉前世的哀樂情愁,獲得新生。今生,也許放逐的靈魂來去太匆匆,忘了行程,迷戀於一些幻象,駐足不前。只是,時光荏苒,一切假象終會幻滅,一切繁花終須落盡,一切雲煙終將散盡。待到看穿時,也就該飲這忘川的水了。思念,就像低頭趕路的兩個人,悄然邂逅,難分難捨。只是終須離別。可能潛意識裡彼此都知道,對於漫長的一生來說相守卻是如此的短暫吧,因而不惜粉身碎骨,去盡力挽留,這一點一滴的時光。只是,在面對現實時像個孩子,沒有抗爭的力氣。面對邁步便是天涯後退便是懸崖時,沒有往前一步的勇氣,也沒有後退一步的決心。於是,只得任自己黯然慼然,呆在原地。就是這樣啊,寧願在懸崖佇立千年,卻沒有勇氣跨前一步,相擁著在彼此的肩頭痛哭一場。情還未斷,心卻成灰,縱使飲盡了這忘川之水,有些影像,有些片斷,有些過往,仍然會在記憶裡不斷浮現。所以,不知所措。很久以來,對於一些陰差陽錯的結果都習慣於用這種解釋自我安慰,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種態度。若繼續,又該以什麼樣的勢態?習慣了漂泊的光陰,惶惑在流年裡瘋長,卻也漸漸學會了打發光陰。長此以往,便沉寂在不被人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