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18純淨山楂戀

無從下筆,是因為心底那潭靜水被擊起漣漪,現在竟不知該如何表達!“山楂樹之戀”曾聽聞是部絕美但淒慘的愛情,之前我一直不敢看,更不敢一個人看,我害怕我會哭,會哭出聲音,但是看到大棗對它的懷疑,也由於好奇心的驅使,終於點擊了“打開”,於是,心中那陳龕也隨之被開啟。沒有太多的言語去敘述劇情,在我心中這部戲是獨角的,他是屬於老三一個人的,而女主角,我想無論是誰遇到這樣的老三,也會被感動,也會那樣做吧!老三,寬厚的肩膀,憨厚的笑容,最最可愛的是他的笑容傻傻的,癡癡的以及他那淨白的牙齒。老三的愛,是低到塵埃裡的關懷,像無聲的泉水靜靜流淌,脈脈浸潤心靈;老三的愛,是無處不在的溫暖,似冬日的暖陽,甜美的陽光澆潤著全身,老三的愛,是倔強的疼愛,如清秋中孤傲的野菊。老三的一句“要是你死了,我便真的死了!”讓我已經淚眼婆娑,是啊,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莫過寄繫於別人的全部的愛,我的眼,你的淚,你身上的一刀刺痕,疼痛卻在我心。老三,讓我想起了金岳霖,這個男人為了林徽因終生未娶,然而卻未得到林徽因的任何承諾,他用一生單戀著她,他遠遠做著她的守護,卻不輕易打擾。他的愛,沉入了他的每一天,浸入了生命的每一刻就那樣,遠遠地看著,遠遠地愛著!當在林徽因百年之後,金宴請賓客在席上說“今天,是徽因的生日!”當我看到這句話時,心也被徹底打動了,如果這樣的男人屬於自己,難道不應該用一生珍惜嗎?老三,讓我想起了徐志摩,當然,徐志摩太風流,太浪漫,他不及老三專一,但是徐對待他的每一次感情都是傾己而出的!在我看來,用真心對待現在,過去,還有必要計較嗎?!就連徐的不幸遇難,都是在為陸小曼奔波,如果沒有他的愛,他還會那樣奔波勞累甚至付出生命嗎?徐的愛,偉大而激情,純粹而無悔,並不像他說的那樣輕輕地來,輕輕地走。這樣如他的浪漫,這樣如他的愛降臨在身上,恐怕應該要用一生去體味吧!也許,每個人都是潛在的老三,只是沒有遇到能讓他飛蛾撲火的那個人。我從來都相信愛情,相信緣分,相信無論是距離還是時間都不是相愛的兩個人的對手,兩個人之間,只要有愛,一切艱辛都為浮雲!老三還未等到靜秋喚他名字便輕輕地去了,可誰否認他的愛還留在靜秋心中並且已經生根發芽?老三走了,愛還留著,正如那句“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個月,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歲,

(繼續閱讀)

201304121012那段斑駁的舊時光

拂去記憶的塵埃,回到那段褪色的時光,尋找青澀往事中的你我。『後座,輕舞飛揚』熟悉的場景響起依舊悅耳的旋律,自行車後座的我唱起殘缺不全的小情歌,而你,似乎並不在意曲子的完整與否,只是享受這份甜蜜的幸福。些許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燦爛的面上,路旁佈滿爬山虎的牆,似是為她現場譜曲。白衣少年微揚的嘴角,鼓起的後背以及座上人,也許是記憶流年中最深的雋影。悸動的年齡、純真的心、還有我們的輕舞飛揚……『酸澀,檸檬時代』那幢經歷了三十載的小紅樓,如今已傷痕纍纍。繡跡斑斑的鐵窗,佈滿灰塵的課桌椅,還有殘留的數學公式……唯獨少了青春張揚的我們,以及那些堆滿桌子的書籍。時間帶走了我們,屬於我們的酸澀時光依舊停留在某個分岔口,等待我們追尋……曾經追逐打鬧的我們,而今相見,再也沒有那份默契,徒留淺淺的笑意。喜歡惡作劇的我,內斂被欺負的你,以及那些可愛的朋友與老師,也隨著歲月腳步的前進,漸漸模糊了容顏,慢慢消失於歷史的長河中……而今,我們如同散落在天涯海角的種子……等待破土,絢麗一方風景。『淺唱,那些花兒』在六月刺眼的陽光下,沒有揮手,沒有告別,轉身,淚流不止……七月,我們各安天涯。如今輕哼那首淡淡的旋律,彷彿同步放映屬於那段舊時光的記錄片,有你,有我,有歡笑……有很多熟悉的歌,依然會孤獨的清晨於心中響起、迴盪,泛起記憶的漣漪,然後淡去,復歸於平靜。唱出了過去,唱不處那時的心情。是否,人生就是一根很長的線,有的可以纏繞成圈,有的卻首尾不相接。無論怎樣努力,再也繞不回原點……『歲月,莫不靜好』十年苦讀,終得一紙錄取書。漫步校園,情竇初開的年紀,看身旁相攜而過的佳人,突然有種想被保護的感覺。偶然間的一次點擊,看到你的文字,品味你的憂傷。開始了遲來的冒險與追求,或許從被你第一次傷自尊開始,就已經預示這是一場沒有春天的單戀。從來沒有對一個異性有過如此心動,想要佔有,也許這就是愛情。與荒野的心田,孕育青澀之樹。一首歌、一張圖片,一段相關的話語,都會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你。寫過卑微的話,也曾任性地耍脾氣,只要和你有關,一切變得不符合常理。再熟悉的號碼,也終有一天會變成空號。你走失我

(繼續閱讀)

201206151529為什麼竹子中心是空的?

  竹子莖的空心是為了更好地適應環境,竹子的空心結構既省材料又有比較強的支持力,可以說竹子的空心結構是十分科學的。 文章來源:盧壬子的部落格 - Bags and Boards - 鄭榮 - Lasso - 邢渲通靈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1254從此我不再想你,從此我不再說愛你

一直在心裡想著這一句話,愛一個人可以愛多久?是一生?還是一瞬?我不知道,因為我還在愛,因為我還沒有忘記。愛一個人,到底可以愛多久,需要多久,才會在想起時,不再心痛?需要多久,才會在想起時,不再流淚呢?愛一個人,到底可以愛多久?忘記一個人,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我無從證明,因為還在愛著,因為愛在繼續,因為心依然在痛。不知道在多年後,還會不會在上玄月升起時,想你,不知道那時再想起你時,會不會心痛。如何能讓我知道,能愛你多久,如何能讓我明白,這種痛能持續多久。如果我能知道自己的愛將持續到何時,那有多好。我會讓自己在愛你時,一直全心的愛你,讓我不再愛你時,就完全的放下你。可是,我不能穿越時空,我無法去到將來,我無法知道要到何年,才會不再愛你。我無法知道要到何年,才能完全將你放下。我曾經對著風對著月,對著自己的心,說過,已經忘記你,我曾經在夜裡,在夢裡,對著自己說過,已經忘記。可是,仍然有午夜夢迴的淚,仍然會在陽光燦爛時,突然間想到你。仍然會在無望的等待與守候中,淚流了滿面。仍然會在故做的平靜中,痛徹肺腑。如果愛時,能全身心的投入愛一次,如果不再愛時,就完全的放棄,如果在愛走遠時,就義無反顧的離去,那有多好。可是,為什麼在遠去的路上,要時時的回頭?為什麼在愛結束時,卻還要時時回憶?為什麼會有愛來過,為什麼愛會走遠。愛一個人,是用心還是用淚,愛一個人,是用一生還是用一瞬?天長地久到底是什麼?是一生的相守,還是一生的守候?如果一生也等不到那誓去的愛,如果一生那愛也不會回頭,那麼,那愛還是天長地久嗎?我仍然相信天長地久,一生的守候,或許也不會等待到愛回頭,可是因為有了等候,因為有了漫長的的時間去懷念,那麼即使在多年後,再回想從前,還會有一份屬於舊時的回憶與期待。愛過,就有過天長地久。如果在多年後,心底深處還有一份屬於少年的天空,心底深處還有一份屬於年輕時的愛,還會生出一份柔情與感動,那愛,也就是天長地久了。讓我最悲傷的事情就是:我在你的身邊,我在愛你,而你不知道我的愛,你沒有感覺到我的深情,你已住進我心裡,而你卻感覺不到我愛你!我把悲傷的情緒丟在風裡,把對你的思念埋藏在心底,從此,我告訴你,我不再說愛你,從此,我告訴你,冷淡的拒絕一切愛情,從此,我告訴你,把你趕出我的心裡,不讓你的影子在我心上留下任何痕跡!淚,劃過我的心,好痛,我只好把它冰封起來。愛情在風中慢慢變質,我的心在黑夜

(繼續閱讀)

201204301155鄉村記憶

回憶小時候,時常在安靜的時刻到來。彷彿這是一個固定的模式,打開它,如同電腦開機的程序一般,永遠都是雷同的。它每天重複,雷同,可儘管如此,我們卻無法將之厭惡和拋棄。它流動在我們的指尖,侵透到我們的血液裡,在靈魂深處,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我記得小時候的天空總是藍的,天邊永遠呈現著那道迷人的霞光,將孩童的面孔映染。我看到小時候的我,打著赤腳在田埂上飛跑,零亂而細小的麻花辮在風中飛舞,歡愉的笑聲在田野迴盪。一望無際的莊稼,生長著綠油油的植物。許多的房屋,是泥土牆壁,屋頂鋪滿黑色的瓦礫,常年長出苔蘚和細小物種。下雪的時候,屋頂被蓋上一層厚厚的白色棉被,簷下垂掛著晶瑩剔透的錐形冰柱。身材高大的男人伸手就能摘到冰柱,送給孩子們玩耍。沒有大人在家,孩子們將冰柱放在火爐裡烤化,屋內的土地濕潤了,騰起白色煙霧。隔壁鄰里,相處融洽。大家皆是親戚,共有祖先。東家的姑娘嫁到西家來,南邊的小伙娶了北邊的姑娘,親上加親,家族的隊伍不斷壯大。住在村子裡的人,即使不是同姓氏的,怎麼扯也能扯出點親戚關係來。村口是一條叫做夾河的河流,河水清澈見底,河邊種植著梧桐。夏天的時候,梧桐樹上長出蚌殼形狀的東西,裡面結滿像豌豆一樣的小果實,鮮嫩而甜潤。放進鍋裡炒熟了吃,堅硬而清香,嗑出瓜子的味道。村南邊,有一片樹林,枝葉濃密生長,樹蔭底下可以納涼。若是夜間下了暴雨,第二日清晨,林間的草地上會長出許多的細嫩蘑菇,像一個個金黃的小傘,潮濕,可愛。幾個小孩提了籃子去林子裡采蘑菇,要不了一會,就可以採摘一小捧蘑菇了。提著籃子,歡愉地回了家,將那些蘑菇交給母親,午餐便是蘑菇蛋花湯了。湯裡倒一點豬油,蛋花在水中漂浮,蘑菇的味道鮮美可口,可以吃上一大碗米飯。這是我對於鄉村的綠色記憶,在幼年的時代,母親在那個鄉村教書。白日的鄉村,寧靜而溫和,美麗而燦爛。但夜晚就不同了,它的幽暗裡透著恐怖,平靜裡浸著罪惡。白晝和黑夜有著天壤之別,使你無法想像那種差別,會生存在同一地方。我記得鄉村的夜晚,無數的房屋在黑暗中,閃爍著昏暗的光芒,顯得詭異和神秘。那條清澈的河流,在夜晚的時候,不再像白日靜謐祥和,它放射著幽藍和冷漠的光,恐怖無比。母親從不敢走夜路,倘若有要事要辦,必定叫上幾個男性村民一同前行。因為每當天黑下來的時候,河邊便會坐著一個鬼魅,那銅鈴般的雙眼,像兩盞昏暗閃爍的燈泡,照射出夜晚的行人。行人看到他身披麻袋,頭髮骯髒而蓬亂,還有

(繼續閱讀)

201204272211小城的煙花

除夕夜,江南小城,是煙花的世界。吃過年飯,有些小孩就迫不及待拿出煙花拉開放煙花的序幕,小城的夜空不時響起嘹亮的聲響,綻放美麗的火光。孩子們知道真正的高潮還沒到來,得悠著點,先和夥伴們曬曬自己的煙花品種。 魔術彈、電火花、虎嘯獅吼、幸福花筒、富士之櫻、龍吟花雷、孔雀開屏、美麗的冬天等等各色煙花這時候都被曬出來。孩子們邊曬邊放,一直悠到新年的鐘聲敲響。不等新年鐘聲敲響,千家萬戶就響起密集的鞭炮聲和煙花騰空的巨響。小城就像一挺戰地上被扣動了的機槍,像千萬門齊發的大炮,密集的槍炮聲不絕於耳;小城又像一面蒙著牛皮的安塞大鼓,被一群茂騰騰的後生揮舞鼓槌,急促的鼓點聲震耳欲聾。此時小城沸騰了,好像有一位指揮家,把歡呼聲、汽車聲、爆竹聲和各種煙花聲響交織成一曲激越而歡快的樂章。如此同時,小城的夜空也好像有一位丹青高手用各種色彩和圖案描繪出一幅綺麗的畫卷。仰望天空,煙花形態各異:有的像靈動的游龍竄上天幕,有的像升起的火箭直插雲霄,有的如紅梅綻放,有的如牡丹盛開,有的似彩蝶蹁躚,有的似笑臉相迎。此時的夜幕, 定格,是一幅幅油畫;升騰,是無數條銀蛇;旋轉,是閃爍的舞台。有時,一個紅點扶搖而上,隨即爆炸成一個巨大的綵球,那綵球還沒有落下,又有幾個亮點竄上來,爆炸出一簇簇盛開的菊花。真是“火樹銀花不夜天”,小城恰似奼紫嫣紅的百花園,到處是紅色的杜鵑,白色的玉蘭,黃色的葵花,紫色的籐蘿,藍色的牽牛花;夜幕如同色彩繽紛的錦緞,佈滿五顏六色的優美圖案。此時的小城是聲和光都到極致的美麗世界,出來放煙花的不僅是小孩,還有年輕的情侶、年邁的老人。小孩為了快樂,情侶為了浪漫,老人為了吉祥,一齊把迎春的歡樂推向高潮,一齊融入快樂的煙花雨中。小城的煙花盡情綻放,很美麗。煙花盡情綻放,如電光石火,瞬間消失;小城漸漸安靜下來。煙花的美麗是短暫的。火光一旦消失,只有火藥味瀰漫。怒放的生命總是惹人憐愛,然而生命不會給第二次怒放的機會,怒放之後化為灰燼,了然無痕。煙花的美麗是永恆的。她不像鮮花,盛開之後,“零落成泥碾作塵”;她像人的生命,雖然短暫,卻要向生命的舞台抹下最輝煌最美麗的一筆,至於那來去的匆忙,不過是生命輪迴中一種永不變更的形式,生命的美麗,在於表演、搏擊的精彩。

(繼續閱讀)

201204230007遺失的那些

總是在失去一些東西後,有很多想法,那麼多的片段,始終在腦海裡盤旋不定,也許不曾珍惜,也不曾失去,我們總是太容易傷感。回首20年間,自己經歷過很多事,卻有那麼幾件事讓自己印象深刻,痛苦過,開心過,幸福過,那是青春的印記,常常不能滿足於現狀,總認為自己該去實現自己的價值,總是為一些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人和事傷感不已。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逝,它不容等待,小時候,渴望長大,而長大的我們必須要承受更多的東西,於是我們開始覺得生活太累,生活太複雜,總還是希望自己像個小孩子般在父母懷裡撒嬌,總是在每次受傷後,埋怨著那些所謂的某人,總是抓著青春的尾巴,像孩童般哭鬧,逝去的終將化為泡影,而我們還有多少力量和希望去面對未來,這時的我們只能安慰自己,勇敢抬頭張望,這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束起披肩的長髮,望著鏡中的自己,多了一絲滄桑,完全沒有了曾經那個美麗的18歲的可愛氣息,不免有些傷感,說懷念,那是一種自身內心的安慰。曾經我們身上的那些可愛氣息,已經慢慢不復存在,取代的是那些生活的瑣碎,而我們無能為力,不能擺脫世俗的眼光,我想獲得身心的自由,在那些所謂的希望一次次破沒後,我們只能接受現實,我們也只不過是個平凡人,那些虛幻的東西,不是自己擁有的……又是一個傷感的秋……

(繼續閱讀)

201204101121唱不完的父親之歌

那是我小時候  常坐在父親肩頭  父親是兒登天的梯  父親是那拉車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  忘不了一聲長歎半壺老酒  等我站大後  山裡孩子往外走  想兒時一封家書千里循叮囑  盼兒歸一袋煙滿天數星斗  都說養兒能防老  可兒山高水遠他鄉留  都說養兒為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不張口  兒只有輕歌一曲和淚唱  願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  在剛剛過去的牛氣沖天的中秋佳節,父親是在醫院度過的。那天我沒有陪著他,是哥哥姐姐他們照顧父親的。以前常聽到姐姐說她小時候,父親很少抱她。似乎兄弟姐妹中,父親只是抱過哥哥和妹妹。我是姐姐的妹妹,是幸運的。有些事情只是依稀記得。雖不記得小的時候是否常坐父親的肩頭,但是常跟著父親去村辦的粉廠。父親做粉條忙的時候,自己要不在旁邊看父親和他的夥計們怎麼樣做粉,要不就跟著他們,他們走到哪裡就跟到那裡。他們在粉坊漏粉,就在熱氣騰騰的大煤火灶前看著他們嫻熟的漏粉動作。半個葫蘆做成的漏粉瓢,底部有好多個洞洞,裡面裝了大半瓢和好的山藥蛋粉。左手端著葫蘆柄,右手握拳在葫蘆瓢裡勻稱的攪動,每攪動一圈,就會有圓溜溜細繩子一般粗的土豆粉條滑溜溜的擠出來,有節奏地合著騰騰熱氣歡快的舞動著,像是扭秧歌又像是擺旱船。他們去房頂晾曬煮好的粉時,便跟著爬上房頂。在粉廠的院子裡曬,就跟著在院子裡玩。每當那一米多長的白白的粉條一根一根的晾在院子裡的麻繩上的時候,長長的,白白的,不著地,像簾子,也像迷宮。於是便招來小朋友在這迷宮裡嬉戲或是捉迷藏。有時候玩到瘋狂,但從來不會碰髒父親和他的夥計們一瓢一瓢的辛辛苦苦地手工做的土豆粉條。  後來,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老家的那塊土地,由農業社統一管理的粉坊,不知道什麼原因,關門了。父親和他的夥計們離開了粉坊,那一片房子從此空了出來。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一片地,被村委批為居民住房。現在那裡已經是村裡新開出來的一片居住區。因為沿著通向縣城的大路,幾乎成了村民們常常閒了時聚集的地方。大小商販做買賣的地方。  農業社的集體合作勞動,在鳳陽縣農村改革的帶動下,開始了農民承包土地的單干。粉坊,中就是沒有人承包。生意一直不是很好。村裡的各種土地開始按照人口分了。規定了土地有口糧地、自留地等等幾種。口糧地1979年上半年之前出生的人基本上都分到了口糧地。自留地就不是了,具體什麼條件忘記了。父親離開粉坊後,當起了地道的農民。秋天和春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