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共的左右中--六.IV應景 @ 聯合踹人天地鏡站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Re:[W88.com],By W88.com 於2015-01-06
    Re:[W88],By W88 於2015-01-06
    Re:[透明性感睡衣],By 透明性感睡衣 於2014-12-18
    Re:[玩具清洗液],By 玩具清洗液 於2014-12-18
    Re:[夜光套],By 夜光套 於2014-12-17
    Re:[安全套],By 安全套 於2014-12-17
    Re:[情趣用品],By 情趣用品 於2014-12-17
    Re:[小游戏工具],By 小游戏工具 於2014-12-17
    Re:[性感情趣内衣],By 性感情趣内衣 於2014-12-17
    Re:[suncity game,suncity...],By suncity game,suncity game下载,申博138娱乐网,申博太阳城 於2014-12-08
  • 流量統計
  • eXTReMe Tracker
  • 200606041626阿共的左右中--六.IV應景


    別懷疑為什麼一個是中文一個是羅馬數字,都用中文下去大陸人就甭上網誌了。

    相對於台灣的228,六.IV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暴動」(這當然是官方宣稱),228是純粹的民變,並沒有政治上的(有也是「治安」上的)理由,而且228範圍涵蓋大部分的台灣,而六.IV則侷限在一個天安門上。

    六.IV發生於1989年的今天,對現在的年輕人而言大概沒什麼印象(我當年也只有10歲上下),記憶最深刻的除了坦克輾人以外,大概就屬那位手提兩包肉身擋戰車的老兄了吧。

    這位老兄西方稱為「坦克人」(Tank Man)或「無名的叛亂者」(Unknown Rebel),我們來見證一下他的雄姿。


    這個化名「王維林」的勇者至今下落不明,不過幾乎只要有六.IV的報導或展覽,他擋戰車的照片就一定會出現,比起民主女神像,他老兄更能代表那個初夏所流的民主之血。

    這裡要注意的是,共產主義與民主體系不必然是絕對矛盾的存在,「民主」這個體系其實可以容納左、右各種理論(台灣的「泛紫聯盟」就是左派社會主義),除了限制不能「以民主埋葬民主」(如納粹)以外,包括共產黨在內都可以是民主國家的合法政黨,例如歐洲某些國家,共產黨是以民主政黨形式取得執政權的。

    一般說來,左派要求「平等」,在經濟上以控制經濟作為壓抑差距的方式,而共產主義去除激進部分之後,求的也還是平等,「大鳴大放、人人有飯吃」與民主體系的「人人平等」精神是相同的。

    相對的,右派要求的是「自由經濟」,也就是資本主義,資本家也往往是政治上的權力者,為了保護自己的優勢,這些人會製造階級、採用保守政策來鞏固自己的利益,故此極右派就變成「國家主義」,納粹、法西斯屬之。

    有趣的是,根據這個理論,我們可以發現越偏左越不容易產生國家,既然強調人人平等,實際上就不可能產生科層體制(也就是官僚結構),沒有人可以對任何人下達命令,也沒有人必須接受他人的命令,一個完全平坦的社會不會出現政府這種代表公權力的特殊階層,當然也就沒有國家。

    為了解除矛盾,共產革命一旦成功,幾乎無一例外的,極左馬上轉職極右,身為政府的共產黨會死命排除一切對他不利的「革命」,聲稱它們都是「反動勢力」,同時還大搞階級化(當然是偷偷搞),「民主集中制」就是這種階級化的工具。

    民主集中制簡單說就是多層次選舉,經過N層選舉之後,其實已經不能算是民主(人家美國選總統也不過兩層而已),因為底下的人在「其他層次候選人」的傾向不見得與自己選出來的選舉人一樣,何況是經過多層次壓縮後的民意。若以平等論之,即使是要拼「國家主席」這個大位,真正需要的支持者也可能僅只需要幾百~幾千人而已(只要掌握人大的票就夠了)。

    (美國之所以用捲舉人票來選總統是因為這比較符合「聯邦」的意味,不然總統候選人一定會死命爭取人多的地方的選票而放棄阿拉斯加,就像台灣一直放棄金門馬祖的經濟政策一樣...- -6)。

    1989年那次,以北京大學學生為中心向中共提出「民主」訴求,當然結局就是阿共派戰車把這群人輾過去,這時候我個人就覺得那個王維林比較聰明,人家懂得在戰車前面...要閃也比較快嘛。

    即使阿共封鎖消息,這個事件還是經過美國記者傳布到全世界,不過這也可以說是阿共的幸運之處,如果六.IV晚發生個十五年,光是網路輿論可能就比坐在天安門外面更排山倒海,經濟上的傷害更可能讓阿共連戰車都不敢派出去。(阿共的經濟改革如果在文革時代應該會被冠上「資本主義的毒瘤」吧)

    這事件之後,阿共大力推行愛國主義,搞出現在一堆「糞」青來,當年的憤青是對社會不滿的憤怒青年,六.IV坐在天安門外面的當然也算是憤青,所不滿的是國家的政治現狀。

    而後來出現的這些「糞青」(我絕對沒有打錯字,另外還有糞糞、FQ的叫法)實在是侮辱憤青這個名頭,她們的立場一般都是國族主義非常嚴重的右翼路線,與六.IV以及早期憤青大鳴大放的左派立場大相逕庭。

    用台灣人來比喻的話,就是政治光譜極獨的那一端。(想法當然不同,除了一個以外:「愛國有什麼錯!」)

    對這些死命愛國到什麼也不管的人來說,一切批評、對抗他偉大的中共政府者通通都是該拿去填海的反動垃圾,其中當然也包括台灣,如果看官之前看我文章會有所認同的話,恭喜你,你也是糞青眼中該填海的那一類(XD)。

    對既得利益的統治者來說,他們巴不得這種右翼是越多越好,不會咬主人的免費打手誰不愛?

    統治者必然將國家往右翼推,以取得更大的利益(權力、金錢...等等),而當人民被榨到無法忍受時就會以潛伏的左派力量將統治者幹掉,然後推上另一個統治者繼續將勉強偏左的國家再度往右推。

    民主國家也有類似的現象,不過不是以革命方式改變方向,而是以「選舉」來改變:

    執政黨把國家往右推,在野的反對黨死命扯後腿(反對黨的主要任務就是扯執政黨的後腿,不然選他作啥),國家就在這幾個力量的平衡兼勉強維持在偏左、偏右或中間的地步,而不走向極左或極右。

    歷史證明,當一個國家沒有反對勢力時,這個國家不管是什麼派當道,通通會直接衝往極右

    愛國有什麼錯?

    想想納粹有什麼錯就知道了。

    PS:

    日本似乎有左翼復活的傾向,期待能對這個右傾嚴重的國家產生一點拉回的力量。

    阿共什麼時候才會有咧?千萬別讓閻羅王等不到那一天~=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