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與基督教 @ 聯合踹人天地鏡站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Re:[W88.com],By W88.com 於2015-01-06
    Re:[W88],By W88 於2015-01-06
    Re:[透明性感睡衣],By 透明性感睡衣 於2014-12-18
    Re:[玩具清洗液],By 玩具清洗液 於2014-12-18
    Re:[夜光套],By 夜光套 於2014-12-17
    Re:[安全套],By 安全套 於2014-12-17
    Re:[情趣用品],By 情趣用品 於2014-12-17
    Re:[小游戏工具],By 小游戏工具 於2014-12-17
    Re:[性感情趣内衣],By 性感情趣内衣 於2014-12-17
    Re:[suncity game,suncity...],By suncity game,suncity game下载,申博138娱乐网,申博太阳城 於2014-12-08
  • 流量統計
  • eXTReMe Tracker
  • 200502202217中國文化與基督教

    又是一篇虎爛大作,耶和華看了都會吐血。

    首先得告訴各位的是,兩個民族會用同一個「事物」來產生各民族自己專屬的神並不稀奇,東西方都有雷神,印度教的「因陀羅」與希臘羅馬神話中的「宙斯」都是雷電之神外帶著萬神之王的屬性,難道可以說因陀羅或者宙斯其中之一是抄對方的?

    以下的文章就是這樣的應用,只是手法更「卑劣」一點。因為它聯合的是兩個屬性不甚相同的「神祇」。

    本文唯一的用途,大概就是告訴人們莊子˙秋水中北海若的一段話︰「以差觀之,因其所大而大之,則萬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則萬物莫不小。」

    用彼此相同的地方來比較,則萬事萬物沒有不相同的。

    白色原文,其他顏色通通是我。


    基督與中國

    中國基督徒要有一個概念,我信的上帝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祂也是孔子、孟子所有先賢的上帝。

    如果我們接受這個前提,中國人在代統上根本就相信上帝的存在。中國人所相信的上帝與舊約中猶太人所信的上帝實在太像了──像到不可能是兩位,而是一位。

    中國人稱上帝為天。毛詩鄘君篇有「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這裡「天」與「帝」是排偶相通用的字眼。程子曾說「帝者天之主宰,以其形體謂之天,以其主宰謂之帝。」上帝與天之相互應用,與馬可、路加福音中稱為上帝的國。

    而馬太福音中稱為天國;天與上帝相互通用似乎不謀而合。

    古籍中對天的介紹太多了。論語泰伯章:「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這裡看到天是有道德標準的,堯的偉大就是能夠符合天的標準。毛詩上帝板板篇是凡伯諷刺厲王的詩,裡面講到厲王是處在「天之方難」、「天之方蹶」、「天之方虐」的時候,應該即刻「敬天之怒」、「敬天之渝」。

    因此,這裡的天不是像幼學瓊林中所說:「氣之輕清上浮者為天」的天,而是有位格的天。天不只是一套天理、自然律、或刻板的道德律,而是像老子所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犯罪的人能逃過法網,卻越不出天網的天。天是有生殺權柄的,因為「天有時以生,有時以殺」(周禮冬官考工記)尚陶皋謨篇更有「天討有罪」的說法。萬民都是由天而生,而且都是好的。毛詩大雅:「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這一些例子與舊約中的上帝是多麼相像!

    天也是有情感的。當孔子去見衛靈公的夫人南子的時候,他的門生子路很不快樂,孔子就發誓說:「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孔子的門弟子顏淵去世的時候,他說:「天喪予,天喪予。」再加了前面已經引用的「敬天之怒」、「敬天之渝」已經充份說明天之有感情了。

    天也有一定意志和選擇。孔子到衛國的必的,儀封人說:「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孟子曾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豎骨,餓其體膚…」由此可知天有一定之意志和他的一套做法。

    「齋戒沐浴,則可以祀上帝」(孟子)

    這一位有位格、有感情、有意志的天,也是上帝,祂是獨一無二的。

    上帝掌管了人的生命和國家祚運。商書湯誓中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周文王的所以得福,是因為「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毛詩大雅)當武王伐紂,雖然殷商之旅,其會如林,武王的少數人馬,只要做到「上帝臨汝,無貳爾心」,就打了勝仗。相反的,當昏王無道的時候,上帝會處罰他們,例如「夏王滅德作威,以敷虐于萬方百姓,爾萬方百姓罹其兇害,弗忍荼毒並告無辜于上下神祇,天道福善禍淫,降災於夏。」最後終於夏王罪孽深重,而遭遇到「有夏多罪,天命殛之」。泰誓中有這麼一段記載:「狎侮五常,荒怠弗有,自絕于天結怨于民。…郊社不條,宗廟不享,作奇技淫巧,後悅婦人…上帝不順。」正因為帝王蔑視五常之綱,做了許多的不應該做的事情,於是上帝就不由他那麼沈迷於罪惡。另一處記載,更直接提到「商罪貫盈,天命誅之。」

    上帝又能聽人祈禱:好像大雅桑柔的全篇都是很好的例子。這是帝王在上帝面前祈禱的實例。本詩先提到「天降喪亂,饑饉薦臻。」作詩者認清喪亂而來,然後他奉盡了一切供獻犧牲和圭璧的禮儀,仍然無效,他只能發出祈禱的聲音,他說:「寧莫我聽。」他在說:「上帝呀!上帝呀!你為什麼不聽我的祈禱?」

    該詩中一連幾次「旱既大甚」,充份描寫了災情的實況,但是「上帝不臨」,他發出「昊天上帝,則我不遺」、「昊天上帝,則我不處」的呼聲。國風終南篇是另一個例子:「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這幾句話一連出現三次。她說:「蒼天啊!你為什麼要毀滅我的『良人』。假如可以贖回來的話、我願意拿一百個人來贖回他。」最後舉一個與歷代信徒的思想頗為相像的例子: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驕人非常快樂,勞碌人民倒憂愁,蒼天!求你鑒察「驕天」,也請你憐憫「勞人」。

    三皇五帝,莫不昭事上帝

    「上帝,天之神也」(朱子釋)

    「自其偏覆言之謂之天,自其主宰言之謂之帝。書或稱天或稱帝,各隨所指,非有重輕。」(尚書周書君奭註)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詩經,大雅篇)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尚書周書伊訓)

    耶穌說:「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這句話固然對猶太律法而說,但又何嘗不能應用到我國的情勢,耶穌不是要廢掉,而是要使我們的光輝傳統,達到更圓滿的程度。耶穌又說:「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太一三52)他的意思是說:文士們本來有傳統,一旦接受天國,他固然有無限的新希望,然而也不能忘懷八古的也拿出來。中國有著那麼豐富的傳統,正像文士,今日既然接受天國,就該把固有的,及現在的一起請出來,為主所有。

    只有上帝本身,本能才能啟示得像中國傳統那麼美好;若不然,又是誰的啟示?如果我們就停留在此,是多麼地可惜!我們中國人正好像在舊約中的猶太人,雖然有著那麼好的道德教訓,就是行不出來。我們還缺少一樣,最重要的一樣──那就是在耶穌基督中的啟示。我們可以說,上帝也曾在古時藉著中國聖賢的教訓多次多方的曉諭我們的祖宗:「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他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是上帝本體的真像,常用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來一2-3)

    主耶穌說:「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馬太七12);孔子也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重點是「不」和「勿」,所以是消極的,是禁律性的。

    當一個人要遵守它的時候,只要「不作」就可以了,但是基督的重點是「要」,所以是積極的,積極的道德原則才有創造作用,你不可能以禁令來創造什麼,只有當你去做的時候,才有真正的貢獻。

    這不是說孔訓沒有價值,禁令是需要的,人人需要某一種的禁令。「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很好的道德原則之一,但是它尚未達到德性的高峰,不能發生創造作用,消極的禁令只是積極創造的準備階段。我們第一步做到勿施惡於人,第二步做到施善於人。從「勿施」到「施」。

    孟子說:「仁者無敵」。這一句話可能包括三種意義:1.以仁愛行事的人體得最後勝利2.以仁愛行事的人終於化敵為友3.一般人都不會與有仁愛的人作對「仁者無敵」這一句話,若用在基督身上,真是再恰當不過了。今天世界上千千萬萬的人跟從耶穌,正是因為祂的仁愛──他們作了基督之愛的俘虜,基督以愛征服了數以億計的人群。基督可以當「仁者」而無愧,祂的愛在十字架上表露無遺。拿破崙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只有當我與我的將士同在的時候,他們才肯效忠疆場;但是歷史中有千千萬萬的人,甘願無條件的為基督犧牲生命。」

    基督用仁愛去對待敵人,祂也吩咐祂的門徒照樣去做,祂的確實現了「仁者無敵」的理想。

    有一次,子貢問孔子說:「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乎?」子曰:「其恕乎」。孔子認為「恕」是我們應該終身奉行的一個字。可見他是如何重視恕道。

    無疑的,我們在主耶穌身上看見了恕道的最高表現。祂被釘在十字架的時候,為那些釘死祂的人禱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不但基督這樣做,祂的門徒司提反也是這樣做,當他被猶太八用石頭打死的時候,作了同樣意義的禱告。使徒保羅也說,對於咒罵他的人,他以為他們祈禱祝福。

    仇恨不能消滅仇恨,仇恨只能增加仇恨。只有基督的愛才能解開仇恨的死結。

    基督愛仇敵決不是弱的表現,反而正是富智慧的勇敢。這與「大勇若怯」的意義相近,但是比之更進一步,愛就是勇,愛就是智。智仁勇三字都包括在愛裡面了。

    孔子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一個真正的君子能夠與人和平相處,無所爭執,但是他不結黨,不同流合汙。」

    基督在世的時候,那些敵對祂的人給祂起了一個綽號:「罪人的朋友」。這本來是輕蔑之詞,但是在無意中正顯露了基督的偉大──祂以至聖至潔之身,竟接近那些在罪惡中墮落的人,同情他們,幫助他們,拯救他們。基督的聖潔不是避世脫群的消極聖潔,乃是入世感化並拯救罪人的積極聖潔。藉「避」而得的聖潔,總比不上「入汙泥而不染」的聖潔。

    基督是最聖潔的人,只有祂有資格輕視罪人。但實際上,祂是最愛罪人的人,祂達成了「和而不同」的理想。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孔子的這一句名言,實在是極崇高的理想,但是讓我們想一想,在人類歷史裡面,哪一個運動或團體,在實際上對於這一個目標做了最大的努力?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想到基督和祂的教會。

    在基督之愛的直接感召之下,產生了許多偉大的運動,例如兒童福利運動(慈幼院、孤兒院等),婦女解放運動(福音或基督教文明所到之處,必然產生此運動),黑奴解放運動,反虐畜運動,反蓄妾運動(由教會於十九世紀在非洲與亞洲發動此運動),社會福利運動等,這些運動學者統稱為「弟兄運動」

    (BrotherhoodMovements)。

    基督的信徒互稱「弟兄姊妹」,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根據聖經,在初代教會就是如此。聖經說,在基督內再無種族與身份之分(歌羅西書三11)。六大洲內數億的基督徒在基督裡合而為一。普世性的基督教會是基督的大家庭,這家庭裡面的每一份子,都是弟兄或姊妹。當我們都作天父兒女的時候,彼此就自然是弟兄姊妹了。基督說過一句寶貴的話:「看哪!凡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馬太福音十三50)

    孟子說:「大人不失其赤子之心」。這裡的「大人」指著君子而言,一位真正偉大的人,不論他的年齡如何,總不失去稚子的天真無邪的純樸。

    基督對祂的門徒說,兒童是他們的老師(小老師),他們應該向兒童學習,祂說:

    「你們要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聖經裡面有一幕是令人難忘的,基督歡迎兒童到蔬面前,祂在兒童的包圍之中,一一為他們祝福。在基督的心靈中,兒童佔著重要的一角。我們從這一件事,可以看出基督自己的赤子之心。

    孔子說:「欲知人,不可以不知天。」。人道是以天道為本,也可以說是孔子天人合一的思想。

    從一方面來看,孔子只講人道,不講來生與上帝,正如他所說的:「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遠之」。從另一方面看,孔子極注重「天」,認為天有其道其理,而人道是以天道為根據。天道是超人的,是人道的本源。

    如果我們問,到底孔子是以天道為本,還是以人道為本?答案有二:就其邏輯而言,孔子是以天道為本;就其體驗與實踐而言,孔子是以人道為本。後世中國學者注重後者,所以孔子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是人文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

    如果我們將兩個答案綜合在一起講,孔子的思想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的理想,在基督身上達到最高峰,基督教的中心教義就是:基督是道成肉身,而信徒與基督合而為一。換言之,基督與上帝合而為一,而信徒又與基督合而為一。這正是天人合一,再換言之,基督降世與人合一(道成人身)其目的是使人與祂合一。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拉太書二20)

    基督將神向人類具體地表現出,乃是真理的最高表現--真理的化身。基督救恩的真正和最後的目的,就是把人類從罪惡裡面救出來,又使人與神之間有圓滿的團契──神人合一。

    基督教的特點是以啟示為本,而啟示包括天道與人道在內。天道與人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道理。神與人合在一起,才是生存的全部意義。

    孔子說:「大學之道,在止於至善。」這實在是最高的理想,面對這一個理想的時候,孔子又說:「君子之道有四,丘未能一焉。」這是孔子的自我評判。

    在人類的歷史裡面誰最能表現這一個理想的實踐?無疑的,耶穌基督。祂表現了最完美而偉大的人格,成為人類最崇高的榜樣。

    基督的完美品格有許多佐證,茲提其中之二:

    1.基督的母親馬利亞是祂的門徒之一,祂相信基督是無罪過的救主,知子莫若母,如果基督在幼年、少年、青年、壯年的過程中,有任何罪過和不善之處的話,她一定知道得清清楚楚,那麼,她就決不會成為基督的信徒,也不會相信祂是無罪過的救主。

    2.施洗約翰是一個為真理犧牲的人,他的殉道精神證實他的人格高尚偉大。

    他為了真理,不懼強權,直言勸戒暴君希律因而喪命,這種堅強令人敬佩,他為基督作見證,說祂是人類的救主,神的贖罪羔羊。他的品格保證他的見證是誠實的。這樣的一位證人值得我們注意和接納。

    在孔子事蹟之中,可以看出孔子父母及其本人,皆是相信有真神存在的人。先看孔子父母在孔子家語有曰:「孔子之父叔梁紇為鄒邑大夫,求婚於顏氏,顏氏有三女,季女徵在,娶之;徵在禱於尼丘乃懷孕而生孔子。」爰孔子之父叔梁紇為春秋時邾國之大夫(鄒邑即春秋時的邾國,即今山東鄒縣)娶顏氏小女徵在為妻,久未生子,夫妻遂往尼丘山上禱告真神,因而懷孕,生出孔子(尼丘係山名,在孔子家鄉山東曲阜縣東南六十里)孔子父母為著紀念神的恩典,乃為孔子起名丘,字仲尼,以示不忘其降生乃於尼丘山上之禱告有關。這裡首先給我們看到,孔子之父母,已是敬畏真神的虔誠人了。

    孔子本人更可見其敬畏真神。上論述而篇有曰:「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丘禱之久矣。」意思就是說,孔子有一次生病,其弟子子路前往看望夫子說:「老師准許弟子為您的病禱告神嗎?」孔子當即回答說:「我不住禱告啊!」再看上論鄉黨第十篇,孔子每食「雖蔬食菜羹必祭必齋如也」,這裡說到孔子每次喫飯,必禱告於神,其態度如齋戒獻祭一般。可見孔子不論是在病中,或在飲食之時,必禱告真神。孔子遭衛亂,在患難之中,則曰:「天生德於予,恒魋其如予何?」

    顏淵死時,則曰:「天喪予。」這就是說,他承認人的生死遭遇都在神的手中。

    孔子又云:「吾五十而學易。」「五十而知天命。」可見孔子在青年之時,推行王道,因不果行,於是退習哲學,再後而知天命,遂成認識真神的偉大人物。

    孔子天人合一....

    先不論道德,道德這種東西不管是東方西方,只要是人,與人相處的方法就不會差多少。你希望別人對你好,你不可能拿刀去砍對方,這種東西若能當證據,講難聽點屎都能吃。

    世界上儘有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若不認清此點也沒啥好說的。

    這些文章的共通點在於,取出古籍的「符合」之處,而揚棄古籍的「不合」之處,基本原理和「科學小狗」是一樣的,只是變成了「文化小狗」罷了。

    最大的荒謬之處就在「上帝」一詞,基督教使用「上帝」已經熟極而流,看起來似乎這個詞是基督教創的,其實錯了。

    「上帝」是明朝傳教士利瑪竇為了「貼近本土」,採取書經「上帝」一詞作為耶和華的中文第一代稱,也將「bible」這個「書」的複數形翻譯成「聖經」(不然你可以找看看這個英文字哪裡有「聖」的意思),拿了別人的東西之後居然厚起臉皮說這是別人抄他的~~~看來似乎很缺乏著作權法的觀念。

    http://cecea.org/catholic/

    關於創造宇宙萬有的真神主宰之名稱,天主教方面,當明朝末年利瑪竇神父剛到中國傳教時,曾用中國經書上所用之「天」或「上帝」之名,以後改用「天主」之名。基督教方面則用「上帝」之名,最近又用「神」之名稱。

    儒家的「天」又是怎麼一回事?

    文中說到孔子五十「知天命」,卻似乎忘了它後面還兩句︰「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我們若以孔子七十這段論述來作為他一生最後的「境界」,可以發現他當時是「心即是矩」,內心能完全規束行為,不逾越規範,這是「人心」(自律道德)的發揚,而非外在的神明幫助。

    又~論語也記載︰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其理論重點明顯在於「人」,而且是活人,與基督教「先神後人」的規矩完全相反,這樣的人也能將他與基督教扯在一起...= =

    儒家的「天」是道德天,沒有人格,孔子對祭祀的要求是︰「祭神如神在」,請注意這個「如」,白話翻譯是「祭祀的時候,要像是神在」,「像是」神在(面前)並不代表真的有神,而是「像是有神在」。

    我們若說「他像隻豬」,不代表被講的傢伙真的是豬。

    這句話並非在闡述「神存在」,而是要求祭祀者的心必須處於「神存在」的恭敬虔誠,如果只是表面上的祭祀禮儀,那麼不如不拜。

    在當時的年代,古老的禮儀漸漸變成空洞的「儀式」,其內涵早已消失,這也是孔子之所以說「如不祭」的原因。缺乏了那份虔誠,祭祀只是空洞的家家酒罷了。

    「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于上下神祇。』』子曰:『丘之禱久矣。』」〈述而第七〉

    這裡的孔子則是半開玩笑的否定掉「神醫」的功能,禱了很久,病還是沒好,要醫病,神是靠不住的。

    還有個很出名的論述︰「子不語怪力亂神」,孔子「不語神」,和基督徒閒著沒事就把神掛在嘴邊的行為相差何只千萬?

     

    再論上古經書,確實可發現古人認為「天」是一個近乎人格的神明,但這個天的禍福選擇條件卻與耶和華完全不同,舊約聖經中往往出現因為對方不信或者不服、信他神就殺其全族的事件,而尚書卻這麼寫著︰

    舜讓於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於上帝,禋於六宗,望於山川,遍於群神。輯五瑞。既月乃日,覲四岳群牧,班瑞於群後。」(虞書˙舜典)

    可見當時除天帝外還有許多的神明,根本就是多神信仰。

    而且帝王稱「天子」,更是以色列人所不敢冒犯的事情。(有如基督教中的「耶穌」~有誰敢自稱耶穌?)

     


    上帝崇拜與中國文化泛論楊直繩第1913期(2001年4月20日)

    上篇用全篇回應,這篇用分段回應,同樣的事情就不重複了。

    先總論一下,這篇文章的問題在於將中國「天」的格侷限在「神(人)格天」,至於其他諸如「道德天」、「自然天」、「無情天」的屬性則一概視為「後人誤解」。

    甚至很愚蠢的將這個他所謂的「誤解」與「無神論」混在一起,卻不知中國歷代學者少有「無神」論者(王充算一個~)。

    ◎神學縱橫

    中國經典中,有關上期所提八個要點的資料很多。在中國的經典中,對於上帝有幾個不同的名稱,最常用的是「天」、「帝」,或是「上帝」。所以你看到天字,不是天空,是上帝。天空古文叫「蒼」,很少叫天。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

    (虞書˙堯典)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易經˙上經)

    很少?....= =66

    純以字來說,甲骨文中的「天」、「帝」︰

    http://www.anyang.gov.cn/yswh/ys/jagu/swjz/

    ︰甲骨文「天」字,像人之正立形,上突出其頭部。或者從二(上)從大。大亦人也,人之上即顛。故《說文》曰:「天,顛也。」卜辭云「庚辰王弗疾朕天」,即用天之本義,「疾天」即指頭部之疾病。(註︰顛=頭。)

    ︰甲骨文「帝」字異構很多,王國維、郭沫若謂「帝」乃「蒂」之初文,象花萼。葉玉森云像束薪積柴形,用於祭天,相當後来的體字。由此派生出天帝、帝王義。葉說近是。

    天,頭;帝,花萼...

    上帝=上面的花萼...= =666

    第一點:中國文化中有上帝的信仰。

    詩經:「天生蒸民,有物有則」。

    蒸民就是人類,人類由上帝創造的。所有的各種事物,所有的各種規則,都是上帝所定的。

    論語:「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人的出生或死亡,都有上帝的命令。你能夠不能夠富貴?都要看上帝的安排。

    書經:「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予畏上帝,不敢不正。」這些話是商朝的湯王說的:夏朝的桀王犯很多大罪,上帝下命殺死他。我敬畏上帝,不敢做壞事。在這裡,可以看到,上帝和天,都是指上帝。

    這裡直接把中國的神格天視為耶和華上帝。

    證據呢?

    許多民族都有考察人間善惡禍福的「神」,這些神也常常外帶著賞善罰惡的職責,所以這些神通通是耶和華?

    這就是思考的「過度跳躍」。

    第二點:中國文化中有上帝創造世界的紀錄。

    易經:「帝,出乎震(雷),齊乎巽(風),相見乎离(火),致役乎坤(地),悅音乎兌(澤),戰乎乾(天),勞乎坎(水),成言乎艮(山)。(朱熹注曰,此言萬物隨帝以出入也)。坎者,萬物之所歸也。艮者,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朱熹注曰:以見神之所為)。既成萬物也。」這幾段易經比較深奧,文法和現代文也大不相同。「帝」,就是上帝。以下的文字,都是描寫上帝創造天地的各種工程,依照易經八卦的分類,分為八句描寫。「出乎震」,是說帝使萬物出乎震,震是雷,上帝運用像雷電爆發一樣的情形,萬物就突然出現了。(按:美國宇航局早已證實「大爆炸宇宙論」,易經「萬物出乎震」和「大爆炸宇宙論」在文字上的意思是相若的)。「齊乎巽」,巽是風,上帝運用像風吹一樣的神力,使萬物齊全。「相見乎离」,离是火,火是指太陽,上帝造太陽照明一切,萬物可以相見。「致役乎坤」,坤是地,上帝使地從事勞役,養育動物植物,為眾生服役。「悅言乎兌」,兌是澤。萬物很歡悅,因為得到上帝所賜的澤。「戰乎乾」,乾是天,戰乎是顫動及互相轉變的意思。上帝在天空中,安排了陰陽、寒暑、日夜、晴雨各種時常轉變的形象。「勞乎坎」,坎是水,上帝使江河的水,川流不息,日夜勞動。最後百川歸海。所以又說,坎者,萬物之所歸也。「成言乎艮」,艮是山,成是完成,上帝創造萬物大功告成了,好像一座大山擺的眼前,這座大山的景物,時常在變動之中,春天花開,秋天葉落,四季循環,終而復始,所以下文說: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神,是指巧妙化生萬物者而言,在這裡有一個特點需要指出來。上面用「帝」字代表上帝,這裡用「神」字,不用「帝」字(朱熹注曰,以見神之所為),和基督教的舊約聖經創世記第一章第二節「上帝的靈,在水面上運行」的用法相同,用字也相同,真是奇妙。最後,「即成萬物也」,萬物已經全部完成了。

    又是大陸文。大陸曾先後出現「河殤」與「神州」兩部傳教(加政治)影片,這幾篇文章裡面許多論點都是來自於這個,當然~在大陸被罵到臭頭,因為他們「偽造歷史」。

    不過就我看來,附會歷史的罪名也不小。

    附上方舟子文。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religion/shenzhou.txt

    又說到這段易經(說卦)︰

    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絜齊也。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向明而治,蓋取諸此也。....

    「震東方也」,不知道這和大霹靂能扯上什麼關係?又能和聖經扯上什麼關係?

    大霹靂從東方開始?耶和華是東方人?

    第三點:中國文化中人有靈魂及賞善罰惡的觀念。

    詩經:「文王陟降,在帝左右」。文王是周朝的聖王,死後他的靈魂在上帝的左右。陟降就是升降。所以後代的人,常常說精神不死,在天之靈。書經:「天道福善禍經」,易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意思是說,善人得福報,惡人必受災殃,天造有賞有罰。

    以上~舊約沒寫。

    亞伯拉罕教系本來就不重「善惡」而重「神贖」,你再怎樣的「善人」在耶和華眼中一樣有罪,更別說「在上帝左右」(一個是耶穌一個是路西華,周文王是誰自己挑~= =|||)

    第四點:中國文化中有上帝至上,不該迷信邪神的言論。論語:「王孫賈問曰,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無所禱也。」中國自古以來,除崇拜天,上帝為至上神之外,一般百姓也很多迷信邪神。他們相信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土地有土地神;甚至房屋的角落也有神,叫做奧神,煮飯用的爐灶也有神,叫做灶神。當時一般人家,多數拜奧拜灶。王孫賈問孔子,與其獻媚給奧,寧可獻媚給灶,這樣講對不對呢?孔子回答說:都不對,得罪了上帝,拜奧也沒有用,拜灶也沒有用。

    詩經:「上帝臨汝,無貳爾心。」上帝臨汝,是說上帝在你的上面監視著你,「無貳爾心」是說不可以三心兩意,崇拜其他神明。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於周於京,纘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燮伐大商。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矢於牧野,維予侯興。上帝臨女,無貳爾心。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水京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

    (詩經˙文王之什˙大明)

    所敘述的是什麼?有基本國學知識的人應該知道是「武王伐紂」,而這也是之後所有中國人造反起義幾乎必備的條件︰「天命」。

    而這段幹的也是同樣的把戲︰「過度跳躍」。

    因為無論是書經詩經還是論語都沒有任何證據指出這個神的名字是「耶和華」,而各種「群神」更違逆了耶和華唯一神的規矩。

    第五點:中國文化中有宗教性的人生觀。論語:「子曰,飯蔬食,飲水,曲胍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深雲」。孔子說:這樣的貧窮生活,也會感覺得很快樂。假如用不義的手段而謀得富貴,我看它像天空中的浮雲一樣,風吹就散掉了,沒有值得看重的。

    孟子:「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意思是說應該為正義而犧牲生命,也就是所謂「殉道」。

    論語:「君子憂道不憂貧」。一個君子,雖然貧窮,沒有關係,最擔心的是道德修養不夠理想。論語:「內省不疚,夫何憂可懼」。回想自己的內心,覺得沒有一點慚愧,還有甚麼可憂可怕呢?這些人生觀,都是屬於宗教性的。

    原來只有宗教才能衍生「道德」?

    那麼是不是只有科學才能找到「真理」??

    第六點:中國文化中有一套完整的道德規條。

    古人對上帝的崇拜方面,上文提到詩經的「小心翼翼,昭事上帝」,「上帝臨汝,無貳爾心」,已經和基督教舊約十誡中的頭幾條誡命意思相同。

    我們看這些道德規條:「小心翼翼,昭事上帝」,是愛上帝萬有之上。「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是愛人如己。和我們基督教的十誡,在內容精神上是相同的。

    同第五點。

    第七點:中國文化中有祭獻上帝的隆重典禮。

    北京天壇,是歷代帝王祭獻上帝的禮堂。禮記說:「郭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帝王也稱天子,天子受命於天。查考中國舉行盛大典禮祭上帝的歷史,有文獻可根據的,最遲也不會遲過虞舜時代,距離現在約四千兩百多年。從四千多年前開始,歷代帝王都舉行隆重的祭天大禮。民間方面呢,每年正月初一,家家戶戶在露天的地方排列祭品,點燭、燒香、敬拜天公。計畫做事業的時候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司馬遷說:「人窮則呼天」、「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發生意外的事件,就說「冥冥中自有天意」。還有就是向天發誓,總之許多的事情,足以證明古時的中國人,一切都是依靠上帝的。

    老子也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以上三點都是一種強迫中獎的手段,「宗教」、「道德」、「祭儀」,在許多國度與文明中都存在,包括基督教一直用現代眼光去看待的「迦南民族」都有,這些都是「耶和華」神的手筆?

    這種跳躍思考的邏輯謬誤就是︰「因為下雨,所以我是雨神」

    第八點:中國文化中有修養成為聖賢的具體辦法。

    禮記:「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天命就是上帝出命,在人類的人性上賦給良心(明德),這種天命之性,假如能夠好好的發揮出來,就叫做道。道是需要用工夫修養的,修道的事情就成為教。道這種東西,是不可以一會兒離開的。這些話,分明就是教人家如何修養成為一個聖賢。禮記又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最大學問的道理,是在於發揚「明德」,明德就是上面所說的天命生,是、非、善、惡、明明白白的刻在人心上,所以叫做明德。第一個明字是動詞,就是昌明,表明,發揚出來的意思。「在親民」,親字古代和新字通用,新民就是說人要時時刻刻革新自己,把腐壞的除掉,保留清潔新鮮的心靈。在止於至善,這就是最後的目的,這些道理,正是修養成為聖賢的具體辦法。

    大學此言並未定義「性」是善是惡,也因此儒家有性善性惡兩派,這裡直接認為「性」是「良心」者,少看了荀子。

    修道之謂教,「教」是教育,教育是「修道」的方法,不管人性是善是惡,「教育」都是導向(或修正)使之善的方法。

    而這點也一樣犯了上面的錯誤,因為「成聖賢」這碼子事情不一定需要「宗教」這個元素,更不需要「耶和華神」。

    我們看看上面所列的中國文化中,具有宗教性的八大要點,似乎猜想到,上帝對中國人並沒有忘記付給足夠的宗教意識。

    倒是忘記給這些人搞清楚什麼叫做邏輯的腦袋。

    根據舊約聖經,以色列民族正式建立祭獻上帝的帳幕,大規模舉行典禮,應該是在摩西時代,第一位大祭司的亞倫。那個時代是等於中國商朝後期,距離現在三千兩百多年。可是,中國虞舜時代舉行祭天大禮,距離現在足有四千兩百多年,比以色列人還早一千年。我想:上帝是大公無私的,祂挑選以色列民族為特別的選民,是因為祂準備將來的救世主由這一個民族產生,所以對他們多一點接觸。可是,對於世界上的其他民族,還是一視同仁,把人類和上帝的關係,普遍的給予足夠的啟示,給以足夠的輔導。中國古代出很多聖賢,凡是讀過中國古代史的人,都知道有帝堯、帝舜、夏禹、商湯、周文王、周武王、周公旦、孔子、墨子、孟子這些人。他們都是很徹底的實行本文所講的各種教性的規條,道德內修養足以作為眾的模範。我想他們死後很可能(可能而已)都會如同詩經所講的「交王陟降,在帝左右」,在上帝的左右。假如說,他們不認識耶穌,恐怕有問題,可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也是不認識,並不妨礙他們成為聖人。我們華人有這一批偉大的祖先,應是自豪的。

    華人的祖先有崇高的宗教信仰,出了不少的聖賢,留下很多寶貴的文獻。他們崇拜上帝,希望達到易經所講的「天人合一」的景界。可是,很可惜,最大的遺憾,就是他們後代的子孫,很多人還不知道他們的祖先所崇拜的上帝,為了幫助人,為了救贖人類,已經親自來到世界上,就是耶穌基督。給我們很多重要的指示,傳授我們達到「天人合一」的方法。假如中國人(或說華人)肯利用祖先的經典,再加上基督教的聖經,一面繼承祖先崇拜上帝的傳統,一面參加上帝親自創立的教會(基督教會),那麼,中國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定必可以匯合成一股世界上最寶貴的文化了。

    香港「基督教週報」

    最後就是拿著聖經歷史虎爛一番。

    河殤與神州另一個用處在於創造「中國的上帝」,也就是一群矛盾傢伙在信「西方上帝」的同時希望中國本土也能有「上帝的啟示」而蓋出來的理論。

    和某些小孩子「有什麼希罕,我家也有」的想法是一樣的,在羨慕別人的同時拼命的往自家挖,看看有什麼能比得上別人的。

    這種悲哀的自我膨脹心理也就造就了這兩部臭名遠揚的傳教片與許多「自認為」中國有上帝啟示的文章與人物。


    淺談上帝信仰在古代中國的迷失

    這文章特點在於不少地方都扁了前兩篇文章的論點,自己人砍自己人,結論卻還是一樣,真不愧是「那個」上帝的子民。

    曲風

    殷商對上帝的崇拜是如此虔誠,卻仍然無法逃脫覆亡的命運。這使周人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儘管商朝時代人的神鬼世界是一個非常龐雜的系統,當今的許多學者越來越傾向於認定商代的宗教,屬於一神崇拜的範疇。對此,一位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就長駐北京,並專事商周文化研究的意大利人安東尼奧·阿馬薩里博士,在他的《中國古代社會》一書中曾有較為詳細的論述。誠如其所言,商人的上帝掌握著風雨、命運和生命,管理著星辰、白晝和夜晚,它是大地、河流和高山的絕對的主宰,是宇宙的中心,統治著四方、四風和四神,並對祖靈、戰爭、農事、生死有著絕對的權力。它能發號施令,降災賜福,懲罰罪惡,雖無人的外形,但具有人格化的特徵。它獨一無二、全能的神性特徵,與古希伯來人的上帝雅威(編註:近年來,有學者認為上帝"耶和華"的讀音,原為"雅威")有著驚人的一致性。這使我們有理由認為,商人的上帝與希伯來人的雅威其實就是同一位神。

    說是「一神崇拜」,結果這個神還統馭「四神、祖靈」...那來的一神?

    算數不行?(1+4=1.....= =666)

    希伯來人皈依上帝雅威的亞伯拉罕時代,據認為在紀元前2000年,也有人說是紀元前1800年,這與商人發現上帝的時間大致相當。商族於紀元前1700年滅夏建商,而我們如今得到的有限的關於其信仰的文字也正是從此開始。但他們與上帝關係的確立絕不會與建立王朝的時間相同,在此之前至少也應該有幾百年的歷史。我們於是知道,大致在四千年以前,上帝曾同時在亞洲大陸上的相距遙遠的兩個不同民族前顯現。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即上帝首先被上述兩個民族中的一個所認識,之后又被介紹給另外一個民族。安東尼奧·阿馬薩里博士就持如此觀點,並進一步推斷:遠在兩漢之前的夏商時代,貫穿亞洲大陸的陸上絲綢之路和連接東西的海上絲綢之路就業已存在了。但假設這個推斷是成立的,那麼為什麼絲綢之路沿途的其它地域尚未發現同時代的上帝崇拜的痕跡呢?

    之前文章說,尚書「」典就有「上帝」,從堯帝「伊祁放勳」(紀元前2300)到商湯「子天乙」...差了600多年~= =

    然而,無論如何,商人與希伯來人的上帝崇拜習俗具有諸多相似因素,則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比如二者都奉上帝為至高神,並將其作為一種自有永有的存在;二者也都有向上帝獻燔祭的傳統,且以牛羊等動物為犧牲。古希伯來人把他們的上帝稱為"SHADDAI(意為全能之神)",這一發音與今日廣東人"上帝"一詞的發音相似,而廣東方言正是漢語古音的保留。因此,中國人的"上帝"與希伯來人的"SHADDAI";原本就是在不同語言中的同一個詞匯。

    還是錯~包括廣東話與閩南話在內,其中保留的是「中古音」,也就是唐宋的音,至於唐宋以前的「上古音」,卻早已失傳(包括韻書都沒記,因為韻書是後來人的創作)。

    故說文解字中有不少形聲字的「音符」不管在什麼語中通通不對頭。

    例︰底下會說到的「船」,從「舟」,剩下的是音符「沿」,方言「九」音,但是無論用什麼語來讀,「沿」一樣不像「九」。

    此外,中國古籍《山海經》和《穆天子傳》中提到上帝是"和平樂園"或"野禽獰獵園"或"空中花園"的主人,所描述的環境與聖經中之伊甸園十分相似,而且,希伯來語中的"伊甸"一詞正是快樂、愉悅的意思,如果意譯過來就可以稱之為"樂園"。

    西南四百里,曰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山海經西山經)

    郭樸註︰「天帝都邑之在下者。」珂案:郭注天帝即黃帝,見海經新釋卷六「海內昆侖之虛」節注二。

    姬軒轅=耶和華,這笑話可就大了....

    而穆天子傳中「西王母」的神話又是哪來的?耶和華的老婆??

    廿多年前,一位叫Ethel. R. Nelson 的美國女病理學家在泰國居住期間,無意間讀到了一本小冊子--《創世記與漢字》(Genesis and the Chinese),上面提到了漢字字体結構本身所隱藏著的上帝創世傳說。此后,她對這個課題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她設法與該書作者--新加坡學者C. H.康教授建立了聯繫,接著竟又放棄了自己的專業,加入了康教授的研究工作。如今,她與C. H. 康教授合著的《創世記的發現》(The Discovery of Genesis)以及與Richard E. Broadberry博士合著的《孔子未解開的謎》(橄欖基金會)(Genesis and the MysteryConfucius Couldn't Solve)因進一步拓寬了聖經考古學的研究空間,而引起了海外學術界的關注。

    在上述兩書中,她舉出了幾百個漢字為例,以詳細而嚴謹的論述,闡明了每一個漢字字体中所隱含著的古老傳說。比如"造"字,由土、口、走三部分組成,甲骨文中常以"口"代人,"造"字即為用土做出的能夠行走的人。又如"鬼"字,是由田、ㄙ、人三部分構成,田被考証為上帝的伊甸園,ㄙ為神秘之意,則"鬼"字意即伊甸園中那個神秘的人,即那個誘使夏娃偷吃禁果的魔鬼。又如"婪"字,由林和女構成,林指樹木,意思是女人上了那棵樹,這便是對夏娃偷摘善惡樹禁果的直接描述。再如,"福"字是神把一個人放在伊甸園中,左偏旁的"示"在甲骨文中代表神,如上文所述,口指人,田指伊甸園。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幾乎《創世記》中的所有傳說故事都可以在漢字中找到。如果說希伯來人是利用文字通常意義上的符號功能忠實地記錄了上帝創世傳說,那麼,中國人的祖先則是把創世傳說隱含在每一個具体的象形文字之中,並為世人留下了一個千古之謎。

    最大的虎爛物出現了。

    這種方法有兩大錯誤,第一是完全不理會「六書」這個造字規則,六書最早見於周禮,但只是簡單的一個名詞,漢書藝文志抄用劉向父子的說法︰「古者八歲入小學,故周官保氏掌養國子,教之六書,謂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造字之本也。」

    第二個錯誤足以把整個理論直接幹掉,就是「楷書」,楷書的出現時間很晚,要到漢朝之後才有(一說於秦朝),但春秋以前的文字明顯的不是楷書(與隸書),不然不會有「古文經」的產生(如果今古一致還分什麼今文古文)

    結果這裡使用的文字結構卻大多是楷書,要知道當時隸書為了美觀省事,很多都簡化到不符合六書規則(不然有些字光寫就可以讓短命的人斷氣),謂之「隸變」,現在居然用經過處理的「楷書」來附會聖經神話...這就是這理論最大的破綻。

    比如說婪,甲骨文中底下的「女」是個像是箱子的東西,上面的「林」是兩隻手,跟「女」(就是個長乳房的女人)、「林」(兩棵樹)完全無關。

    而以形聲來說,與「福」共有音符(畐)的還有「幅」、「輻」、「蝠」等,這些又是什麼意思?

    若「福」是神把一個人放在伊甸園中,那接下來幾個字就是「巾把一個人放在伊甸園中」、「車把一個人放在伊甸園中」、「虫把一個人放在伊甸園中」....

    又如「船」,若船是「八口之舟」,那麼「沿」是「八口之水」,鉛是八口之金.....

    造是用土作出能走的人,告就成了用土作出的人,浩是用土作出會游泳的人,鋯是用土作出會冶金的人,誥是用土作出會講話的人,皓是用土作出白人,祰是用土作出是神的人.....O_O|||

    什麼怪神話通通出爐。

    也許自夏娃偷吃禁果的一剎那起,人神關係便呈現出一種斷裂狀態。商人祭神儀式的盛大與熱烈是人類歷史上其它民族所無法相比的。那忘卻羞恥的裸舞,那在酣暢的酒醉中與神的溝通,那在濃煙烈火中漸化為灰燼的的牛羊,那血祭的輝煌與慘烈,那依次擺放的沉重恢宏的青銅彝器,這一切都似乎表明了商人欲修復人神關係的迫切願望。然而,上帝仍然是上帝,人還是人,神人兩相隔絕的局面並未因此改變。更有甚之,上帝不僅連永久統治天下的特權都沒有給予商人,而且在商亡后僅僅幾百年的時間裡就迅速地退出了中國人的信仰世界,以至於多年以后當上帝信仰隨西方傳教士回到中國的時候,中國人竟把上帝當成了純粹西方人的神祉。

    發生於商周時代的信仰巨變是極其突然也是令人費解的。清代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曾敏銳地指出:"中國政治與文化之變革,莫劇於殷周之際。"令人無法忽略的是,希伯來民族的人神關係是直接的,人可以直接向神禱告,並且可以親耳聆聽上帝的話語。而在殷商時代的中國人那兒,人神關係卻是間接的。

    商人的神祇世界是一個極為龐雜的系統,商人所信的上帝不僅主宰著天地自然、人間禍福,還統轄著一個由祖先諸神和自然界諸神以及使者組成的帝廷。商王若對上帝有所祈求,從不直接祭祀於上帝,而往往以帝廷為祭祀的媒介。他要向自己的先祖祈禱,先祖"賓"於上帝,再轉達人王之所求。(在卜辭中,先祖或其它自然神謁見上帝稱為"賓"。)

    在商人的觀念裡,去世的祖先將直接到達神界,與神處於同一界域之中,人間、神界雖兩相隔離,但人憑其與祖先的血緣連接,再通過一定的巫覡儀式,就可以實現與至上神的交通。這就好比我們今天的人有求於某長官領導,因礙於情面、底氣不足等原因就委托一位既與自己熟悉同時又與這位長官關係密切的人幫助疏通。商人在人神關係上的這種處事方式,為以后泛濫於中國社會生活中的世俗關係學,播下了一顆功利的種子。

    在已經發現了宇宙至高神的前提之下,商人卻仍然保留了原始意義上的祖宗魂靈崇拜和自然諸神崇拜,這的確令人大惑不解。顯然,殷商時代的中國先祖遠遠缺乏一種對人類自身的信心,他們沒有足夠的勇氣與至上神直接交談。

    那麼,當時的中國人仍深陷於原罪意識之中而不能自拔,就不是不可能的。是什麼使他們不敢越雷池一步直接"賓"於上帝?是什麼使他們傾其所有甚至犧牲人類自身的生命近乎瘋狂地來朝拜上帝?是什麼使他們不厭其煩地去討好那些原始的鬼魂神靈,借助於他們在上帝面前所進的吉言為人類討回一點平安?

    答案只有一個:是原罪,只能是原罪。

    還有另一個答案︰因為都是蒿小的。

    與之前文章不同的是,這個人提出了許多「不同」之處,結果圈圈繞一繞之後還是在說「中國有耶和華上帝」。

    這就好像我提出耶和華與梵天的諸多相異之處後,突然爆一句︰「由此可見,以色列人對於梵天信仰的錯誤...」

    邏輯的謬誤在於︰「因為我和你不同,所以我是你。」

    正如今日學者所指出的那樣,商周文獻中竟無法找到任何有關宇宙起源神話的蹤影。那是因為我們深浸於原罪意識中的先祖恥於談及此事,所以只把那些創世故事隱藏在每個具体的象形文字之中。因而,他們只能用瘋狂的裸舞來表達他們對夏娃偷食禁果之前的那個不以裸露為恥的童真時期的嚮往和懷念,只能用大量的玉液瓊漿來取悅於神,同時也讓自己在迷醉中渲瀉內心的懺悔與痛楚。

    青銅器皿上不止一次地出現了猛獸食人的形象,不能不看出人對自身的憎恨。遍布於青銅禮器上的饕餮、龍夔等紋飾,深刻地表達了先祖那種被神拋棄的痛苦和靈魂中的動蕩與不安。那個在史書中被萬世唾罵其實一直在為商族的命運憂心如焚的紂王,在兵敗后登上鹿台,衣其寶玉衣,從容赴火而死。玉是商人祭帝的最精美的禮品,而人牲又是他們給予上帝的至尊奉獻,玉器環身以焚幾乎就是人對上帝的最崇高的禮祭。紂王把自己當成了整個商朝歷史上的最后一次人祭的犧牲,這是怎樣的疼痛與隱忍!

    自焚=獻祭...= =66

    看來台灣人近年來似乎越來越「虔誠」了,連電視連續劇都這麼說︰「哪是我不爽,送你一桶汽油和一隻番仔火...」

    沒事就在獻生人活祭,還不算虔誠嗎?~~~= =

    人對人類自身的信心只能來源於上帝。希伯來人在穿越兩千年的等待中終於迎來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基督,並在他的偉大救贖中恢復了人的自信。而在基督降臨一千年前的東方,信心的喪失和對人類命運的強烈失望使人走向了事物發展的另一極。中國先祖很快由極端的缺乏自信走向了極端的自高自大,由被神拋棄走上了主動拋棄神的路途。

    這也許是一種通常意義上的文化早熟,但絕不是神所期望的早熟。這種早熟為儒家文化--一種虛假意義上的人文主義--在中國的興起做好了心理上的準備。

    又甩了上面文章一巴掌。

    上帝給予中國人的苦難意識並不比給予希伯來人的要少。因而,在無法逃脫的苦難体驗方面,中國人的商代祖先與古希伯來人都遇到了一個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對上帝公義屬性的疑慮和困惑。《舊約約伯記》集中体現了希伯來人所面對的這種業果報應法則的無效性問題。惡人為什麼長壽多福,善人為什麼屢遭磨難?約伯為人正直,敬畏上帝,從不做犯惡之事,卻在一天之內連遭無妄之災,家破人亡。然而,希伯來人也正是從約伯的故事中得到了上帝的啟示。信仰中的上帝絕不僅僅是懲惡賞善的簡單運作者,苦難也是上帝予以人的恩賜,只有在苦難之中才會有神與人的同在,也只有苦難才會讓人對上帝由倫理的理解轉向悲劇的理解。

    而中國人青銅時代的祖先卻越來越忍受不了這樣的事實,就是對上帝一味的虔誠得到的仍然是災禍和痛苦。與希伯來人不同的是,由於信心的弱小以及對人類罪惡的過分沉湎,同時也由於在人神交通上對媒介神祉的依賴,中國人未能與神建立起直接的對話關係,因而也就永遠不能像希伯來人那樣見到在旋風中顯現的上帝。這樣,中國人便無法從業果報應觀中走出,甚至對神由不信任走向公然的抗爭。《史記》載殷王武乙曾作一偶人,稱之為天神,與之搏鬥。

    又曾作革囊盛血,仰而射之,稱之為射天。這段史實本身已經透露出了強烈的功利色彩。另外,商代人的罪惡意識帶有濃厚的集体歸罪特徵,而《約伯記》的故事体現了希伯來人最終完成了群体信仰向個体信仰的轉變,也使神人關係更趨直接性與個別性。無辜受罪使約伯生發了與上帝直接對話的企盼,反映了希伯來人欲求上帝對個人的無限遠隔轉變為對個人的在場。而在商代中國人那兒,不僅人是一個群体,就連神也是一個群体,因而,在這種情形下,個体信仰在中國的最終確立就不可能了。這樣,擺在中國人面前的也只剩下了一條路可走,即現實的功利的道路。

    商亡周立。在西周,"天"的觀念被正式確立。周人奉殷人的上帝為至上神,並且還把在商代"無定所"的上帝給放到了"天"上。儘管周代的統治階層仍沿用舊習向上帝獻祭,但承繼商人的信仰習俗只是對民眾有所交待,而他們的骨子裡已不再信仰上帝了。在他們看來,殷商對上帝的崇拜是如此虔誠,卻仍然無法逃脫覆亡的命運。這使周人做出了這樣的選擇:於行政上利用神權進行統治,在觀念上則輕天重人,強調人在世界上的主宰力量。由於周人將上帝與殷商子姓的關係切斷,神的世界與祖先的世界從此成為兩個世界,周人的祖先不再像商人祖先那樣僅僅充當次神的角色,而代替上帝成為人間的真正主宰。這就意味著連接人與神的唯一的最后的紐帶也已不復存在了,中國文化於是毅然決然地告別了神話時代,開始了他們的歷史化和倫理化進程。及至西周末期以降,天道愈衰,人道愈盛。中國人從來如此地自信和樂觀,人定勝天的說法也在此后出現。至遲在春秋戰國時期,作為宇宙主宰的上帝已被人們徹底遺失了。而仍被人們津津樂道的"天"顯然已成為有關神的一個抽象的概念。

    對中國人來說,天是如此的遙遠,是如此的無法企及。僅僅幾百年間,從上帝到天,中國人心目中的上帝已悄然完成了由人格神向非人格神--"天"的轉換。

    最後的結果就是中國「宗教」與「神」的腳下死的人比「虔誠」的西方少;中古以前的科技文化經濟通通遠勝西方。

    直到西方文藝復興,學著「放棄神」轉向關心人類世界,西方的文化才真真正正的「飆升」。

    讓人懷疑這個「上帝」到底是來搞愚民政策還是來作暑假作業的~= =6

    事實證明︰放棄更好~

    神話中,中國人對「天」有兩種極端的意志,一種是順服~順應天命,另一種卻是抗天,在天地不仁之時,往往有人起而抗天。

    后羿射日(射日神話原住民也有)、女媧補天、夸父追日、精衛填海,以人類力量抗衡天命。

    兩者的差別在哪裡?為什麼有些順應有些卻反抗?

    因為「道德」。

    古代皇帝認為天災是上天對他施政不佳的懲罰,雷電會劈死為惡多端的人,這些「惡」在道德中無法符合善良,而此時「天罰」可也,該當求諸己而非求天。

    若天地不仁,縱使是十日焚地、天崩地碎的災劫,人類也該起而抗之,因為「過」不在人而在天。

    無論是天還是人,都得經由「道德」檢視。這點和亞伯拉罕教系中無論耶和華作什麼反正就是正確的想法大大的不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