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進化乃事實 @ 聯合踹人天地鏡站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Re:[W88.com],By W88.com 於2015-01-06
    Re:[W88],By W88 於2015-01-06
    Re:[透明性感睡衣],By 透明性感睡衣 於2014-12-18
    Re:[玩具清洗液],By 玩具清洗液 於2014-12-18
    Re:[夜光套],By 夜光套 於2014-12-17
    Re:[安全套],By 安全套 於2014-12-17
    Re:[情趣用品],By 情趣用品 於2014-12-17
    Re:[小游戏工具],By 小游戏工具 於2014-12-17
    Re:[性感情趣内衣],By 性感情趣内衣 於2014-12-17
    Re:[suncity game,suncity...],By suncity game,suncity game下载,申博138娱乐网,申博太阳城 於2014-12-08
  • 流量統計
  • eXTReMe Tracker
  • 2005022021386.進化乃事實
    「演化」乃事實,和「演化論」是事實又是兩回事。

    詹大律師真擅長亂湊名詞。

    在達爾文之前的科學界,對於「演化」(物種會改變)已經有所認同,達爾文演化論只是這許多演化理論中的一個(也是最「強」的一個)。

    古爾德對此有相關論述:

    http://www.stephenjaygould.org/ctrl/gould_fact-and-theory.html

    或者是:http://www.talkorigins.org/faqs/evolution-fact.html

    達爾文主義者認為進化論不只是一種學說,而是事實。因為只有進化論可以解釋,為何所有不同生物之間,有一種貫聯的關係,而這關係在達爾文主義者的心目中,已經與造成這現象的原因混淆。他們認為這現象的成因是從後代變異而來(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故此,他們以為生物之間的關係,就是進化的關係(由進化引起)。

    所有科學理論都是敘述自然,當然也同時代表科學家認為這個「自然現象」是依循這個「理論」進行的。

    詹腓力似乎又在賣弄他外行人的本事~呵呵

    生物分類學跟宗教、政治一樣,那是充滿爭辯的題目。當然這門學問也有一些公認的規則。生物學家將動物分類歸入界、門、綱、目、科等不同的範圍。比較表面化的分類,可能將鯨魚、企鵝、和鯊魚都納入水生動物類,而鳥類、蝙蝠和蜜蜂則屬飛翔動物類。但是,鳥、蝙蝠、和蜜蜂身體的基本構造畢竟不同,生殖系統各異。甚至,翅膀除了同樣會飛之外,也互不相同。因此,所有的分類學家都同意,蝙蝠和鯨魚應該與馬和猴子同歸哺乳動物(雖然在結構、適應的機制方面也有相當差別)。而蜜蜂身體的基本結構與所有的脊椎動物都完全不同,理當歸入另一大類的動物(昆蟲)之中。

    分類學當然也有分類的「規矩」存在。

    達爾文前後的生物學家都意識到,分類學不是隨便將動物塞進一些人為的小組之中就算,而是希望發現生物之間真正的相互關係。達爾文之前,一些分類學家表明這種想法,說:鯨魚表面上像魚類,蝙蝠象鳥類。但本質上它們都是哺乳動物,也就是說,它們最重要的基本特性(essence)屬於哺乳動物的“模式”(type)。同理,無論會飛的、會游泳和在地上跑的鳥,本質上部屬於鳥類。這個原理無論在分類學的大小組群中部一樣適用:聖伯納狗(St. Bernards)及北京狗在表面上看來差別很大,但本質上都是狗。小麻雀跟大象基本上都是脊推動物。

    本質主義(Essentialism)並沒有嘗試解釋自然界關係的來源,只用柏拉圖哲學(Platonic Philosophy)的語言描述一些形式上的差異。本質論者其實已經有化石的知識,所以他們知道過去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生物。但是進化這種概念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因為必須有很多很多的中間型化石才能令人置信。也就是說,從一種“典型模式”標本到另一典型之間要有很多正在轉變中的生物──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本質主義者認為,不同類型的動物之間有相似的地方,不是因為有相同的祖先,而是因為它們有同一個藍圖叫作“原始型”(Archetype)。不過這些原始型只能在形而上的領域才能存在──例如上帝的腦中。

    本質主義是「亞里斯多德」提出的。

    本質主義認定「種」是不會改變且恆定的(林奈就是這種想法~),但是生物學的研究卻讓科學家發現有些「種內」差異居然比「種間」差異大,於是本質主義漸漸被棄置。

    取而代之的叫做「population thinking」(群體觀念?),由Mayr於1988年提出。(右圖是下面這個網頁圖的中文化+解說)

    http://www.talkorigins.org/faqs/evolphil/species.html

    達爾文為生物界本質的特徵提供了一種純自然性的解釋。雖然有人對其學說中主要的部份還有相當的懷疑,過爾文主義在邏輯上驚人的吸引力征服了科學界。他推說:如今自然界各類不同的生物,都是由古代(早就滅種了)同一個祖先而來。比較接近的動物,如爬蟲,鳥類,哺乳動物,共同祖先的年代較近;而所有脊椎動物共有祖先年代則較遠。一切動物的共同祖先就更古遠了。達爾文繼續推論,在祖先與後代之間,必須有一大串處在轉變期中的中間型,不過它們當然也不復存在了。達爾文自己說:

    我們甚至可以如此(用滅種)來解釋為何生物類與類之間的分野如此大──例如,鳥類與其它脊椎動物之間差別之大──只要相信古代生物全部消失了,連最初的鳥類與其它脊椎動物相連的祖先都完全消失了,就可以解釋一切問題。

    達爾文物種原始第十四章:

    絕滅,正如我們在第四章裏看到的,在規定和擴大每一綱裏的若干群之間的距離有著重要的作用。這樣,我們便可依據下述信念來解釋整個綱彼此界限分明的原因,例如鳥類與一切其他脊椎動物的界限。這信念就是,許多古代生物類型已完全消滅,而這些類型的遠祖曾把鳥類的早期祖先與當時較不分化的其他脊椎動物連結在一起,可是曾把魚類和兩棲類一度連結起來的生物類型的絕滅就少得多。在某些整個綱裏,絕滅得更少,例如甲殼類,因為在這裏,最奇異不同的類型仍然可以由一條長的而只是部分斷落的親緣關係的連鎖連結在一起。絕滅只能使群的界限分明:它絕不能製造群;因為,如果曾經在這個地球上生活過的每一類型都突然重新出現,雖然不可能給每一群以明顯的界限,以示區別,但一個自然的分類,或者至少一個自然的排列,還是可能的,我們參閱圖解,就可理解這一點....

    詹大律師(或者更可能是~錢混),你確定你的翻譯翻對了嗎~~= =6

    這個學說用“後代變異而來”的觀點去瞭解自然界的關連,使哲學上持唯物主義者能夠接受,並且解釋為何不同的生物都屬於一個自然的系統,而非人工的分類。在達爾文主義者的想像中,所有生物同屬一大家族。同一祖先再加上自然選擇論,就可以解鐸為何有些相同特徵與分類學(Homologies 同源現象)有關而另外似乎相同但與分類學無關(analogies 同功器官)。前者是相同祖先遺留下來的殘餘器官;後者卻是因自然選擇使不同生物進化中得到表面上相似的結構。這些結構在適應環境上有利,可用於游泳或飛翔等功能。達爾文的歷史名言:

    所有……在分類上的困難都可解釋……只要相信整個大自然的系統是建在遺傳變異的基礎上。那麼,自然學家在兩種或多種生物之間,發現真正表明相互關係的特徵,是從同一祖先遺傳下來,所以正確的分類也就是家族血統的沿革了。自然學家無意中發現的星體之間隱藏的關係是從遺傳來的,並不是什麼不可知的創造計劃,也非宣告什麼普通的議案,也不是隨便照生物的異同排列組合而已。

    找不到上面這東西~比較可能的是物種原始(第六版)第十四章最後面:

    在這一章裏我曾企圖示明:在一切時期裏,一切生物在群之下還分成群的這樣排列,——一切現存生物和絕滅生物被複雜的、放射狀的、曲折的親緣線連結起來而成為少數大綱的這種關係的性質,——博物學者在分類中所遵循的法則和遇到的困難,——那些性狀,不管它們具有高度重要性或最少重要性,或像殘迹器官那樣毫無重要性,如果是穩定的、普遍的,對於它們所給予的評價,——同功的即適應的性狀和具有真實親緣關係的性狀之間在價值上的廣泛對立;以及其他這類法則;——如果我們承認近似類型有共同的祖先,並且它們通過變異和自然選擇而發生變化因而引起絕滅以及性狀的分歧,那麼,上述一切就是自然的了。在考慮這種分類觀點時,應該記住血統這個因素曾被普遍地用來把同一物種的性別、齡期、二型類型以及公認變種分類在一起,不管它們在構造上彼此有多大不同。如果把血統這因素——這是生物相似的一個確知原因,——擴大使用,我們將會理解什麼叫做“自然系統”:它是力圖按譜系進行排列,用變種、物種、屬、科、目和綱等術語來表示所獲得的差異諸級。

    不管是不是這個,「自然學家無意中發現的星體之間隱藏的關係是從遺傳來的,並不是什麼不可知的創造計劃,也非宣告什麼普通的議案,也不是隨便照生物的異同排列組合而已」這句話很明顯的是唬爛。

    不知道是作者寫錯還是錢老大翻譯翻錯~= =

    「星體之間隱藏的關係是從遺傳來的」,大太陽生小太陽?........= =666

    達爾文在結束他那一章論文之前說,即使缺乏任何其它的論點支持──(分類學上的論據如此堅決),單憑這一點他也會相信他的學說。達爾文對這學說信心之大,難怪當他面臨化石提出的極大難題時,也不會灰心。他的邏輯推論使他相信,遺傳變異絕對是“分類學上困難”的唯一解釋,無論其在證據上有多少漏洞也不必理會了。同樣的邏輯鼓舞著現今的達爾文主義者,當批判者告訴他們學說中有哪些問題值得疑問時,他們也同樣可以不屑一顧。他們說:「無論你對細節有任何批評,生物學若無進化論的光照,一切都毫無意義了。」

    物種原始第六版第十四章最後: 

    最後,這一章中已經討論過的若干類事實,依我看來,是這樣清楚地示明瞭,棲息在這個世界上的無數的物種、屬和科,在它們各自的綱或群的範圍之內,都是從共同祖先傳下來的,並且都在生物由來的進程中發生了變異,這樣,即使沒有其他事實或論證的支援,我也會毫不躊躇地採取這個觀點。

    至於達爾文在第十四章講什麼「事實」請自己去看~~(大律師又在栽贓「沒有證據」?分類學沒有?又在作夢??)

    http://www.med8th.com/readingroom/wzqy/d14z.htm

    至於這句「除非是放在進化論的亮光下,不然生物學就失去了一個整體性的意義。」,基督教的自己說是「基督徒生物學家」(還「知名」唷)Theodosius Dobzhansky講的~

    至於他說什麼,自己看看吧~

    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

    毫無疑問,達爾文的學說有一定的說服力,但我們怎樣可以知道這學說是真確的呢?如果我們簡單定義“進化論是分類學的基本成因”;那麼,進化是事實,正如分類為事實一樣。這樣的說法又成了一種重複的贅述,沒有任何解釋事物的價值。從這個角度看來,這學說主要的支柱只是修辭學上意會的一個詞:“關係”而已。達爾文主義者假設蝙蝠與鯨魚之間的關係,有如人類大家族之中堂表兄弟的關係。或許真有其事,但這項提案本身並無明證。

    「進化論是分類學的基本成因」?作夢不要作到現實世界來~~= =

    分類學之祖是林奈(Linnaeus),生於1707,卒於1778;演化論創始人達爾文(Charles Darwin)生於1809,卒於1882。

    林奈開始搞分類學的時候達爾文還在天上飛勒~~= =6

    定義亂搞一通當然會出現胡說八道的結論。

    分類學「證明」演化,而分類學哪來的?當然是對「既有生物」的分類整理來的。這點和「分子生物」證明演化是一樣的。

    分類學、分子生物學、演化論這些理論通通是建立在「生物」這個「現實存在」上的學門,彼此當然可以互相「證明」。

    生物從變異而來,其實應該比重複的贅述、或文字的巧辯更實在,可以作為一個假設,接受科學的考驗。如果共同祖先和連串的中間型在歷史上一度存在,只要研究化石就可以,至少在某些品種中,找到明證。如果一個祖先可以藉著自然方法變成鯊魚、青蛙、蛇,企鵝和猴子,實驗科學應該可以找出改變的機制何在。

    這裡詹腓力「有限度的」承認「生物會改變」,不過立刻轉個彎,將「生物會改變」和「改變的機制」綁在一起,藉由否定(或裝沒看見)「改變機制」順便幹掉「生物會改變」這個已經是「眼見為憑」的現實。

    在科學領域中,靠一張嘴來否決「現象」是最要不得的「反科學」精神。

    如果實驗科學不能建立機制,而化石中又找不到共同祖先和中間連接環,那麼達爾文主義當然要失去實驗學說的地位,但達爾文主義者盡力攔阻人考慮這種可能性,他們求救於達爾文獨有的進化“學說”與“進化為事實”兩者的分別作雄辯。他們說,基於化石不足,又缺乏機制的反對理由,所以應該偏向達爾文的學說。進化本身(生物之間關係的合理解釋)仍然是事實,意味著從生物之間的關係推理出不可逃避的結論就是事實。古爾德一篇很有影響力的文章,“進化乃事實或理論”中引用萬有引力來解釋事實與理論之別:

    實驗科學不能建立機制?看來牛頓萬有引力定律不是科學~呵呵(而且還測不到兩星體間的萬有引力唷)

    至於化石找不到共同祖先,到底是「生物最早起源」還是「兩生物共同祖先」?

    若是前者,那種比藍綠藻小的東西有多少可能變成「化石」(不管是DNA、RNA、蛋白質還是磷脂小球都很脆弱)?何況這也不關演化論的事。

    若是後者,那就多了~~= =

    至於中間化石~一千多種叫做「找不到」?

    再來說到「事實」與「理論」的差別:

    http://www.stephenjaygould.org/ctrl/gould_fact-and-theory.html

    (該翻譯成「演化論乃事實『和』理論」吧,這據說不是錢錕的問題~)

    不管~看下文~~

    Well, evolution is a theory. It is also a fact. And facts and theories are different things, not rungs in a hierarchy of increasing certainty. Facts are the world's data. Theories are structures of ideas that explain and interpret facts. Facts do not go away when scientists debate rival theories to explain them. Einstein's theory of gravitation replaced Newton's, but apples did not suspend themselves in mid-air, pending the outcome. And humans evolved from apelike ancestors whether they did so by Darwin's proposed mechanism or by some other, yet to be discovered.

    Yenchin譯:

    演化是理論。它也是事實。而事實及理論是不同的,不是確定性階層的不同階。事實是世界提供的資料。理論是用來說明及解釋事實的觀念結構。事實不會在科學家於辯論互相衝突的理論時跑掉。愛因斯坦的引力理論取代了牛頓的,但蘋果不會因此掛在半空中。而人類不管依達爾文提出的或其他尚未被發現的機制,都是從猴樣的祖先演化來的。」

    事實乃世上的資料。理論是意念的結構,用來解釋事實。無論科學家怎樣根據不同學說爭辯應當如何作正確解釋時,事實仍不改變。愛因斯坦的萬有引力論代替了牛頓的學說。爭辯期間,蘋果並未因此懸在半空,期待給論。同樣,人類從似猿的祖先進化而來也是事實。無論是照達爾文提議的機制,或其它尚未明確的途徑,人類的進化仍是事實。

    「事實」~是無可否認的現實。就算你否認事實,事實依舊存在。

    理論,是解釋上述事實的「人造之物」。

    古爾德講得夠明白了,至於底下大律師想抹黑成什麼樣呢?

    這樣的比對簡直是偽造。我們直接觀察蘋果落地,但我們看不到人類與猿類有同一位祖先。可以觀察的事實是人與猿在身體和生化方面彼比相似的程度,要比與兔子、蛇或樹木為高。似猿的共同祖先只是一個學說中的假設,希望用來解釋動物之間有不同相似的程度而已。這項學說,特別是對站在唯物立場的人來說,或有可能接受。但事實上很可能有錯謬。自然生物之間的關係可能需要更神秘的解釋。

    這位大律師大概沒有祖先(尤其是4代以前的),因為他從來沒見過有這個祖先,更加沒有上帝,因為從來沒見過上帝。

    (基督教的常常以「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來否定別人對耶和華的「眼見為憑」質疑,結果現在反而用上眼見為憑來搞笑~說實話這叫做「找死」。)

    看不到的東西,可以用其他方法來「看」,分子生物學的研究成就了演化論的「預言」。(其實不只這個~化石的序列性也是)

    當「假設」已經成為有證據的「學說」時,還在假設來假設去,確實有需要去找小叮噹。

    我們詹大律師此時又想偷渡思想,「自然生物之間的關係可能需要更神秘的解釋」,有什麼「可能」來「需要」這個神秘的解釋?

    啥都沒講~也沒任何證據,只說「可能需要」。(虧他前面還在說別人證據不足,一轉身立刻斃了自己~奇葩)

    又是「只動嘴巴」的優(?)良示範。

    因為古爾德在事實與學說之間的界線劃分錯誤,使他的對比毫無意義。他承認的學說,只是自然選擇這學說,但"事實」卻是進化可能由偶然機製造成,並不需要選擇的影響。古爾德解釋其中分別:

    只有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才會說「無意義」~呵呵

    「演化可能由偶然機製造成,並不需要選擇的影響」?不知道又是哪位天兵的理論~

    天擇已經是「可見」的事實,這之前也講過了。

    我們看看底下古爾德怎麼說~

    雖然沒有生物學家懷疑自然選擇的重要性,但是現在卻有很多人質疑它的遍在性(ubiquity)。特別當很多進化論者指出,有相當數量的遺傳變化並不受自然選擇的影響;相反地,可以隨著機遇,分佈到整個群體中。

    也就是說,「天擇」並非針對「所有變異」進行選擇。(這是木村資生的中性理論,後面會談到)

    簡單的想想看,天擇的選擇模式應該是「保留適應」、「去除不適應」。前面也說過突變是「隨機」的,當然會出現各種情況,包括「中性」在內。

    也就是這個性狀既不讓生物變得比較適應,也不令生物變得比較不適應;又或者天擇「暫時」不對它產生作用。

    這種變異的存與滅就只剩下一個要素~「運氣」。

    但另一方面,正如古爾德承認,達爾文本人始終堅持,自然選擇只不過是很多機制之一,並且他常因為被誤指以自然選擇為唯一機制而訴苦。這樣看來,古爾德所描繪的"事實」,也不過是達爾文“學說”的正確解釋而已。也就是說,進化論認為生物是由同一祖先遺傳變異而來,以偶然突變作為動力,加上自然選擇提供引導方向,就可以產生適應環境所需要的複雜器官如眼睛和翅膀。

    又開始眼睛翅膀....= =

    【註一:讀者不要被少數大膽的古生物學家如古爾德和斯坦利的猜測所誤。他們以大突變的遐想代替達爾文的漸進論,事實上,除達爾文之外,沒有任何真正可以取代的學說在望。自從赫胥黎(Thomas H. Huxley)的時代至今,不少古生物學家承認,化石的記錄與正宗的達爾文學說不符。為了減輕所遇到的困難,他們曾用較易接受的方法提倡一種大突變式的學說代替達爾文主義。

    事實上,詹大律師不把古爾德踢出演化論怎麼可能有辦法說「沒有任何真正可以取代的學說」?

    至於要怎樣踢出去?當然是拿「跳一公里的神跡」抹黑「跳一公尺的正常」。

    反正古爾德(與其他學者)講什麼一般民眾根本不會去查,也難怪這本書的「面向」是一般群眾,如果讓一些比較有學術能力的人看,大概沒看兩章就拿去當柴火了吧~

    化石的難題,其實還不是最主要的關鍵。無論進化是事實或學說,若不能解釋生物複雜結構的來源,都沒有什麼價值。至今尚未有任何自然的學說可以代替微進化及自然選擇,所以連古爾德討論化石以外的問題,還要依賴正統的達爾文進化論來解釋複雜器官如眼及翅膀的進化。】

    古爾德理論可以~事實上所有「自然選擇說」的外掛機制理論都可以。

    這裡又可見到詹大律師耍他的外行,種內演化的「微演化」並非「漸變」,「微演化」中一樣有漸變與躍變的程度差別,只是這個「演化」沒有突破「種」的界線,所以還是「微」演化。

    至於天擇理論,確實沒有什麼理論可以「取代」(外掛畢竟是外掛),不是因為它是宗教信仰,而是因為它是「可見的事實」。

    由此可見,自然選擇的創造力必須極力維護,因為進化這“事實”必須包括創造生物界的奇跡。將進化學說改裝為事實,唯一的目的是要保護進化論不被揭破推翻。

    「學說」(演化論)不是「事實」,到現在這位律師還搞不清楚狀況~枉費他學的是法律~~= =

    而「演化」這個「事實」,不需要「包括創造生物界的奇跡」。(哪來的狗屁結論?)

    古爾德那群人的躍變論是「奇蹟」?就算是再怎麼天兵的創造論「科學家」也不敢講這個鳥話。

    蘋果向下跌而非向上,不需任何人去證明,但古爾德卻提出三項證據,證明“進化之事實”。首先是微進化:

    第一,我們有很多直接從實驗室和野外進行的觀察,得到的結果證明進化仍不斷在進行中。這些證據包括無數的實驗顯示果蠅在人工選擇壓力下產生各種不同的改變;還有英國著名的飛蛾,當工業黑煙使它們棲息的樹幹變黑時,也跟著變色。(蛾與背景顏色配合可以逃避捕食它們鳥兒銳利的眼光。)創造論者並不否認這些觀察。他們怎能否認呢?創造論者現在已經檢點行為:他們現在辯稱神只創造了“基本的種類”(basic kinds),並且容許在一定範圍之內作有限的進化。所以小獅子狗和大丹狗都是從狗類來的,而且蛾可以變色,但大自然不能將狗變成貓,或將猴子變成人。

    蛾的例子是「天擇」存在的鐵証。見此

    突變的話,看實驗室培養皿就有了~~

    附帶一提的是,這「突變」包含了「廣演化」。所以底下這個可以說是過期了。

    古爾德說得對:所有人,包括創造論者,都同意有微進化,連科學創造論者也同意,不是因為他們“檢點了行為”,而是因為他們的教義本來一直就相信神創造了“基本種”或“模式”,然後讓這些種分化。創造論者最著名的微進化的例子,就是亞當和夏娃的後代。他們從同一對祖先分化成為現今人類的各種各族。

    諾亞的子孫吧~~= =

    其實,爭論的真正要點不在有無微進化這回事,而在微進化能否對創造鳥類、昆蟲、和樹木的過程有重要的說明。連古爾德自己也說過,即使要走上大突變的第一步(物種形成)也必須累積遠超過微小突變更複雜的改變。但是他不但沒有解釋飛蛾的變化對真正的進化有什麼意義,反而改變了目標,向創造論者發動攻勢。

    因為不需要解釋「有什麼意義」。

    那個例子證明了天擇的存在,同時說明了「突變」所產生的性狀能被天擇「挑選」。用在其他部分上,對這些「變異」的「天擇」就是產生「種間變異」的動力。

    飛蛾的變化,原本是「無意義的」,但是加上環境之後,就有適應與不適應的分別。

    【注二:以打擊創造論者來代替證據,現已成為達爾文主義者常用的辯論武器,例如伊薩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884 頁的《科學新嚮導》(New Guide to Science)中有半頁述說達爾文主義的證據。他引用飛蛾為例,認為已經足夠證明整個學說。但在此段之前有三頁的篇幅用來打擊創造論者。如此缺乏專業人士當有的道德標準實在驚人。但該書的其餘部份卻屬相當可敬的科學著作。】

    那麼這本書花了「整本」的篇幅在唬爛又要安什麼罪名?........= =

    缺乏「人類」當有的道德標準?

    來看看Asimov說啥:

    「創造論者一個爭論是沒有人看過演化正在發生。那似乎是他們近乎無法駁斥的論點,然而它也是錯的。事實上如果須要任何達爾文演化論的明證,天擇的例子剛好出現在我們面前(現在我們知道要看什麼)。一個著明的例子發生在達爾文家鄉。在英國,胡椒蛾有兩種變異存在,亮的和暗的....」—*Isaac Asimov, Asimov's New Guide to Science (1984), p. 780.

    被扁死也應該~愛胡說八道的下場。

    其他達爾文主義者不但故意忽略整個問題,而且轉向劣等的哲學來逃避現實。例如馬克‧裡德利(Mark Ridley)力稱,「要證實進化論只需要觀察微進化,再加上均變論(uniformitarianism)的哲學原則(適合本題的形式)即可。均變論是一切科學的基礎。」

    忽略整個什麼問題?神創論者唬爛出來的問題??

    均變論~~到現在有幾個「演化學者」贊成??

    (現在是過去的鑰匙,能用的地方也得斟酌~在沒有「災變」的證據下,用「漸變」是科學的。)

    但,這又算是什麼證明呢?如果我們的哲學邏輯只要求小變加起來就能成大變,那何必要求科學的證明呢。科學家向來假設自然定律在任何時地始終如一,否則他們不可能研究悠久歷史上或宇宙其他角落的事件。但另一方面,他們也不會堅持一個層面的基本原則,一定適用於另一層面。例如牛頓的物理學、相對論,及量子力學的分別,顯示硬性的假設並不合理。達爾文主義者需要提供的,不是一套隨人意而定的哲學思想,而是科學的理論,解釋廣進化到底怎樣來的。

    廣演化當然是「演化」(突變加天擇)來的~= =

    這可不是「哲學」。

    大多數的情況之下,造成混淆的原因,是因為一個很簡單的詞——“進化”——竟被用來描寫完全不同的過程。在同一個種群之中,黑蛾、白蛾相對的比數改變可以叫做進化;真正創造性的過程,如製造活細胞、多細胞生物、眼睛和人類的智慧也叫進化。從詞句上分析,進化論基本上應該是一個過程。達爾文主義者一般都不願意將“微”進化與“廣”進化劃分清楚──寓意所有創造生命的過程只有一個,不過可以分開大小兩部而已。將來我們找到新物種到底怎樣從已有的舊種而來,我們就可以瞭解,這進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種想法固然有可能正確,但更可能完全錯謬。達爾文主義者使用模糊的說法,故意用一個“進化”的單詞,使我們忽略其中極大的困難。

    又在微演化廣演化扯不開~~= =

    科學家對於「演化」作了兩個定義,種內演化是「微演化」,種間演化是「廣演化」,兩個本質上都是演化,只差在「程度」上而被賦予不同的名稱。

    這位詹大律師想「分開」這兩個,大概得先去練練怎麼分開「公分」和「公尺」......= =

    如果分不開的話再寫本「審判米突制」,批評數學家打迷糊仗,不願意將「公尺」和「公分」分開,企圖蒙混「長度」只有一個.....

    保證賣不出去的~~= =6

    演化「論」(英文中常常只用「演化」來稱呼「演化」與「演化論」)包含了「突變」與「天擇」,在這兩種力量下的變異過程都是「演化」沒錯。

    故天擇(蛾的例子)~是演化,突變~也是演化,加起來~還是演化。

    古爾德的第二項證據卻是證明進化論最重要的論據。他從生物界有不完善的現象出發:

    第二項證據——自然界不完全的地方顯明進化──很多人認為這種想法無稽。在他們的想像中,進化的結果應該顯示生物適應達到幾乎完全的地步。就如海鷗翅膀的弧度,和一些酷似枯葉的蝴蝶,可能是聰明的創造者的作為,但也可以是從自然選擇而來。不過,至善至美將過去發展的歷史遮蓋,而過去的歷史──生物來由的證據──卻是進化的痕跡。

    進化造成不完全的地方,正是歷史來由的記錄。為什麼老鼠跑動、蝙蝠飛翔、海豚游泳,而我打這篇文章所運用的肢體,都用同樣的骨骼造成?因為我們都是從同一個遠祖遺傳來的。一位工程師如果要從頭開始,另外分別設計的話,一定可以造出不同功能、更為理想的器官。為什麼澳大利亞所有較大的哺乳動物都屬袋鼠類的?除非它們都是這大島上同一祖先遺傳下來的。袋鼠並非最理想、最適合澳洲的環境;現在已有不少被外地引進的胎盤類的大動物(如野狗)取代而滅絕了。

    古爾德在此只重複了達爾文為現存各種不同的自然種類所作的解釋──但這些種的來由就是我們要找證據、希望證實的學說,如果將這故事加上神學的色彩,那等於說,高明的創造者必須為不同的動物設計不同的肢體,才能達到最高的效率。他的猜想並不能代替科學的證據來說明這些動物都是由同一祖先遺傳下來的,更不能證明那自然發生的過程,到底怎樣可以從古代的同一祖先變化到今天不同種類的後裔。(既無明證),使我們回想達爾文偉大的成就,卻在排除科學領域中那“不可知的創造計劃”。

    「不完美的物種」顯明了不是源自「高明的巧匠」,頂多是個粗製濫造的偷懶工匠,在這方面「演化」非常符合這個要求。

    因為是「同一個祖宗」(尤其是門以下),而且不是「創造」出來的,所以只能在原始的框子裡面改設定,如果真的有個神去「創」,那麼這位神就是懶惰的神~~~= =

    至於那個「不可知的創造計劃」,既然是「不可知」的,科學有必要放這個東西進去嗎?(有沒有這個計劃也是「不可知」的勒~~= =)

    詹腓力又想偷渡思想~~= =

    菲秋馬也借重“神不會這樣做”的辯證法。他引用脊椎動物胚胎的例子:

    為什麼不同生物適應不同環境、過著不完全相同的生活,但在胚胎初期卻十分相似呢?神為人及鯊魚所定的計劃中為什麼要它們渡過幾乎相同的胚胎期?如果陸生的蠑螈(salamander)是從水生的蠑螈來,為什麼它要在卵中度過整個發育期,而且要長出完全不用的鰓和鰭,而在孵化出來之前又完全消失呢?

    以上的問題只為加強印象而提出,菲秋馬沒有真正要求回答。但我認為這些問題指出很多應該開始研究的方向。菲秋馬提及的現象既然存在,很可能是因為創造者要利用它們來達到神秘不可測的目的,或者也可能反映出共同祖先傳留下來的結果,但也可能有一些還沒有想到的因素,將來科學研究可以解開這個謎。科學的任務不是問:為什麼神要如此行?而是要看看利用實驗科學的方法是否可以找到物質的因由。如果進化生物學要提升到一門科學的地位,而不再停留在一支哲學,那麼這些理論學家必須願意追研科學的問題:到底達爾文的假說——生物由同一祖先變異而來,怎樣才可以真正被證實或證偽呢?

    「很可能」、「或者」、「一些還沒想到的因素」~~

    證據勒?不需要證據~詹腓力大上帝講了就算~是吧?..........= =

    「生物由同一祖先變異而來」,除了「變異」是達爾文演化論該研究的以外,「生物起源」並不是演化論該研究的,更不是演化論「敘述」的。

    「物種原始」是「物種」的原始,不是「生物」的原始。

    至於達爾文演化論是科學還是哲學,不是你詹大律師隨便抹黑就搞定的事情~演化論是「科學」這件事情,比耶穌存在更鐵證如山。想把演化論拉去哲學理論的話,你詹大律師最好發動幾億個人來公投算了,反正神創論者的「科學」可以用打官司來搞定,大概用全民公投也可以決定一個理論是科學還是哲學吧~~

    「審判達爾文」改個名字叫做「公投達爾文」算了~~

    現今達爾文主義者依賴的證據,達爾文時代早已為偉大的科學家、瑞士出生的哈佛大學教授阿加西斯所熟悉。阿加西斯抵抗達爾文主義並非因為他不明白那些使其他人著迷的證據。他在《物種起源》出版不久就寫下這樣的結論:

    阿加西斯很多研究結果都變成達爾文演化論的證據大概令他很氣結吧~~呵呵

    顯然在這地球上曾經有過一連串生物接替(succession)的現象。這過程包括生物逐漸改變,才接近現代動物。其中特別是脊椎動物,有些越來越似人類。但這種關係並非不同時代的動物直系相傳而來。其中完全沒有親子的關係串聯。古生代(Paleozoic Age)的魚類絕非中生代(Secondary Age)爬蟲的祖先。人類也不是第三代(Tertiary Age)哺乳動物的後代。這些動物之間的關係有非物質性、更高的關聯,這種關聯需要從創造者的觀點來瞭解……他的目的……是要將人類帶到地球上來。

    證據?~沒有。

    引了個已經可以說是200年前的「學者言」來「證明」演化論是唬爛的~~呵呵

    科學界從來只見後人推翻更改前人理論,倒還沒見過一個「偉大的前人」可以幹掉後人的理論。

    阿加西斯的神學見解並不比古爾德的觀點對我們實驗科學的問題更切題,但我們可以放下神學的討論,單獨研究他純科學的結論。阿加西斯在實驗科學上的結論指出,無論什麼力量使脊椎動物好像有逐步進展的現象,但化石記錄所顯示的並非同一祖先遺傳改變可以解釋。

    「實驗科學」?哪?~~= =6

    怎不聽聽「現在」的生物學者怎麼說?得搬個骨頭都已經成灰的老頭出來墊底?

    「化石紀錄所顯示的並非同一祖先遺傳改變可以解釋」?證據呢?詹大律師還是拿不出來。

    兩百年前的人講講也就算了,1991年還這麼講~~

    果真缺乏「小叮噹」?

    最後我們要提及古爾德的第三項證據,就是以前討論過的化石證據,古爾德承認,在化石記錄中極少逐步轉變的例證,其中一個是“類似哺乳動物的爬蟲”(mammal-like reptile)。正如其名,似乎是爬蟲到人類之間轉變的中間型。另外一個是“類人類”(hominids)或者叫“猿人”(ape-men)。這些例證已被科學界主流接受為現代人類真正的祖先。下一章要討論的正是這些化石的證據。

    還是聲明句~~= =6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