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削成人閱讀權利的「逾越限制級」 @ 聯合踹人天地鏡站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Re:[W88.com],By W88.com 於2015-01-06
    Re:[W88],By W88 於2015-01-06
    Re:[透明性感睡衣],By 透明性感睡衣 於2014-12-18
    Re:[玩具清洗液],By 玩具清洗液 於2014-12-18
    Re:[夜光套],By 夜光套 於2014-12-17
    Re:[安全套],By 安全套 於2014-12-17
    Re:[情趣用品],By 情趣用品 於2014-12-17
    Re:[小游戏工具],By 小游戏工具 於2014-12-17
    Re:[性感情趣内衣],By 性感情趣内衣 於2014-12-17
    Re:[suncity game,suncity...],By suncity game,suncity game下载,申博138娱乐网,申博太阳城 於2014-12-08
  • 流量統計
  • eXTReMe Tracker
  • 200410241627剝削成人閱讀權利的「逾越限制級」

    對於分級辦法,很多人覺得有「小孩子」為了看「淫書」而反對,但是實際上,反假分級聯盟的組成成員可能有絕大多數早已超過十八歲很久了(事實上要組成聯盟對未成年人而言,也是很難負擔得起的東西)。像個人我已經二十四了,十八歲是六年前的事情~這段時間等於我人生的四分之一。

    而出版商組成的聯盟Free Speech Taiwan更不用說了,不會有人不知道林懷民多大年紀吧?

    這些成年人,分出限制級除了讓封面多一個醜到極點、活像魔法陣、讓出版商會被出版品評議基金會敲上一筆「圖像使用費」(這個基金會居然把限制級章拿去請專利...= =)以外,對他們毫無妨礙,為什麼要站出來組聯盟反對?

    事實上,這次的法令與過去的「出版法」是類似,而且更惡質無數倍的標準惡法。它不但讓未成年人失去某些看書的選擇機會以外,即使是成人,它一樣能做到以前戒嚴時代思想箝制的「禁書」手法。

    而這種手法的名字,就是「逾越限制級」。 

    逾越限制級在分級辦法以及兒福法這個母法之中完全不存在,不過大家都知道這次的分級辦法邪惡就邪惡在「模糊」,而在它模糊的定義之下,出現了一個「超限制級」:

     

    第五條  出版品之內容有下列情形之一,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者,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 之人不得閱聽: 

    .....(中略) 

    三、有恐怖、血腥、殘暴、變態等情節且表現方式強烈,一般成年人尚可接受者 

    四、以語言、文字、對白、聲音、圖畫、攝影描繪性行為、淫穢情節或裸露人體性器官,尚不致引起一般成年人羞恥或厭惡感者

     

    注意,「一般成年人尚可接受者」、「尚不致引起一般成年人羞恥或厭惡感者」,那麼「會」引起、「不可」接受的呢?根據分級辦法的「出版品之內容無第三條或第五條情形者,列為普遍級」,既然不符合第五條第三、四款,自然是普遍級囉??

    當然,哪有這種事情。

    新聞局和基金會砲口一致,聲稱那是「逾越限制級」(新花樣),屬於刑法二百三十五條的「猥褻物」。

    我們看看刑法二百三十五條怎麼說:

    第二百三十五條

     

      散布、播送或販賣猥褻之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或公然陳列,或以他法供人觀覽、聽聞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散布、播送、販賣而製造、持有前項文字、圖畫、聲音、影像及其附著物或其他物品者,亦同。

     

      前二項之文字、圖畫、聲音或影像之附著物及物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先不論這也是殘害許多人的惡法一條,從「惡法亦法」角度來看,大法官407號釋憲文(民85年解釋...距今8年多...當時搞到鄭南榕自焚的出版法還沒廢咧)明白寫到:

    至於個別案件是否已達猥褻程度,法官於審判時應就具體案情,適用法律,不受行政機關函釋之拘束,乃屬當然。 

    大家可以發現,決定「猥褻物」與否的是法官,而法官也不是主動跑去亂抄一通,而是需要警察抓、檢察官告才會開始「審理」的。 

    今天,一個屬於行政系統的「新聞局」和號稱民間單位的「出版品評議基金會」居然能代表法官,而且還是可以主動出擊、未審先判的將某些書列入「猥褻物」。 

    我們還要法官做什麼? 

    而且如果他們拿著刑法二百三十五條來搞,那麼大家會發現條文中並不具有對「暴力」的限制,也就是說,除了刑法二百三十五條以外,這兩個狼狽為奸的東西居然還可以將某些根本不屬於猥褻物的東西視為猥褻物。 

    於是新聞局賦予的行政權力居然遠大於法律(當然,搞出這個辦法的同時,大概早就無視憲法了,區區法律又算什麼?),可以莫須有的將某些屬性的書籍用刑法宰掉。 

    這個情況延伸下去,一開始的倒楣犧牲品是他們認為的「色情」、「暴力」,接著呢? 

    既然沒法可罰的「暴力」也能宰掉,政治、宗教甚至任何題材(哪怕是「食譜」)它當然也能用同樣的方法與模式搞定,這種滋長獨裁專制、足以完全扼殺言論自由的「逾越限制級」,我們就要眼睜睜看著它宰到我們頭上來嗎? 

    (而實際上,連賣刀的「刀雜誌」都被當限制級,似乎有些人不知道殺人的是人而不是刀的道理...)

     

    因為刑法二百三十五條是針對「散布、播送或販賣」,因此新聞局才有臉說「沒有禁書」,因為它確實沒有限制到「出版」。問題是,一本書出版了,結果不能「散布、播送或販賣」,和禁書有什麼不一樣? 

    白色恐怖時代的《自由中國》是偷偷非法出版、偷偷非法的賣,而現在的逾越限制級出版品則是光明正大出版,卻也只能偷偷非法的賣 

     

    各位「大人」,請問這兩者之間有什麼不一樣? 

     

    「你可以活著,但你不能呼吸」,當有人這麼說的時候,代表他讓你活著?還是他要宰了你? 

    或許又會有人說,你可以學《自由中國》偷偷賣,反正警察也懶得抓,這種想法或許可行,但是為什麼要做這種犯法事情? 

    因為執法不力,所以犯法可以? 

    我不覺得這是「大人」應該有的想法。 

    與其期待爛法令必然的執行不力來鑽漏洞,還不如想想該怎麼製造出「好」法令來遵守。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