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41539岡山二二八事件始末

 台灣在1987年,由於陳永興、鄭南榕等人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在台灣各地舉辦多場說明會,使得這個被壓制40年的台灣戰後最重大事件終於可以公開談論。促進會在台北舉行第一場演講會時,就朗誦了柯旗化在獄中所寫的〈母親的悲願〉,這首台語詩是柯旗化為紀念在二二八事件中犧牲的同學,岡山人余仁德所寫。  二二八在高雄縣的部份,岡山是遭到最大量逮捕和傷亡的地區,唯至今未有完整的事件經過記錄,殊為可憾。故以一己棉薄之力,蒐集史料,詢訪耆老,整理此段慘史。

「大逮捕」前的岡山  

  二二八事件起因為「古代政府接手現代化政府」,因為能力不足而產生的亂象,也就是說進步的社會被落後地區的人統治。蔣介石政府在二次戰後,代表盟軍接收台灣,將中國自古以來的貪腐文化帶到台灣,導致社會民怨沸騰,於二二八事件整個爆發出來,成為全台灣的反政府運動。  二二八事件在台北發生後,高雄市於3月3日始爆發衝突事件。 當時岡山亦受到影響,有兩部來自高雄載著流氓的卡車,到岡山區警察倉庫搶劫步槍20餘枝,岡山因此戒嚴。

 4日開始,為了地方安全,由戰後初期的岡山郡守劉朝四,岡山區署洪石筍區長,省參議員吳瑞泰等三位台灣人出面和軍方協談,請軍方勿讓軍隊外出,由他們三人代理維持治安。 岡山的外省人在空軍基地的「外省人集中區」受到保護, 也有部份軍隊躲到大、小崗山。 這些外省人在當時面臨糧食的問題,岡山的民眾並未讓他們斷糧,而是由日治時期曾在中國的日本海軍醫院行醫,因而學會講北京話和外省人溝通的高耀蒼醫師,用自家汽車載運提供給他們糧食。

 二二八事件期間台灣各地方秩序的工作,落到各地的臨時自治組織。當時岡山實際維持治安的力量,為「三民主義青年團」。岡山的三青團位於岡山舊火車站和岡山路之間的北排建築,被許舜雄(原名許世雄)視為當時岡山「最正統最有權威的組織團體」。 長老教會牧師蕭朝金,在戰後成為岡山「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團長。在岡山的軍警癱瘓時,由蕭牧師動員學生維持治安,成了地方穩定的力量。但也由於三民主義青年團自行接替管理地方治安,這些人的「接收」行為,使得蕭牧師後來被外省軍警定罪為「收容暴徒的人」。

 岡山國小退休的藍女士還記得,二二八事件後三月初的某個下午,許多教師在辦公室,蕭牧師曾到校和教師們講話,請大家不要擔心,事件應會平息下來,請大家靜待事件結束。  雖然地區治安大致良好,但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軍警力量正伺機反擊,並釘上了地方知識份子及領導階層,以「捕捉菁英」為目標。筆者於2010年二月初拜訪在二二八事件時,被拘禁半年的陳淇澤先生,證實了這個說法。

 和余仁德同時考上台大的陳淇澤表示,二二八那天他人在台北,親眼目睹群眾焚燒公賣局香煙及被機槍射殺的過程。3月1日,他就坐著火車回岡山家,也就是當時有名的「大安旅社」。到了家中,家人告知外頭風聲很緊,有警察表示,有一群大學生要南下指揮群眾暴動,家人於是叫他躲到湖內大湖的姐夫家中。

3月6日開始的大逮捕

 蔣介石的軍隊於三月八日到達基隆開始血腥鎮壓之前,高雄市早在三月六日下午開始,在高雄要塞司令部彭孟緝的指揮下,成了最為悲慘血腥的受害地區之一,岡山的大逮捕,也從六日開始。  事件發生不久,高雄市即宣佈戒嚴,三月四日時火車只開到橋頭站為止 ,五日則只開到岡山。就讀「台北高等學校」三年級的高雄市人許劍雄和他二哥許舜雄,因為車子在岡山停駛,遇到岡山的台大學生余仁德和許國平,建議許劍雄他們先到車站前的「三民主義青年團」休息,後來他們就留在岡山三青團維持治安,幫忙站衞兵。他們兩人都在三月六日被抓。

 陳淇澤在湖內躲一個禮拜後,以為已經沒事就回到家中。沒想到三月七日晚上九點,就有一群警察到家中把他捉走。

 彌陀人李素姜三位住在岡山的哥哥,有兩位下落不明,一位後來被槍決。在高雄中學教書的二哥李凱碩,自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就不見蹤影。曾在高雄鹽埕開業的大哥李潤宇醫師,曾擔任教員的三哥李凱南,在六或七日,因為有人到岡山家報訊要他們快躲起來而先後出走。大哥自此下落不明至今。

 日治時期擔任岡山公學校教師的王福堃,是台南師範學校第4期畢業生,其父親王海若為前清秀才,岡山公學校最早的漢人教師,家族是岡山街的書香世家。王福堃戰後在南部最高學府的高雄第一中學(現高雄中學)擔任總務主任。彭孟緝於3月6日派軍隊橫掃高雄市時,到高雄第一中學捉走林景元校長及張姓教務主任,王福堃當時因為請病假沒去上班。沒想到另一天就派了載滿荷槍實彈士兵的軍車,到王福堃家捉走他,被關在高雄要塞司令部。

 6日以後的岡山人,就一直活在恐怖中,除了在能同時控制省道和火車站的交叉路口架起機關槍,耆老劉先生記得,他曾親眼看見,當時有載著機關槍的軍用卡車巡邏岡山街區,不時就向空中掃射示警。 拘禁  3月6日後,岡山被逮捕者有許多不同的命運,我們以陳淇澤和許劍雄的紀錄來了解當時的情形。

 陳淇澤表示,他在7日晚上被警察到家中捉走後,被關在現在阿公店溪柳橋旁,新生社空軍俱樂部的「海軍拘留所」中。陳淇澤在裡面,看到岡山郡守的劉朝四,被警察五花大綁的捉進來和他們四、五十人關在一起。到了3月16日,他們全被捉出去讓檢查官詢問,余仁德就在他前面被審問。

 陳淇澤在岡山被關了約一個月後,和五、六十個難友,胸前掛了張「岡山暴徒」布條,坐上軍車,運到當時的高雄醫院繼續又被關了五個月。在被關的半年中,除了活動空間極小,幾乎無法動彈以外,所有的人在裡面被規定不能講話,看守所的人員還三不五時的捉人出去毒打,斥罵。許劍雄遭到刑求,被中國兵拿槍撞,他還知道有些人被用電刑求,是將地上潑水,然後通電讓犯人全身發抖哀號。

  蒙難的岡山人

 在1947年4月22日的〈高雄縣警察局二二八事變逮捕人犯處理情形表〉這份資料中,我們看到岡山三位「未經法院審判」,卻號稱被「依法槍決」者的名字:蕭朝金,余仁德,劉登基。  蕭朝金,1909年出生於彰化社頭。自幼喪父與母舉家遷往台南善化定居,年幼家貧即打工協助家計。公學校畢業後憑一己之力,參加當時的函授學校通過高中資格檢定考試,後又考取台南神學院。神學院畢業後,於1940年到岡山長老教會擔任牧師。

 富有正義感的蕭朝金於日治時期即參加「文化協會」,推動殖民地台灣人的民主民權,戰後被推為三民主義青年團岡山地區負責人。三月時,雖有捉拿蕭牧師的風聲,但蕭牧師仍不以為意。卻不知台灣各地的三民主義青年團,已成為國民黨派系鬥爭下被犧牲的對象。  當時就讀小學四年級的趙女士記得,當時蕭朝金牧師幾乎每天都會舉著白旗,帶領青年學生在岡山最重要街道的平和路上,向街民宣傳,請大家要和平,「不要相打」。

 蕭朝金於3月10日被捕,被捕後仍在每天睡前和起床後,為台灣人祈禱說:「上帝啊!你要保佑台灣人。現在台灣人正遭逢災難,祈求您讓台灣人的明天能更平安、更幸福。」 蕭牧師於17日和余仁德一起被槍斃於現在河華路壽華路口附近,由於蕭牧師非岡山人,他的屍體是由湖內海埔長老教會李尾長老,和岡山「高安診所」的高端模醫師幫忙收屍的。  余仁德,出生於1927年5月4日,父余泉成,母余廖沒,居住於岡山鎮壽天里大同巷15號。 高雄中學畢業,台大法律系學生,當時岡山只有三人考上台灣大學。據地方認識他的耆老表示,余仁德很會打桌球,是品學兼優的學生,口才很好,勇於發言,是同輩間的意見領袖。

 在事件發生之初,余仁德聽到有些人主張毆打被視為貪官污吏的警察局長,但余仁德好心的替他作保,還護送他到外省人集中區。但他們全被捉後,那個警察局長卻反而指控余仁德是壞人、歹徒……, 中國文化果真不是台灣人能理解的。據當時也拘留在海軍拘留所的陳澤淇表示,3月16日他被捉出去接受檢察官訊問,余仁德就在他前面被審問,余很硬頸地和檢察官對罵,並且拒絕簽字。

 劉登基,出生於1911年,做燈籠生意。在三月後的某天被捕。3月20日,劉登基的兒子蘇金全在岡山菜市場看到其父親將被槍斃的告示,於是趕赴告示所寫地點,橋頭火車站前。只是到達現場時,父親已經被槍決了。 依蘇金全母親的推測,由於日治中期後到岡山發展的福州人,在戰後成為台灣人和新來外省人的橋樑,他們也因而平地一聲雷的「抖起來」。有些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前被欺負的岡山人,就在二二八事件地方治安不穩定期間,趁機到福州人聚落打他們洩憤。劉登基被福州人委託出面斡旋,卻「公親變事主」,被檢舉成地頭蛇而被捕被槍斃。

 在劉登基過世後,到1992年為止,有一百多位經過他死難地點的人向蘇金全表示,劉登基的冤魂請他們帶他回岡山,還指示帶到他家的地址,甚至幫忙叫門。

被譽為「萬家基督」的高耀蒼醫師

 1999年,曾有刊物記載高再祝醫師在二二八事件時,拯救無數岡山人,被譽為「台灣的辛德勒」,但其實真正的人物是戰後繼承父親醫院的高耀蒼。岡山鎮民在事件結束後致贈「萬家基督」匾額,至今還掛在建安醫院中。  高耀蒼醫師(1918-1985),父親為興建岡山第一間三層樓建築「建安醫院」的高再祝醫師三男。日本京都同志社中學畢業,日本東京昭和醫專醫科畢業(今昭和醫科大學)。曾任日本橫檳大雄山病院內科醫師,日本第六海軍軍醫,高雄縣立岡山醫院內科主任,岡山建安醫院院長。 高耀蒼在日本獲得醫師學位後,即被徵召入伍,被派到中國青島的「日本第六海軍軍醫院」擔任軍醫,因而學會北京話。

 他會講中國官話的能力,在岡山的二二八事件期間發生了關鍵作用。外省人被集中起來,會講北京話的高耀蒼就用自家汽車載運食糧給他們,他成為岡山人和外省人溝通的重要橋樑,在最混亂的時刻,得到雙方的信任。在6日後的大逮捕時期,高耀蒼以自己作擔保,拯救了無數被亂捉的學生和岡山人士。

 高耀蒼長子高建義在高雄讀中學時期,曾經無預期的被老師約談,老師詢問他家情況及父親。結果高建義回到岡山家中時,沒想到老師也在家中。原來那位老師是來感謝救命恩人的,那位老師在二二八事件時,火車在岡山停駛,他一下火車就無緣無故的被逮捕,幸好那時有一位「高醫師」出面相救。僥倖逃生的老師當時只知其姓,不知其人,直到高建義的學生資料卡寫著自己是岡山人,父親是醫師,那位老師才終於得知救命恩人的全名,並登門致謝。

 高耀蒼在高雄市籍的許舜雄與許劍雄兩人的營救過程,也扮演重要角色。他們的父親就是在3月6日,在高雄市政府被被亂槍射殺的市議員許秋粽。他們的大哥許國雄先到岡山找高耀蒼醫師,「…他會講國語,因此我去請他幫忙。…他去找空軍指揮官問…他等了兩天,才知道已經移送高雄要塞司令部去了。」許國雄就是透過這個線索,又再想辦法利用管道找到彭孟緝的母親,才終於救回兩個弟弟。

 在當時軍警胡亂捉人的局勢中,高耀蒼醫師無私的擔保,發揮巨大的關鍵作用,救人無數。有無數的岡山鎮民及因故到岡山的學生,都因為他的作保,才免於牢獄之災或更不幸的下場。在事件告一段落後,由於高醫師家族即為岡山長老教會的創始者,岡山鎮民感謝他有如基督救世主的慈悲義舉,致贈中間寫著「萬家基督」的匾額,右邊寫著「高耀蒼先生 雅政」,左邊寫著「岡山鎮民一同敬謝」。

 「綏靖」「清鄉」

 高雄地區的「綏靖」、「清鄉」工作,於3月7日開始,高雄市的清鄉工作於四月底完成,官方資料表示,共有384人被俘,收繳武器500多支,彈藥12萬餘發。 高雄縣警察局於4月22日完成〈高雄縣警察局二二八事變逮捕人犯處理情形表〉,大約也和高雄市同時完成「綏靖」「清鄉」工作。  余仁德之妹余金柳完成小學學業,想讀中學,父親憤怒的表示,讀那麼多書作什麼?像你哥哥就是讀太多書,才會被槍斃,余金柳因而未能繼續升學。

 陳淇澤在被拘禁初期,家中被敲詐付了三次「紅包」要救他出來,結果都石沉大海。後來是靠著台大教務處開示的證明,表示陳淇澤並未參與任何抗議活動,陳淇澤的無妄之災才告一段落。在被關的半年中,由於活動空間極小,幾乎無法動彈,看守所的人員還三不五時的捉人出去毒打斥罵,所以陳淇澤出來後,身體仍很虛弱,台大校方就請陳父將陳淇澤帶回岡山調養身體,一個月後陳淇澤才再回到學校。陳淇澤台大畢業後,在岡山合作金庫上班,1970年退休後又到民間成衣廠工作20年。  而在高雄要塞司令部被拘禁半年的王福堃,二二八事件的陰影卻永遠再揮之不去,王福堃先生終生不敢再擔任公教人員。

 1949年蔣介石在中國內戰失敗逃至台灣,原本美國打算放棄台灣讓予中國共產黨,但由於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驚覺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轉而支持蔣介石政權,台灣進入「白色恐怖」時期,中國國民黨政府在「反共抗俄」的冷戰旗幟下,繼續迫害台灣人民。

回應
    沒有新回應!
Flagcounter
free counters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岡山國小.岡山國中.岡山高中畢業,五年級的心情誰人來了解.何不大家一起來看,一起來想,共築岡山的未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