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01901My WH Days-住進我心裡-美軍先生



十月二十九日開始到十一月十四日,兩週多的時間,這群幾乎都只會講英文的美軍們,因為來和上富良野自衛隊進行合作訓練而住進了我們飯店
在他們來之前,餐廳裡的這個吧檯,從來沒有人坐過呢!
(左:Damian說“I'm polishing!”,右後方的黑人是多明尼加人Rafi,跳過一個我不熟的老伯,中間長髮的是泰國加四分之一的台灣人Bualoy,然後是美國人Aaron,日本菲律賓各半的Junji)


(Junji+MOMO+在沖繩的美國人美軍Greg)

這兩週的期間,每天MOMO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工作
工作結束之後直接去飯店的澡堂洗香香,然後又頂著大素顏回到吧檯,接著歡樂的英文學習(笑)
天天都在飯店待上14個小時,真的很累,但真的也是段很難忘的時光
他們早上出發前用早餐時MOMO在,偶爾中午提早回來用餐MOMO也在,晚上更從沒缺席過
所以他們常常開MOMO玩笑說:你根本就住在餐廳裡吧!?


(中間左邊是日本人YUKO,右邊是SETO,前左方的女性是Junji的boss,應該也是菲律賓人)

因為飯店員工中只有MOMO是固定早班,只有MOMO會天天在早餐時間遇到他們
十幾個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MOMO的工作就是負責記住誰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有人蛋要全熟、培根要煎到近焦黑(笑)、不吃沙拉要換成白飯、不喝牛奶要換柳橙汁、不吃優格換成果凍、不吃イクラ要換成タラコ、不吃納豆要換成馬鈴薯沙拉、不吃生蛋要換成水果...之類的
一開始覺得很麻煩,但漸漸記住每個人的喜好、端上他們喜歡的東西之後,他們總是會給MOMO很棒的笑容
那些笑容,總是MOMO一整天維持好心情工作的動力



在第一天幫Greg把優格換成果凍當晚
我們聊到了這件事情,他告訴MOMO&Damian說,他們不說果凍是jelly,他們說jellow
一般我們說果醬是jam,但他們說jelly
然後MOMO說:那你們是不是不說traffic jam,說traffic jelly呢?
他沒有說YES或是NO,只有哈哈大笑說,這個有意思!

很明顯,traffic jelly只是個MOMO英文能力太過不足,卻硬要插上一句話所生出來的
爛梗,哈哈哈。



MRE,是美軍的食物,說這樣一包就是一整天所需的熱量了
裡面有crackers、有牛肉包、有醬料、有鹽有糖、有維他命、有礦物質、有咖啡、有口香糖、有濕紙巾、有面紙、有熱水袋...
這個熱水袋很神奇,袋子裡面還有個東西,說只要把冷水放進袋子裡,冷水就會慢慢變熱了!
沒有當場試吃試玩,現在真的很懊惱阿~囧rz
看到還有咖啡還有口香糖的時候,覺得美軍還真有人性,竟然還有飯後點心耶(笑)
不過他們說,當你吃完這整包食物,你會便秘,接著要吃掉口香糖,就會瞬間順暢!
只是理由,MOMO真的沒膽開口問阿(羞)
畢竟MOMO英文能力真的不好,問了還是得透過Damian翻譯
在餐廳而且有其他日本客人的情況下,講這樣的話題總是不太適當(笑)




這位黑人老兄是這群美軍的BOSS,叫作C.K.
還記得第一天他Check in的時候,MOMO在餐廳遠遠看到他時說:terrible!
Damian很驚訝地看著MOMO,問:你怕黑人?
被這樣問的MOMO滿臉疑惑地說:沒有阿,我只是覺得他好壯!怎麼有辦法練到這麼壯?
Damian:那為什麼你說terrible?
MOMO:我只是想要強調好多“WOW!”
(用中文來想就是:“好可怕,怎麼有辦法這麼壯!?”但這邊用的“好可怕”並沒有畏懼的意思阿)
Damian:那你不能用terrible這個字,你可以用Amazing或是Awesome,才沒有害怕的意思

嗯哼~又學到了一個用法:)

不曉得是不是MOMO中文太糟?
一直以來都錯誤使用“好可怕”來表達很多驚訝的情緒?

anyway,這張照片已經是MOMO盡全力墊腳的情況下拍的了(笑)
但看起來,還是依樣那麼小一隻
拍這張照片前,MOMO打算叫他把手舉高,讓MOMO像猴子一樣勾在他手臂上,然後懸空拍照
不過因為要講這段話實在是太難,一直在那邊比手畫腳XDD
最終他直接把MOMO舉了起來,高過他的頭,就像抱三歲小孩那樣,然後說:you are so light!
(ㄟ,MOMO再輕也是快要五十公斤阿,輕輕鬆鬆舉起耶!)

我想,每個人心裡都住著個孩子,當被高高舉起的時候,真的會很開心(笑)
尤其自己的記憶中,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片段的時候



他是這次唯一的海軍Rafi,負責的是攝影&編輯影片
做出來的影片真的超專業,就真的是電視上看得到的那種影片
(只是全部都講英文,MOMO有看沒有懂而已,哈)

接著Charlene Baby一家人離開後,抵達飯店的第一個人就是Rafi
會馬上對他有印象,最主要是因為他到了之後
竟然就在餐廳打起瞌睡了!一直睡到下午兩點半可以進房間時
MOMO看著他,只覺得他怎麼到了這邊玩卻這樣浪費時間!?
還有他一直不知道飯店大門在哪,出入總是利用餐廳的門
然後總是帶著耳機&帽子,面無表情,一副很酷的樣子穿梭餐廳
但看在我們眼裡,真的是反差很大、很有趣的一個行為(笑)

他住進飯店之後的第三天晚上,才第一次下來bar和大夥一起聊天
那晚,我們的話題就是飯店的大門,哈哈哈
然後聊到巧克力、聊到可可,我們相約隔天晚上一起到bar喝熱可可+棉花糖(marshmallow)
Rafi來自多明尼加,他說他們國家的巧克力真的很好吃,跟一般在這邊賣的完全不同的樣子

第一次聊天也聊到撲克牌魔術
隔天喝可可的時候,他突然從口袋拿出了一副全新的撲克牌,開始了小魔術
從此之後,他每天都變不同的魔術給大家看,也在飯店得到了“魔術師”的綽號

他說來日本之前,他都待在軍艦上
那一艘大軍艦,可以容納六千人
軍艦裡頭,除了軍人之外,還有速食店、有醫院、有衣服店、有美容院.....
六千人,已經像是一個小城鎮,船裡頭,也都應有盡有了
船的高度,有十三層樓那~麼高阿!
(這段內容,是用MOMO很爛的英文能力理解出來的,可能有誤喔,哈哈)
所以,這次來住在飯店的美軍,其實很多不是軍人
而是在美軍基地的店家裡工作的員工喔!



也不曉得他們哪來這麼多的食物,是買的還是軍中發送的
他們常常給我們這些有的沒的小零嘴
左圖是Greg離開時留下的雀巢可可粉,加到160cc的熱水裡就非常好喝
他留下了很多包,MOMO替他把可可分給他喜歡的工作人員們:)
然後右圖是Junji這段時間內給了MOMO的零食的其中一部份(因為有些已經吃掉啦)
大概是因為Junji是在商店內工作的工作人員,所以很容易可以拿到這些東西吧(笑)

他們也是,我們也是
對待彼此就像朋友一樣,並不像是飯店服務人員和客人的關係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MOMO到現在還是有些排斥飯店工作的關係吧
因為會遇到太多人,然後遇到太多,離別



這是Rafi留下來的撲克牌
雖然他把他表演的每個魔術都教給MOMO了
但還真的是太多太類似太複雜,記不住阿 囧rz
還有就是當MOMO遞給他自製明信片的時候
他說:你寫給我東西,我也要寫給你才行阿!
然後就硬要MOMO給他一張空白的自製明信片,他就開始在上頭寫字了

到北海道之後,就寄給自己自製明信片過
真沒想到,會收到別人寫給自己的自製明信片,哈哈哈
這個傢伙真的很有意思
他在東京,聽說常去新宿、原宿、澀谷那一帶玩
說不定去東京玩的人,會有機會遇到他呢!
(只是東京的外國人真的很多,就算遇到大概也不會注意到就是了XD)

***

寫一寫,真的突然好想念這些傢伙!
他們在的日子,MOMO總是笑得合不攏嘴
每天都有新鮮事,餐廳總是很熱鬧
噢對了,講到新鮮事,一定不能忘記寫上這段讓他們記憶深刻的小插曲

Aaron有一天帶了M&Ms巧克力來給大家吃
(我們總是在bar喝飲料,然後自己帶喜歡吃的零嘴來配 笑)
一倒出碟子,很明顯就發現綠色的數量非~常~多
然後Aaron就敘述了一段美國的in joke
在美國,M&Ms的廣告裡,綠色糖衣的是女生的角色
所以當你在吃M&Ms的時候,如果拿了綠色的,就代表你正horny
(MOMO說,這是因為綠色數量多阿,本來就容易拿到咩!)
(但經過實驗,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會拿綠色耶)

他敘述的文字裏頭,就horny這個字MOMO聽不懂
(MOMO的習慣是,一聽到不懂的字,會不斷用疑惑的表情重複念,直到有人跟MOMO解釋為止)
所以當時MOMO也重複了horny這個字好幾遍(三遍吧XD)
講了第一遍沒人鳥MOMO,就講了第二遍,然後他們開始大笑
他們的反應更讓MOMO好奇這個字的意思,更想知道,所以又講了第三遍
終於他們笑夠了,才解釋給MOMO聽

這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知道的人歡迎去查字典(笑)

anyway,就是個英文學習者搞出來的大笑話
很害羞,但是真的是把大家(包括自己)給笑壞了,哈哈哈哈

他們對MOMO來說是很特別的一群人
而MOMO也相信,對他們來說,在這邊遇到的這個台灣女孩,也是個很特別的回憶
(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我的態度我來寫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