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52215我永遠是 悟覺妙天師父的弟子

網路世界威力驚人,可以讓一個人揚名立萬,也可以一夕間把一個人變成人神唾棄!更甚者,凡所有資訊一旦出現於網路,就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即便是已經過時、或人事物地已變遷了,那一則泛黃錯誤的報導依然躲在網路世界的某個角落裡,伺機等待有心人來利用它混淆世人的視聽,或是不清楚始末的人錯誤的引用網路世界所創造的虛擬幻境,讓許許多多人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甚至迷失了心性。十五年前(1998年)錯誤的歷史事件上了電子報後,迄今仍為人錯誤的使用,因此決定透過這個部落格來澄清。

認識我的人,知道我個性單純直率,連笑話也當真;不認識我的人會怎麼想,也只得由他。一九九八年的五月是我一生修行的夢靨,在高科技時代的網路生活裡,每個人的一生隱私都無所遁形;以致於從那事件之後,我在網路上的兩面爭議性資訊,經常被有心人士利用,讓我徹徹底底的淬煉六度萬行的「忍辱」!

我俗名「羅佩禎」,30歲之前可以說是父母師長們眼中的優秀、乖巧的女孩,只是時有異於人的對生命困惑的想法~對生命之生老病死的不解與茫然。即使從求學到成家立業的整個歷程的順遂風光,都受一般人所稱羨,我心仍然茫茫、不快樂。直到1994年3月進入禪宗正法的道場,開始追隨 悟覺妙天師父禪修,這是我整個生命的轉捩點, 悟覺妙天師父讓我重生、讓我安住身心靈。當時 師父慈悲要讓更多人得以進入禪宗修行正法而在全台各地普設道場,為禪宗法脈開創普傳的先例(過去禪宗僅能少數單傳予慧根具足的弟子),因此各地修行人都是由指派師資、代師傳法;而劉錦隆(之後得 悟覺妙天師父賜法號妙殿明,現在已叛離禪宗法脈、在外自稱妙禪並私收弟子)就是當時輔導我修行的師資。

因為入門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能修行正法而解脫、成就,然而剛入門時,很少有機會見到 師父、接近 師父,修行對 師父孺慕景仰之心,似乎一直停留在抽象遙遠的感覺。但卻在偶而難得的極少次與 師父接觸中,內心都能具體確實的感應到 師父無比的慈悲祥和的加持,剛入門修行的前兩三年真的是很快樂、很單純。然而現代的在家居士修行人要在紅塵俗世中一邊修行、一邊圓滿世間法,加上意識、四相、知識障…等等障礙;修行所面對的是人類知識文明完全未觸及的領域,即使以高科技、學者的訓練與思維,也無法知道真正修行境界為何?禪宗正法之殊勝與不可思議,要離相之後、才是真正起修,弟子未離相、被虛妄假相蒙蔽而鑄成大錯者大有人在!所以奉勸世人要謹言慎行、謙卑恭和。

1998年劉錦隆的修行開始出現偏差,現在回想,劉錦隆或許就是敗在貪心(貪 師父的成就證量)和嗔心(嗔恨 師父不將證量傳授予他)。可悲的是我們這一群真心要修行的高知識分子卻無能辨識(因此,我非常同情悲憫現在跟著妙禪在修的人…),被劉錦隆的「證道」謊言所蒙蔽,以致於造成了傷害 師父的大錯!而這個傷害 師父的記者會的媒體報導,一直在網路世界蟄伏著,即使無數個真心懺悔的痛哭的淚水,也無法將之從網路世界洗滌除卻。

或許 佛菩薩悲憫弟子的單純無知與修行之真心,點醒了無明的我。我本人於記者會後很快發現了事實真相---所有網路上提到關於我和 師父之間的靈骨塔財務問題,都是劉錦隆一手捏造!以無比懺悔的心、向 悟覺妙天師父懺悔,懇祈回歸到 師父門下修行。感恩 師父的無量慈悲寬容,讓弟子重返禪門修行。這十五年來,一心一意潛心修行、補過懺悔;期間也透過學術研究【註一】和一步一腳印的真修實證,而印證 悟覺妙天師父是真正傳承 釋迦牟尼佛正統佛脈的成就宗師。並於1999年4月17日獲得恩師 悟覺妙天師父賜予法號「覺妙道蓮」,發願永續追隨 師父修行、弘揚 世尊正法、利益眾生。


【註一】2003年於國際期刊所發表的論文EEG Alpha Blocking Correlated with Perception of Inner Light During Zen Meditation的共同作者之一,Ming-Liang Huang(黃明亮),就是我的 恩師悟覺妙天師父。感恩 師父的慈悲參與,才能讓我完成「禪宗宗師加持能量對於人腦電波的影響」的研究。



1999年4月17日,獲得恩師 悟覺妙天師父賜予法號「覺妙道蓮」


(2004)悟覺妙天師父(中)、普曼仁波切(右)、覺妙道蓮(左)

 



2002年7月5日真善美禪訓營,在屏東達摩道場,道蓮(右)親自向 師父報告營隊流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