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048先祖與蘇轍

宋神宗元豐年間發生一件著名的「烏台詩案」,事主就是著名的文學家蘇軾(蘇東坡),我先祖程梁此時正巧因明經登進士第授大理評事,與因案受牽連連坐的蘇軾弟蘇轍在京相識,因與養育影響二蘇甚深的生母程氏同宗,因此倍感親近,互相交好。
後蘇軾被貶官黃州團練副使,蘇轍貶官筠州(江西高安)監理鹽酒稅,我先祖程梁也給予建議與協助有關,因當時程梁父程炎正好任筠州承奉郎,可就近給蘇轍一家適時的協助。後來蘇轍到了筠州巧遇水災官舍毀損和與與當地官員不合的問題上,先祖程炎也確實給予了幫忙!
元豐七年程炎病逝,程梁趕赴筠州奔父喪,同時蘇軾也到筠州探訪弟弟蘇轍,想必程梁也同時遇上蘇軾蘇轍兩兄弟了。在這段期間程梁頗受貶於筠州失意但也曠達,開始學佛和興著述之志的蘇轍影響,對於二蘇之宦海浮沉頗感唏噓,丁憂期滿,即以疾乞歸田里,鑿池飲泉,種松放鶴,逍遙自適。故我梁公活到九十有二,從梁公後我程氏處州松陽後裔,就埋下了長壽的基因,還有日後不管當了再大的官,都當急流勇退,回歸故里(處州松陽)講學著述的家風。
紹聖元年,蘇轍二度貶至筠州,程梁從處州去訪在筠州的蘇轍,當時蘇轍一定大大驚訝程梁怎麼凍齡了,都沒有變老!當時程梁五十三歲,蘇轍五十六歲,這次會面大抵落實了日後蘇轍歸隱山林的盤算。
  宋徽宗熙寧三年,對政治厭倦透了的蘇轍,上表請求退休,於河南許昌養老,因為位於潁水水邊,所以自號「潁濱遺老」,不問世事,整理著作,吟詩寫文,並默坐修證,參悟禪機,過了十幾年渾然忘我的生活。蘇轍晚年曾寫了一篇《潁濱遺老傳》,長兩萬多字,恐怕是中國古代最長的自敘傳。蘇轍的晚年確實過得很美好,不僅無官一身輕,而且幾個兒子都很孝順。在其悠閒自得和與兒孫的承歡中,過了十三年的晚年好景;在徽宗政和(西元一一一二年),終於在靜寂中與世長辭,享年七十四歲,諡文定。雖與我梁公九十二歲的壽命有所差距,但已經是唐宋八大家裡最長壽,最晚死的一個大家了。
呵呵,想想近千年前我輩先祖能與二蘇兄弟有這段因緣,我這蘇粉後輩子孫還真與有榮焉!
#呵呵,蘇東波信裡最常用的兩個字,我也愛用!
#想當然耳的小說
回應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來到這裡,就大發慈悲的給我留留言--為了防止我們的緣份被破壞,為了保護記憶的永恆,貫徹愛與真實的情誼。可愛又迷人的化學老師,我們是穿梭在銀河無依的小行星,相遇--相知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LongFar的實驗室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