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612392013年7月大陸行 (參觀上海博物館)

 

在友人盛情邀約下,參加南投市「翎揚旅行社」舉辦的「寧波、上海、蘇州、烏鎮、杭州六日遊」(102年7月26日至31日)。

江南自古以來就是全國首屈一指的富饒之地,豐厚的歷史底蘊與文化內涵,無處不在的天然美景、令人垂涎三尺的佳餚美食,在在都是吸引各地觀光客絡繹於途的重要誘因。

此次旅遊選在炎炎夏日,又適逢太平洋副高壓肆虐導致高溫籠罩,整個中國約三分之一的城市都變成一座座熱烘烘的大火爐。

據報載,單是上海一地,今年入夏以來已熱死十餘人。整個七月,超過35度的高溫日已達25天,是一百四十多年來最炎熱的七月天。

燠熱的天氣,令人難耐。在四十度以上的高溫,站在戶外即始靜止不動,也會馬上揮汗如雨。雖拿扇子猛搖,但搖起來的竟然不是徐徐涼風而是陣陣熱氣。這情景就猶如拿著吹風機往身上直吹,根本無法消暑而是火上加油,讓人絲毫體會不出那種「揖讓月在手,動搖風滿懷」的浪漫感覺。

此行有些地方已是舊地重遊,如上海、杭州之前已來過兩次,蘇州也去過一次,雖少了一份新鮮感,但只要肯努力體會、搜尋、發掘,還是會有些意外的樂趣與收獲。

●●●旅遊第一天 (7月26日):搭華信航空下午四點的班機從台中機場起飛,抵達浙江省第二大都市 ─ 寧波已是傍晚時刻。吃完晚餐後今天只安排夜遊「天一廣場」這個行程。

●●●旅遊第二天 (7月27日):參觀寧波市著名的「天一閣藏書樓」後,再專車前往奉化市溪口鎮的「蔣氏故居」景區。

在「蔣氏故居」景區內參觀的景點有「豐鎬房」、「玉泰鹽舖」、「文昌閣」(蔣中正的私人別墅和藏書樓)、「小洋房」(蔣經國自俄歸國後與蔣方良的居住處)。

 

           蔣經國自俄歸國後與蔣方良的居住處 ─ 小洋房

 

「文昌閣」與「小洋房」旁的「剡溪」(攝於102年7月27日)

「溪口鎮」的「溪」就是指剡溪」當年蔣中正看魚兒「逆流而上」的地方就是這條小河。

 

這是許多四、五年級生,在小學時代都曾讀過的一篇課文。

 

●●●旅遊第三天 (7月28日):參觀及經過的景點有「杭州灣跨海大橋」(全長約36公里)、「泰康路田子坊」、「上海城隍廟商圈」、「上海博物館」。

 

         全長約36公里的「杭州灣跨海大橋」(翻拍自網路)

 

●●●旅遊第四天 (7月29日):參觀的景點有「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上海外灘」、「蘇州金雞湖」、「蘇州七里山塘街」、「寒山寺」、「蘇州胥門」。

 

28日晚住在上海,旅店是位於「蘇州河畔」的「浦西開元酒店」。29日一大早約五點多就外出運動,沿著「蘇州河畔」快走到「黃浦江」再步行到「外灘」。途中無意間發現對日抗戰史上赫赫有名的這座「四行倉庫」(白色大樓)。

想當年那位英勇愛國的女童軍「楊惠敏」,就是從英法租界游過這條蘇州河,護送國旗到對岸交給勇抗日軍死守四行倉庫的謝晉元團長。

雖非表定的參觀行程,但能身臨其境親自驗證國軍當年奮勇抗敵的景況,也是始料而未及的一個意外收獲。

 

                                   蘇州古城門 ─ 胥門

胥門的城外就是護城河,與古運河相通。

當初忠君愛國的伍子胥向「吳王夫差」進諫忠言,不但未獲採信。夫差還因聽信小人之讒言而將伍子胥賜死。

憤慨的伍子胥臨終前對夫差派來的人說:「我死後將我的頭顱掛在城門上,我要看著越軍入城。」說罷便自刎而亡。

傳說伍子胥的頭顱就懸掛在胥門城樓上 (目前所見的胥門係在元代時於原址重建)。

 

●●●旅遊第五天 (7月30日):參觀景點有「蘇州園林 ─ 獅子林」、「蘇州博物館」、「水鄉烏鎮」、「南宋禦街」。

江南較著名的水鄉有周庄、同里、甪直、西塘、烏鎮、南潯......,此次的水鄉行程就只安排遊覽由蘇州往杭州途中的烏鎮。

 

                                     水鄉「烏鎮」的街河

 

                              充滿古意的「烏鎮」巷道

 

穿梭在「烏鎮」的古老巷道間,偶然發現一家「錢幣館」。但因跟團無法自由行動,加上時間緊迫也無暇進去參觀,只能拍照留念。

●●●旅遊第六天 (7月31日):參觀的景點有「西溪溼地」、「西湖」。

 

綜觀六天的行程還算充實,唯一缺失就是天氣實在太熱太熱了。

31日晚間八點多飛機順利降落台中機場,當辦完出關手續,提著行李離開機場大廈在戶外候車準備回家時,突然陣陣涼風襲來,一掃滿身的疲累。

沒有近鄉情怯,只有深深體悟到一切還是台灣比較好的思鄉愛鄉情懷。

 

六天的大陸之旅結束後,從個人收藏幣鈔的觀點來看,最大的收獲就是第三天 (7月27日)參觀「上海博物館」,並在一樓「藝術品商店」買到周祥先生編著的《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 ─ 中國古代紙鈔》,及上海博物館編印的《紙上繁華‧李偉先先生舊藏紙幣掇英》這兩套好書。

 

《中國古代紙鈔》一書之封面 (精裝本彩色印刷 厚408頁 定價人民幣280元),

 

現僅將「上海博物館」及《紙上繁華‧李偉先先生舊藏紙幣掇英》略做介紹。

 

 

       位於上海市黃浦區人民大道201號的「上海博物館」

 

上海博物館」是聞名世界的中國古代藝術博物館之一,始建於1952年。目前位於人民廣場的「新館」建成於1996年。

新館的建築係由方體基座、巨型圓頂所組成,形如銅鼎暗合中國「天圓地方」的宇宙觀。

上海博物館」目前設有十一個專館,三個展覽廳 (三個展覽廳不定期引進和展出海內外博物館和文物收藏機構收藏的珍貴文物和各類藝術品)。館藏文物近百萬件,其中珍貴文物達十三萬件。

館內主要藏品包括青銅器、陶瓷器、書法、繪畫、玉牙器、竹木漆器、甲骨、璽印、錢幣、少數民族工藝等二十一個門類,其中尤以青銅器、陶瓷器、繪畫為特色。

 

                  位於上海博物館四樓的「中國歷代貨幣館」

 

「中國歷代貨幣館」內的杜維善、譚端言舊藏絲路古幣專室

 

         「中國歷代貨幣館」內的施嘉幹舊藏錢幣專室

 

         捐贈「中國歷代貨幣館」錢幣展品的收藏家名單

 

「中國歷代貨幣館」所展示的一張臺南官銀票總局拾大圓

 

臺南官銀票總局拾大圓彩圖 (翻拍自周祥著《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 ─ 中國古代紙鈔》一書第350頁)

 

                     「中國歷代貨幣館」所展示的古錢

 

                      「中國歷代貨幣館」所展示的紙鈔

 

「中國歷代貨幣館」所展示的南宋「陳二郎十分金」金牌

 

「中國歷代貨幣館」所展示的南宋「蘇宅韓五郎」金錠

 

此行最大收獲就是在一樓的「藝術品商店」買到上海博物館編印的《紙上繁華‧李偉先先生舊藏紙幣掇英》上、下兩大冊 (精裝本彩色印刷厚709頁)。

 

李偉先(1892─1972),祖籍廣東中山石岐人,曾任職上海永安紗廠董事,1952年退休。

 

馬傳德著:收藏涉獵最廣泛的錢幣大師─ 李偉先http://qb.soocang.com/content-120-972-1.html

 

李偉先先生是四十年代中國著名的錢幣大收藏家之一。

為了多方蒐求各種錢幣珍品,他毫不吝於將祖上遺產和自己畢生積蓄大都花費在錢幣之收藏,幾十年來累積不少琳瑯滿目珍罕可貴的精品。

李先生的這些幣鈔藏品,包括有完整的歷代古錢、近代機鑄幣,更富藏自明代以來各歷史時期發行之紙幣其品種之齊全,品質之上乘,體系之完備,放眼近代諸多錢幣收藏家,可說很少人能出其右。

為了讓這些畢生的「幣鈔收藏精品」能得到最好之照顧與歸宿,在馬定祥先生協助下,李先生先後於1963年、1964年和1965年,將經過整理造冊的明清銀錠機鑄銀幣機鑄銅元歷代紙鈔古錢,分三次「主動」捐贈給「上海博物館」,總數量共有萬餘件

其中,1965年捐贈的歷代紙鈔數量多達3983張,為後人留下研究中國紙幣發展和紙幣制度演變的許多珍貴實物資料。

2012年適逢李偉先先生誕辰120周年,為了紀念他對中國博物館事業的發展和學術研究的傑出貢獻。

特由「上海博物館」將李先生生前捐贈給該館之紙鈔藏品,挑選其中精華490件,編印成《紙上繁華‧李偉生先生舊藏紙幣掇英》一書,並於2012年6月出版。

全書分成上、下兩大冊 (帶封套),大16開全彩印刷共厚709頁,定價人民幣800元(全二冊)。

 

本書內容豐富印刷精美,堪稱是「中國紙幣」的經典鉅作。

 

7月28日以人民幣800元(合台幣約4000元)買下這套書之後即愛不釋手。無論是在遊覽車上,或在旅店內,只要稍有空就不停翻閱,品賞其中的紙幣圖片與說明。

李先生慷慨無私,幾乎將畢生珍藏的錢幣精品全捐贈給「上海博物館」典藏,並由當時上海市副市長金仲華代表文化部授「褒獎狀」以資獎勵。

雖對國家有重大貢獻,但文革期間李先生還是慘遭不幸,抄家抄產並被批鬥與掃地出門。晚景之淒涼,真是令人不勝晞噓。

十年的文革浩劫,整個神州大陸不知有多少歷史古蹟、文化遺產、珍貴文物、藝術瑰寶、重要文獻史料,在紅衛兵「破四舊立四新」的無知盲從與暴動下慘遭無情破壞,甚至從此灰飛煙滅。

此書之出版,也算是還給李偉先先生一個公道吧!

但你說你公道,我說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大概只有天知道

 

 

現再將《紙上繁華‧李偉生先生舊藏紙幣掇英》一書中的幾張珍鈔彩圖,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臺南官錢票伍佰文

 

                 舊台幣壹圓樣張正面 (反印)

 

舊台幣壹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此款設計未被採用)

 

   舊台幣壹圓樣張正面 (反印 此款設計未被採用)

 

舊台幣伍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此款設計未被採用)

 

舊台幣伍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此款設計未被採用)

 

               舊台幣伍圓樣張正面 (反印)

 

              舊台幣拾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舊台幣拾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此款設計未被採用)

 

周祥先生 (現為上海博物館副研究員)曾在《中國錢幣》2009年第4期發表一篇名為「民國時期台灣銀行發行的第一套台幣」的鈔文。

http://www.banknotestudy.com/blog/ArticleDetail.aspx?a=25&i=3589

在該篇文章中,周先生首次披露這些舊台幣壹圓反印樣張 (三種版式)、舊台幣伍圓反印樣張 (三種版式)、舊台幣拾圓反印樣張 (二種版式)的彩圖。

台北曹世傑先生曾在民國91年7月1日出刊的《宣和幣鈔》第40期,發表一篇「上海‧寧波‧舟山 錢幣之旅」的文章。

曹先生文章中第64頁有一段話現將其內容抄錄如下:「馬先生 (馬傳德)談到老台幣中有一種反印的鈔票 (即如古錢中的「傳形」),他的先父馬定祥先生似曾有留下一些資料,筆者手中正好有二份彰化張盛雄先生此項藏品的影印本,當即約定回台後再複印一份寄給他,請他就其資料撰文於本刊發表。此反印鈔票除老台幣外,亦見有限金門通用的壹角、五角券,其字軌皆為AA000000,顯係樣票,但當時為何將圖案反印,或許馬先生」可解此謎。」

這幾天剛從大陸旅遊回台,為了寫作需要而上網搜尋,恰好在大陸發行的最新一期《收藏》雜誌 (2013年第8期 總267期),發現內有一篇由馬傳德先生所撰寫,名為「我與台灣銀行反印試樣票的重逢」的文章。

         《收藏》雜誌 (2013年第8期 總267期)

 

1.《收藏》雜誌網址:http://tqk.cangcn.com/

 

2.「我與台灣銀行反印試樣票的重逢」(電子檔只提供一部分的文章內容):

http://www.cangcn.com/info/zz_sctqk_267_2013_8_35154680/2013-7-12/1339_64848.htm

 

這些「舊台幣的反印樣張」原都是李偉先先生的舊藏,而據瞭解李先生的大部分紙鈔當年也都是出自馬定祥先生。

所以馬傳德先生現今所撰寫「我與台灣銀行反印試樣票的重逢」,似可為這段鈔事的來龍去脈做一清楚的連結與交代 (電子檔只提供一部分文章內容,全文尚未全部看過有些結果只能憑推測)。

時光匆匆,曹先生於民國91年發表「上海‧寧波‧舟山 錢幣之旅」一文至今 (民國102年)轉眼已11年,望穿秋水終於等到馬傳德先生的這篇大作發表,甚盼有機會能將全文一睹為快。

 

 

 

          台灣流通券拾圓樣張正面 (反印)

 

              台灣流通券伍拾圓樣張正面

 

       台灣流通券壹佰圓樣張正反面 (反印)

 

有關這些「反印樣張」的產生,在《紙上繁華》一書第92頁編者有一段文字說明現抄錄如下:「本品與一般票樣不同,票樣上的圖案、文字都是反印的。通常情況下,只有當印製紙幣用的印版上的圖案、文字處正方時印出來的圖案、文字才會出現反的情況;反之,印製出來的圖案和文字則是正的。近現代印刷紙幣一般都要經歷這麼幾個工序:設計、製作母版 (將人工雕刻主景圖、機刻花紋、面額、底紋等經過滾筒組合而成),製作工作版 (印刷用)、印刷、檢驗、包裝等。出現紙幣反印的情況,發生在製作母版後,製作工作版前,供審樣用。」

 

     台灣流通券壹佰圓 (字軌票號 AF542357)

 

目前手中已登錄「台灣流通券壹佰圓」的字軌票號,連同此券共有12枚分別是:

AF540537、AF540540、AF540541、AF540542、

AF542357、AF542381、AF542393、AF542399、

AF543387、AF544065、AF547433、AF547448。




新疆省銀行六十億圓 (票號AM430329)

 


中國銀行共和紀念兌換券壹圓樣張正面 (雙獅券)

 


                     滿洲中央銀行壹仟圓

 


第一套人民幣伍佰圓瞻德城 (票號0850606)

 

 第一套人民幣壹仟圓馬飲水 (票號2671476)

 

第一套人民幣伍仟圓綿羊 (票號6097474)

 

第一套人民幣伍仟圓蒙古包 (票號4098598)

 




第一套人民幣壹萬圓駱駝隊 (票號2878219)





第一套人民幣壹萬圓牧馬 (票號2844599)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