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20826屏東市「大陳新村」

 

因家父任職「屏東糖廠」之故,所以從小都是在充滿南國風情的「屏東市」生活、成長與接受教育。

二十歲自母校 ─ 「屏東師專」畢業後,接著服兵役、就業、結婚、定居卻都一直是在台灣中部。

在中部就業及買房子定居後,三十幾年來,只偶在年節或相隔一、二個月才抽空回屏東市的老家,探視雙親並與弟妹們敘舊相聚。

至今五十餘歲人生也過了快一半,若打從二十歲離家算起,人生有五分之三的時光幾乎都駐留在外地,老家屏東市對我這個「他鄉遊子」而言,可說是既熟悉卻又覺得陌生。

幾年前,無意間在人車穿梭不停極其熱鬧的屏東市「廣東路」路旁,發現一條小巷道,巷道的入口設有一個圓弧形的「大陳新村」標誌。

 

座落在屏東市廣東路旁的「大陳新村」(翻拍自網路)

 

因為收集紙幣之緣故,所以對標誌著「大陳新村」內的小巷道及當地住戶,不禁充滿許多想像空間與好奇心理。

為寫作需要曾在網路上搜尋到與屏東市「大陳新村」的一則相關新聞報導 (102年4月11日的民視新聞),內容如下:

老闆沈心俊老先生 (翻拍自網路)

http://news.ftv.com.tw/NewsContent.aspx?ntype=class&sno=2013411U10M1

 

小我一歲的妹妹就住在「廣東路」附近,這幾年來每次回屏東市都必定都會途經「大陳新村」。

基於一種特殊的「大陳情懷」幾年來一直想至「大陳新村」拍照,並盼有機會能與當地住戶聊天、專訪做進一步的認識。

8月19日到21日回屏東探親。

受到前述那則民視的「新聞報導」影響,所以在回屏東的三天期間,已擬定計畫想專程至「大陳新村」內的「義昌商店」拜訪沈先生。

8月20日當天下午,騎著單車在廣東路來回繞了好幾次,原本路旁那個極其醒目的「大陳新村」標誌,卻突然消失不見,怎麼找就是找找不到!

雖是農曆七月,但大白天怎可能撞邪!

從「疑似」的小巷道轉入,「義昌商店」赫然就在眼前的轉角處。

 

                         義昌商店 (攝於102年8月20日)

 

午後的南台灣,剛下過一陣小雨,所以天氣也不覺那麼燠熱難耐。

「義昌商店」的門戶雖大開,但店內卻空無一人,寧靜的巷道內也沒什麼人車往來。

 

           「大陳新村」內寧靜的巷道 (攝於102年8月20日)

 

        「大陳新村」內寧靜的巷道 (攝於102年8月20日)

 

等了幾分鐘正想離開時,老闆娘 (沈太太)剛好從隔壁鄰居家慢步走回店裡。

把握這難得的機會,花20元買一瓶「罐裝口樂」並藉機與老闆娘閒聊 (沈先生當天不在家)。

首先請教沈太太,大馬路旁那個圓弧形的「大陳新村」標誌,何以突然不見?

沈太太告之,因土地糾紛所以在一、二個月前才遭地主鳩工拆除。

這麼大的「大陳新村」標誌,總覺得要拍隨時都可拍,想不到當付諸行動真要拍照時,就如此湊巧被拆掉了(幸好在網路上還搜尋到一張照片可為證)。

 

屏東市廣東路旁的「大陳新村」入口處現況 (攝於102年8月20日)

 

當然聊天之重點是大陳撤退的一些細節及大陳鈔券,但因當天沈先生恰巧不在家,沈太太是土生土長的屏東長治鄉客家人,當年大陳撤退並未身歷其境,所以談得並不深入。

至於大陳鈔券,據沈太太說當年其先生隨家人來台時,還只是個十幾歲年輕小伙子,一些細節也不是很清楚,家中也無保留當年流通的大陳鈔券。

與沈太太談了十幾分鐘才離開,甚盼下次有機會回屏東再到「義昌商店」能遇到沈先生本人,做更深入的瞭解。

此行最感扼腕之事,莫過於那座甚具意義的「大陳新村」圓弧形標誌竟慘遭拆除,以後也只能看照片回憶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