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21752苗栗縣南庄鄉獅頭山風景區。勸化堂。田美村本坑。田美煤礦(台陽田美煤礦)。田美煤礦福德祠

 


FB_IMG_1653128287820.jpg

 

FB_IMG_1653128202566.jpg

田美煤礦斜坑口和田美煤礦福德廟很有貴族氣質,不修飾自己了,草莽間卻更顯得粗獷,可以說是真名士的派頭。坑口圓拱得很雅致,可以容許一台三噸半卡車的寬廣。福德廟是鑿岩壁而成,融入山容,叉路口路過很容易錯過,壁堵彩繪麒麟似乎說明著這位土地公在礦工心中的地位,結構端凝勻稱,藤蔓從屋頂垂下,猶如重重珠簾,深像是隱士的書房,不想讓我這塵世俗人打擾。是以石碑代替偶像,立在凸出的圓拱的內裡。巧思的是,圓拱型態與田美煤礦坑口的圓拱一致,簡直是小一號的田美煤礦坑口,而且都是光面水泥。

2022年5月24日星期六。苗栗縣海線到府收購二手書舊書學術書長輩書。鞠躬告辭後來到南庄鄉探尋田美煤礦斜坑口。位置是去年南庄鄉桂竹田美煤礦礦工耆老,龍門口修車行老闆和兩位耆老女士先生教導的。公車站牌龍門口站左側獅頭山牌樓走竹41道路,往勸化堂方向直行大約八百公尺,也就是羽化堂前約50公尺。(電線桿:獅山幹31E0151ac33和32 E0151ac25之間。)右側擋土牆上行五公尺接小徑再十五公尺有個岔路,岔路走階梯十公尺是田美煤礦福德廟。掠過岔路直行再十公尺便是雄偉的斜坑坑口。折返,到道路左側上駁坎,經過十公尺長兩公尺寬的紫花藿香薊區即是漏斗卸煤槽和田美煤礦礦業建築所在。敬請留意的是靠近羽化堂的蓄水池,頹圮建築是昔日火葬場設施。這是今天龍門口一位指點我的。待考。草樹繁密,敬請注意自身安全。非常感謝愛書人,桂竹林和龍門口三位耆老,龍門口修車行老闆。以下是南庄鄉眾多煤礦中的其中三座的筆記。田美煤礦。隆祥煤礦和南邦煤礦。前兩者都在田美村,後者是南富村。疫情比去年我拜訪桂竹林耆老伉儷時更嚴重了,今天我就不敢到府上去問安與答謝。只好等待改天台灣疫情趨緩時。

 

(1):田美煤礦:台陽,龍門口,獅頭山,勸化堂:

 

台灣百大建築之一在九份八番坑,那就是台陽礦業事務所。2021 年10 月16 日星期六,苗栗縣頭份市到府收購二手書。趁著空檔來到南庄鄉田美村桂竹林探訪隆祥煤礦。承蒙耆老伉儷接見與賜茶。先生是台陽礦業田美煤礦的坑內與坑外的礦工,對台陽的注重工安,專業技術,員工福利等等不吝於讚譽。夫人看著先生的眼神充滿崇敬,宛如影迷遇見亞蘭德倫。靜靜聆聽先生對我的指導。當先生提到他在台陽混了二十七年,她才接話說,不,我先生很小心謹慎,他很偉大,一個人的薪水養大六七個孩子,只肯賺錢不肯多花錢在自己身上。先生沒有對夫人說甚麼感謝持家之類的,然而眼角很春風地轉頭三四秒定定望著夫人。太太又提起每位孩子,那就更是光彩了,嘴笑目笑。先生立即拿出幾位孩子的名片讓我看,一一指著每個字念給我聽。一一敘述孩子們奮鬥過程。基於尊重隱私,這部份就不筆記了。南庄鄉日據時代以來的煤礦開採史,顏欽賢先生與台陽鑛業公司都曾經在部落格有拙文,就不贅述了。兩位的國語好優雅,客家口音很親切,使用的煤礦專有名詞也與河洛話不同,比如以國語指稱天車,發音成dian-cho(電車?不是, tien ca或是tien-cha),沒有使用河洛話慣用語的thian-tshia(天車)或是tuā-soh (大索)。以下是Chin先生的回憶:

 

耆老先生說:
{今年90 歲,55 歲退休。在台陽( 田美煤礦)工作了二十七年。 內外坑工作都做過。台陽老闆是顏欽賢,人很好,是瑞芳的大礦主。台陽是五,六百人的大礦坑。老板很注重也很捨得花錢在工安。然而,有坑就有礦災,還是會發生不幸。我們的鄰居早上上工,下午就變成一具屍體。出坑回家後才算是人,入坑就是埋在地下了。坑內的收入比國小老師高幾倍,吸引很多外地人投入。}
{台陽有兩個大斜坑,都相通; 所使用的天車,一個是五百馬力,負責運輸,包括人員,煤炭,廢土,相思材等等; 一個是三百,專門抽風和送風。坑道都挖到海平面以下三百公尺,裡頭很熱,屬於柴炭,(這或許我誤解了,是否指府上附近的隆祥煤礦是柴炭,而南邦煤礦和田美煤礦是油炭。畢竟田美煤礦的煤碳熱量有6400大卡。改天再請教這位耆老。待考))又比南邦煤礦的油炭溫度低些,瓦斯少些。田美煤礦的煤脈有秩序,煤層穩定,很少斷層;不像隆祥煤礦的斷層,尖減,障礙多。田美煤礦的先天條件那麼好,還是發生過重大礦災。二十四小時作業。挖煤的是3 班制,算實績, 大部份是承包制;天車工則是屬於公司員工,兩班制,一次上工十二小時。田美煤礦的工作讓我和我太太支撐了一個家。}
{很多是外地來的礦工,台陽蓋了礦寮在田尾派出所的後面,供給礦工和他的家庭住。其中也有外省人,他們也會住礦寮。這工作很適合外省人 ,他們剛來台灣,除非是政府興建的眷舍,幾乎都沒有房地產,只要一身衣服來到台陽就可以。有礦寮可以住,第一天出坑後,拿著出勤卡就可以到福利社或是柑仔店,在當天實績內來賒帳買東西。台陽也有交通車,接送礦工和員工到台陽坑坑口。田美煤礦的坑口在高山裡,沒有人帶會找不到。若是站在坑口的山頂上,很容易看到山嵐在群山間。當年的煮飯的煤煙,寺廟的煙火常常不中斷,分不清山頂是煙還是雲。煤礦收坑後,人們就散去了。}
{田美派出所轄區有兩個鄉,分別是田美村和獅山村。當年,光是田美村就有兩座戲院。龍門口有一座。台陽位於獅山村境內。這兩村,還有其它非常多的煤礦,因此,熱鬧繁華。本地,先是樟腦,再來是sam-muag(疑指山木,sam-mug,伐木)最後是煤礦,如此興旺了快百年。我們老家在田美村的桂竹林,走路,騎單車後來是摩托車到礦場。日本時代,南庄鄉的國小先是在南庄,後來,田尾村也有。我是讀田尾。我身體不好,八九歲才唸書。}
{國小還沒畢業時,光復了。家境關係,沒有繼續讀初中,光復後改唸國語,之前所上的學等於被認定是沒用的。拿著新頒布的國語讀本都是漢字,注音符號,識不得,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我們這一代講話;日語,國語,台語(疑指 河洛話) 和客語兼著使用。這種朝代轉換的痛苦,對底層無法再唸初中是更深一層。是靠著自學才慢慢跟上。}
{我總共有六七個孩子。他們知道父母親賺錢不容易,都很認真讀書,也都考得上大專; 而我們夫妻曉得孩子能讀書,我們就一分一毫地省給他們。四個兒子都是公務員,女兒也都過得很好,大兒子七十歲了,已經退休。都很為我們著想。}
必須趕回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二手書舊書,只能請教二十分鐘。那茶很芳醇。好感謝兩位。就起身再三鞠躬告辭。囑咐我有空再來,別那麽匆忙。
田美煤礦開採26年,而先生在田美煤礦公司視事了27年。談到田美煤礦是話語是無比的懷念。臺灣鑛業史續二是將田美煤礦視為臺灣重要煤礦。說:
{台陽的田美煤礦,礦區字號:礦業字 968 外 2區。礦區面積:557公顷47公畝。礦業權人:顏欽賢。礦址交通:礦場位於南庄鄉獅山村田美地方,距竹南火車站東方約 20km,有公路之便,汽車及卡車均可直達礦場,交通運輸尚稱方便。}
{民國 44 年1月開拓大平硐及排風斜坑,47 年 2 月因自家發電機故障而停工,48年12月變更開發計畫復工。 地質概況:開採煤層為南莊層。全區地質構造完整,未見有斷層。“}
{煤層概況:僅採上層煤,自1片至9片間平均煤厚0.7~1.0m,10 片至 13 片半 平均煤厚為0.5-0.6m,13 片半以下平均煤厚為0.55m。煤質:水洗層煤,灰分11.65%,發熱量6,400卡。}
{員工生產:坑內 512坑外,98 合計 620人,民國60年,生產108,000噸}
{田美煤礦為台陽公司在竹苗地區之代表礦場。先為大馬力的自家發電 開坑而有名。該礦對開採技術的改進不遺餘力,其中較為特出的。為在彎曲的坑道(坑道中有二處 90度之轉彎),利用小型捲揚機無極索 的列車運搬創造先例。開採 26 年間計生1,938,612噸。}(988頁 臺灣鑛業史續二上)
天車工是壓力很大的工作。也是坑內釀災的主要原因之一,的確必須如同夫人所說的小心謹慎。林根先生是南庄鄉煤礦盛產時代的福利社老闆,他接受苗栗縣文獻委員會訪談時說:
{搬運機具及鐵軌不符合規格。由於坑內各巷道的規格都有一定的標準,但往往作業人不按照規定操作,就發生彼此安全距離的誤差,同時坑內地層都有不同的壓力產生,會影響運送及控制失常而弄生災變。}
同樣接受訪談的南庄鄉人徐傳鼎先生是民國21 年次。紀錄人:張典婉作家。徐先生說:
{我原來住在南庄鄉的南江村,民國四十六年進入江基寶的獅山煤礦公司,開始入坑採炭。那時陸 續成立的煤礦公司,有太山煤礦,藍茂松經營,還有龍山、南洸、義德、南邦、台陽、田美等礦業公司,起初都以平水前進坑方式採礦,靠人力將台車推出礦坑,民國四十九年南庄有了電力輸 送之後,才有斜坑方式採礦,靠電力來拉台車。}
{所謂生人走生路,死人走死路。礦坑的災變有很多種狀況可能發生的,幾十年中港溪流域的大小礦坑,不知發生過多少災變,罹難礦工早已超過百人以上,造成許多的家庭悲劇 甚至有個村庄被稱為寡婦村。}
{礦坑的災變多,一是拖曳台車的,鋼索斷裂,重車撞死人,或是坐在台車上的工人當場沒命,還 有台車脫軌翻車傷人的情況。二是坑道内在爆破時落磐,坑道內的礦工 非死即傷。三是瓦斯突出, 坑內作業人員被毒死或是引爆大火而被焚斃。四是電線走火,人員被二百二十伏特的電觸擊而身亡。 大約四十幾年前,台陽礦業所屬的獅山二坑就發生過瓦斯爆炸,奪走九條性命的慘劇,我到過現 場見到那種悲慘的場面。由於找工作發生之前,未做安全檢查,保險絲不靈光,當一氧化碳突出 時,與走火的電線接觸,猛然爆炸,坑内礦工無一倖免於難。罹難者之中有八位是三灣鄉張姓伙房,同一祖神牌下的親人,真是情何以堪?}(民國88年苗栗縣鄉土文史料。文獻委員會)
張拓蕪作家在{從獅頭山再往裡走}的自述性小說裡說,民國四十年代初期,和老潘兩人從竹南搭客運,最後一站下車,大約是獅頭山再往裡走,大約十五公里就是南庄鄉。先是搭草篷來開山,但沒想到是有主地,二十多天後,只好退出。就到了一座煤礦。那座煤礦是在南庄鄉和獅頭山之間。是沒有天車的煤礦,推煤車推不動到坑口外,因為有坡度;挑煤力氣不夠,甚至挑輸給女工們,女工一擔挑一百二十斤,而主角卻只能90斤不到。兩個半月後改當坑內裝車工,發生了落磐,差點丟了命。而這場意外,實際上屬於因為恐懼而擴大的驚險。入坑的礦工都有恆常的憂慮吧?這篇自傳小說每個字都是疑懼的意味。張拓蕪是這樣回憶:
{......就這樣,我還是咬牙切齒地支持了兩個半月,其間我實在不勝負荷再度進了洞,但在洞裏發生了一次小落磐,一個工人被頂上的一塊不小的石頭砸破了頭,當時我正在裝車,有個 人大叫一聲:「落磐了!」大家就丟下手中的工具,無頭蒼蠅般的往外逃,坑內很窄,不過兩公尺,被鐵軌上的車廂擋住了一半,本來就不怎麽看得清,驚慌之下那盞頭盔上的燈就更 不管用了,大家擠作一團,我被人羣擠倒,我記得至少有十幾雙脚從我身上踩過去,尚幸都 是赤脚大仙,若是穿着我們涇縣的那種釘鞋,我的腦袋瓜一定被踐踏成一堆稀泥!
其實只是一次小落磐,大家若能心情平靜,一定能平安出坑,若是大落磐,把坑道口封住,逃也是沒有用。
我被人抬了出去,其實額上只擦破了一點表皮,但我的人却昏厥了過去,我早以爲我已經死了,我是被驚嚇死的! 這事發生後,煤礦老闆讓給我也不幹。
第二天,我撐起乾糧袋就走!老吳一把拉住:「就是走也要等把傷治好呀!」我額頭上貼著紗布,臂上塗着紅藥水,但我沒有傷着,倒是我的膽嚇破了!
我從來沒有上過一次山,我記得,新竹客運車就到獅頭山脚爲止,再往裏,就得走路, 或者搭乘煤礦運煤的卡車或車。我更記得:那時既沒有苗栗縣,也沒有桃園縣!那時的南庄鄉屬新竹縣。}( 頁92, 代馬輸卒補記,爾雅)
袁瓊瓊作家說:
{這一群渡海來到臺灣的人,被稱為「外省人」。雖然其間也不乏帶著金條遷 臺的,但多數是軍公教人員,俱都身無長物,吃住都是問題。幸運的人被安置在 臺灣各地臨時搭建的房舍,配不到住處的人就只好自己設法。我母親是其中之 ,那時候她十九歲,挺著大肚子,借住在新竹鄉下的農家,晚上就打開軍方發 放的行軍床,睡在屋外。
1956 年蔣宋美齡發起「軍眷籌建住宅計畫」,她指示婦聯會向民間籌款建築 眷舍。六個月裡募到了六千萬臺幣,以當時饅頭一毛錢兩個的物價來估算,可謂 巨款。這筆錢一共蓋了四千棟眷舍。落成後全數捐贈國防部,由軍方統籌分配 這個計畫持續十年,到一九六七年第十期工程結束的時候,一共建成三萬八 千一百棟眷舍,分布在十一個縣市。這裡的「棟」指的是一整排房子。通常一棟 會有十來戶。粗估一下,算房屋單位,大約四十萬戶上下。近年的統計,全省的 眷村一共有八百八十八個。可能在一九六七年之後, 便不再有新建的眷村,但是 眷村會自行「增生」,每家每戶,只要有能力,就會加蓋,延伸自己的前後院, 或者在平房上加蓋小樓。眷村在後期,幾乎完全脫離原本規定的統一和規則的 「原型」,成為奇妙的建築型團,而不可思議的是,全省的眷村,「變形」之後 依舊非常相像。......} ( 頁12, 滄桑備忘錄,九歌)
民國35年,民眾國語讀本有一篇課文是{勤儉的人}:
{收的多,付的少,
收的多,付的少,
便可一天富一天了。}(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在民國35年6月3版。頁13,第一冊)
耆老女士先生正是如此地勤儉持家,而子女們都能仰體父母親的苦心,都讓人好尊敬。
告辭後,走出巷弄,四周高山環繞,山嵐和雲霧各自在山間與山尖。改天苗栗到府收購二手書再來南庄鄉尋訪田尾煤礦。耆老有一一指點我各座煤礦的位置。屆時再來走走各地的煤礦和登上這兩村的最高點。
日本的廣瀨建詩人有一首彥山詩:
彥山高處望氤氳。
木末樓臺晴始分。
日暮天壇人去盡。
香煙散作數峯雲。( 頁98, 新修漢文簡野道明編,卷四,明治書院,東京市)
非常感謝頭份愛書人和南庄田美村耆老伉儷。2021年10月16日。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筆記。田美煤礦的歷史沿革,煤田,煤質,工安,照片等等另日再筆記與拍照。
附錄:
1:
第四節 竹苗地區
一、田美煤礦
礦區字號:礦業字 968 外 2區
礦區面積:557公顷47公畝 94 公屋 规 織:股份有限公司
礦業權人:顏欽賢
礦址交通:礦場位於南庄鄉獅山村田美地方,距竹南火車站東方約 20km,有公 路之便,汽車及卡車均可直達礦場,交通運輸尚稱方便。
沿 革:民國 44 年1月開拓大平硐及排風斜坑,47 年 2 月因自家發電機故障
而停工,48年12月變更開發計畫復工。 地質概況:開採煤層為南莊層,地質上位於獅頭山背斜之寬展軸部,地層走向自 西而東,由北 80 度西轉為北 45 度西,地層傾向東北,傾角在 15 片 以上為 12-15 度,至15 片以下西北側傾角大至 45 度,東南側傾角大 至 29 度,更向東至東斜坑,地層走向轉為東西而傾向北,傾角為 S 度、全區地質構造完整,未見有斷層。
煤層概況:僅採上層煤,自1片至9片間平均煤厚為0.7~1.0m,10 片至 13 片半 平均煤厚為0.5-0.6m,13 片半以下平均煤厚為0.55m。 可採煤量:上層媒 2,226,500 噸,
媒煤質:水洗層煤,灰分11.65%,發熱量6,400卡,塊粒煤率7% - 開採情形:採煤以長壁法或昇樓法使用風鎬採煤、掘進用風鑽机與人工裝礦,支 撐在坑道使用坑木或鋼拱,煤面用坑木支撐。坑內湧水量約 72cf/m, 用電氣水泵排水,通風採用中央式,總排風量為1,300立方公尺每分, 運搬在煤面用鏈條運煤机,平巷煤車與小捲揚札,斜坑捲揚机運搬・ 坑口標高+276m,坑道深度 -188m。
機電設備:捲揚机 500~10HP 共 23 台計 1,010HP,耗電34%,水泵 125~20HP 共 13 台計 1,000HP,耗電34%,扇風机 80~35HP 共3台計165HP,耗電 5%,壓風机 300~100HP共4台計 800HP,耗電27%。合計 2,975HP。 月用電量 7,800,000KWH
員工生產:坑內 512坑外,98 合計 620人,60年生產108,000噸,效率 14.75 噸。
產銷成本:生產320.7元,管理36.0元推銷31.8元,合計388.5元。
特記事項
:田美煤礦為台陽公司在竹苗地區之代表礦場。先為大馬力的自家發電 開坑而有名。該礦對開採技術的改進不遺餘力,其中較為特出的。為 在彎曲的坑道(坑道中有二處 90度之轉彎),利用小型捲揚機無極索 的列車運搬創造先例。開採 26 年間計生產1,938,612噸。
-988頁 臺灣鑛業史續二上
2:核准礦區與開探煤礦:
本鄉位於本縣煤田區之中央,煤的開採對本鄉的經濟、人文與生活等之影響至鉅,可謂息息相關。
日明治年間,新竹州竹南郡下核准5個煤礦區,總面積為924,667坪。在此5區中, 展南拓殖株式會社即擁有2區,分別以南庄炭礦及田尾炭礦開採;林啟興與林清文父子分別獲准一區,共開獅頭山炭礦,為本鄉獅山地區最早的煤礦;陳眷獲准1區,以華南炭礦開採。
其後,大正年間,有興南炭礦、義興炭礦等開坑;昭和年間有南邦炭礦、北灣炭 罐、千代田炭礦及愛國炭礦等之加入。( 頁432, 南庄鄉志)日本大正十三年日治時期有關本鄉煤礦之種種,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臺北石炭支部曾於日大正14年 1925)發表〈臺灣炭礦志〉,文中對林清文炭礦與南庄炭礦有詳細介紹:
林清文炭礦(日大正13年‧1924調查資料)1061 號礦區:1061,1055,1070,1112。庄鄉志一、位置:新竹州竹南郡南庄田尾地方。竹南站(鐵路)東方約12哩,獅頭山廟附近。
二、礦主及經營者:林啟興(林清文之父)及松本徒爾等數名。
三、沿革:1061號礦區,係陳秀蘭於日明治44年(1911)4月出願許可。於日大正5年 (1916)由林啟興承受著手採掘,後由其子林清文經營;林清文與松本徒爾等數名共同 礦區之1055、1070及1112號合併開採,稱為中港炭礦,日大正5年(1916)僅產300餘噸,6年(1917)為2,000噸,7年(1918)為4,000噸,8年(1919)為6,500噸並將所產之煤全部委託三井會社販售,9年(1920)增至10,000噸,10年(1921)則因不景氣,除 1061號區繼續開採外,其他皆停產,故產量僅3,500噸。其後由中港興業社及林阿祥請負。
四、 礦區:
礦區號碼
1061
面積(坪)
74,200
45,700
136,900
137,500
面積(公頃)
24.7
15.2
45.6
礦業權者
林啟興
松本徒爾等6名
松本徒爾等6名
松本徒爾等6名
1055
1070
45.8
1112
出版
南庄炭礦(展南拓殖株式會社,日大正13年‧1924年底調查資料)礦區號碼:1140,1054,1077,1122,
、位置:新竹州竹南郡南庄田尾地方,竹南火車站東方約14哩處
二、礦主及經營者:展南拓殖株式會社
三、沿革:日大正7年(1918)8月,展南拓殖株式會社成立,以經營製糖、運輸、拓殖及炭礦等為目的,隨即著手開採煤之事業;該年下半年,對1140、1054、1077與1122等4
礦區進行試採,而在1077區開本坑道,8年(1919)正式產煤,產量達4,800噸。( 頁435, 南庄鄉誌)
3:新竹及苗栗縣獅頭山 北埔煤田
獅頭山一北埔煤田爲一向東北延展之起伏山地所組成,其北爲峨嵋溪,其南爲中港 溪。北埔鎮位於本煤田之西北邊緣,南莊鎮位於本煤田之東南角。本煤田東南接上坪煤田,西南連八卦力煤田。本煤田之主要構造爲兩狹長而不對稱之背斜,兩者開創竹湖斷層所分開。此兩背斜皆呈東北走向,均向東北傾沒,其軸面皆向東南傾斜,其西北翼地 層皆陡直或倒轉向東南傾斜。竹湖斷層呈東北走向,其東南側爲獅頭山背斜,其西北側 者為番婆坑背斜。在竹湖斷層之東北部,獅頭山背斜逆覆於番婆坑背斜之上,此處本新 層為一橫向斷層。西南至獅頭山西北竹湖附近,本斷線沿番婆坑背斜之西北買延長,轉 爲一縱向斷層。此兩背斜之東南翼皆為另一縱向斷層所切,此斷層名曰大坪斷層。大坪 斷層之主要走向為北 25 度東,斷面傾向東南,傾角甚大。 大坪之北大坪斷層覆於竹湖 斷層之上,更向北北東,兩斷層即合而為一。
本煤田由南莊層組成,其中已見煤層達十層以上,但半數以上之煤層厚僅0.1 公尺 ,不能開採。可採者共有四煤層,均位於南莊層上段之中。此四煤層之名稱、厚度、及 各層間距如下所示::
地層間距(公尺)
一般厚度(公尺)
.45 (約計)
上煤眉
0.55 (0.4 0.6)
本煤層
.47 (約計)
0.350.4
下煤層
-46 (約計)
0.25 0.3
最下煤層
0.25 -0.3
此四煤層中以上煤層最厚但本煤層媒質最佳,且所含塊煤率最高。本煤田 所探者以此兩煤層為主,其下兩煤層僅在局部地區可以開採之。本煤田就地質構造而言 ,可分爲三含煤區,即番婆坑背斜、獅頭山背料、及大坪斷層以東區。
番婆坑背斜在番婆坑附近向東北傾沒故其西北翼地層走向北 50 至 60 度東傾向 西北 60 度至直立;其東南翼走向北 50 至 60 度西傾向東北約30度。東南翼在小南坑 復褶曲呈一向東北傾沒之小向斜,向斜之另一翼呈東西走向,傾向北約 30 度。 更向東 南,本背斜爲大坪斷層所切而終。番婆坑背斜軸向北 20 至 30 度東,軸部西南延至石硬 子即為竹湖斷層斜切而過。此後更向西南,僅有本背斜之西北翼在竹湖斷層之西北側繼 颖延向西南,過中港溪,進入八卦力煤田。此西北翼在本煤田延展雖甚長,但其煤層之 可探部分僅自番婆坑延至茅坪,共長四公里。自茅坪再向西南:本翼含煤層以白砂岩為 主,煤層薄劣而不能開採。本背到內南莊層僅有三可採煤層,最下煤層質劣,不能開採 。此三可採煤層之厚度均不規則,且缺少連續性。上煤層在西北翼之芎蕉窩至茅坪閒煤 質劣,不能開探。本煤層在小南坑向斜內煤質劣,不能開採。下煤層雖較薄,但較其延續性,各地俱可開採。本背斜西北翼延至中港溪北岸,煤帶受其東南竹湖斷層推擠而褶 皺成一局部背斜,軸向北北東。西北翼傾斜40度,東南翼傾斜 20 度。此處僅開上煤層 ,厚約0.4公尺,煤質欠佳。
獅頭山背斜爲本省南莊層煤層發育最良好之地,產煤量亦最高,所有四煤層供可開 探。獅頭山背斜軸向難以東北為主,但在中港溪北之傾沒部呈一箱形褶曲,地層至爲平 緩。其西北僑竹湖斷層,東南雲大坪斷層。在接近斷層處,煤層均受擾亂,傾角及厚度 多變化,大坪斷層之西北側,此含煤地層褶曲成一向東北傾沒猴山背斜,兩翼地面傾 角鴉 40度左右,向下變小至 15 及 20 度。“目前本背斜內以田美煤礦產量最大, 爲全省 首屈一指者,專開採獅頭山背斜傾沒部之煤層。”
33
大坪斷層之東南,南莊層造成一狹長煤帶,隨此斷線而延展。 此煤帶走向北30度 至40度 東,地層傾向西北約60度,但多變化。其東北段長1.5公里,有南山煤礦開採上 煤層及本煤層,其西南段長約一公里,有義得煤礦開採上煤層及下煤層,兩者中間之煤帶長1.5公里,不見煤層露頭,亦無煤礦開採。本煤帶之東南有一小斷層,北小散層之 東有另一由南莊層組成之煤帶,長約二公里,現有賀益煤礦開採其上煤層及最下煤層, 此媒帶之地層走向北50度東,傾向東南約60度。
獅頭山及北埔煤田內之南莊層共含可採煤量6,816,173公噸,較民國初年之估計數 字減少約五十一萬公噸左右。( 頁33,民國55年臺灣之煤礦資源)
4:臺灣鑛業史 第參篇 煤礦業:
臺陽鑛業股份有限公司 田美煤礦
【礦 址】苗栗縣南庄鄉獅山村田尾地方。
【礦區號碼】礦業字第一三六九號,臺濟採字第二六〇五號。
【礦區面積】四一〇公頃一八公畝一八公厘。
【礦權人】臺陽礦業股份有限公司。
【經營人】董事長:顏欽賢。
【簡 史】民國四十四年元月開工,民國四十七年十二月因自備發電 機故障而停工,民國四十八年十二月電力接通後復工至五 十二年二月開始產煤,民國五十三年四月將礦業字第六一、二四四、一三六九號合併爲一整區。
【煤 層】上部系統,稍有變化,現採上層,厚度〇,六公尺,本層 厚度〇‧四公尺,下層厚度〇·三公尺。
【煤 普通燃料煤。
【成分【經營組織別】公司組織。
【開坑別】現有主斜坑一坑,水平坑一坑。
【降煤倩形】礦場至竹南車站二五公里,使用卡車。
【最近三年生產實績】民國五十二年三一、〇八五公噸,民國五十三年一〇四、五〇〇公噸。(頁808)

 

FB_IMG_1653128299917.jpg

FB_IMG_1653128261495.jpg

田美煤礦斜坑口在行李車正上方十五公尺

FB_IMG_1653128209509.jpg

田美煤礦福德廟

FB_IMG_1653128271846.jpg

由此樹下擋土牆可以攀爬而上。敬請注意安全

FB_IMG_1653128267383.jpg

田美煤礦斜坑口下方

FB_IMG_1653128241721.jpg

漏斗。卸煤饋。

FB_IMG_1653128284285.jpg

往田美煤礦斜坑口

FB_IMG_1653128220191.jpg

右側通往漏斗和礦業建築。但是在往內走的蓄水池等等,根據龍門口耆老說,那是火葬場的設施。

FB_IMG_1653128244802.jpg

FB_IMG_1653128238656.jpg

田美煤礦礦業建築

FB_IMG_1653128287820.jpg

斜坑口

FB_IMG_1653128224468.jpg

右側通往漏斗等礦業建築。紫花藿香薊

FB_IMG_1653128232165.jpg

FB_IMG_1653128228807.jpg

漏斗

FB_IMG_1653128235260.jpg

FB_IMG_1653128291471.jpg

FB_IMG_1653128295094.jpg

田美煤礦。請問看到自了嗎?

。。。。。。

以下隆祥煤礦:

 

FB_IMG_1634638069022.jpg

 

FB_IMG_1634638084617.jpg

 

 

FB_IMG_1634638013809.jpg

FB_IMG_1634638028617.jpg

FB_IMG_1634637933607.jpg

FB_IMG_1634638039303.jpg

 

(2):隆祥煤礦:桂竹林

 

2021 年10 月16 日星期六。苗栗縣頭份鎮到府收購二手書,完成後,距離下一個行程,有三小時的空檔。張拓蕪作家曾經在苗栗縣南庄鄉當過煤礦工。小說中披露,煤礦就在南庄鄉和獅頭山之間(代馬輸卒補記,張拓蕪)當時坑內外完全是人力運作。為了尋找他曾經落腳的煤礦我就立即前往。當時是民國四十年代,不可能有轎車接送,我就搭5805公車前往南庄鄉。谷歌說有一班公車三分鐘後就來到頭份分局站。是週六的緣故吧?滿座。請教一位年輕人,這班公車,接近南庄有哪個煤礦距離馬路最近可以讓我去探尋? 他說不清楚,立即以客家話請教週圍的長者。小聲討論,彷彿是內閣討論戰守會議的嚴肅,兩分鐘後得到結論,那就是到田美村叫做桂竹林的下一站下車,只有幾步路;但是,如果時間夠,應當到台陽坑( 田美煤礦) 那才具有代表性。我選擇前者。當然,必須確定幾步路到底多遠。在鄉村,所謂的山腳下可能要爬兩公里的山,我前天台北市內湖區內湖路三段到府收購舊書書,耆老們跟我說福田煤礦就在碧山岩寺的左下方,我上去了。才發現原來是三公里路下方的碧山路7 巷。不過邏輯上也說得通。那幾步路更是不遠的形容詞,有時也是一座山頭。車上指點我的那位耆老以國語說大約一百多公尺。

他們陸續下車了。我在124 公路的25公里處,妙法寺站下車。馬路右側是一幢很美的紅磚平房,屋頂是日式瓦片的斜脊。左側路牌是田美村四,五鄰。有幾處岔路。巷道是沿著一條清澈的山溪而上。野薑,紫花藿香薊...咸豐草等等的花朵佈滿幽幽的兩岸。八十公尺處的小橋左岸有一個疑似坑道的凹陷,泥土填平了。此地是個平坦台地,有幾戶人家,古厝為主。再往前七十公尺有一座坑口,特別的是前後都有開口,前方是水泥塗抹,後方是自然岩壁,兩隻黑狗兒很畏懼,但是一隻被截去了右前腳腳掌。

一位上車正要外出的先生說:

“ 是被被溪邊捕獸夾所傷害的,到現在還會怕陌生人,做夢還會抖腳。我年輕時就到台北工作。右側這座坑口的後方是風坑。前方是捨土專用斜坑口,是以天車將坑內廢棄石土拉出,再推到馬路左側的山溝邊傾倒,堆積成現在的菜園。煤礦坑口在巷口下方的岔路,具體位置我不清楚。這座很晚開坑,不可能是你講的民國四十年代。下方的長輩一定知道,你再去問,我就不曉得了。眼前這座坑口再往前十公尺的水槽是比這座煤礦更早就存在與煤礦無關,是我們家的設施。水槽之上沒有坑口或是煤礦了。“

返回途經中段,承蒙耆老伉儷接見和賜我坐下飲茶。90 歲耆老先生是台陽煤礦田美煤礦的礦工,坑內外都做過,最久的是天車工,服務了二十七年。直到台陽收坑。他說,台陽坑挖到海平面之下三百公尺,很多礦工在坑內熱到脫光衣服。也教導了我許多田美煤礦和南庄的往事,這部份另日再筆記。他指出這座煤礦是隆祥煤礦,斷層多,煤脈不整齊常常尖減而消失,煤層很薄,老闆姓張,沒有賺到錢。礦坑口還在下方。以前煤礦坑口的上方沒有馬路,只有小徑。以前都是騎單車或是機車到田美煤礦,孩子們很上進,都是公務員。”

請教了二十分鐘。必須趕回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舊書,只好鞠躬告辭。

回到巷口。一位耆老女士正緩緩地往上走。引領我走去坑口,礦埕和降煤點。坑口就在她府上的旁邊,那是一棟木屋的後方,已經被擋土牆封掩,出水口還是流出硫磺顏色。是由巷口直走後第三個右叉巷弄走到底。坑口朝向大馬路。是私人領域,建議大家敬請務必得到主人允許才可進入。礦埕和檯仔腳就在第一右轉岔路,是個兩個藍球場寬的台地。她指點說,當年台車由坑口以天車拉出,再以台車推到台地,大約八十公尺。運煤卡車再從巷口倒退方式進到降煤點裝載。這個坑口是煤炭送出專坑。降煤點附近有福德祠。這座煤礦一天可以載走兩車。坑內礦工有十到二十位,坑外檯仔腳則有四位,而她正是四位之一。隆祥煤礦是煤炭採盡了才廢坑。當時薪水是一天四,五百元。她的先生今年八十二歲,是南庄煤礦的保安人員,負責瓦斯探測。每天開工前,他都是第一位入坑檢測瓦斯濃度,安全才可讓礦工入坑。讓我很意外的是,他的先生砂肺很嚴重,即便服藥和使用噴劑,走路還是會喘。每個月門診可以領到一瓶噴劑,然而總是不夠,必須自費買好幾瓶,一瓶兩百五十元。都是由耆老女士照顧,她說,病人苦,她更是累。孩子們知道爸爸辛苦,對我們很貼心。一百五十公尺那座坑口是風坑沒有錯,坑內很熱,因為南庄的煤礦都挖得好深,而這座隆祥坑也不例外,在煤炭坑口左右也各有一座風坑。而中段橋邊的坑口是試挖坑,沒有著煤就廢棄了。隆祥煤礦生產了八,九年就收坑。

 

臺灣鑛業史續一記載,隆祥煤礦是民國66 年由張榮清先生申請經營,苗栗縣南庄鄉,月產平均四百噸,開始生產是民國66 年1月。看來這是小礦,跟台陽田美煤礦民國60 年的坑內 512人,外98 合計 620人,60年生產108,000公噸差很遠。

南庄鄉誌說:

“本鄉位於本縣煤田區之中央,煤的開採對本鄉的經濟、人文與生活等之影響至鉅,可謂息息相關。

日明治年間,新竹州竹南郡下核准5個煤礦區,總面積為924,667坪。在此5區中, 展南拓殖株式會社即擁有2區,分別以南庄炭礦及田尾炭礦開採;林啟興與林清文父子分別獲准一區,共開獅頭山炭礦,為本鄉獅山地區最早的煤礦;陳眷獲准1區,以華南炭礦開採。

其後,大正年間,有興南炭礦、義興炭礦等開坑;昭和年間有南邦炭礦、北灣炭 罐、千代田炭礦及愛國炭礦等之加入。”( 頁432, 南庄鄉志)

民國55 年出版的臺灣鑛業史中記載,苗栗縣南庄鄉田美地方的主要煤礦總共有下列幾座: 1,義得煤礦,礦業字第348,349。2, 大同煤礦礦業字第951,952。3, 義興煤礦礦業字第348。4, 龍山煤礦,小礦業字第18 號。5, 臺灣鑛業股份有限公司田美煤礦( 獅山村田尾)礦業字第1369。( 頁808)

民國88 年,劉維添先生說:

“在這幾十年間,於南庄從事採煤事業的大小公司,總計有二十幾家, 礦工人數更有上萬人。現在我還記得的煤礦公司名稱有:南邦、獅山、大同、大成、義興、義德、 台陽、泰山、南江、南莊、大東河、新協同、龍山、昌、新協興、永南等,採礦區域包括獅頭 山、田美、桂竹林、大屋坑、芎蕉湖、伯公坑、小東河、蓬萊、東河、鵝公髻山、大窩,最後才 進入石壁、鹿場、風美,可說是翻遍了南庄的山脈煤層。“( 民國88 年苗栗縣鄉土史)

隆祥煤礦是電力運作的天車,同時是民國67 年開坑,應當不是張拓蕪所待過的人力的煤礦。同時,南庄鄉直到民國49 年才送電,當時只有田尾煤礦自備發電機。( 詳苗栗縣鄉土資料)當然,隆祥煤礦的前世還待考。

 

這位耆老女士的先生是保安,卻有嚴重的砂肺,仔細想想也是,南庄若都是深入海平面兩三百公尺,光是進入坑內每個片道,即便天車三,四十公里往下的速度,那也需要很久的時間。砂肺是倖存坑內礦工的真實噩夢。 張拓蕪自述性的這篇小說,讀來可以感受到筆下的驚悸,詳實揭示各種職業病和意外災害,其中也提到了砂肺。

南庄鄉徐傳鼎先生,民國21 年次,接受張典婉作家訪談。他是民國四十六年起從事採礦挖煤的行業,民國七十六年從事滿三十年退休。有一段話說:

“另外是因為砂氣導致氣管受傷的案例,彼彼皆是。當年我們這批坑内採炭人,為了謀生,不顧生 命安危,連口罩也沒帶進坑就幹活,不知吸入多少泥灰,炭灰,大概在二十幾年前礦工醫院就開始出現砂氣的病例,幾乎大半以上的礦工所吸入體內的石灰細粉,黏著在支氣管中, 無法排出, 對身體造成極大的危害,而醫學發達的今日,對於這種特殊的職業病也束手無策,有些人早已一 命嗚呼,有些人還在觀察治療中。我和隔壁鄰居劉欽明同病相鄰,每個星期都到頭份鎮為恭紀念醫院(前身為礦工醫院)去拿藥,也不知道那一天會痊癒,或是去閻王府報呢......二、三十年前南庄礦業公司在風美村的鹿場,就有斜坑、新坑、南本坑三處礦坑,員工一千多人, 在採礦事業輝煌時期,南庄街上的酒家、茶室、旅舍、戲院林立,正是南庄的桃花水,賺錢過不 了烏蛇嘴的時期,但是煤礦事業早在十年前就成為夕陽工作,國外進口的煤炭比起本土所開採的 煤炭,成本又低,價格又便宜,目前在苗栗縣剩下三兩家煤礦公司,虛有其名,不再打洞了。 我們這些退休的老礦工,除了一部分轉業成功之外,大部分都靠子女撫養,那段地下工作人員的 往事,再也不讓它進入我的夢境中。“( 頁五八三,苗栗縣鄉土資料,民國88 年)

坑內一天的開始是由保安來當先鋒,女士的先生,很像是搜索兵,將死神做初步的驅離。張默詩人的“請爲我們掌盞燈”詩。女士的先生就是黑暗道路的先導掌燈者吧?詩中說:

這裡的世界多幽渺
蔓草萋萋,阻隔我們的來路時
朔風蕭蕭,散發一股難耐的寒氣
請不要為那曠古的荒野祈禱
路是需要我們開採的
走啊,走啊,大踏步地走啊

一掌撈起呼嘯而去的星粒
星粒如念珠,沿著我的十指間的弧度
不斷不斷地韻律
翻過一座 骷髏的小島
翻過一座 原始的森林 
翻過一座 煙飛的池沼

翻過翻過

勇猛地,不絕如縷地

請為我們掌盞燈
在那黑暗黑暗的盡處
久為鷹鷲覬覦的
豈祇是那具脫得一絲不掛的靈魂

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内湖( 頁56, 光陰,梯子。尚書文化出版社,張默,張德中)

非常感謝愛書人,南庄鄉田美村四,五鄰三位耆老女士先生和那位中年先生,5805 公車上的耆老們及年輕人。他們都以國語教導我,那腔調好優美。很慚愧,客家話是台灣話之一,而我只會說承蒙您。至於張拓蕪是哪座煤礦,那將來再考據。2021 年10 月16 日樂伯筆記。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3:南邦煤礦:白雲寺牌樓,蘇鐵化石園區

 

FB_IMG_1635288545414.jpg

 

FB_IMG_1635288611623.jpg

FB_IMG_1635288570597.jpg

 

 

FB_IMG_1635288576989.jpg

FB_IMG_1635288567529.jpg

由上而下是咖啡,粉紅,藍; 兩翼內斂於山牆邊內,沒有分叉,卻又微微高起,緩緩朝中間凹下,這燕尾屋脊好像是一隻鳥兒含蓄地振翅;粉紅的斜屋頂,白的牆。只剩上半截露出,有如碉堡,隱身在太陽麻花深黃的花海中,這小祠顯得好渺小。這之外,就是民居和一畦畦的稻田; 磚瓦古厝,也有現代鋼筋水泥; 稲穗金黃與蒼綠都有。空心菜熱鬧地開著不亮彩的白花也在水圳和溪溝埔地鑲嵌著。白鷺鷥與老鷹分享青空與平野。各色蝴蝶和小蜜蜂飛舞,溪哥仔奮力溯水。東方的山一峰高過一峰。

巷口一位耆老先生指點我說:

“ 南邦煤礦日據時代就有。總共有七個硐。白雲寺牌樓四灣路第一個岔路左轉是往白雲寺,那裡也有一個南邦煤礦的硐;換句話說,本路段有兩座南邦煤礦的硐。 右轉則是經過蘇鐵化石園區,兩個沒有塗抹水泥的隧道,再一公里到底遇見一堵牆。牆上寫著四灣七十幾號。牆左側隔壁就是硐口,紅磚堆砌。往內兩公尺封起來了。硐口內還看得到單線台車鐵軌。硐口外是檯仔腳和卸煤場。卡車來回竹南火車站載運石炭。平台下的平地就是卡車載運地。南邦煤礦的規模比南庄鄉田美煤礦小很多,但是石炭品質好,卡路里高很高,屬於油炭。老闆有賺到錢。入坑採炭這不是值得立志長待的,卻是光復後最容易賺錢的工作,很多炭工也犧牲生命與健康。全世界的頌德碑或許都是虛假,但若是有人為自己的礦工父親立碑,那炭坑裡的經歷絕對是真。而硐口的存在就是一座碑。”

聖門集是李冰詩人的詩集,創世紀詩刊社民國46年10月發行。紀弦,上官予,葉泥編排指導,張默代為出版,司馬中原協助校稿。凹凸封面設計。他的一首詩,講到“這兒原不是理想的驛站,前路的探險者却悄然安息了。或許可以指稱每座台灣已然收廢的煤礦吧?“

黃昏的碑石:(曾刊於商工日報南北笛十五期)

揹負悼者美麗的謊言,
沉落在時間底註脚下,
黃昏的碑石呵!聲影俱黯!

早來的秋訊叩門,其聲啞然,
門卡終站的守衛者,碑石呵!
草原上的羊群己失散,
白鴿展示的藍圖也模糊了!

這兒原不是理想的驛站,
前路的探險者却悄然安息了,
黃昏下,碑石無言……

昨天;曾記有膜拜者走過,
(一群美麗的說謊者)

今晨;拴在這兒的石馬也揚蹄了 
你;孤守在黃昏的碑石呵!
這郊野的風砂多大....

相傳;你是一顆滑落天軌的隕星
那年輕的田園夢却够美的,
如今;鄉音荒漠得很久很久, 
黃昏的碑石呵!想否歸去!( 頁30)

民國55 年出版的臺灣鑛業史上集這樣介紹“南邦煤礦“

【礦 址】苗栗縣南庄鄉南富村地方。 
【礦區號碼:礦業字第二三〇號,臺濟採字第一一四六號。
【礦區面積】七三八公頃〇二公畝七四公厘。

【礦權人】林爲寬。 
【經營人】林爲寬。
【簡 史】民國二十七年七月由林清文名義開採,民國三十二年八月由林爲恭繼承經營,民國四十五年八月礦區權移轉給林為寬經營。

【煤 】中部系統,稍有變化,現採本層,厚度〇·四公尺。 
【煤 種】普通燃料煤。
【經營組織別】合夥經營。
【開坑別】現有坑内主斜坑一坑,水平坑五坑。 
【降煤情形】礦場至竹南車站三〇公里,使用卡車。
【最近三年生產實績】民國五十一年一二、一九七公頃,民國五十二 年一〇、七五三公頃,民國五十三年一二、四九九公噸。( 頁806 ,臺灣鑛業史上 )

民國58 年“臺灣鑛業史下”說林清文先生:
“經營礦業甚早,爲本省礦業家林爲恭先生之令尊翁,民國二十九年被推擧爲臺灣炭業組合評議員。林為寬,第五屆臺灣區煤礦同業公會常務理事。“( 頁1936, 臺灣礦業史下)

根據耆老的指點,從巷口白雲寺牌樓往內走。第一個分岔點右轉,而沒左走找白雲寺與巷口之間的礦坑。我所選擇而抵達的坑口距離這片平野大約三公里。坑口朝向西方的台灣海峽,坑口前十公尺是平台懸崖,有四根台車鐵軌牢牢地平行抓緊地面,末端鏽蝕而鏤空宛若寺廟的燕尾翹翅。平台四公尺高,下方是五個藍球場寬的平地,開滿了疑似蔓花生的偏淡小黃花。大海和天空,浪花和雲,他們的藍和白幾乎一致。平原從坑口外的山腳下延伸直到海岸的風力發電風扇。這無數的扇葉宛如招手的竹蜻蜓,更是啟航中的螺旋槳。

少年離家當兵的張拓蕪作家,在“ 獅頭山再過去一點點” 的小說中,描述了在南庄挖煤的故事。那是民國四十年代。他有一段話說:

“但是坑道內空氣少,又潮濕又悶熱,上面和兩邊滿是相思樹枝和木板,橫七豎八的擋住泥土不讓崩塌下來。脚下是爛 泥,頭頂上的水滴嗒嗒,頭盔上的電池燈昏黃不亮,四周黑壓壓的像有千萬隻魔鬼的眼睛在瞪着 你,那種呼吸急促的壓迫感和來自四周的恐怖感,每一想起就要立下重誓:「出了洞槍斃我 也不再進來了!」出了洞,眞正是重見天日!心胸一下子舒坦起來,張一張雙臂,長長的深呼吸兩下,白 己生命的意義,重新獲得肯定。“( 代馬輸卒補記,張拓蕪,爾雅)

張拓蕪在南庄哪座煤礦工作,那是待考。先不談地點與開坑年代,不大可能是這座坑口。否則他會添上看到大海,而不是只有重見天日。大海的另一岸是原生家庭的大地。當年舟船應當遠勝於今日的電力風車。初初來到台灣,設若出坑就看到海峽,應當更多感慨,甚至是鄉愁。

旗向是方艮詩人第二本詩集。民國59 年10 月出版。發行人是蘇隆義先生,台南大千世界出版社。第一本詩集是朝陽。以下是收入於旗向的岸上:

我是岸上的異鄉人
你以千帆誘我
我不能站到舷端看自己的身影
看水中
那漩沉的十八歲

你是撥弦的人
能否以手指縮短這條長街
當我步履蹣跚

當我豎起衣領
你是一聲飄落的琴音
孤單而輕柔
流蕩在望我的窗口

千帆溶入夜霧
我走進一片迷茫
不再回顧( 頁73, )

2021 年10 月26 日新竹縣竹南鎮到府收購二手書。鞠躬告辭愛書人之後,根據前幾天,南庄鄉台陽田美煤礦的天車工耆老的教導,來到南富村社寮公車站牌旁的白雲寺牌樓走進三公里遠的南邦煤礦。距離台北市中山區的收購舊書有四個小時,無法多請教鄰長耆老,很可惜,也非常感謝。再次感謝愛書人和耆老。也很感謝書友喬一指導我說那是太陽麻花,是休耕期的肥料花。南邦煤礦的歷史沿革,經營權人,煤質,煤田,工安,總產量等等,改天再另行筆記。台灣煤礦有幾座面海,南邦煤礦坑口是最遼闊而無遮掩的,猶如南富村的田野讓人舒坦。它這美麗的海景在世界上應當是少有的煤礦坑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