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22011心中的最耀眼。陳定山定公春申舊聞散文集。魏爾倫詩Paul Verlaine(1814-1896)。基隆市七堵區瑪陵坑阿班嶺黃金楓。瑪陵坑鄭成功傳說。湖海煤礦。日德煤礦。

橋一書友指點說這是黃金楓。兩個籃球場寬,璀璨著一簇簇的金色光芒,它上方五十公尺正是日德煤礦坑口之一。坑口整治得很整潔,水平的坑道,湧出的地下水清澈,下方左側有座三坪大魚池,是坑口溢流水挹注的,金鯉魚不停抬頭開合著嘴巴發出波波的聲音,很像嚼口香糖吹泡泡後的破裂,那是乞食吧?附近還見到兩座疑似日德煤礦的坑口。
黃金楓花園隔著大華三路是基督教長老教會安樂育樂中心馬陵莊,後者的後方靠著馬陵坑溪的溪埔是福海煤礦分坑的檯仔腳 , 越過瑪陵溪則是福海煤礦分坑。
701 基隆公車站牌是瑪西里活動中心,一下車就見到阿班嶺亭,當我走近,一位先生正要離開。他說他的爸爸和叔叔正是煤礦坑內工,平常出坑後,爸爸和叔叔從土地公腳下撿回一條命,總是會小賭和小飲,在當時,對家人是寶,在社會卻是草賤,煤礦工就像煤炭一樣沒價值,是不被官廳和藝文人士所重視的,礦工只有出殯,司儀唸祭文時才會聽到接近完人的讚美,那是千家通用的悼詞和悲調。然而,對他來說,他那礦工叔叔和礦工爸爸是為家庭的自我犧牲的聖者。
這位士紳神情落寞,我只敢靜靜聽。美國一位女性作家的著作,{煤炭}一書中說,若是與金礦相比,煤礦的地位是低下的,也被認為骯髒,礦災,死傷。
陳定山先生說上海話十三點是很侮辱人的。日本佔領上海時期,盛行用{金少山}來代替,因為金的音同斤,山接近三,一斤少三兩就等於十三,之後又加了{戶口米},最後是{送球煤}。球煤變成十三點的新代稱了。陳定山春申舊聞書中說:
{十三點....敵偽時期,由於食糧的缺乏改發「戶口米」,戶口米三字,寫出來也是十三劃,(十三點)又轉注成了「戶口米」,在戶口米流行的時候卻鬧了一個笑話。原來敵偽的戶口米是憑票期給發的,發到六十五期,戶口米忽然斷檔,報紙公布本期戶口米改發煤球。有一位小品作家夷白便做了一篇文章,他說,五百年後的一個地質學家,忽然在地層下面發現一顆扁圓形的黑東西,大家都不認識。後來經過考據家的考據,說:這是五百年前人民吃的一種食糧,名叫煤球。大家不信,他就翻出民國三十三年某月的上海日報,載着:「本期戶口米改發煤球」,從戶口米來證明,可見煤球也是一種吃的東西。這一種奚落, 對考據家是很刻薄的,所以流行術語,將刻薄話訕人,也叫做「送球煤」。}( 頁143, 世界文物,定公)雖然是刻薄話卻也表徵了人們需要煤炭卻又輕視它,如果發黃金,可能就不會嘲笑虛擬的考據家是十三點了。煤炭都如此,那煤礦工的地位呢?
先生所說的讚美,或許是與魏爾倫Paul Verlaine(1814-1896)的{葬禮}所感慨的相同,用這反鳳詞來表達心中的最崇敬: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比葬禮更有趣!
掘墓人唱著歌走掉,鶴嘴鋤閃閃發光,
遙遠的鐘聲在空中輕輕飄盪著,
穿白袍的神父匆匆穿過祈禱的群眾。
唱詩班少年的高音長笛好像女孩, 當美好、溫馨、整潔的棺木
安放到擴穴裡,接著撒下泥土, 親愛的故人鴨絨被,幸運的人,
我不得不說,整個事件相當妙! 然後有葬儀社人員,胖嘟嘟穿著正式短大衣,紅鼻尖沾著飲料,
接著是弔辭,不長但意義深遠,
於是,容光煥發,心情輕鬆, 故人後代感到光彩!
( 頁26,魏爾倫/科比埃爾Paul Verlaine
Tristan Corbière李魁賢譯,桂冠)
基隆市志說:
阿班嶺、西勢内寮:
位於瑪陵國小瑪西分班北側。清代時此地本稱阿班嶺,應是根據土著社名音譯而得名,現已不知其意。日據時,因採煤盛行而人口漸多,礦寮集中,爲瑪陵坑西勢最大的聚落,曾盛極一時,乃改名爲西勢內寮。 ( 基隆市志地理篇)
基隆煤礦史這本書統計民國14 年( 大正十四,1925)瑪陵坑有三個重要煤礦。分別是:
1:仙洞湖炭礦: 台北基隆七堵庄瑪陵坑,距七堵站北方約5哩原台陽許可礦區.
2:七堵炭礦:台北州基隆郡七堵庄瑪陵坑,距七堵站北方約5哩,與仙洞湖礦區相對.
3:瑪陵坑炭礦台北州基隆郡七堵庄瑪陵坑,距七堵站西 方約3哩6分(熊本炭礦)11年兒玉氏經營,12年移熊本源吉經營,林元眾包租( 109 頁,基隆市政府)
福海煤礦的前身是仙洞湖炭礦,日德煤礦則是七堵煤礦。( 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
同樣是大正十四年的臺灣北部炭田圖是由台北三井物產會社井上知博所繪製的。地圖中瑪陵坑由北而南分別標誌了七堵炭坑,仙洞湖炭坑,李永生坑,瑪陵坑等四座煤礦。前三者是貍掘坑而最後者是機械設備坑。都有手押台車串聯,通往七堵火車站。(臺煤特刊,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民國87年2月。)
民國41年基隆區煤礦及礦權所有人一覽表,日德煤礦負責人是陳皆得先生。年產量3683公噸。陳皆得先生在基隆區至少還擁有臺福煤礦。(基隆市志46年版,頁22)
臺灣鑛業史介紹日德煤礦說:
日德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礦 址】基隆市七堵區瑪西里內寮街廿五號地方。
【礦區號碼】礦業字第八二三號,臺濟採字第二四七八號。
【礦區面積】九四公頃七七公畝〇七公厘。
【礦權人】日德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經營人】董事長:顏銅城。
【簡 史】民國三十六年五月由陳皆得向臺灣省日產管理處標購日人 設備獨資經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陳皆得與鄭陳天順合辦 ,四十一年七月陳皆得脫離合辦,民國五十年八月鄭陳天順讓渡日德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周人聰,民國五十一年十月董事長周人聰等讓渡顔銅城經營。
煤層下部系統,稍有變化。
【煤 種】中粘結原料煤。
【成分】
熱量
煤屑:5743 卡路里
水洗屑:7499
【經營組織別】公司組織。
【開坑別】現有主斜坑一坑。
【降煤情形】自礦場以卡車七公里至七堵車站。
【最近三年生產實績】
民國五十一年二、一〇〇公噸,
民國五十二年五、四三四公噸,
民國五十三年九,九一四公噸。
( 頁761,第七章 主要礦場紀要, 臺灣鑛業史)
基隆煤礦史說日德煤礦,民國37年 開坑,78 年收坑,總產138847公噸, 年平 均3471,中休兩年。( 頁160,林再生)
洪連成先生說:
{瑪陵坑是馬陵社平埔族語音直譯地名,早昔西班牙人佔據鷄籠時,循瑪陵坑溪開闢道路入臺北平原,作為永久盤據之計,西班牙人將瑪陵坑溪稱(Kimazon ),後來成為基隆河之名,開眼尖山與萬里鄉交界,包括面桶寮,西勢面桶寮,東勢上股又稱大牛稠,東勢中股又稱鬼仔坑或內掘,東勢下股,內寮,興寮,西勢內寮俗稱阿班嶺 、火炭坑 、港口、中埔,新竹坑等皆爲山地遼闊。清末置瑪陵坑庄,隸石碇堡,一度歸五堵區所轄,日據之初沿舊制,民國九年七堵庄轄,瑪陵坑改爲大字下分小字,光復後分設瑪南、瑪西、瑪東三村,民國 三十六年隨七堵郷改隷基隆市,改制爲里。}(79 頁,找尋老鷄籠→舊地名探源)
瑪陵坑的歷史夠老,就像台灣很多地方,這裡也有鄭成功的傳說。陳建一先生說:
{鄭成功於一六六一年趕走駐守南部的荷蘭人。一六六五年又派軍趕走難籠淡水的荷蘭人。鄭成功領台後,劃南路為萬年縣,北路為天興縣,並派兵戍守雞籠,但是實際上,雞籠一帶實在是鄭氏流放罪犯的地方。鄭成功於攻占台灣後不久即逝世,終其一生並未來到台灣北部,但是基隆河中游卻流傳著鄭成功的故事,耐人尋味。以下就舉瑪稜坑溪邊石獅山的例子:
傳說石獅山原本會吐霧,人一走過就會被牠吃掉,是一隻活的獅子。後來鄭成功來了,將獅口打破,才使他不再吐霧和吃人,而變成石獅山 這則故事並不是事實,但是可以反映出後人對於鄭成功領台的懷念。}(基隆河文化, 陳建一,12 頁)
經過近百年的開採,台灣的煤礦動不動就是深入地下三,四百公尺。那是非常悶熱的,礦工就宛如黃金楓的耐旱,熱,寒但卻同樣很怕坑內排水不良或是積水。這麼一大片金光閃閃的黃金楓,除了與礦工有共通的體質,也還真能表現礦工本質上的耀眼,彰顯礦工們對家庭,社會與國家的貢獻。
還要到府收購二手書,走過了福海煤礦本坑和日德煤礦我就沒過溪到湖海煤礦分坑,改天了。

非常感謝愛書人,這位士紳和橋一書友。2021年11月30日。樂伯敬記於樂伯二手書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