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41018鄭愁予生平第一首詩礦工詩。當過守墓人的周夢蝶還魂草守墓者。導演編劇林摶秋。呂赫若,張文環閹雞。新北市三峽區插角大豹山大豹溪。大豹煤礦,利豐煤礦。

大豹煤礦的少東林摶秋先生是編劇兼導演。1943 年與王井泉, 呂赫若,張文環, 謝火爐影劇兼織品企業家,臺北放送局文藝部名和榮一...陳逸松律師等等,在臺北成立厚生演劇研究會。編導高砂館,閹雞,.....地熱。 地熱是紅磨坊時期劇作平水坑改名,敘述礦坑災變引發勞資對立至和解的故事; 閹雞側是張文環的時代象徵的作品。

石婉舜學者說:

“林搏秋先生,在一九四○年代初期的臺、日劇界嶄露頭角, 曾專職於新宿「紅磨坊」劇團的編導部門,是為東京劇壇的首位臺灣人劇作家。戰火熾熱的一九四三年間,林摶秋與王井泉等人,在臺北成立厚生演劇研究會志在延續一九二○年代以來臺 灣新劇運動的薪火,並一手編導《高砂館》 《閹雞》等劇,該次公演為臺灣戲劇史寫下新頁,評論家將之喻為「臺灣新劇運動 的黎明」 ·歷經時局動亂,林搏秋在一九五○年代復出文化界,成立玉峰影業公司,培育電影人材,此時他搖身變為魄力空前的電影製片家兼風格獨具的導演,攝製《阿三哥出馬》 《嘆煙 花》等多部電影。.....。(  封面簡介,同下註)

王婉舜學者介紹林摶秋的父親林添富先生的家族,生平,創立大豹炭鑛(大豹煤礦)的努力過程,說:

“其實林家的家境並非原本落魄,先祖是福建省南靖縣人,乾隆年間,林添富的祖父林志鎮考中武秀才,被清廷派來臺灣,在新莊頭前庄一帶擔任今天警察局長之類的職務。這個林志鎮總共生了三個兒子,也不知怎地逐個染上鴉片煙癮,隳墮了家業。其中兩個年紀輕輕就駕鶴歸去,剩下一個兒 子,所幸及時娶了親,生下林添富。“

“林添富上過幾年漢學堂,知書達禮談不上,但起碼的讀書識字還難不倒他。只是祖父過世之後, 家裡的經濟就再怎樣也不容許讀書這等開銷了。據說林家最落魄的時候,還有過母親幫人修補雨傘的困苦日 子。十五歲那年,他有機會到日人經營的拆船公司作事,這才讓家中經濟逐漸有了起色。父親過世時他恰巧廿歲,出殯的時候他想著,這個家就剩自己這根還算不上堅壯的 梁柱了……無論如何要更發奮!決不能重回那黯淡的日子!“

“林添富務實肯幹的性格使他在拆船公司裡越來越受到倚重,差不多在大正(1912-1926)中期的時候,日人老闆突然決定要結束臺灣的事業返回故 鄉,於是他將公司結束營業的事務全權委託林添富處理;這件事讓林添富首度掌握到一些資本。接下來他考慮的是,什麼辦法才能夠迅速累積財富呢?”

“林添富看中了「焦炭」的買賣。當時臺灣僅北部產煤,中南部的燃料有賴北部供應。他選擇在有縱貫鐵道經過的鶯歌成立「謙記」商行( 謙記商會,大豹炭鑛事務所),然後將手中所有的資金拿去購買「焦炭」,也就是將海山郡一 帶開採出來的碳礦南運至高雄販售,再將所得利潤 悉數當作資本;如此一來一往下來,果然招進滾滾 財源。此後「謙記」商行幾經翻修,巍峨的門面聳 立於鶯歌火車站旁,將近半世紀之久。“( 頁13)

“.......倒是父親林添富這邊,他在事業蒸蒸日上之餘,一九二八年起,連續兩屆被任命爲鶯歌庄協議會的議員。原本林添富焦炭買賣生意的發達,憑恃的是他那精明獨到的眼光以及誠懇又靈活的經營手 腕。如今,在良好的政商關係引導下,他更上層樓,從一名販售商逐步往事業家之雄途邁進。待到林摶秋上小學的時候,林添富已成功地向官廳承租到礦權,得以開採三峽一帶大豹山區的煤礦層( 大豹炭礦)。“( 頁13)

“「大豹煤礦」位於今日的三峽一帶山區,在當時是全臺數一數二的大礦場。林添富早年將整座礦山的煤層規劃爲上中下三等份,擬分三階段開採:上層自己來,中層給林摶秋,下層則留待孫輩。”(  頁132)

“1944 年 ..就在三峽附近的大豹山區礦寮裡,林摶秋與妻子林邱寶月帶領著岳母以及七名子女,在那裡渡過 戰爭疏開的時日,一天過似一天,那同時也是日本 殖民統治臺灣的最後歲月,臺灣人究竟爲誰而戰? .....。“( 頁118)

“1968 或1969 年謙記商行結束。玉峰的電影事業結束後沒兩年,大豹礦坑那邊 碰上火燒坑的意外,損失慘重。此時,林添富已經快要八十歲了;林摶秋跟老父商量許久,分析臺灣產業結構的轉變,以及開礦事業的遠景不再……最後父子終於決定把經營達半世紀之久的「謙記」給結束掉,同時將礦權轉讓出去。”( 頁162)( 以上,臺灣戲劇資深戲劇家叢書林摶秋。作者石婉舜。發 行陳郁秀,主編 鍾明德。顧問邱坤良,賴聲川。企劃編輯于善祿,執行編輯,紀淑玲。美術設計 鄭富榮。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出版組,出版者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2021年11 月9日新北市三峽區到府收購二手書。距離愛書人指定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來到大豹山區。 進入北114 道路,兩岸的蒼翠夾束著一溪的清碧,怎麼看都是綠的溪谷。即便是高高的大豹煤礦往四方望去,也是。插角國小往熊空方向再五十公尺有一家傳統雜貨店。店主耆老和一位小姐很親切。耆老很詳細地以國語為我說明大豹煤礦的位置。那是插角國小往三峽方向一百公尺的右側柏油山路,過了土地公廟的一座小橋的緊鄰右側。往上大約一公里,直走到底經過一戶三合院(插角53 號)和一座民宅就是路底了。取右側小水泥地走,往前十公尺的右側過溪就馬上是礦場。礦場入口往前直走一百公尺就到底,底端是三面礦業建築環繞。大豹炭礦有幾個坑口,主坑口就是在底端建築群的中間左側。坑口往三峽方向延伸,坑口朝插角國小方向。  礦場應當沒路痕,最好穿上雨衣,草木恐怕比人高 ,昨天下大雨,氣溫驟降,枝葉上水珠會很厚,經過會沾濕。。807 公車利豐煤礦站牌( 插角24 號)是利豐煤礦的所在,就在114 公路邊。坑口和建築都在。大豹煤礦賣給新老闆後就改名利豐。

耆老指點時,一位後中年先生也進店購買。他說他很熟悉這座大豹煤礦,剛好開車要到鶯歌上班,他怕我找不到,堅持載我上山。車上他說,爸爸正是舊大豹煤礦的坑內礦工。他讀國小時,星期日都會去教會。當年教會會發文具甚至是奶粉。他都跟著兄姐去聽講道和唱聖歌,然後領取。爸爸挖煤的十字鎬是無法大出頭的礦工十字架,揹負著一家人的重擔,一輩子被釘在礦坑內;出坑總是烏黑黑的,他在坑口分不清哪個才是爸爸, 就好像美國電影裡的墳墓群,一列列都是白十字架,他們走出坑口都是活的人拿著一個黑的便當袋和矮了一截的黑十字架。而我們這些在坑口等待爸爸們出坑,那就宛然是守墓人,等待爸爸的復活,深怕沒見到爸爸。

常聽到礦工子弟以十字架來比喻十字鎬或是他們父親所揹負的重擔。這是鄭愁予詩人所說的悲憫吧?鄭愁予十五歲所寫的第一首詩就是“礦工”。 詩人說:

“......我先從縱的方位檢視作品,赫然發現我五十多年前寫的第一首詩,與我每次間歇之後再出發而寫的第一首詩,竟有題材上的等同。它們依序是 〈礦工》(一九四八,北大暑期文藝班),〈草鞋與筏子〉(一九四八,湖南衡陽), 〈老水手〉(一九五二,澎湖),〈板車夫》(一九五四,基隆),以及<燕人行> (一 九七九,美國)。詩中的人物都是我移情的替身,帶有我對生命一種無可奈何的悲憫。.....( 鄭愁予詩集二,1969-1986, 洪範, 借序頁2)

周進華先生“從人道的關懷〈礦工〉到戰爭的別裁〈錯誤〉” 裡說:

“....由是,鄭愁予從十五歲爲表達人道關懷,寫下第一首詩〈礦工〉:「當你生下來, 上帝就在你掌上畫下了 十字架。」,.....)(頁27,向仁俠詩人鄭愁予敬禮,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周進華)(和平的衣缽,百年詩歌萬載 承平,鄭愁予)

大豹煤礦創辦人林添富,少東林摶秋,張文環,呂赫若.... 陳逸松等等,不也是如此揹負著十字架?

今天是星期二,山下的插角國小似乎在舉辦運動會或是圜遊會,麥克風傳來老師親切溫柔的呼喊聲,說:現在是某某班級的表演,和,某某某小朋友請到主席台; 太好了,表現得太好了。而小朋友的亢奮童言童語也比群山間的鳥鳴還清脆悅耳。守墓來比喻坑口等待爸爸的出坑? 這倒是很新鮮。可是這位紳士凝重的眼神與嘴角,對坑口的深深三鞠躬,讓我不禁不敢不嚴肅。各自撿起竹枝,輕輕撥開前進;我膝蓋下方的的褲管彷彿浸過水般的沉重,帽子倒還好。他彎腰鞠躬時,頭髮上的水滴微微晶亮。我每次見到坑口,是決不走進去的。而我的合十鞠躬,那僅僅是敬意。這位紳士,讓人聯想到曾經是守墓人的周夢蝶詩人。周夢蝶也將十字架入詩。猶如鄭愁予的“守墓人偶語“,周夢蝶的“守墓者”,是那麽莊嚴。

 

守墓者:

是第幾次?我又在這兒植立! 在立過不知多少的昨日。

十二月。滿山草色靑靑。是什麼綠了你底,也綠了我底眼睛?

幽禁一次春天,又釋放一次春天 如陰陽扇的開閤,這無名底鐵鎖!

你問我從何處來?太陽已沉西 星子們正向你底髮間汲水。( 頁10,還魂草,領導出版社,民國73 年10 月25 日三版)

非常感謝愛書人,雜貨店耆老與小姐,後中先生。大豹煤礦,利豐煤礦的沿革歷史,工安,產量,經營人,煤質等等改天再報告。2021 年11 月7 日。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山徑艱險,動物多,尋訪,敬請注意安全,也請勿進入坑內。

臺灣鑛業史說:

大豹煤礦:

【礦 址】臺北縣三峽鎮插角里地方。

【礦區號碼】礦業字第四三八號,臺濟採字第一、〇八一號。

【礦區面積】】 一二二公頃二五公畝五三公厘。

【礦權人】林添富。

【經營人】林添富。

【簡 史】民國十年二月開設水平坑,二十六年開鑿斜坑至三十七年間撤收,四十一年增區換領採礦執照三五九號,四十五年開鑿新斜坑經營迄今。
【煤層】中部系統,頗有變化,現揉最下層,厚度〇‧五公尺,下層 厚度〇・六公尺。
【 煤種】:中粘結原料煤。
【經營組織別】獨資經營。。
【開坑別】現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一坑,水平坑二坑。
【降煤情形】礦場至鶯歌車站十五公里,使用卡車。 
【最近三年生產實績】民國五十一年一三、〇五二公噸,民國五十二年一四、四二四公頃,民國五十三年九、六六四公噸。( 頁794)

林添富林氏於民國十年經營大豹煤礦迄今,於民國二十九年被推爲臺灣炭業組合評議員。( 頁1938, 臺灣鑛業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