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10729管謹鑑詩人上校老兵回憶錄空降部隊。朱介凡將軍學者說北平風土諺語。蔣勳作家多情應笑我。新北市中和區中興路中興公園廣德福德宮:和亨煤礦和亨分坑。中和區煤礦

愛書人指示,晚上七點半,中和區南山路到府收購二手書。是中秋節,預防塞車,提早抵達。待命空檔,根據一位耆老女士的指引,先是到了興南路三段52巷新埤福德宮。宮內耆老呂先生指點我:和亨煤礦,彰和煤礦,啟益煤礦等三座和中興路樂天宮和亨煤礦分坑。來到了中興路,一位女士遙指樂天宮下方的中興公園廣德福德廟就有一座無名的煤礦。好感謝她給我這訊息。抵達時,不禁懷疑,這裡有煤礦嗎?是賞花,泡茶,運動,看魚,溜孩子的人間樂園,哪像是深入地心的煤礦場?請教了兩位先生,他們一致說有。確切位置不曉得。另外一位先生是中興公園運動場的執事。他說運動場和公廁之間的菜園常常發現有煤炭塊粒,並且要我去找一位八十歲的耆老。我先去觀察四周。這是一座美麗整潔的公園。中秋節,很多信眾來這間典雅小祠燒香獻果和月餅。廟的右側是一座清澈的埤池。池水似乎兩個源頭;是從右側山澗和左側一座圍牆而雙源而來。但是都沒有鐵鏽色。廟和埤池的前方大約有兩座籃球場寬的平地,菜園則是一座寬。這裡有平地而且有山澗,是相當符合煤礦場的要件。整座公園花草樹木都很蒼翠。有這榮幸得以拜見這位80歲耆老。他說:
{這座礦坑的老板是a-lin a (阿仁仔),他的兒子叫a- gianm是橫路村鹿寮人,靠近烘爐地,他們在那裏的大路上有建了座宮廟。阿仁在日本時代就掌礦,應當不在了。中興公園廣德福德宮有兩座坑口。一是水池裡的是平水坑;二是菜園裡的托籠坑,只有兩人在做,但是沒有著炭,白白浪費時間與勞力;我姐夫和a-mean-a的老爸曾經合夥開採這個拖籠坑,校長兼撞鐘,但是沒有著炭。平水坑這座礦坑是挖到水櫃,地下水像海湧相仿地浡出,抽水機未赴得抽,煞不住,只好收坑,這座坑通到牛埔圓通。}
{阿仁仔這座平水坑有鐵路(台車輕便道),沒有鋼索的天車,平緩往下斜去,礦工用人力將台車推出,有崎度都會很喘,那可是幾百斤重的廢石或是塗炭。坑道是開向鹿寮圓通寺附近,坑內礦工有七,八個。這個礦坑記得應當沒有號名。坑內是用相思材弓開當作牛稠仔。坑口也是,沒用磚頭。相思材是外地買回來後在坑口旁的礦埕當場裁。礦埕就是在現在菜園裡。菜園裡有三座火炭窯,是燒kokusu(焦炭),應當還在,草旺而蓋住了。從這裡到牛埔好幾公里,有留通風口。當年礦工都有帶安全帽,一個電球仔沒有小拇指甲大,卻可以照亮挖煤的坑道。電池間,工寮各有一間,就在坑口左側。一班制,一天輕便車可以推好幾車煤出來。鐵路從坑口出來後繼續向前十五公尺,另外有一條則是坑口出來後另設一條倒插到礦埕,就在礦埕由檯子腳洗炭。洗炭的水是檢山水,放進一個大木桶裡,那個木桶大約一百公分高,一坪寬。(我忘了請教是圓還是方)。洗好的炭就放進儲煤櫃,再由中型發財車開到礦埕前來載走。有礦坑就有事故,很難得的是,從我小時候到它收坑,二十年至少有,從沒發生死傷的礦災,這是台灣很少見的。礦工一進坑,都曉得自己未必能活著出坑,沒辦法永久掛無事牌,國語叫做沒事兒。這是賣肉錢,身上常常擦碰岩石而大粒空,小粒空。}
{我曾一次下過這座坑。那是我十一,二歲時。是這座坑的礦工師傅看我很好奇,就帶我下坑。我們是坐在台車裡。一路很溜,推台車的礦工不用費力。我們都必須低著頭,不能抬起頭。坑道很低,抬頭,腦袋會碰到坑底的岩石,若是剛好是斜坡,頭都會削掉。推了二十多分鐘,就是一個tsan de(層底),是個大空間,像是廣德福德宮旁的大樹一般的高與寬。然後是很多的分支坑道,深像是蜂巢,一個孔,一個孔,也就是卡大。每個礦工負責一個卡大。有預設風坑和風口,空氣還是混濁。煤層厚度大約是四十公分,人無法坐站,掘炭師傅做狗爬地趴在地上掘。掘完一公尺就要弓牛稠仔,要不,會落岩(giam,落磐)。因為是小礦,礦工各種坑內技能都要會,比如前進,改修,牛稠仔,掘炭,木工,推台車等等。}
{小的礦坑辛苦,而拖龍坑更是。沒掘到炭那就是白做工。我也看過拖龍坑。那托籠是尖底船的造型,有點像蘭嶼的船,但是比較寬。七,八公尺長,上方一公尺寬,一公尺高。是大版bi-a(竹仔或是木頭編成的,忘了請教,待考),很耐用,可以乘載幾百斤。地面一節節鋪著木頭,礦工低著頭,甚至是比跟托籠還低地在前面以繩索肩拖。上坡時那是喘到不行。我們家在中興路公厝的前面。公厝的後山叫chen-lonm,也有拖龍坑。民國四十年代,台灣的下尾冬天仔很寒,簡直快下雪地落狗霜仔。我在公厝(新北市中和區中興街游氏家廟廣平祠定安堂)的後山的捨土堆檢塗炭,手掌和臉頰都凍得紅通通,鼻水直流,可是,那座拖龍坑,只有一個師傅在做的坑。他拖著廢石的托籠走出坑口。人像縴船仔(縴夫}比拖籠低快接近地面地拉,全身宛然是包公的黑,連內褲也都沒有穿地光溜溜推到捨土堆。目珠毛上還有鑽石般閃亮的微微汗珠。坑內是多熱,通風多不好,托籠多難拉上來。}
{做炭工在當時是很好趁,比一般勞工薪資高,而且計件的,更劬勞的趁更多。但這不只是賣肉也是賣命錢,被石頭割傷,皮膚病是小事,過了中年就要面對砂肺,肺癌,肺癆。可以說食不長命。而越骨力越拚勢的越是活不久。粒積的慢性病和遇到落磐等意外的機率越高。南勢角往安坑方向的大湳,也就是外挖仔再過去有一座啟益煤礦。它曾經發生一次大車禍。那是大年初四。有開工紅包,礦工很多都去。這座坑是天車間的斜坑。坑口是用磚頭砌造而不是牛稠木弓起。是幾百個礦工的大礦,三班制。一天要出幾百台車的煤。台車與台車進出坑是大索拉。台車是鏈結的。靠的是每台台車ar-tshui-pei-a(鴨喙桮。扁平狀)以小拇指粗的鐵栓仔插入而結合。上下各一孔,鐵片很厚。沒想到鐵片磨損,斷未離,外觀看不出,押嘴耙子斷裂後,一列台車直落而下,掉落damm de(坑底,挖坑現場。待考。)壓死很多人。恐驚是超過十個。我的鄰居一戶人家礦災往生兩個。叔叔就是大年初四在啟益煤礦車禍而壓死。而他的姪子則是在土城的冷水坑炭礦(清水煤礦)的落磐中當場過世。那是好幾千斤重的石頭。他們叔姪都是很打拚的,可是,棉爛做的礦工早走。當我18歲後,有礦工鄰居邀我去做工。我還是繼續當黑手學師仔,一想到另外兩位鄰居的慘死和家人哭喊以及這座平水坑的入坑回憶,再多的錢我也不敢向土地公伸手要。}
當他講到這裡,突然狂風大作,以為要下大雨了。他說:古早人講{好中秋有好尾稻,歹中秋歹收成。}。但是雨終究沒落下來,他的眼神隨著陽光的再現而開朗了起來,他說,難得滿月,希望我們台灣人好過日子。已經五點了,他該回家而我也該去南山路收購舊書。於是再三鞠躬後告辭。在我請教時,一位中年先生走過來一起聆聽。他堅持領我去看坑口。我說耆老告訴我了。他說還是讓我指給你看,你才會有確信。我們走到池畔,他要我蹲下來看那座圍牆。他說,這就是救坑口位置只是被圍牆封住。以前這裡沒有池塘。這池塘的水,是來自山澗和舊坑口。舊坑口的水會有鐵鏽色,今天山澗因為前一兩天下雨比較大,所以壓過了坑口水你才看不出來。好感謝耆老,這位中年和幾位女士先生。
剛剛新埤福德宮耆老先生是說樂天宮,不知道是否指的是這座平水坑?時間有限無法往上走到樂天宮。這位耆老是說上面沒有大煤礦了只有拖龍坑,中興路山區很多的這種單人或是雙人坑。然而,前者比後者大很多歲或許年代不同而有不同的所見。後者說的阿仁似乎是前者所說的游興仁礦主。前者是說天樂宮的煤炭透過坑內坑道往和亨煤礦送,而且是往興南路三段挖,後者則說是自家坑口中興公園推出和往牛埔挖。游興仁先生在中和開漳聖王廟民國42年捐獻碑正是被記載為橫路村出身。以上,和,是不是和亨煤礦分坑這都待考了。
耆老說到沒事兒,是沒捲舌的。台語的無事牌和北平語的沒事兒是所有的礦工的想望吧?一入坑就知道或許自己是七月中元節基隆八斗子的放水燈,有去無回。難怪每次晉見礦工,他們都說出坑的感覺真好。朱介凡將軍學者蒐錄了一則沒事的北平諺語。他說:
{平則門下關─—煤市。
平則門,即阜城門。城西,經八里莊、黃村、磨石口、五里屯、通到河西,運來門頭溝所產的無烟煤,從前都在門外下 關的煤市屯積發賣。「煤市」音同「沒事」,就把沒有事情,或無關緊急,諧音通用起來。}( 頁50, 總848, 說北平風土諺語, 朱介凡)
這座煤礦開採居然沒有死亡或是重大職傷,很是不容易。耆老很安慰而我也是很少聽說。管謹鑑上校,曾經以{雨後}一詩入選創世紀詩叢的中國新詩選輯,與135 位,羅家倫,余光中等等詩人並列。他民國67-76 年之間,擔任空降營長。他說:
{雙十國慶回國僑團分批南下參觀跳傘,記得D日H時在高屏大橋東端, 以C-119,24架三機編隊進場,場面很夠盛大,嬴得僑胞熱烈掌聲。六 百多官兵均安全著陸毫髮無傷,長官極為滿意。空降部隊口頭語:「跳傘那有不傷人的?」我們多次卻開了先例。}( 頁41,金婚紀念 -牽手走過五十年。管謹鑑上校)
礦區也是有這句經驗談,哪個坑口不抬出死傷者?這位耆老的心情是與管瑾鑑一致的吧?
耆老一再使用賣肉錢,我就沒有重複地寫著。這位耆老用語很典雅,神情凝重,彷彿是正推著幾百斤的拖籠往坑口外爬升。他深深為礦工的辛勞和犧牲而惋惜。請教他沒有入坑,那,哪裡高就?他說,遠離煤礦,一路做工直到老,寧願少賺點,家裡拮据點,也不願意聽到家人的哀號。
蔣勳學者有首詩-祭煤礦災變罹難者:
請你們,請你們自暮色歸來
不要再,不要再走去那黑暗之夜
能不能,能不能回來這光明白晝
能不能,能不能回到親人懷抱的中間
啊!啊!
這樣的,這樣的親人的呼求與哀叫
這樣的,這樣的泣出血來的等候與祈禱
都永不回頭了
永不回頭
去向那地獄的黑暗
去向那地獄的火燄
去向那地獄的深髓
把自己深深埋葬了
一切的愛與思念
一切的憤怒與悲歡
在這黑而無聲的地底( 頁46, 多情應笑我, 爾雅,民國78 年)
和亨礦場與和亨煤礦的沿革歷史,礦權人,經營人,降煤,工安,煤質等等改天再報告。非常感謝愛書人,耆老女以及女士先生們,祝福闔家中秋節快樂,書友們也是。2021年9月21日中秋節。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附錄:
1:臺北縣清水坑煤田
清水坑煤田位於臺北市之南南西。臺北盆地西南邊緣之中和及橫溪兩鄉分位於此煤 田之東北與西北角。煤田西南以橫溪東南以安溪為界。本煤田東北與景美煤田相接,西 南與三峽至大溪煤田相連。
清水坑煤田由清水坑背斜組成。此背斜軸向北 50 度東左右,為一不對稱背斜,軸 面向東南傾斜。西北翼陡直或局部倒轉,且為臺北縱向逆斷層所限;東南翼傾角在35至 48度間。此背斜向西南傾沒,向東北延進入臺北盆地,爲其冲積層所覆蓋,已知長度約 12 公里。本背斜之東南翼有一成福逆斷層, 其走向及性質與臺北逆斷層相同,斷面傾 向東南 40 至45度。木山層組成本背斜之軸部,石底層分在背斜之兩翼出露。所有煤層 以東南翼者為佳,西北翼因地層陡急,下部為臺北斷層所切,煤層構造厚度均劣,礦量 亦少。
石底層在本煤田內有四可採煤層,此四煤層之性質、厚度、及可探率隨地而異,各 煤礦所能開採者僅此四煤層中之一層至兩層而已。 玆將各煤層之厚度及其間 距表列如 下:
煤層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上煤層
0.2-0.3
40.5
中煤層
0.3-0.5
************ 13-16
本煤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