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32308守望:瘂弦詩新詩戰時-一九四二·洛陽。楊絳,洗澡之後小說。共產黨員吳克泰回憶錄:新加坡古典詩人李俊誠覺園集。吉隆煤礦。查某坑。隆興煤礦。田二坑炭礦。基隆二坑。基隆市信義區東信路35巷底。

基隆市信義區東信路35巷底左側是山澗,右側是一百階左右的石階梯。左側是綠色山坡。幾戶人家,有柏油道路可以從不同的巷弄連接。距離熱鬧的街市徒步大約五分鐘。這個二坑山城是基隆的代表,依山而建的房子有很好的視野。花草樹木繁盛,巷弄整潔,狗兒們熱情,人們很友善。有這榮幸請教一位小姐。是礦工女兒,讓人尊敬的父親與母親庇護下成長。詳細指點二坑的礦業設施位置。

 

她說:

{童年住在月眉路慶興煤礦旁。就讀月眉國小。同屆同學有白冰冰,上一屆有林垂立,另外知名的是林建隆。月眉路有三座煤礦,慶興煤礦在中間,它是最年輕和最後收坑者。爸爸就是慶興煤礦的挖煤工。很早就轉業的大舅很年輕就砂肺過世,在生時有請領到政府砂肺補助。爸爸則是二度中風以七十多歲無去,他的底子好,年輕時沒生過甚麼病,從二十多歲入坑挖煤挖到五十多歲退休,居然沒有甚麼肺病。爸爸是民國38,9 年跟著部隊來到台灣。那年才19 歲。他會當兵是因為代替大伯。大伯已經娶妻了,爸爸不忍心,徵兵制下,他就頂替。來到台灣後他就逃兵。逃兵原因是,他說做兵三餐等於吃不到一餐,很餓,就離開。先是到台灣煉鐵公司上班,聽爸爸說是在八堵。跟媽媽結婚後,他就決定入坑,很感心。坑內礦工的薪水比台灣煉鐵或是一般勞工高上兩到三倍。我從來沒有聽到爸爸喊累或是辛苦。但我們都曉得那很危險和骯髒。爸爸在慶興煤礦做最久,那正是我們童年時,我們傍晚四,五點都會到慶興礦坑口等待爸爸。他們從礦坑出來,除了眼睛,總是一身黑,我和妹妹都認不出哪個是爸爸,要等到爸爸對我們露出白色牙齒展現燦爛笑容才曉得。爸爸說,應當是慶興煤礦吧(待考)?挖到東北角的海底了,從坑口坐天車下到挖煤的坑道要一個多小時。挖煤是計件的,一座煤礦有沒有大出煤炭,很重要。等我們稍微長大了,他就四處去工作。雙溪區牡丹,七堵區等等去了很多地方的煤礦。他們的情報交流很重要,這關係一家人的吃穿。於是每晚的聚會是坑內礦工必然的。討論上層,下層煤層情況,哪座坑過熱,斷層多,瓦斯和粉塵重,老闆財務困難等等。}

 

{我們家常常有兩派人馬來泡茶。是本地礦友,月眉路三座礦坑的外省人很少,爸爸就會講很有福州腔的台灣話;一是各礦認識的福州同鄉礦工,那全都是福州話。福州叔伯若是娶福州女子,他們的子女就很會講;若是跟我媽媽相仿是台灣人,那就很難了。我們生長環境全都是以台灣孩子,當我和妹妹要跟爸爸講福州話,爸爸說,不用落你不熟悉的,講你們會講的就很好。爸爸很疼媽媽和我們兩個姊妹,就像當年我所認識的外省叔伯一般。媽媽愛玩十胡仔牌,但是厝內的工課會做得很好,讓爸爸安心。爸爸都是早上五點就出發,媽媽透早三點起來生火煮飯菜,為爸爸準備早餐和中午便當。爸爸到雙溪區牡丹,他就必須從月眉路越嶺走到四腳亭車站再搭宜蘭線火車,那就要更早。爸爸去過十多個礦坑工作。我結婚後,爸爸繼續入坑。每次新聞報導哪個煤礦發生礦災,我們就很緊張,深怕爸爸也是那座煤礦的其中一位不幸者。我是先在東信國小讀書,後來月眉國小成立,就轉回來。慶興煤礦也曾發生出磺,死傷很多位,有一位礦工入坑救人也往生。那次爸爸正好在別的坑道;是過年的前一天,我的同學們就有人失去爸爸。七堵復基煤礦,七星煤礦,牡丹的煤礦也都是曾經很慘烈(以上礦災請卓參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坑內環境很不好,潮濕又高溫,爸爸的身上常常有一粒粒紅點或是破皮,爸爸和叔伯們稱為tuuann daiˊ (炭瘩 ?待考)。我們都覺得很遺憾,爸爸沒有活到更久,能讓我們好好陪伴。爸爸很愛我們一家人。他本來抽菸,但是戒了。晚年有胃潰瘍。身體一向很好。蔣經國開放探親後,他回去家鄉,住在姊姊家,受到熱烈招待。可能吃太好,回來月眉路後,小中風。我們母女就很小心,沒想到再一次中風,手會抖,打了針之後,卻送進加護病房而無法走得出來。媽媽現在九十多,是當公教人員的妹妹照顧,已經二十多年,妹妹常陪她四界旅遊。}

 

{礦工很艱辛,老闆也不好過。這座坑叫做查某坑,似乎也叫吉隆煤礦。老闆叫hok-guan-a,也認識爸爸,我不知道爸爸有沒有在這礦坑做,老闆娘很懂得經營,因此被稱為查某坑。(四腳亭粗坑三榮煤礦,田寮港三號坑....東明路旭坑煤礦等等也是這位女士掌管,同樣被稱為查某坑)。我們這間是料材間,儲放坑內牛稠用的相思材。我們家前面是礦埕。你看到的十公尺長,半公尺直徑的杉木,以前是漏板(卸煤櫃)的降煤場(待考)。礦埕目前種植香蕉,木瓜,橘子,文旦等等。中間高大的杉木,就是卸煤架,可能塗有防腐柏油,露天了幾十年還是完好。杉木底下有座坑口,目前還剩一公尺直徑的上部,不知道是試挖還是舊坑。往上走還有很多坑口。主坑口是在事務所後面。也就是路衝的這間工廠的正後方右邊山壁。目前已經被擋土牆遮掩,坑口前面是空地。坑口是紅磚堆疊,彎弓型,非常漂亮。坑道是往基隆市區方向,坑口是朝九份基隆山,深澳坑。坑口到礦埕有輕便車車道,你看一條平整的泥土路,在礦埕上方,是它的路痕。礦埕上的枕木,就是車道廢除後的遺骸。枕木裏頭還有一個手腕寬的鋼索。永過,只以小徑沒有道路通到我家門口,事務所和坑口。收坑後才興建。礦埕的左側就是石階梯,礦工們由石階梯走上輕便道和坑口。收坑後,事務所旁右側才起建福德廟和兩棟建築。主要礦業建築在道路左側。過坑口右方往上走二十公尺,一棵樹下,記得那就是天車間或是打水間(待考),小小的。這個坑,老闆娘投資很大可是沒賺到錢。收坑後,發不出完全的薪水。於是讓售礦坑附近的房子和土地給礦工或是有意者。我是被朋友相報,才過來買這間料材間當作自己的家。月眉路的家還在,月眉國小已經跟著人口減少而廢校,但是社大在這裡上課,我也因此常回母校去。是代替大伯,姓名不符,爸爸無法申請到榮民的待遇。}

 

戰爭中最厭倦與無助的是百姓。李俊誠先生(1888-1966)福建永春出生,移居馬來西亞和定居新加坡。被稱為儒商與才子。1941年8月25日英國的海峽殖民總督湯姆斯爵士頒授勳章,並為他寫成傳略,感念李先生在公益事業上的貢獻。他在1945年有一首哀傷的詩,講的正是這位女士的尊翁的時代背景。

 

 

乙酉內戰:
{漢幟飄南島,煙塵淨九州。三軍方解甲,內戰忽臨頭。無術銷兵劫,含悲寫國憂。 可憐民疾苦,誰與輓橫流。}( 頁54, 覺園集,李俊承,民國37 年)
老兵自傳{三人行},易水(陸景雯先生)撰述自印,敘述了作者,姜興周和薛祝全先生三位等同陸軍官校24期畢業;大陸從軍來台,逃官,審判之後在復基煤礦等等下煤礦坑的故事。 下煤礦坑,那不是浪漫的事。身體,健康與生命能保全是很不容易的。下礦坑,賺到大錢,讓自己和夥伴們讀上大學的,那更是沒聽過。而他們三位是奇蹟。(詳附錄或是樂伯二手書落格)
那是時代的辛酸,逃兵與逃官經常出現在文獻與老兵回憶錄裡。在民國五十年代之前,台灣子弟應徵入伍,街坊親友放鞭炮,賀牌甚至舞龍舞獅來相送是常見的。那是榮耀也是祝福。逃官與逃兵的日子不好過,尤其是吃飯問題。不曉得這位小姐的尊翁,怎樣度過隱姓埋名的日子來取得一碗飯吃。幸好,戰爭沒有再發生。日據時代宜蘭縣三星鄉阿里史村(拱照村)出生的吳克泰先生,台北二中,台北高等學校畢業,考取震旦大學和台灣大學,中國共產黨員,1949年5月4日參加中國第一次全國青年代表大會,會議主持人是廖承志,出席者有毛澤東,周溫來,劉少奇,...朱德等人。他回憶起:
{有一萬多名台籍青年在為祖國打戰是榮耀和退伍後免費升學和安排工作的宣傳下應募入伍。1946年由七十軍整編成二十一師.....
他們開拔前幾天就禁止外出, 不讓通信,整好行裝後就被送上火車,連家裡都不通知一聲,就開走了。台籍士兵感到情況不對,有 的在隧道中跳下火車被軋死,有的到了船上就跳下海想游走,均被船上的巡邏兵用機槍打死。
......
我們到達上海後不久,就陸陸續續有台籍散兵經津浦路找到上海台灣同鄉會來。有獨自個人來的, 有三三兩兩一起來的,後來越來越多,幾乎住滿了同鄉會樓下大廳。他們說,是在徐州西北方向遭遇 共軍,被打敗而落荒而逃的。他們身上没有錢,是自己跑回來的,算是逃兵,因此不敢坐車,一直走 路,餓一頓、飽一頓地像要飯一樣,才走到上海找到同鄉會的。他們衣著不整,什麼樣的衣服、鞋都 有,臉上又髒又瘦,既憔悴又疲憊不堪的樣子,實在讓我們非常同情。其中有兩個人是一起來的, 其中一人路上没有水喝,渴得没有辦法,便喝了路邊的髒水,因此得了病,發高燒。他的同伴連拖帶背地把他帶到同鄉會來。我馬上請李偉光會長來給他診治。李偉光對他仔細檢查後說這個人得的是傷寒 病,早期治療還有救,現在已經到了病危的程度,便叫馬上隔離,同時對樓下大屋進行全面消毒,以 防傳染別人。李偉光來給他吃了藥,打了幾次針,但這個可憐的逃兵幾天後終於不治而死去了。我和 的同伴把屍體抱到黃包車(即人力車)上送到相當遠的郊外火葬場火化了。骨灰由他的同伴帶回來。.....。}( 頁227, 人間出版社)
這位小姐說,爸爸在福州大姑家吃太好,回到台灣就中風。可能也是離鄉數十年心情起伏大吧?不過,突然吃了童年時的美味,是很可以理解中風的誘發。
楊絳女士1911年出生,蘇州東吳大學畢業,與錢鍾書先生共同到英國留學,後來擔任清華大學教授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她的{洗澡之後}小說,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部描述知識分子,政治運動思想改造的長篇小說。其中陸舅舅1957年響應{敞開思想大鳴大放},幫助共產黨整風而提出批評意見。小說中說:
{陸舅舅沒想到早春天氣,陰晴不定,第二天醒來,風向突轉,氣候大變。他的鳴放言論,讓他犯了大錯,受到猛批。他嚇得不能睡,飯也吃不下,他病了。.....陳姨媽第一次來姐姐家,略顯身手,做了幾個好菜。陸舅舅已病了兩天,頓頓稀飯鹹菜,不免害了饞癆,吃到可口的好菜,便放懷大吃,一下子吃得過飽,半夜起床,中風倒地了。}( 頁79, 楊絳,洗澡之後,時報)
根據林再生學者的基隆煤炭史和地區煤田煤帶及煤礦分布圖,民國46年基隆市志得知月眉路附近這幾座煤礦的經營人,開坑與收坑年帶與產量如下:
慶興煤礦,民國36開坑-民國62收坑
旭坑煤礦36-59,656309公噸,楊登賢
隆興煤礦37-67,132388,民國四十一年礦權人是永基煤礦
窗嶺煤礦39-52,51876(窓嶺煤礦:永基煤礦)
吉隆煤礦67-70,18373
比對地圖後,吉隆煤礦似乎是延續隆興煤礦,當然,這有待考據,畢竟只是比對上述地圖。而吉隆的經營者上述文獻料未見刊載,而我學淺,也沒有更多資料。這位女士所指點的hok-guan-a頭家,就另日再考證。民國54年臺灣之煤礦資源一書的附圖,則在旭坑煤礦,吉隆煤礦和月眉路慶興煤礦一帶標示為通成煤礦和信義煤礦。(臺灣之煤礦資源)(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民國47年12月,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台灣的煤礦名稱常因經營者換人做或其原因而更改礦名。不過,基隆市志地理篇很明確地說本地是二坑,也是吉隆煤礦。民國14年(大正十四年)的臺灣北部炭田圖田.一坑,田.二坑,田.上一坑依序在田寮河畔與瑞芳基隆間手押台車道的南側,由東而西排列。田二坑屬於機械設備坑而不是狸掘坑(臺煤特刊)。當然這只是粗略推斷,吉隆煤礦,隆興煤礦,二坑,田.二坑煤礦的沿革歷史,礦權人,經營人,降煤,工安,煤質等等改天再請教耆老後筆記與報告。
基隆市志說:
{(一)二坑:指今本里南邊山麓地帶的吉隆煤礦,由東信路 三十五巷可開車直上此礦坑。這個礦坑在日據時代開始採 挖,即稱爲二坑;其後數易其主時,礦場名稱也不同,最後 稱爲吉隆煤礦。吉隆煤礦已歇業多年,礦坑前土地已搭建了 寺廟、工廠、住宅等建物。
(二)旭坑、查某坑:今東信路麗旭宮所位的公寓大廈背 後,即礦坑所在地。旭坑於民國三十五年開始採挖,礦坑主 人楊登賢妻子頗能幹,礦坑的許多事物均由其負責,故一般 人亦稱旭坑爲查某坑。礦坑歇業後,礦坑主人將坑前的炭埕 販售建屋,所以旭坑的坑口即掩藏在公寓大廈的背後了。}
再兩天就中秋節。擔心妨礙她的準備和我也該出發到府收購二手書就沒多請教;承蒙了,學習了很多,很感激。瘂弦詩人有一首新詩{戰時-一九四二·洛陽},其中有兩句話說:
{春季之後
燒夷彈把大街舉起猶如一把扇子
.....
人民已倦於守望。....}( 頁65, 瘂弦詩集,洪範)
戰爭如果是燒夷彈,地面上的人不分國籍黨派貧富是共同遭殃的。而地面一再被扇子般地被舉起,那是很難想像的。這位小姐與她的妹妹勤於到慶興煤礦等待爸爸的畫面,常在到府收購二手書或是礦區裡聽到愛書人或是礦工子女的敘述。;非常感謝愛書人,這位小姐,祝福闔家平安健康,書友們也是。2021年9月18日。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附錄:
1:

{三人行},作者易水(陸景雯先生)撰述自印,沒有出版年月日,敘述了作者,姜興周和薛祝全先生三位,大陸從軍來台與北台灣下煤礦坑的故事。 下煤礦坑,那不是浪漫的事。身體,健康與生命能保全是很不容易的。下礦坑,賺到大錢,讓自己和夥伴們讀上大學的,那更是沒聽過。趁著到府收書,向 不少老煤礦工請教過,幾乎沒有因為挖煤礦而變成好額人的。大概只有一位,他是來自基隆七堵友蚋樟空湖,不過,是煤礦工轉成煤礦開採承包者才達成這願望的。

 

 

今天在中央研究院到府收購舊書。承蒙愛書人雅意,受讓這本書。長達五年半,下煤坑當掘進工,挖煤工和運煤工的親身經歷。花朵可能不知道自己多美,這本書的作者也一樣吧?細節,人名,地名,景物,感懷等等都一一說明。簡直是一部北部礦坑坑內文化和經濟史。為眾多下坑的煤礦工,親筆留下了一手紀錄。 總共66頁。

 

姜興周先生2005年8月8日序:以下是這本書的部分摘要。 作者說: 自己在日本軍隊和有些抗日游擊隊肆虐和擾民的江南長大。父母跟隨國民政府遠赴重慶。日本軍隊常下鄉清剿見人就殺,焚燒了作者的全鎮,因此早就立志投軍抗日。日軍投降後就讀南京第四中學,成績很差,年年補考。徐蚌大會戰後,遵照父母親命令從軍。響應孫立人將軍上海大行宮招生,來台成為入伍生總隊第二隊,考進陸訓補鳳山第四軍官訓練班第十八期,等同陸軍官校第二十四期,同時也是台灣黃埔軍官學校復校第一期。 在入伍生總隊搜索組,三人彼此認識。作者是孫立人幹部之一。孫將軍出事後,作者連任了九年中尉排長,就是不能提級;退役要等到45歲,於是以逾假方式,被仁慈明理的軍法官不起訴,後以行政處分方式獲得撤職處分而離開部隊。因為{安全}問題公私機構謀職不容易,又加上閩南語不通,就更困難了。

 

 

 

一位史姓朋友,曾經因為安全問題被關在綠島好多年,出獄後在基隆一家煤礦開捲揚機,作者找上了他。建議作者去推煤車。 姜興周先生則是為他的同班同學黃超然奔走,拿著他的判決書向尚未出事的孫立人將軍伸冤。黃先生還是被送進綠島。姜上尉先生不畏懼安全人員的警告,繼續與黃先生通信,甚至擔任黃先生出獄的擔保人。一千六百人的同學中,與姜先生同年升上上尉的不到十人。知道作者當了煤礦工後,1957年,以不假外出的方式,在煤礦坑區外搭草棚養羊,並聯絡反蔣最激情的薛祝全先生一起解甲當煤礦工人。幸好長官愛護並且很得部屬的心。他這次逃亡,導致軍紀競賽全團領黑旗。他也坐了三個月的牢。可是一向視他為愛徒的劉副師長,還是用自己的座車把他從監獄裡接了出來,並叮嚀說:{進入社會好好幹!}。

 

 

 

 

 

 

 

老三的薛祝全先生一聽說兩位都已經在基隆七堵煤礦幹得轟轟烈烈,一心嚮往。如法炮製。畢竟年紀小,考慮欠周,人是逾假不歸了,卻留了一本日記下來。他回營了,馬上被扣押。軍法官也很好,從輕發落。那本日記寫著:{蔣總統,哼,他連屁都不懂,還寫甚麼蘇俄在中國!}{吹牛拍馬是升官發財之本。}。四個月後出獄,總算是解甲歸煤。

 

 

 

煤礦礦工大致可分坑外與坑內兩大部分。坑外就如一般苦力,不需要技術,安全些;坑內則相反,但是薪水和危險性高。 民國四十五年。 推煤車屬於坑外工。煤車一車的載運量,多數是一噸的百分之七十,因此被稱為七分車。推煤車,每車二點五元到三元。一大早,推著空煤車趕到堆煤場。裝滿過磅後,在軌道上推行大約三到五公里,傾倒後再推回再裝第二車。一般想像可能以為重車困難,其實相反,重車只在到達堆煤場後上架那一段十分吃力,而空車一路上行,那真是累死你,後面的人就會罵你{xxx,卡緊。},因它們要趕數量。不得已我只好把自己的車翻倒在一旁,讓他們先過。 做礁:就是把白天坑內掘進工,爆破後的石塊等物裝車,推到"卡達"口外,等吊車來時再把他吊出坑外。

 

 

 

卡達:相信是日本話,就是與坑道斜徑主線垂直的分支坑道。

 

 

 

做碳:就是採煤。 有的坑道已經深達一千米以上,維護較難,加上煤礦礦源不豐,礦主勉強開採,因而資金短缺,修繕乏力,通風不良,溫度有時高達四十度者。男工往往只能穿條短褲,當時還有女工,她們也只能加上一件背心。 坑內也有外省籍煤礦工,跟著台灣籍礦工學習,而台灣籍礦工也都很熱心。 三位同時或是分別待過的礦坑:基隆復基煤礦(七堵福基?)和石厝兩家煤礦。瑞芳懷山煤礦(九份仔山下)。新竹縣尖石鄉鳥嘴山煤礦和新樂煤礦。 民國48年薛祝全再度被捕,因那辱罵老蔣總統舊案被認為審判不公正,再度被判刑在土城生教所感訓兩年。

 

 

 

{瓦斯突出}常被錯誤報導成{瓦斯爆炸}:這是最可怕的災變。地層的瓦斯壓縮氣囊,當採煤工掘進到外部不足以平衡內部壓力時,大量高壓瓦斯,一氧化硫,一氧化碳,就會猛突出,在場的工作人員無一倖免,全部死亡。 薛祝全出獄後,被接我們兩個到鳥嘴山煤礦。

 

 

 

過年,很冷。棉被不夠,我們就把所有衣服蓋在棉被上。剛剛過完春節,按照地方習俗,正式開工要過了初十以後。這三個年輕外省人,無眷無親,開始工作。工作面是去年未完成的一部份殘煤(大部分已經被採完的剩餘煤碳)。要採它也不太容易,必須經由漏斗{個人採煤面通道}一路向上修,直達工作面。要清出大量土石,費時費工,而對殘炭的預估想必所剩無幾,因此每台車煤的要價也比較高。最後以四十三元一台成交。扣除一台三元的推車工外,可淨得四十元。我和姜興周兩人第二天就開工。進坑一看,漏斗有點出水,土石經過水泡後,有些鬆軟,深感慶幸,加緊挖掘,原來預估一星期才能完成的,兩天就達到了工作面。再經過修整,炭面的高度也不過三十公分左右,可是當兩天的掘進後,煤層上下的岩盤竟像喇叭依樣突然開展,煤層最後竟然達到七台尺的高度,每天須用四到八根最長的坑木來做支架,每天出煤量超過二十台車,二人每天合得千元左嘔,僅採了四十天,共得工資四萬餘元。 就此提前脫離勞役。三人同回七堵。全力啃書。同時通過在建國中學舉辦的大陸來台青年高中學歷鑑定考試。然後民國52和53年分別考上政大政治系,台灣大學哲學系和台大植病蟲害。 民國73年7月18日中國時報以{黑洞勤打工,礦坑出學士。}標題專刊回憶這21年前盛事。 .....。(三人行)

 

2:

臺北縣汐止煤田的煤礦:22 木山煤礦木山五坑,23 英正煤礦,24木山大竿林坑煤礦,25隆基煤礦,26 木山文貴坑,27大興煤礦,28華強煤礦,29金泰煤礦,30興基煤礦,31永裕坑煤礦,32日德煤礦,33盛源煤礦,34振興煤礦,35宜豐煤礦,36鹿寮一坑煤礦,37 鹿寮二坑煤礦,38烘內煤礦,39叭嗹煤礦,40 源美煤礦,41振豐煤礦,42旭坑煤礦,43隆盛煤礦,44基隆分坑煤礦,
汐止煤田爲臺灣煤量最多之煤田位於臺灣北部兩主要城市基隆興臺北之間,全長 約速 21 公里。本煤田之主要部分位於基隆河之兩岸,其基本地質構造為一開關向新, 名曰八堵向斜。軸線大約沿基隆河延展,軸向爲北70至80度東,在八堵附近向西南部 沒。本向斜之西北爲崁脚斷層所切,東南分爲深澳坑及瑞芳兩斷層所截,其東北端雙等 田寮港斷層所斜切,西南端則沒入臺北盆地內。本向斜為一不對稱褶皺,東南翼較能, 地面地層傾角多高達70至80度, 有時直立或局部倒轉。 西北翼地面地層傾角則在 20與30度間。在向斜軸部,地層至為平緩,兩翼傾角在五至十度間。中新世三含煤地層均 出露於八堵向斜或汐止煤田內。在本向斜之西北翼另有一走向斷層,名基隆斷層,約位 於本翼石底層與木山層之間。
南莊層出露於八堵向斜之軸部汐止至五堵一帶,分佈面積甚小。其中僅含一可採煤層,普通厚約0.3 公尺,但在向斜軸部增厚至一公尺以上。此煤層之煤質劣,局部常 為炭質頁岩所交代。八堵尚斜西北翼之煤層傾斜約八度,東南翼者則轉為60度左右。南 莊層中之煤層分佈有限,煤質較劣,產量亦不高,故其煤量不予估計。
石底層爲汐止煤田中最重要一含煤層地層,因其分佈面積甚廣,故在叙述時分爲八 堵向斜西北翼東段、向斜西北翼西段、及向斜東南與三部分討論。向斜西北翼東西兩段 之分界以瑪陵坑與友的坑間之山嶺露界,即約在五堵三合煤礦附近。
八堵向到西北翼之東段煤帶西南自瑪陵坑開始,東北延經中股、石厝坑、及鶯歌石 至基隆市,再經東明路之南侧至旭坑煤礦止,全長約10.5 公里。 其地層之走向爲北 60 至80 度東,傾向東南,地面傾角常為25度,向下減為 20 度,至向斜軸部變爲10度左 右。本段之石底層中含有五可採煤層,其一般厚度及各層間距如下: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0.3
上煤厝
-29
中煤層
0.3- 0.4
-15
本 煤層
0.7-1
38
下煤層
0.1-0.4
-110
0.3--0.35
本段中臺煤礦石黎坑以西之煤帶係可開採上煤層、中煤層,及本煤層三層,下煤層甚薄無法開採。最下煤層或因爲基隆斷層所切,未見出露。本煤層之厚度自東向西 逐漸變薄,計在中台煤礦厚08公尺,中宏輝礦厚07公尺,三合煤碳厚0.6公尺。 本煤層位於上部者俱已開採盡,但在深部及向斜軸部仍有相當煤量可供開採。中煤層 厚度格均在0.35公尺上下,岩盤甚佳,一般斜坑常沿此煤層面開鑿,上煤層僅局部可供開 花,且有越下越薄之趨勢。在黎坑以東直至旭坑為止,八堵向斜西北翼東段石底層煤 帶內所有五煤層俱可開採,但位於上部之四媒層供多已採盡,因深處有小斷層出現。目 請各礦所採者均以最下煤層主,僅東端之旭坑及慶兩煤礦尚開採中煤層。前一煤礦 有時亦開採最上煤層,因其局部可維逐03公尺,
八堵向新西翼之西段起台五路附近之三合煤礦,向西南直延至臺北盆地內湖附近 ,全長約10.5 公里,地層走向與東段相同,傾向東南,地表傾角為40至50度, 向下變平爲25至15度,且有越下越平之趨勢,本段石底層中僅有三煤礦可開採;上煤層厚 03公尺、中煤層厚約03公尺,本煤層平均厚0.55公尺,但其厚度變化自0.35 公尺至 一公尺不等,均較東段者為小。目前各煤礦所開採者以後兩煤層爲主,上煤層僅在極小 部分有開採者,
八堵向新東南翼之石底層煤帶在前一次估計時歸入四脚亭煤田內,但在地質構造與 地理位置上應歸入汐止煤田,故在本次估計時加入本煤田範圍。此一煤帶東北起自四脚之瑞和煤礦,向西南經吉慶、德和、愛產、福基諸煤礦,直達五堵附近之三合新坑止 ,全長約九公里。更向西南、本煤帶為瑞芳斷層所切斷而消失。 本煤帶之走向爲北60 至70度東,傾向西北,地面傾角為70至85 度,有時呈直立或向東南側轉傾斜。 但向 下接近向斜軸部處,地層則趨平緩,變為18 至20 度。在四脚亭附近,因八堵向斜向西 南傾沒,地層走向在吉慶煤礦附近轉為略近南北向,傾斜向西,傾角為十餘度乃至二十 度。吉慶煤礦主坑之北有一斷層橫切八堵向斜之傾沒部,本翼煤層因此消失。
本翼石底層共含五可採煤層,如下表所示:
煤層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上 煤 層
0.3
24
中煤層
0.3 0.4
17
0.7 0.9
本煤層
.35
下煤層
0.35
-110
0.3 0.35
最下煤層
本煤層在淺部多已探盡,現僅能向深部及向斜軸部發展。目前各礦所開採者以中煤 層及上煤層較盛,開採最下煤層及下煤層之煤礦較少,多限於東段數煤礦,且僅探其較 厚部分。自福基煤礦向西南至三合新坑間,石底層中僅有兩可採煤層,即中煤層厚0.3 公尺)與本煤層(厚0.7公尺)。前者厚度變化甚劇,且常含有夾石層(Parting)。
汐止煤田石底層所含之煤層另有一沉積上之特殊變化,即各主要煤層常多煤質或厚 度之局部變化,以致煤層局部變薄,或為炭質頁岩所交代,經濟價值因而降低,甚至全 部不能開採。此種變化在煤層中之分布無規律可循,其變化帶之延展多與煤層之走向斜 交或直交,長數十至數百公尺,寬數公尺至數十公尺,甚或在百公尺以上。此變化帶之 出現,對煤量之影響甚大,但在估計前無法測知每一變化帶之確實位置及其分布範圍, 僅能將其可探率酌予降低,以對銷此變化帶之可能存在而損失之煤量,其未能確實之處,自所難免。。
汐止煤田中八堵向斜西北翼之東段五煤層間有可採煤量 19,397,374 公噸,西段三煤 層間有可探煤量 19,799,733 公噸。此兩數字均較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增加甚多,此因 前一估計並未將八堵向斜深部之煤量估計入內。經最近數年來之開礦,坑道均已進入煤 田深部,已有可靠資料可將向斜深部煤量加入一併計算,故新煤量數字因此而大見增加 。另八堵向斜東南翼石底層之兩可採煤層共有可探煤量 12,279,699 公噸,亦較前堆加頗 多。總計八堵煤田之可探煤量此次估計 51,476,806 公噸,較47年所估計之數字增加約 一千六百餘萬公噸,其增加之總量為各煤田之最大者。
木山層在汐止煤田中僅見於八堵向斜之西北翼,與同一翼之石底層間有一基隆走向 逆斷層,但此走向斷層對煤量並無重要影響。木山層呈一走向東北之煤帶,亦自基隆海 岸延展至臺北盆地。東北起自濱海之外木山,向西南延經鹿寮直達臺北盆地邊緣之山脚 ,全長約 21.5 公里。本煤帶可以鹿寮為中心。分爲東西兩段估計其煤量。
本煤帶之東段自外木山至鹿寮,全長約 11 公里,更向東北延至海外, 構成海底煤 田。此段地層走向為北 55 至 60 度東,傾向東南,傾角為 25 至 30 度。瑪陵坑以西鹿寮 一帶木山層之走向轉爲北 30 度東,其地面傾角為 20 度左右,但更向西南,又轉為北6016
度東之走向。本煤帶東北延至海邊,地層走向轉為北40至50 度東,傾向東南約20度。 木山層在本段共含有三可採煤層,為上煤層、本煤層、及下煤層。上煤層厚自0.2至.4 公尺,東部較厚,可達 0.35 至 0.4 公尺。其下25至27 公尺為本煤層,厚自0.5至0.8公 尺,變化頗甚。但至本煤帶之西端,本煤層厚僅 0.2 至0.4公尺,更多膨縮。本煤層之下 六至八公尺為下煤層,一般厚度為0.25 至0.3 公尺,變化至大,常薄至一煤線, 故甚少 開採者。現僅大武崙至東北海邊有局部開採此下煤層者。瑪陵坑之日德煤礦亦間或開採 下煤層,但產量至微。
木山層在本煤帶之東段會多處受玄武岩質凝灰岩之侵擾。此類火山岩之產狀及出現 層位不一,有時在煤層之上磐或下磐,有時取代煤層,至無規則可循。凡有火山岩出露 處,煤層即無法開採,影響煤量至甚。目前木山之文貴坑、大武崙之華强煤礦、與西段 之烘內等地煤層內,均已遇見此凝灰岩體。在火山岩附近,煤層薄劣,或變為煤質頁岩 ,經營困難,亦降低煤礦之經濟價值。
木山層煤帶之西段自鹿寮二坑延至臺北盆地之山脚,全長約 10.5 公里 。一般地層 走向為北 70 至80度東,傾向東南 25 至30度。但自叭噠坑向西南至山脚,地面地層傾 角為 50 度,向下變爲 25 度左右。本段木山層僅含兩可採煤層。上煤層厚約 0.3 公尺, 在源美煤礦局部會增厚至0.4 公尺。本煤層厚0.4至0.5公尺。兩煤層相距約20 至 24公尺。。
汐止煤田木山層之東段有可採煤量 16,151,912 公噸,西段有可採煤量 14,411,881 公 噸。此較民國47年之估計數字增加達一千餘萬公噸,尤以東段為甚。此由於本次煤量估 計面積均加大至向斜之中心,同時本帶海底煤田之煤量亦大有增加之故 。( 頁14, 台灣之煤礦)

3: 

臺北縣田寮港煤田
田寮港煤田亦由石底層組成,分佈於基隆以東之臨海山地,為一走向略近東西之煤 帶。東部與北部均臨海洋,其西北以基隆斷層與汐止煤田相鄰,其南界為田寮港及深澳坑兩斷層,斷層之南為四脚亭煤田。田寮港為一舊地名,用以概稱基隆以東及深澳以西之產煤地區。
本煤田之石底層呈一同斜構造,地層走向以北 70 至 80 度東至北 70 至 80 度西為主 ,傾向東南或西南,傾角在十餘度至二十餘度間。此一煤帶全長約八公里左右,向東延 伸至海底,構成臺灣全省最重要一海底煤田。此一煤帶復為若干南北向之橫斷層所切響 ,其中最重要者為八斗子橫斷層。
石底層在本煤田內有四可採煤層,為中煤層、本煤層、下煤層、及最下煤層。在中 煤層之上 29 公尺處有一上煤層,厚.2至0.25 公尺。以前僅調和煤礦曾經開採此煤層 ,現因煤層過劣而停止開採,故其煤量不予估計。 中煤層厚.2至0.3公尺,因煤質欠 佳,開採者亦不多。中煤層之下17 公尺處為本煤層,厚.7至一公尺,爲最佳煤層。 但在陸上部分已將近探盡,目前僅有海底煤田之本煤層可供開發。本煤層之下約38公尺 為下煤層,厚0.3至0.4 公尺, 為僅次於本煤層之另一優良煤層。其陸上部分亦所餘不 多,但海底及海邊部分供尚未開採。下煤層之下約一百公尺左右爲最下煤層,厚0.25至 0.35 公尺。此為開發歷史較晚之煤層,目前陸上所有各煤礦均以開採此一煤層為主,海 底部分尚未開發。
本煤帶東延至番子澳海邊,隨此海岬延伸入海底,構成本省經濟價值高而產量最大 之一海底煤田,現由建基煤礦經營。目前該礦以開採本煤層為主,其他煤層尚未在海底 開發。本煤層在陸上厚約 0.9 至一公尺,向海底延展,煤厚已減為07至09公尺。其煤 層走向亦由海邊之北40至50 度東向海外漸轉爲東東北或東西走向,此一轉向可使煤帶 移近位於其東南之深澳坑斷層。如此走向之轉動機積不變,海底部分之石底層煤帶在延 伸至一相當距離後,即將為深澳坑斷層所切斷,此將影響全區煤量至甚。
此次估計田寮港煤田石底層所含可採煤量為7116,820 公噸,較民國47年之估計數 字增加約一百七十餘萬公噸。此因海底部分根據新資料增加煤量甚多,但陸上部分則有 減少。此次海底煤量估計僅以本煤層爲主,向海外延長計算僅達25公里,因恐其有受 深澳坑斷層切斷之可能。如將石底層其他可採煤層之海底煤量亦加入估計,再將海底估 計長度增加,其全部煤量數字尚可增加不少。在全部可採煤量中,本煤層佔 3,806,621 公噸,下煤層佔 1,442,214 公噸,最下煤層佔1,617,396 公噸,中煤層佔250,589公噸; 但最後一煤層之煤量,可能甚少有真正開採價值,僅提出以供參考。( 頁13, 臺灣之煤礦資源)
田寮港煤田 煤礦:
12建基坑煤礦,13建山煤礦,14榮隆煤礦,15調和煤礦
,16華南煤礦
,17永源煤礦
,18新豐源煤礦
,19窗嶺坑煤礦
,20通成煤礦
,21信義煤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