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00859恩情。劉其偉畫家。余光中。余萬森古典詩人。故都風物陳鴻年。陳誠副總統。解放軍中將吳法憲回憶錄。李建興紀念集詩人。新北市七堵區堵南余。三合煤礦。三合本礦坑口。三合煤礦六堵礦場。五堵三合煤礦。基隆市七堵三

即便有高樓,溪頭街還蘊含著昔日農村的元素。高大竹林掩映著房舍;門前有池塘和菜埔; 扛著鋤頭歸來的耆老; .....大德廟猶然古早形式。
好幾間古厝,其中一座是二樓起。左側已改成新式平房,右邊則是紅磚牆,卻有著鋼筋水泥架構。前端較低是一樓的純紅磚磚造,點綴無數的牽牛花。這會是三合煤礦六堵礦場的建築嗎?
一位耆老女士正在菜埔裡拔完空心菜起身準備回家。晨曦將她一身照耀得好輝亮。她解惑說:
{那棟房子是茶寮,不是李建興的礦寮( 瑞三煤礦,....三合煤礦的創始人)。以前我阿公( 先生的祖父? 待考) 是製茶師和頭家, 日本時代經常得獎,獎牌掛滿一厝內。光復了後才停業。藤仔花( 牽牛花) 的低厝仔是我阿公茶寮的冷間。我的頭家八十多歲,是三合坑 ( 三合煤礦)的本鑛坑坑口的職員,負責坑口人員進出和塗炭生產量的登記,也就是牌仔尾。是汐止初中畢業。直到三合坑結束。我們這個莊叫余家莊,永過攏姓余。這所在古號名是溪頭街仔。大德廟是余家祖公會( 余雲山祭祀公業,見大德廟牌匾)所起的。三合坑本礦是在溪頭往汐止方向大德路的崙頂( 基隆市七堵區大德路21 巷) 兵仔營( 昔日是眷村)內: 三合坑的一坑在友蚋,二坑在長安街,三坑在亞東貨櫃。你往前一百公尺到了大德廟再問人,就會告訴你本鑛坑口在哪裡。本地是德安建設準備來開發。}
我是邊走邊請教的。擔心她忙完農事還要忙家事,就陪到門口後鞠躬告辭,很感謝。
再往前五十公尺。請教一位先生,三合本鑛與它的分坑的敘述是一致的。他還領我走到街上,遙指大德路21 巷底的兩棵參天大榕樹,說,本鑛就在第二棵榕樹旁。從台聯公司進去或是大德路21 巷進入,都可以找到三合煤礦的三合本鑛的坑口。 三合煤礦收坑後,李建興家族以每甲三千元賣給台聯貨櫃。本鑛坑口還在。礦寮,事務所,等等礦業建築都在台聯境內。
好謝謝他的指引。
昨天中午一點,來到了大德路福德廟,一位先生指點我,從台聯公司進去或是大德路21 巷進入都可以找到三合煤礦的三合本鑛的坑口。他說,很多同學是住在礦寮裡,他們父母親來自台灣各地,都很勤勞,會到軌道旁或是捨土堆撿拾煤炭,是屬於認命又上進的一群。21巷曾經是眷區,剛搬來燒煤球,後來孩子們被本地玩伴帶去撿拾煤炭,也都改燒煤炭了。指點後,接了一通板橋收書電話,萬分感謝後,我就告辭這位先生轉赴板橋而沒去探看。今天早上七點又再次來尋找。
劉其偉畫家也曾有過燒煤球的回憶,他說:
{我來台的頭幾年,都在八斗子、金瓜石一帶工作。光復初期台灣民眾的生活很清苦,我這個公務員的薪資更加微薄,還記得那 時一個人的伙食費,每個月就得三十塊錢,我的薪水才二百多 塊,養一家老小實在不夠,可是我到台灣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買地!別人都認爲我很笨,不是明天就要反攻大陸了嗎?可是我還 是堅持要買地,買了地之後沒錢蓋房子,那時又沒有貨櫃,我就 用巴士接起來這麼住。金瓜石多雨,我住的地方一夜之間,榻榻 米上可以長出香菇!冬天我們買不起煤炭,我太太拿泥巴自己做煤炭燒。經濟的壓力一直是我揮之不去的愁,為了多賺一點錢, 我在公餘還兼翻譯、 畫圖。( 頁29,老頑童歷險記,劉其偉影像回憶錄,文‧圖/劉其偉 攝影/劉其偉責任編輯/張玲玲、黃鈺瑜、張文玉,美術設計/李燕玉格林文化事業)
在捨石堆檢找煤炭應當是與余光中詩人翻譯的梵谷傳裡的情節是一致的(大地出版社,詳見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是平民礦區婦女小孩的日常吧?這位先生所說的認命又上進,似乎指的是人格品行而不是世俗的課業進步,這是對孩子們最高的禮讚吧?陳鴻年作家在故都風物散文中,也是這樣欽佩檢煤核兒的婦孺幼童。這是不同於三合煤礦捨土堆或是軌道上的尋覓,而是垃圾堆裡翻找。陳鴻年作家說:
{北平(北京)日常做飯,冬境天兒取暖,大多是燒的煤球兒。可是人口多的大買賣,住宅,機關等,也燒硬煤。
不管是燒煤球兒,燒硬煤,每天「撒火」時,所剩的殘餘爐灰煤碴,都是由「倒土」的,一車車的拉走,倒在沒有人烟兒地方的「垃圾」堆兒,便不管了!
而在爐灰煤渣之中,有的是燒成爐灰了,可也有似盡未盡,一個大煤球兒,還剩一點點「黑心」 兒,或者一塊焦黃的煤渣子,中間還沒有燒透的地方。
從這兒產生一種人,專找燒而未盡的煤,檢回去作爲自己「攏火」之用。這種人,便叫「檢煤核」兒的。「檢煤核」只是在垃圾堆場上,在剛倒下的土車,用一個竹子,或木頭做的小板板,在爐灰裡去翻騰。遇到一塊煤,先用竹板兒,敲敲打打,把健灰打掉,如果中間有點還沒有燒完的黑煤,便檢到所 帶去的小竹筐兒裡,一塊塊的敲,一個個的打,只要在爐灰裏,有一點黑煤,便檢回家去,有時對付著,也够第一天的 因爲檢煤核兒,誰都他做,所以一般窮苦無告的老弱婦孺多。尤其是未成年的孩子,最多! 先用竹板兒,敲敲打打,把爐灰打掉,如果中間有點還沒有燒完的黑煤,便檢到所 帶去的小竹筐兒裏,一塊塊的敲,一個個的打,只要在爐灰裏,有一點黑煤,便檢回家去,有時對付 着,也够燒一天的!
因爲「檢煤核」兒,誰都能做,所以一般窮苦無告的老弱婦孺多。尤其是未成年的孩子,最多! 像這種大冷的天氣兒,在空曠郊野的垃圾堆上,三兩一夥的小孩子,穿一身又薄又破的小棉襖棉 褲,要多髒有多髒。一頂爛帽子,一雙破毛窩,左手腕兒裏,有個竹筐,右手拿個小板板 縮着脖 兒,在垃圾堆裏,翻騰着,凍得流出兩筒淸鼻涕,都快過嘴唇了!兩隻小手兒,凍得小紅蘿卜兒似的! 這批孩子,都談不到受教育了。.....。
儘管這些孩子,髒的近不得人前,個個又粗又野,像一頭小野馬。嘴裏不乾不淨,信口亂罵,可是一樣兒;家裏大人再窮,再沒有落子。可沒有叫孩子去偷人家去!( 頁41, 故都風物,陳鴻年,正中文庫)
再五十公尺走進大德廟參拜。很多樑柱是余家子孫撰或書。李建興也是題字者,就在大門。捐獻者有德安建設和許多非余姓者。牆上的“大德廟廟誌” 的敘述與剛剛耆老女士的阿公事業有一段傳承。那就是阿公是茶師,而大德禪師金身是被藏在茶袋裡避開族人的干涉而被開台祖請來台灣。而會祭拜大德禪師,是因為祂的母親也姓余和大德禪師有恩澤於開台祖。
基隆市七堵暖暖區志, 也說“堵南余”余家子孫是基於“報恩崇德之祀”。(11 頁,基隆市七堵暖暖區志)
三合煤礦的三合本鑛也隱含著李建興對中華民國一級上將陳誠副總統的感恩。這座煤礦是接受美援的。民國54年出版的{陳誠與中國}這本書中,李建興追憶與陳誠副總統的淵源和解救之恩。當時,民國四十年代中期。六合煤礦是李建興數十座煤礦中最重要的一座。六合煤礦地下水湧入,導致廢坑,面臨破產的李建興想要自殺的同時聯想到舊識的陳誠。經由陳誠的評估與協助,運用美援貸款,幫助李建興重新開挖新坑道,挖了一萬尺的新坑道,讓六合煤礦復活,也讓上萬礦工不致突然失業而必須另尋他礦。貫通典禮當天還請陳誠對著鎮民和礦工發表了半小時的演說。陳誠過世,李建興萬分哀痛。一再到靈堂致哀。( 頁120,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四月初版,陳誠與中國,出版者:時代文化出版社)至於,六合煤礦是不是筆誤而應當是三合煤礦,改天再探討和報告。
李建興先生紀念集裡有三十張左右的相片,除了人物風景,便是瑞三本鑛,侯硐本鑛和三合煤礦為主。最多的是三合煤礦,總共至少有五張相片。民國四十五年三月吉日三合煤礦開坑典禮有白崇禧上將,嚴家淦省主席,經濟部長江杓; 三合本鑛陪同尹仲容主席入坑巡視;陳副總統出席三合煤礦大斜坑貫通出煤典禮。而李建興都是主人。(李建興紀念集)
感謝與告辭這位先生,立即往前五十公尺抵達大德路21 巷口。剛好有一位白髮回收先生走出來。聽我稟述後,立即指點我說,裡面有一位耆老知道確實所在。柵欄沒關要我自己進去 。
恭送他騎著單車和離開後,走進柵欄裡。他的車後,我看不見他;他像是在大球的懷抱裡,被好幾大袋的寶特瓶塑膠袋給包裹了。只聽到他在移動的寶特瓶圍成的貨艙中,大聲回答我,要我仔細聽耆老的指引,坑口很難找。
走進柵欄三十公尺,這位耆老說今年八十歲,汐止人,回收先生小他六歲。經過21 巷兩邊地主同意來這裡種作。這裡以前是軍方開油車司機的眷村。總共有四十號。直走到底就是三八號和四十號。這兩戶的後頭就是坑口。以前有間宮廟,主持已經過往,也都拆除了。地主今年已經探勘地質了,隨時會改建。眷村全都剷平了,有的搬到二十巷。他謝絕我的婉拒,堅持帶我走進入口。那是從菜埔往北走五公尺,再右轉走五公尺,草樹叢中有一條不明顯的路痕。他指著左側兩棵大榕樹,說坑口就在這之間。我立即單獨前往。他要我別摔落,若是跌下山溝,大聲喊他。
走五步就沒路了。幸好我穿牛仔褲和準備好了一條牛仔長袖。破磚瓦木頭,廢家庭電器中沿著高地草叢中過了溪溝。這裡等於是海埔新生地,往外推而且加高。發現了疑似幾棟當年磚造抹水泥礦業建築,先筆記和拍照,待考。繼續朝著兩棵大榕樹爬,是在草樹間猶如自由式往前游,沒有路徑。小心開路,十分鐘後終於發現了兩顆城垛在一道矮牆的兩側。沒仔細看會忽略,很像是不起眼的矮牆。當年是高牆吧?是廢土傾倒堆疊而快與城牆上的頂端一致。墉牆本體是石磚。這沒有馬道的牆頂,大約二十公尺寬,兩顆城垛就在左右兩側,距離比例很美,莊嚴典雅。
右側沒有隙縫,沿著有林草的左側,走到正面,果然是三合煤礦的本鑛坑口。背面等於迷彩偽裝過的牆,正面的牌匾只剩下合字看得到,幾乎整個正面也都是榕樹花草了。坑口很大,難怪當年開坑典禮站滿數十人。可能是眷村拉倒後,廢棄物都往這裡倒,地貌改變。坑口前的平地幸好都沒有被波及。但這也夠驚人了的敞大了。坑口大約五公尺寬與高,簡直是單線火車隧道或是台北北門。怎麼會那麽氣派呢?可能是早上八點的緣故,鳥聲齊鳴,麻雀居多,好似軍鼓樂隊的壯盛。坑口旁有個隧道,再下去就是台聯貨櫃場,火車的輪轉音不時漂送。這座坑口的小山谷簡直是綠洲,除了鳥兒,連樹根也都攀附進了坑口。坑口的右半側以抹泥磚牆封堵,我想左半側或許也退後幾步而同樣設立。此時手機響起,是八十五歲先生讓我去收購舊書。收書要緊,我就立即離開,沒有下到到坑口前。
走出草叢林樹,是一片牽牛花盛開的花海,就在38 和4號土地上,大約一個籃球場寬。這塊隆起小高地也是眷村宿舍偃倒後就地堆置。這也就是剛剛耆老女士所說的藤子花,都是粉紫色。愛書人喬依說這是槭葉牽牛:旋花科。牽牛花又分銳葉牽牛與槭葉牽牛。葉型不一様。
再往汐止方向走四十公尺,右側圍牆外見到一座疑似快被填平的電仔間也就是變電所,旁邊有一座水池,很像我之前在八堵中台煤礦石黎坑所見。這待考。時間不允許和貪婪的心讓我急著趕緊去搜刮愛書人的藏書。折回,耆老還在整理植栽。他說這幾年來找的都找不到,沒想到我找到了。我說不只如此,我還看到疑似礦業建築,鳥兒音樂會和牽牛花田,深深鞠躬跟他致謝。我說我要去工作了,改天再來晉見他。並請他幫我向回收先生致意。他要我留下來喝杯茶。我說我真的要去趁錢了。他說,有空常來,他早上都在。我說您只戴竹葉斗笠,這樣會不會過度曝曬啊?他說汐止常下雨,曬太陽對身體好。再次深深致謝就離開。我邊走邊回頭喊和揮手,他也微笑到我走出巷口之後我才沒看見。
巷口外遇見一位39 年次余先生。手提著鋤頭和卡指芒仔袋。他父親正是三合本礦掘進的烏龜仔工。粉塵吸太多,砂肺,六十歲往生。他確認了這就是三合本鑛,而當年有福利社,調進所,裡頭連豬肉雞肉都有賣,兩處礦寮。本礦坑口是單線,一坑也就是友蚋的煤炭從本鑛出,而本鑛的捨石由一坑出。台鐵在坑口附近設有簡易運煤場,以火車將煤運出。也有卡車來載。所有的礦寮等礦業建築都在台聯貨櫃場內。三合煤礦所有坑口應當只剩本鑛還保存,就別說礦埕,礦寮,天車間了。以前,有多少礦工在這幾個坑奔忙?數不清。我也自我介紹,我外祖母也姓余,在某某地方出生。他要我說出名字,於是,努力地思索的眼神,想找出祖輩關鍵字。他說,那你要常回家喔,大德廟是咱們祖上起建的,也要記得回來致敬;堵南余是個人情溫厚的所在,更何況祖母姓余。我連忙說好。他領著我走到他的家門口,我目送他走進屋子。他再吩咐了一聲要常回家喔。
這所在好迷人。敦厚熱情。我也變成了堵南余人了。
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吳法憲將軍(1915-2004)1981 年9 月,被移置山東濟南。在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中,他說:
{由于生活上的需要,我學會了做飯、燒水、升爐子,有時還炒幾個菜。除此之外,打掃衛生、倒垃圾、買菜等,我也樣樣都自己做。我們在支出上精打細算,買一斤肉要分成十塊,每次只 吃一塊。到了月底的收支大抵相當。生活雖然難一些,但是過得 還比較充實。
周圍的鄰居對我都很好,也很關心我。出門去買菜,他們看 到我年紀大,都不要我排隊。副食店的同志,把好一點的菜賣給 我,對我非常照顧。家裏的水龍頭壞了、門鎖壞了,鄰居們總是 主動幫助我修理。每一次我們去買煤,看到我們一塊塊地往樓上 抬,鄰居們也總是自動地來幫忙。這種種事情,都讓我十分感動。
有一次,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同志在采訪我時曾經問我,在濟南生活習慣不習慣。我說:“在山東生活,我感覺到比北京好,有 人情味。濟南的山好、水好,人更好。山東人大多憨厚、豪爽、 仗義,好交朋友。}
(頁956,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特約編輯 金 秋 曉 流責任編輯:施薊泉,美術編輯:古 義 仲 夏,北星出版社,香港北角木星街3號澤盈中心1702室)
堵南這裡更是吧?
日據時代1938年,汐止,七堵,和鹿寮的本地詩人余萬森先生有一首遊鹿寮雜詠(原註:內漈頭舊炭坑)
代謝從來事可傷。
經營枉費徹宵忙。
千夫採礦今何在。
惟剩當年貯炭場。(余萬森 《詩報》 197期:20頁 1939-03-18,檢索自中正大學台灣漢詩數位典藏資料庫)
今天,三合煤礦的三合本鑛坑口還完整,很難得。三合煤礦六堵礦場,五堵礦場的沿革歷史,礦權人,經營人,降煤,工安,煤質等等改天再報告。不建議尋找坑口,若還是有興趣,敬請務必注意安全。非常危險,不要單獨前往。
非常感謝愛書人,耆老以及年輕的先生們,祝福闔家平安美好,書友們也是。很謝謝今年九月初,成寮煤礦92歲耆老女士指點我三合煤礦的位置。2021年9月14日。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附錄1:
大門正門有一副對聯是李建興所撰寫的:
大勇衛宗疆戰陣一時皈禪道
德威溥瀛嶠保民萬世仰師宗
李建興撰並書余雲山祭祀公業民國50 年
2:上的“大德廟廟誌” 說:
“......。本廟供奉之大德禪師,姓楊、名延德,係宋朝衛國定邦山後,楊令婆之第五子。而我余姓會奉祀大德禪師是因為,一其母乃同宗故,二我余家先祖受禪師庇佑,平安渡臺開墾,為崇德報恩之祀也.....然而移民遷臺,前途難料,為求隨身保護,以策安 全·余家先祖致遠公(嘉爵)及其眾人商議,拜請大德禪師金身,一同赴臺。但,其族人設下關隘,嚴格搜查,意 欲奪回。 所幸同行友人,湯家、宜家及巫家三人,情義相 挺·以茶袋包藏,代為背負,始得過關,落腳於今日的基 隆堵南里....。”
3:
臺北縣汐止煤田
汐止煤田爲臺灣煤量最多之煤田位於臺灣北部兩主要城市基隆興臺北之間,全長 約速 21 公里。本煤田之主要部分位於基隆河之兩岸,其基本地質構造為一開關向新, 名曰八堵向斜。軸線大約沿基隆河延展,軸向爲北70至80度東,在八堵附近向西南部 沒。本向斜之西北爲崁脚斷層所切,東南分爲深澳坑及瑞芳兩斷層所截,其東北端雙等 田寮港斷層所斜切,西南端則沒入臺北盆地內。本向斜為一不對稱褶皺,東南翼較能, 地面地層傾角多高達70至80度, 有時直立或局部倒轉。 西北翼地面地層傾角則在 20與30度間。在向斜軸部,地層至為平緩,兩翼傾角在五至十度間。中新世三含煤地層均 出露於八堵向斜或汐止煤田內。在本向斜之西北翼另有一走向斷層,名基隆斷層,約位 於本翼石底層與木山層之間。
南莊層出露於八堵向斜之軸部汐止至五堵一帶,分佈面積甚小。其中僅含一可採煤層,普通厚約0.3 公尺,但在向斜軸部增厚至一公尺以上。此煤層之煤質劣,局部常 為炭質頁岩所交代。八堵尚斜西北翼之煤層傾斜約八度,東南翼者則轉為60度左右。南 莊層中之煤層分佈有限,煤質較劣,產量亦不高,故其煤量不予估計。
石底層爲汐止煤田中最重要一含煤層地層,因其分佈面積甚廣,故在叙述時分爲八 堵向斜西北翼東段、向斜西北翼西段、及向斜東南與三部分討論。向斜西北翼東西兩段 之分界以瑪陵坑與友的坑間之山嶺露界,即約在五堵三合煤礦附近。
八堵向到西北翼之東段煤帶西南自瑪陵坑開始,東北延經中股、石厝坑、及鶯歌石 至基隆市,再經東明路之南侧至旭坑煤礦止,全長約10.5 公里。 其地層之走向爲北 60 至80 度東,傾向東南,地面傾角常為25度,向下減為 20 度,至向斜軸部變爲10度左 右。本段之石底層中含有五可採煤層,其一般厚度及各層間距如下: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0.3
上煤厝
-29
中煤層
0.3- 0.4
-15
本 煤層
0.7-1
38
下煤層
0.1-0.4
-110
0.3--0.35
本段中臺煤礦石黎坑以西之煤帶係可開採上煤層、中煤層,及本煤層三層,下煤層甚薄無法開採。最下煤層或因爲基隆斷層所切,未見出露。本煤層之厚度自東向西 逐漸變薄,計在中台煤礦厚08公尺,中宏輝礦厚07公尺,三合煤碳厚0.6公尺。 本煤層位於上部者俱已開採盡,但在深部及向斜軸部仍有相當煤量可供開採。中煤層 厚度格均在0.35公尺上下,岩盤甚佳,一般斜坑常沿此煤層面開鑿,上煤層僅局部可供開 花,且有越下越薄之趨勢。在黎坑以東直至旭坑為止,八堵向斜西北翼東段石底層煤 帶內所有五煤層俱可開採,但位於上部之四媒層供多已採盡,因深處有小斷層出現。目 請各礦所採者均以最下煤層主,僅東端之旭坑及慶兩煤礦尚開採中煤層。前一煤礦 有時亦開採最上煤層,因其局部可維逐03公尺,
八堵向新西翼之西段起台五路附近之三合煤礦,向西南直延至臺北盆地內湖附近 ,全長約10.5 公里,地層走向與東段相同,傾向東南,地表傾角為40至50度, 向下變平爲25至15度,且有越下越平之趨勢,本段石底層中僅有三煤礦可開採;上煤層厚 03公尺、中煤層厚約03公尺,本煤層平均厚0.55公尺,但其厚度變化自0.35 公尺至 一公尺不等,均較東段者為小。目前各煤礦所開採者以後兩煤層爲主,上煤層僅在極小 部分有開採者,
八堵向新東南翼之石底層煤帶在前一次估計時歸入四脚亭煤田內,但在地質構造與 地理位置上應歸入汐止煤田,故在本次估計時加入本煤田範圍。此一煤帶東北起自四脚之瑞和煤礦,向西南經吉慶、德和、愛產、福基諸煤礦,直達五堵附近之三合新坑止 ,全長約九公里。更向西南、本煤帶為瑞芳斷層所切斷而消失。 本煤帶之走向爲北60 至70度東,傾向西北,地面傾角為70至85 度,有時呈直立或向東南側轉傾斜。 但向 下接近向斜軸部處,地層則趨平緩,變為18 至20 度。在四脚亭附近,因八堵向斜向西 南傾沒,地層走向在吉慶煤礦附近轉為略近南北向,傾斜向西,傾角為十餘度乃至二十 度。吉慶煤礦主坑之北有一斷層橫切八堵向斜之傾沒部,本翼煤層因此消失。
本翼石底層共含五可採煤層,如下表所示:
煤層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上 煤 層
0.3
24
中煤層
0.3 0.4
17
0.7 0.9
本煤層
.35
下煤層
0.35
-110
0.3 0.35
最下煤層
本煤層在淺部多已探盡,現僅能向深部及向斜軸部發展。目前各礦所開採者以中煤 層及上煤層較盛,開採最下煤層及下煤層之煤礦較少,多限於東段數煤礦,且僅探其較 厚部分。自福基煤礦向西南至三合新坑間,石底層中僅有兩可採煤層,即中煤層厚0.3 公尺)與本煤層(厚0.7公尺)。前者厚度變化甚劇,且常含有夾石層(Parting)。
汐止煤田石底層所含之煤層另有一沉積上之特殊變化,即各主要煤層常多煤質或厚 度之局部變化,以致煤層局部變薄,或為炭質頁岩所交代,經濟價值因而降低,甚至全 部不能開採。此種變化在煤層中之分布無規律可循,其變化帶之延展多與煤層之走向斜 交或直交,長數十至數百公尺,寬數公尺至數十公尺,甚或在百公尺以上。此變化帶之 出現,對煤量之影響甚大,但在估計前無法測知每一變化帶之確實位置及其分布範圍, 僅能將其可探率酌予降低,以對銷此變化帶之可能存在而損失之煤量,其未能確實之處,自所難免。。
汐止煤田中八堵向斜西北翼之東段五煤層間有可採煤量 19,397,374 公噸,西段三煤 層間有可探煤量 19,799,733 公噸。此兩數字均較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增加甚多,此因 前一估計並未將八堵向斜深部之煤量估計入內。經最近數年來之開礦,坑道均已進入煤 田深部,已有可靠資料可將向斜深部煤量加入一併計算,故新煤量數字因此而大見增加 。另八堵向斜東南翼石底層之兩可採煤層共有可探煤量 12,279,699 公噸,亦較前堆加頗 多。總計八堵煤田之可探煤量此次估計 51,476,806 公噸,較47年所估計之數字增加約 一千六百餘萬公噸,其增加之總量為各煤田之最大者。
木山層在汐止煤田中僅見於八堵向斜之西北翼,與同一翼之石底層間有一基隆走向 逆斷層,但此走向斷層對煤量並無重要影響。木山層呈一走向東北之煤帶,亦自基隆海 岸延展至臺北盆地。東北起自濱海之外木山,向西南延經鹿寮直達臺北盆地邊緣之山脚 ,全長約 21.5 公里。本煤帶可以鹿寮為中心。分爲東西兩段估計其煤量。
本煤帶之東段自外木山至鹿寮,全長約 11 公里,更向東北延至海外, 構成海底煤 田。此段地層走向為北 55 至 60 度東,傾向東南,傾角為 25 至 30 度。瑪陵坑以西鹿寮 一帶木山層之走向轉爲北 30 度東,其地面傾角為 20 度左右,但更向西南,又轉為北6016
度東之走向。本煤帶東北延至海邊,地層走向轉為北40至50 度東,傾向東南約20度。 木山層在本段共含有三可採煤層,為上煤層、本煤層、及下煤層。上煤層厚自0.2至.4 公尺,東部較厚,可達 0.35 至 0.4 公尺。其下25至27 公尺為本煤層,厚自0.5至0.8公 尺,變化頗甚。但至本煤帶之西端,本煤層厚僅 0.2 至0.4公尺,更多膨縮。本煤層之下 六至八公尺為下煤層,一般厚度為0.25 至0.3 公尺,變化至大,常薄至一煤線, 故甚少 開採者。現僅大武崙至東北海邊有局部開採此下煤層者。瑪陵坑之日德煤礦亦間或開採 下煤層,但產量至微。
木山層在本煤帶之東段會多處受玄武岩質凝灰岩之侵擾。此類火山岩之產狀及出現 層位不一,有時在煤層之上磐或下磐,有時取代煤層,至無規則可循。凡有火山岩出露 處,煤層即無法開採,影響煤量至甚。目前木山之文貴坑、大武崙之華强煤礦、與西段 之烘內等地煤層內,均已遇見此凝灰岩體。在火山岩附近,煤層薄劣,或變為煤質頁岩 ,經營困難,亦降低煤礦之經濟價值。
木山層煤帶之西段自鹿寮二坑延至臺北盆地之山脚,全長約 10.5 公里 。一般地層 走向為北 70 至80度東,傾向東南 25 至30度。但自叭噠坑向西南至山脚,地面地層傾 角為 50 度,向下變爲 25 度左右。本段木山層僅含兩可採煤層。上煤層厚約 0.3 公尺, 在源美煤礦局部會增厚至0.4 公尺。本煤層厚0.4至0.5公尺。兩煤層相距約20 至 24公尺。。
汐止煤田木山層之東段有可採煤量 16,151,912 公噸,西段有可採煤量 14,411,881 公 噸。此較民國47年之估計數字增加達一千餘萬公噸,尤以東段為甚。此由於本次煤量估 計面積均加大至向斜之中心,同時本帶海底煤田之煤量亦大有增加之故 。( 頁14, 台灣之煤礦)
3:
今天,三合煤礦的三合本鑛坑口還完整,很難得。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民國47年12月,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標示了三合二坑,三合三坑,三合分坑等三合煤礦。
4:
:講述者: 李建興
辭公救過我的命
訪問者: 新生報
哽咽得說不出話的本省煤礦業鉅子李建興,九日再度赴陳副總統靈堂前拜祭。這是他自三月六日以來 ,在靈堂中哭悼的第四天,他的親友們都耽心這位七十五歲的老人,會被悲哀損害了健康,但却無法阻止他逐日的前往祭悼。他逐日的前往祭悼。
李建興說:「當我的煤礦坑裏積滿了水,員工薪水發不出來,走頭無路,想到自殺的時候,陳副總統救過我的命。
他追述第一次拜會陳副總統的情形,那是在民國三十五年臺灣剛剛光復的時候,他和 丘念台等十五位黨籍同胞,到南京去晉見 蔣總統致敬,感謝他領導抗戰光復臺灣。此外,這些和祖國分別了五十年的黃
帝子孫,還希望去祭掃中山陵和黃帝陵。黃帝陵遠在陝西,去一趟的確不易,當他們在南京拜會當時的參謀總長陳誠時,陳副總統立即自動撥派了一架專機,把他們從南京到陝西去,完成這些臺灣同胞渴望了五十多年的夙願。
李建興老先生說:這件事情,讓我們本省籍的同胞能祭掃祖瑩,是我們最感激的一件事,對於一個甲 午年前後出生的臺灣同胞來說,更是意義深遠。
卅七年,陳副總統來臺灣,尚未出任省主席,李建興獲悉他來了,就到延平南路他住的地方去拜望。 陳副總統看到了他的名刺,立即跑到門房來親自接他,談了一陣家常•陳副總統問起:「你是跟誰來的? 」他說:「跟小犬儀德、侄子儀龍。」
陳副總統問:「他們怎麼不進來?」
李建興說:「兩個小孩子,不懂規矩,我讓他們等在外面。」 李建興說到這裏,模倣著陳副總統站起身來,兩手略提高長袍下襟的神態說:「他老人家立刻親自跑到 大門外,把兩個孩子從車子裏接出來,請到客廳裏坐下,又和他們說些家裏的事,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在辭行的時候,陳副總統又拉住他們,要他們等一等。李建興說:「副總統又上樓去拿了一盒洋餅下來,孩子們回去帶給祖母吃。我媽媽拿到這盒餅,捨不得自己一個人吃,叫來好多的親戚朋友一道吃.他的這番心意……。」李建興說着,又哽咽得哭了出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陳副總統是一位典型的中國仁者。 李建興擁有的最重要的六堵三合煤礦,曾一度礦坑出水,工作停頓了,簡直困難得無法維持。那時
陳副總統兼任美援運用委員會主任委員,李建興想到要自殺的時候,也聯想到這位最關心他的仁者。跑去 一談,陳副總統鼓勵他不要灰心,人定能勝天的,爲他安排了美援貸款,打了一條一萬尺的新坑道,從新 再來。民國四十九年一月,坑道的貫通典禮,李建興特請陳副總統來主持,李建興說:「那天六堵鎮上一 萬多人來瞻仰他老人家的丰采。他老人家發表演說,和我的礦工們講了半個小時。」
現在,陳副總統故去了,三合煤礦的新坑道,源源地吐出財富,救了李建興一家,養活了一萬多家礦工,同時也供應了臺灣發展工業所需要的熱力。
李建興說:「他並不是只對我這個老工頭特別好,他對所有的同胞都是一樣地好,總是替大家想,替大家找出路,他當臺灣省主席一年,臺灣同胞都把他當老伯一樣地看待......。」

李建興在離開靈堂的時候,又依依不捨地回頭對陳阿伯的遺像行禮,他說:「我還要再來祭悼。」( 頁120,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四月初版,陳誠與中國,特價新臺幣拾伍元,(外埠酌加郵費),出版者:時代文化出版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