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90808紅新娘轎。新北市瑞芳區水湳洞,哩咾,南子吝,南雅里。基隆嶼,劍龍稜。陳銀輝畫家,八斗子王拓,杜披雲作家。抗戰戡亂老兵回憶錄楊名振醫師台金水湳洞。大富煤礦。益慶煤礦。金瓜石煤田南雅煤帶。華年煤礦。南雅煤

宜蘭到府收購二手書,喜歡在這裡停留。南雅奇岩,南子吝步道,劍龍稜,鋸齒稜,....小天祥等等風景讓人不知如何選擇。更別說各式民居,好幾家海鮮美食小吃,無邊的芒花和湛藍大海。一碗比南部澎湃的海鮮麵,一大盤的小管,白帶魚,那價格更是很親民。劍龍稜等等不建議去走,除非有相當準備,但是站在南子吝山就可以遠眺它的絕美與險峻。最重要的是,居民們熱情爽朗,都是非常好的文史老師。
動力舢舨和小型漁船為主。船身是藍和綠色為基調,船眼是白色再內嵌一顆小黑眼珠。船首和船尾搭上紅色。這水面與港口外大不同,是較深的綠。那紅色就非常顯眼,是提引也是被烘托。造船的匠師們,應當是大海的美術家,色調絕美,好有海的躍動感。可能是希望活潑地在海上航行吧?
走到南新宮後的社區。咖啡色漁網後方的紅磚古厝,石階彷彿是一張時光地毯,向左向右延伸,引導出更多的黃色石磚古厝,多彩現代洋房以及暗黑的石頭廢墟。這座社區也有如古時為了防海盜而建的彎曲巷弄,讓我走著又繞回南新宮。於是,感覺這社區好大。每個巷弄的盡頭就是蒼翠的綠山,而它的上方就是皎潔的青空,和各色的鳥兒在飛翔。
似乎漁村有了漁網,舢舨有了紅色,讓社區和舢舨分別有了自我定位與故事和強韌的張力和聚焦。
陳銀輝畫家有兩幅畫,畫名是各是{漁船}和{鼻頭角漁港},是這樣解說東港的漁船和漁網背後的鼻頭角漁村:
{畫面的紅線,與其說是船的輪廓線,勿寧說是畫面構成的一要素,猶如合唱中的女高音。}
{透過漁網看到漁村,取景很獨特。主要表現魚網曲線的流動美。房子的暖色調與周圍綠藍的主調,成柔和的對比, 同時賦予畫面活力。}( 陳銀輝畫集第二輯,)
今天再度經過。一個小時空檔。隨機請教了一位耆老女士和一位65歲先生。女士是由媳婦陪同,後者說,是第一次聽婆婆說往事,而且是她所不知道的。兩位很親密。婆婆笑談中不時以右手拍拍媳婦的背,媳婦則是專注地聽,眼神好像是在聽大師演說般的崇敬與入迷。
另外一位先生則是告訴我,他六歲到十歲入坑的往事。他言語中洋溢著為雙親分勞的喜悅。他說,爸爸起初是搖櫓仔的討海人。那是小舢舨,完全靠勞力。暮春到初秋,夜裡出海捕魚,另外半年就入坑挖煤炭。他是以蚯蚓來形容爸爸的側躺在地上的取炭過程。這是礦脈大約都是一尺。而他是負責幫爸爸將煤炭以畚箕盛起倒進台車裡。當我說,孩子怎麼可以入坑?他說,那時候沒有人管這個。
我之前在四腳亭永安煤礦大斜坑聽過一位66歲的礦工也是如是此說,而他是小三也就是十歲入坑當點柴油工和助手直到小學畢業,畢業後當坑外工,十八歲後有坑內勞保資格就挖煤。
今天這位先生是六歲,那是目前我多年來聽到最小的,讓我好訝異與尊敬。他說他曾經在大富,華年仔和瑞芳幾個礦坑跟著爸爸去做;瑞芳有23個坑,他和爸爸遊走了快一半。爸爸在這位先生十一歲時,意外得到一筆錢,節省地,家計就夠用,就從此離礦不再入坑,因為很厭倦和畏懼這工作。基於隱私,就沒請教是甚麼財.他說很會讀書,有讀到瑞芳高工的夜校,當年都是從水湳洞火車站摸黑走回來南子吝。他指引我大富煤礦和華年煤礦的位置。並且說,紙牌下(路標)的那排房子當年是華年煤礦的礦寮。
他是路過,正中午大太陽底下我們躲到有榕樹的鐵錨旁,我因而所得到指點。那鐵錨形體大約有一公尺長的柄與寬的兩翼,當年應當很粗壯,現在則銹蝕得很單薄,宛如一隻竹蜻蜓。
那位大姊和媳婦是路過她們府上亭子角,我請求解惑的。一位年輕男子皮膚是亮閃閃的金銅色,很是壯碩,拿著捕魚工具正外出。三位都洋溢著親切。請教了耆老大姊。她說:
{今年七,八十歲。是坐四人扛的紅新娘轎從水湳洞嫁過來,迎親隊伍是看著海經過哩咾抵達南子吝。我阿舅說,只有人耙出去,哪有人耙進來。彼當時,水湳洞有瓜山國校濂洞分校,火車站,圖書館,台金公司濂洞醫院也有助產士,要開刀也有金瓜石醫院,電影院,食堂等等,只缺一間大廟。而南子吝是一個漁,農和礦村。我嫁過來的前一年才送電,永過都是點臭油燈仔火。我這是緣,我和我頭家是煤人報的講親情。}
{ni rao a (哩咾)是比南子吝小一點的庄。但也算大。台二線道路擴大後被徵收而廢庄。遷庄所領到的賠償金不夠去市區買一間廁所,而且水土不服,很多庄民很不得志和很早過身。這是開路政策也沒辦法只能吞忍。水湳洞本來沒有廟,哩咾廢庄後庄民就將庄廟迎往水湳洞的船塢嶺上,被稱為威遠廟。之前水湳洞每年迎媽祖都是臨時在廣場設紅壇。鬧熱過後再將媽祖送回借出的廟宇。自此,水湳洞就有了大廟。}
{水湳洞的陰陽海,船塢往上爬,越嶺就是哩咾。那一段急升坡當年很崎被稱為摩天嶺。旁邊就是水湳洞港。開拖拉庫(大卡車)的運將都很害怕摔落。我的弟弟就經常替中南部上來載炭的大卡車替手開那一段。不過也沒聽這摩天嶺有失事發生。過了摩天嶺有公路通往哩咾的大富炭坑(大富煤礦)。哩咾庄過了一個彎嶺(明隧道) 就是華年仔炭坑( 華年煤礦)和湳仔吝。 這段路更窄了。從水湳洞到南子吝都是碎石路}
{南子吝,哩咾,八斗子,鼻頭都相仿;掠半冬,食一冬。每年五月開始捕魚直到九月,其它是東北風無法出海。南子吝的男人,半年捕魚,半年入坑當炭工。捕魚是晚上為主,白帶魚,小管等等趨光性的魚。白天則是釣赤鯮,石九公,象魚。在民國五十年代要靠技術經驗。像我跟著我頭家去釣赤鯮,他一看到平平的水面有圓氣波上升,就斷定有赤鯮在呼吸。}
{南子吝男人與女人若是到礦坑工作,主要是在大富炭坑(大富煤礦)。從這裡走過去。大富在禮樂煉銅廠的很裡面的左手邊,靠溪。當年大富附近有幾戶哩咾庄的居民。出入不方便,在廢庄前就遷出。大富是向海挖過去,聽說坑道最遠快到基隆杙(ki,基隆嶼)。快兩公里遠。是很大的坑。每個坑都會出事,但是大富算很少。大富的炭品質很好。那裏有礦寮,但大部分是瑞芳,磅磅仔,瑞濱,金瓜石,九份仔,海濱等等外地來的。當年有水湳洞有火車可以直通八尺門,這個大富因此聚集很多礦工。交通便利,像我,永過都是搭火車到八尺門,(水八鐵道,水八線)再換搭三輪車到基隆。}
{大富有很多輛交通車載炭工在水湳洞火車站和坑口間來回。我弟弟就是其中之一的司機。那是載煤炭的卡車。記得是沒有頂篷的。炭工就站在車上,下雨天穿雨衣。下班就載他們回去。坑內男礦工是計件的,而坑外的女檯子腳是一天八小時,一天70圓,偃車工則更高。大富的男女礦工在民國五六十年代的勞工界算是高薪。坑內男礦工的挖煤頭手都比較早下班,二手就不是。但也都是時間長,要帶便當。(這與我所聽到的瑞芳區一般礦坑不同,通常只入坑三,四個小時,因為挖太深了,很熱,無法久待。待考。)南子吝的厝邊有在大富做的,都有賺到錢,而且平安。}
{我頭家也有到大富做了半年。他沒有技術。只能當散工(助手)。挖煤工宛然是毛毛蟲橫臥在地上在挖塗炭,不是站著,而我頭家則是負責將挖炭工挖下的塗炭撿起來裝盛在畚箕再裝進台車裡。掘探頭手都比較早出坑,而助手時間就長很多。那半年,我很焦慮。常常到厝邊去問大富掘炭頭手,看到我頭家出坑未?問到厝邊都覺得我太緊張了,後來就不敢去勞煩,只能靜靜邊煮飯菜邊從灶腳窗口張望巷仔口。我算好命,一世人沒去做檯仔腳,水洗,等等工課。}
{我頭家做了半年就不入坑了。說做不來,太危險了。落岩(gam,磐},出磺,粉塵等等,黑黑暗暗。而且就在海底下。我頭家沒入坑也好,掘炭趁得多,可是容易有肺癆(應指砂肺,塵肺症),而且四,五十歲就往生,很少可以到八,九十歲。檯仔腳,偃車工,凸車尾則是脊椎和膝蓋容易受傷。我們儉儉地過日子。他就專心捕魚。可使出海的半冬,暗冥掠,日時也去釣赤鯮,石九公。後來借錢標會買了一艘三十馬力的漁船,最遠可以到野柳萬里和過鼻頭(鼻頭角)四界走,東北風的時陣,我們就去放龍蝦和蟳仔,設使是搖櫓仔和六瑪莉的半搖櫓仔就無法出港。南子吝永過很多是搖櫓仔,南子吝和鼻頭間有個大的深海溝,早期很多搖櫓仔搖不過去就沉在那裏。30馬力就衝得過去。當年漁產豐富,只要一出港就有。現在很貴的四破,紅目鰱在彼時陣是很普遍的魚。}
{華年仔是小礦,我嫁來時還沒設立。開坑不久,收得比大富早很多,礦工也少,炭還有就收坑了,不比大富是挖到差不多(待考)。哩咾到南子吝是僅容三人並行的小,華年仔來了才拓寬。哩咾過了明隧道,右邊第一座媠噹噹的兩層樓石頭厝,現此時被人租來開咖啡廳,屋主已經換過好幾手。當年是華年仔的事務所和工寮。坑口就在事務所的背後。目前是一個窪地。(地上有褐黃色地下水流出的那一片草地就是,如圖。)這個坑出過事,比大富危險。是向草山,半屏山等內陸方向挖過去。當年也是用卡車載運。南子吝的孩子起初是到濂洞讀,後來鼻頭國小成立就轉過去。共款,攏是要走靠海山路,直到台2線濱海公路完成。}
是正中午,不敢多延遲兩位午休,加上台北市信義區有到府收購舊書的行程。就再三鞠躬後告辭。她們兩位建議我不要去大富煤礦,目前是台電汙染制區。當我說那我登上南子吝步道俯瞰大富煤礦。她們擔憂午後雷陣雨。我說應當不會那麼快下雨。她們催促我趕快去也趕快下山。大姊說現在是咱人七月時,不要待太久。之前那位先生聽我要去華年煤礦,也是幾次提醒我濱海公路車多要小心。
他們三位都目送揮手直到我隱沒在巷弄裡。大姊說,很可惜,頭家過往了,否則可以告訴我更多;而她弟弟也正好外出,建議我另日再來。}
而我最後決定不上南子吝步道,我想,我還是遵從兩位的建議,不要去冒險。煩惱又來了,最後決定坐在南子吝漁港看漁夫朋友們的整理漁網。大姊所乘坐的大紅色四人轎,遠遠從水湳在一隊迎親隊伍中是多麼耀眼。金黃色梯田,灰的礦業建築,黑的礦車和煤炭礦埕,白的雲和浪花。大姊本身就是那鮮明的紅吧?為她的夫家帶來了曼妙的女高音和前進的躍動立。
關於水湳洞和八尺門之間的水八線火車。八斗子作家杜披雲先生在小說裡的{緣分天注定}篇中說:
{台灣九份出金鑛
大屯山頂出硫磺
銅鑛出在水湳洞
黑金土炭出瑞芳
這是民間時常掛在嘴邊所唱的一首歌謠。台灣無精鍊銅設備之前,開發鑛山的台灣鑛業株式會社爲運搬鑛石,鋪設五分列車鑛山專用鐵道,由水湳洞至八尺門,再經海運到內地精鍊金、銀、銅。也爲方便水湳洞至八尺門的乘客,鑛砂列 車尾端聯接一車廂。}( 頁25,杜披雲,海洋臺灣出版社)
八斗子作家王拓先生對八斗子和東北角漁夫只能捕魚半年和危險,有很多的描述。而南子吝正是在東北角中。
臺灣之煤礦資源民國54年出版的書中說,大富煤礦和南雅煤礦屬於金瓜石煤田中的南雅里煤帶。哩咾和南子吝海邊延伸到半平山的西側,和北面的大海。前者是三公里,後者兩公里。(見後註)不知道所說的南雅煤礦是否就是或者是包括華年煤礦。這改天再報告。
大正十四年( 民國15 年1925)臺灣北部炭田圖,這個南雅地區當時已經有{南子吝坑}和{哩咾坑}的標示。這兩個坑之間似乎有手押臺車。註明是非機械設備坑的狸掘坑,而且是{炭層及露頭},煤帶是南子吝由東北斜往西南的哩咾坑,長度三公里。(大正十四年十二月三日台北三井物產會社井上知博繪製,地帶鑛字第一一五號,台灣北部炭田圖。)( 臺煤特刊附圖)
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是民國47年12月印製的,則是在哩咾坑,大富煤礦的約略位置標示益慶煤礦。並還沒有出現華年煤礦。(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
民國五十年到五十六年擔任{經濟部金屬礦業公司水湳洞分院}內科醫師兼主管的楊名振醫師在他的回憶錄{一粒洪流中的小沙子}中盛讚水湳洞的日出,也對這裡民風純樸留下深刻印象,他說:
{金瓜石水湳洞背山面海,視界開闊,海岸風景也美。晴朗時日,每日晨曦可以觀賞日出。最先看 到晶亮四射的光芒,然後看到那輪通紅、大大、圓圓的旭日漸漸地自海平面昇起,氣象萬千,壯觀極了。
我服務的分院(原註:也稱門診部)位於水湳洞半山腰那條唯一的一條小街旁邊。房舍約有一五〇坪大, 分設內科、外科、診療室、注射室、藥房、掛號病歷室。另有一間婦產科檢查室。我任內科醫師並兼 主管此分院全盤業務。我到任後增設一間小檢驗室以助診療。水湳洞地區有員工及眷屬和當地居民共約二千人,僅有我們一家醫院,也僅有我一位內科醫師. 有病都來院就診,所以我的責任也很大。爲此我在台北市買了多本美國出版的英文原文醫學書藉研 讀,期以溫故知新。}( 頁92)
南子吝宜晴宜雨,日出與落都很壯觀,山與海很特殊,溫厚的民風,古厝,美食與南雅奇岩更是讓人讚嘆。建議大家疫情趨緩後來走走。
(大富煤礦和華年煤礦的歷史沿革,產量,煤質,卡路里,有無炭窯,降煤方式,礦工人數與工安,改天再報告了。)
(2021年9月3日軍人節,祝福全國軍人和大家平安健康。非常感謝愛書人和兩位耆老女士先生與大姊的媳婦。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附錄1:
九份海面,基隆嶼古早的地名與稱呼的淺探:雞籠嶼,小基隆嶼,雞心 ...https://lobo32xl.pixnet.net › blog › post
2009年9月5日 — 和平島舊稱大雞籠嶼或社寮島,又名皇帝殿,又曾經以"福州厝"為代稱;基隆嶼舊稱小雞籠嶼,在基隆港北東方四公里海上,距北海最近,只有六公里,為火山岩構成 ...
2:
南子吝南新宮~黃金七稜最低鞍部~半平溪溪底~小錐麓,劍龍稜https://lobo32xl.pixnet.net › blog › post › 463095953-...
2018年5月20日 — 台二線81點3公里再往前走20公尺右轉入產業道路。 早上六點二十五分瑞芳火車站搭基隆客運886,六點四十分抵達南子吝南新宮。 司機先生非常好。
3:
南子吝,古厝,南新宮,福德宮,三貂社 - 隨意窩https://blog.xuite.net › twblog
2021年1月26日 — 有幾個特殊點: 劍龍稜等險峻登山路線在這裡起點; 南雅奇岩; 南雅登山步道; ... 清晨六點九份窗外@ 樂伯二手書店,立立二手書店,負責人親自到府, ...
4:
新北市瑞芳區南雅的南子吝山看芒花 - 隨意窩https://m.xuite.net › blog › twblog
2012年11月21日 — 南子吝山走到半屏山,不時走在芒花夾蔭看不見天的小徑上。 ... 愛書人JOY前幾天也是如此地走,她部落格,說,好像在芒花下滑泳。
5:8鼻頭角漁村 Fishing Village 1982
油彩 Oil 50F(90.9x116.7cm),
透過漁網看到漁村,取景很獨特。主要表現魚網曲線的流 動美。房子的暖色調與周圍綠藍的主調,成柔和的對比, 同時賦予畫面活力。石階與附近的牆面明度提高,具有強 調作用,並形成本畫的焦點
此畫會參加「師大美術系展」(1982),「第八屆全國油 畫展」(1984),「陳銀輝從畫卅年特展」(1984)
20漁船 Fishing Boats 1984-5
油彩 Oil 40F(80.3x100.0cm)
。 這幅是根據數年前在東港寫生的資料,重新構成而作的 海面使用黑色,是一種大膽的嘗試,覺得效果很好。整個畫面以藍、白、黑等色搭配,但仍以藍為主調。白色的船使畫面產生強而有力的效果。畫面的紅線,與其說是船的輪廓線,勿寧說是畫面構成的一要素,猶如合唱中的女高音。
此畫會參加「陳銀輝從畫卅年特展」(1984)( 陳銀輝畫集第二輯,)
6以下是頁21, 臺灣之煤礦資源,1965,關於臺北縣金瓜石煤田,南雅煤礦的介紹:

本煤田位於臺灣東北海岸,在侯硐與武丹坑兩煤田之東北,金瓜石區以產金銅礦間 名,地質構造上位於侯硐背斜向東北之傾沒部,故地層分以東北或西北走向爲主,傾斜 分向東南或東北。本煤田分東西兩煤帶,金瓜石煤帶位於西部,由石底層構成;南雅里煤帶位於東部,由南莊層構成。 金瓜石煤帶以金瓜石爲中心,包括九份及水湳洞諸地。附近地層因受基隆火山羣侵 入之影響,構造至爲破碎。石底層煤層亦受火山岩之熱力作用而局部變爲無煙煤或半無煙煤,成爲本省無煙煤一主要產地。 本煤帶之石底層僅有本煤層可採,平均厚0.25至0.4 公尺,通常以0.3 公尺為主。煤層之走向因侯硐背斜之下似而呈一弧形,由北 56 度西 轉北 45 度車,分向東北及東南傾斜,傾角為25至30度。 此傾沒背斜在九份以東為 約呈南北走向之甲脈斷層縱分爲兩部,煤層在此斷層之東西兩側俱有出現。甲脈斷層以 西之煤層由福益煤礦開採,多利用九份臺陽公司之金礦洞進入採煤。 其東南與屬於瑞三 礦區之煤礦俱已採盡,僅此背斜之軸部煤層尚可開採。此外本煤層之下的 150 公尺處有 一最下煤層,厚 0.2 公尺左右,有頁岩夾層,煤質欠佳。此一煤層在瑞芳至侯硐公路車側苧子潭有福益六坑開採之,因煤層過劣,僅在煤價高漲時始有開採。在甲脈斷層之東 侧,石底層多處受火山岩侵擾,再受數斷層所割切,煤層之地質條件至劣,煤量及產量 均至微。以往有福益煤礦及金銅鑛務局之瓜山煤礦在此開採。 南雅里煤帶由南非層組成,陸上起自水湳洞東之哩咾及南雅里海邊,向內陸延伸至 半屏山西,爲本山火山岩體所掩覆,全長約三公里。地府主要走向為北 15 至 20 度東, 向東南傾斜 25 至 45 度。地面傾角較大,向下漸次減小。南莊層含兩可採煤層,均位其 下部。本煤層厚 0.3 公尺,有時增厚至0.5公尺,但變化頗多。 下煤層之變化更大,僅 局部速 0.3 公尺之可採厚度。此兩焊層之間距隨地不同,最大 50 公尺,最小廳 20 公 尺。本煤帶現有南雅煤礦及大富兩煤礦開採。本煤帶自南雅里海邊延伸入海,可構成海底煤 田。因本煤帶媒層變化頗大,故其海底部分之煤量,僅計算至二公里之長度。 本煤田之可採煤量計石底層爲 208,853 公噸,南莊層爲 1,736,338公噸,均較民國47 年之估計數字爲高。其中南莊層之煤量增加一百四十五萬公噸左右,此因前次估計時間 無任何有關可靠資料也。( 頁21, 臺灣之煤礦資源,1965)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