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92106窗子裏的星星。傅敏詩人現代詩。陳誠與中國。蒼雪和尚南來集詩。民國51年陳進畫譜。九份瑞芳詩人吳如玉李建興顏雲年。新北市瑞芳區大寮滴水仔口。成寮煤礦。魚桀魚煤礦。平和煤礦

 

大寮路63巷巷口,經過有應公,滴水仔橋走到這台地大約300公尺。前天我曾經從有應公左側上去,彎進石頭宮右側的瑞大煤礦的本礦坑口。經由一位耆老的指點告訴我在這個台地有一座成寮煤礦。這很吸引我,學淺,我這是我第一次聽聞。瑞芳鎮志有介紹,說煤質是屬於燃料煤。只有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抱著懷疑的心情來探看。

 

居民非常親切,環境很整潔。一位耆老女士說她今年90歲,小時候,住在更山上的滴水仔。農作無法養家,全家搬下來。八,九歲起就工作,減輕父母的擔頭。曾經在成寮煤礦當拚車尾工和凸車底工。從早上七八點做到下午五點,一天薪水三十幾元。當時,成寮煤礦是三班制。坑內工六點多入坑,中午十一點出坑和換班,下午兩三點再一班,傍晚結束。這兩種工作都是重勞力,要偃倒幾百公斤重的捨土台車。成寮煤礦收坑的早,她又到了隔著基隆河對岸的平和煤礦當檯仔腳。檯子腳是設在大寮和傑魚坑中間的七坑的基隆河邊。天車將筒仔(台車)拉過這岸,也就是現此時大寮派出旁右邊小路直走到河岸步道這區塊。檯子腳一天的薪水是二十多元。

成寮煤礦的拚車尾和凸車尾工總共有兩個人。可使說,累壞了,兩隻膝蓋和脊椎傷了她一輩子。成寮煤礦的坑口就在大寮路1之1號的對面,過了這一條溪就是。永過,溪的上方有一座柴做的拱橋通往坑口對岸。河中沒有支柱。這條溪終年不竭。大寮路63巷一之一號前面和附近都是礦埕和事務所。坑口是朝北,天車拉出後,再由人力台車過溪,再往北推到轉彎處,這段有的是高架柴橋,讓高度一致,再由卡車來載走。炭埕,漏斗和水洗都在這裡,這些礦業建築都已經拆除了。這裡古地號名是滴水仔口。屬於大寮。彼當時這邊沒有土地公,拜拜都到尪公祖(大寮保安宮?待考)。目前坑口有一棵茄苳樹和電線桿。

 

今年輪到大寮主辦拜拜。老家在山上的水滴水仔沒辦法靠旱田生存,爸爸舉家搬下來。家境非常不好,耆老女士根本沒有上過公學校。一生劬勞,與著礦工先生共同成養了這四個孩子。成寮煤礦很少發生事故。屬於冷礦,但是煤礦品質不好。這是很難得的。她強調,炭坑不只辛勞仔艱苦,掌礦者也不好過。比如說瑞三礦業的李家在滴水仔口也買了地,但是創辦人也有踢鐵板的時候,他在基隆六堵三合坑就曾經發生過挖到水櫃,差點倒閉。

我想是不是民國54年出版的{陳誠與中國}這本書中所說的六合煤礦。書中李建興追憶與陳誠副總統的淵源。當時,六合煤礦地下水湧入,導致廢坑,李建興想要自殺的同時想到舊識的陳誠。經由陳誠的協助,運用美援貸款,幫助李建興重新開挖新坑道,挖了一萬尺的新坑道,讓六合煤礦復活。貫通典禮當天還請陳誠對著鎮民和礦工發表了半小時的演說。( 頁120,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四月初版,陳誠與中國,出版者:時代文化出版社)至於,六合煤礦是不是筆誤而應當是三合煤礦,改天再探討和報告。

 

她似乎很被半輩子的操勞而影響身體,她說了幾次食老沒有用,遙想當年和伙伴推倒捨土台車的勇猛有力,說,現在只能透過神桌上的香,跟過世的先生牌位說說話。不是心境平和,而是沒有甚麼事可以輪到她煩惱。這倒是讓我想起了蒼雪和尚的南來堂的南臺詩:

 

南臺靜坐一爐香
終日凝然萬慮忘
不是息心除妄想
卻緣無事可思量( 卷四,頁六,南洋中學出版,民國王培孫校輯,景印王牋南來堂詩集

 

 

另外一位女士說,今年70歲,小學畢業之後就在成寮煤礦當檯子腳。一天十多元。她對成寮煤礦的位置,礦質,工班,降煤等等敘述與前述90歲耆老女士一致。她也是平和煤礦的檯子腳。她說成寮煤礦民國五十多年就結束,結束之後她就到平和煤礦繼續當檯子腳。她是住在大寮福德廟的旁邊山谷,上面也有一個粗皮仔坑。那是試驗性質的坑口,還在。大寮福德宮往八堵方向這邊有永安煤礦本坑這個就是造成34人不幸罹難的礦場,是挖到基隆河水櫃。再過去就是耿德煤礦。當時有柴橋可以走過去基隆河對岸。民國40年和五十年初期,當時並沒有工安,礦主賠償的觀念,頂多就是一個白包和勞保。礦主與礦工都是在與天搏鬥賺土地公的錢。我結婚之後才離開礦場,去做水泥工的小工。這是貧窮家庭的必然人生歷程,只是工作種類不同。

還好,她只是脊椎問題。小學是到四腳亭的瑞亭國小也是走柴橋過溪的。在成寮煤礦,曾經發生過一次落磐。一位某某某(基於隱私,隱匿)是她應該叫他阿舅仔,四十歲人。阿舅仔通常是指媽媽那邊的長輩鄰居或是同姓者的暱稱。落磐當天是這位耆老女士陪伴在醫院。成寮煤礦是股東合夥制。頭家之一的兒子來看過後,面孔青筍筍地,離開前要耆老女士通報警察。耆老女士哀傷地說,很幸運的是這位阿舅仔沒有小孩子也沒有太太,換句話說只有傷心的母親和親友鄰居;否則又是一個破碎家庭的再現,那遺孀又要獨力扛起,當時也沒有健全社福機制。再往上走就是瑞三分坑。(待考)不知道這位阿舅仔有沒有心上人?為什麼沒有結婚?我沒有多請教。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最愛吧?而這也未必是這位女士所能知道的。而且,日據時代的男女礦工,受限於經濟地位,也不一定能談一場戀愛而成婚。就如同傅敏詩人所說的與妳對視的眼成爲揮手之後的尾燈,終於疲倦地睡去的是妳的眼睛,成爲日落後出現在窗子裏的星星。一切恐怕都是想望而已。

傅敏詩人的詩兩首。

 

 

一、月台邊際
與妳對視的眼成爲揮手之後的尾燈
在夜風的追逐裏
妳是逐漸遠去了嗎?
思念攀摘了一株Rose
頻頻地流血
叮嚀着「你的存在是我唯一的安慰」
我是雖傷疼也不放下揮擺的手勢
二、夜記之二
終於疲倦地睡去的是妳的眼睛
成爲日落後出現在窗子裏的星星
無聲地俯身下來探視我
在妳的肌膚裏埋葬
呵!將我覆蓋 妳的純白
容我柔美地死亡
而妳的憂黑將我迷失
水流般捲去我的憂鬱( 傅敏,桂冠季刊創刊號,民國58 年中秋節創刊)

 

 

 

 

還有一位仕紳,似乎是五十多歲。關於成寮煤礦和平和煤礦有相同的指導。他說,是滴水仔口的本地人。從小在成寮煤礦。成寮煤礦歷史不久,收坑後,跟著礦工爸爸住到傑魚坑煤礦。不顧我的婉拒,我很擔心耽誤他的時間,但還是堅持領我去走成寮煤礦的坑口,炸藥間和天車間。那都是在密林中。而且,還指了一處竹筍林給我看,說那是山豬昨天光顧過的,筍子旁的土還是新鮮的。我問他,這樣竹筍不是很可惜了。他說,請朋友都請了,給山豬吃也很好啊,牠才是千萬年來的地主。坑口是向北方,坑口再往攀爬,沒有路徑,二十公尺就到炸藥間。很完整。他說一定都是用最好的磚牆來建造而且要遠離礦坑避免爆炸時傷害人命。需要炸藥時,再扛到坑口。坑口的北方走20公尺是天車間。天車間遺跡的石頭矮牆還在。他為我解說很多瑞芳地區和煤礦的人文歷史,還解釋煤礦有兩種一個叫做熱礦,一個叫冷礦。熱礦是表示底下非常的熱,熱到入坑後只能工作兩三個小時,而冷礦就可以比較久,但是礦質不佳。他說這麼熟悉因為我以前在做旅遊業。,自傲於我的專業,而且我也認為我懂得文史而能讓遊客更珍惜這趟旅程。他的眼神洋溢自信與自得。這簡直是將旅遊業當藝術家來自我要求與自信。

 

陳進畫家他在民國51年自費出版非賣品的陳進畫譜中說:

 

 

{凡是從事於畫業佳作有其所爲佳作之自滿,拙作有其爲拙作之自負也 。 一向認爲描寫一類作品是輕易之事是實畫是艱深難通最不易描寫。因此提筆描寫由來非天才者,有如僭越奢望,即是無庸置疑的 ,回顧三十五年來學畫經驗得到不少啓示啓發此後生涯將再爲學習創作,決心此時感覺描寫之前途茫然不知所云,更不可輕予放棄學畫之宿望 對於 藝術趣味執著之念可說是人之通性,誠引不容否認之事實所陳列之作品以本上述之亟義雖不無自負之作可是接受中外同好之欣 賞批評實是求教指導之同語,祈同好弘達惠而教之爲幸何如。
民國五十一年六月於畫室陳進}
這位士紳說,疫情以來沒生意我就回到故鄉來整理這一片田。永過這裡都是梯田。種植茶樹和竹筍。是旱田。坑口這邊右邊的山坡曾經經崩塌,所以把成寮煤礦的坑口也埋了。而且土石流落進了溪裡,造成偃塞,村莊的人都趕緊逃命出去。後來區公所來把這些廢土撈起來就放在我們的田地上。於是成寮煤礦這邊的地貌就改變了。以前這邊是低的。山豬山羌果子狸等等都很多,因為還有很多果樹這是以前農村時代留下來的。山豬喜歡吃竹筍,但是我不喜歡有人來這邊打獵,我都會阻擋。山羌在叫有兩種狀況一個是要變天,一個是在求偶。他對礦礦建築,礦質,工安,煤方式的說法都與前兩位相仿。
仕紳說,搬到傑魚坑煤礦,我爸爸在那邊就很忙碌。坑口在魚桀魚坑路145巷19號和21號附近。目前還有一座變電所遺址,是紅磚牆。牆壁還有電線孔。坑內若是有往生者,爸爸就幫忙帶出來,然後放在天車間。守靈的時候我就會去陪伴那些家屬的孩子們。他們會怕。而他說他傻傻地不怕,只是落磐後身體變形,腦漿溢出的氣味很難聞。但那都是礦工叔叔伯伯。爸爸認為是替礦友送一程,而我也因此不畏懼。為什麼要守靈,在礦區有個傳說,當時都是一張白布單蓋在遺體上露出雙腳。那個時候不能讓貓跳過去,貓若是白皮仔腳蹄,那麼那個屍體就會變成殭屍,死者無法安息,生者驚惶,所致,我們的責任重大。爸爸和我都是義務的,沒有領取任何酬勞。一如昔日出山辦後事都是街坊彼此幫忙,直到扛棺材入土也是。
滴水口這邊的同學都是去讀瑞芳國小,我也不例外。我們班有一半的同學沒有爸爸因為都過世了。幾十年的老礦區,父親很多都因為礦災或是砂肺等等職業病而去世了。所以說有的家庭做媽媽的為了要成養孩子所以必須去再找一個後叔。但是後叔有好的,也難免有專打前夫的兒女們。於是有的遺孀不願意找後叔,增加孩子被虐待的風險,而坑外工的薪水就是二,三十元,做兩份也無法栽培孩子,同時容易過勞受傷,於是,有的就在工作之餘犧牲自己,來補充孩子的營養,學費等等。甚至會為了一斤三層肉來挽救家庭。很久以前,有的礦區為甚麼有流氓?多那是因為我們的他們的家庭都很貧困,他們常常也是被歧視的孩子,必須為了求生存成群結黨。當時的老師能理解的不少,但是有的沒辦法體會,體罰教育很普遍。我們同學們就常常被打。很幸運的是爸爸還在,可是我還是會被老師修理。五年級吧?老師要我們寫出父親的職業,絕大部分是礦工。我寫我爸爸是地下工作人員。那一個月就都沒有被打。後來老師知道我爸爸是礦工後問我為什麼這樣寫?我說他們是在地底下看不到天的。
這位士紳還說,他很早就離開傑魚坑和滴水仔口到外地奮鬥。爸爸是掘進工。那是薪水最高卻是所有坑內工中最容易得到砂肺而在五十前後就過世,如果他十三四歲就當坑內工的話。爸爸也是日本時代十三歲就入坑,過了四十多歲就不舒服。他身體一有反應,就喝紅露酒,就止痛了。他六十多歲,我勸他不要喝,他很配合,可是戒酒後很快就走了,我很後悔。他有申請砂肺補助,過關了,卻在往生後才拿到核准。政府說,人過世了就不能領。礦工過的是有一天沒一天的,出坑後就想會喝酒放鬆自己,明天未必能活著回來。我姓顏,與九份台陽礦業顏雲年家族是親戚。顏家先祖當年渡海來到台灣分成三支,一是台南,一是台中顏清標那一脈,一是基隆,瑞芳大寮,滴水,傑魚坑。我們在基隆河東岸,而顏雲年是在西岸,他們的祖厝也還在。
很擔心占用他不少時間,而我也該出發到府收購二手書了。就再三鞠躬告辭。好感謝三位女士先生。讓我學習很多。傑魚坑的傑應當是魚+桀,我電腦叫不到,先用魚桀來代替。九份的詩人吳如玉先生在1924年的輓顏雲年詩就嵌入魚桀魚坑。
民國58年桂冠季刊創刊號新台幣五元,六十年台北人初版晨鐘出版社精裝本25元平裝本是20元。民國54年時代文化出版社陳誠與中國是十五元。
再次感謝愛書人和三位女士先生。2021年8月28日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
1:
輓顏雲年先生
吳如玉
晦冥風雨暗基津,天色無光沒偉人。環鏡樓前
愁化鶴,桀魚坑外見飛燐。箪瓢道德家聲舊,富貴功名聞望新。一事頗爲身後慮,顏文孔廟未復陳。四海交遊平仲風,神州往復任西東。尚餘遺策艱難甚,誰與斯人慷慨同。子可克家承父志,弟能繼業慰兄衷。他時故里歸來日。 來日清酌生芻一奠公。
歲不龍蛇
亦降災,無端騎鶴上蓬萊。胸開錦繡生花筆,
腹蘊經綸致富才, 敘位授勳隆奕世,泐碑刻石耀全臺。
長留姓氏流芳在,何 必區區百歲哉。果然無命藥難 醫,十年光陰一霎時。金屋春深人寂寞,陋園月落客依稀。吟壇別後留詩稿,頌德
翻成墜淚碑。自是彼蒼懷妬忌,不教顏子鬢如絲( 陋園吟集,頁11, 大正十三年四月三日,發行人久保田章,印刷人穎川首,臺灣日日新報社)
2:講述者: 李建興
辭公救過我的命
訪問者: 新生報
哽咽得說不出話的本省煤礦業鉅子李建興,九日再度赴陳副總統靈堂前拜祭。這是他自三月六日以來 ,在靈堂中哭悼的第四天,他的親友們都耽心這位七十五歲的老人,會被悲哀損害了健康,但却無法阻止他逐日的前往祭悼。他逐日的前往祭悼。
李建興說:「當我的煤礦坑裏積滿了水,員工薪水發不出來,走頭無路,想到自殺的時候,陳副總統救過我的命。
他追述第一次拜會陳副總統的情形,那是在民國三十五年臺灣剛剛光復的時候,他和 丘念台等十五位黨籍同胞,到南京去晉見 蔣總統致敬,感謝他領導抗戰光復臺灣。此外,這些和祖國分別了五十年的黃
帝子孫,還希望去祭掃中山陵和黃帝陵。黃帝陵遠在陝西,去一趟的確不易,當他們在南京拜會當時的參謀總長陳誠時,陳副總統立即自動撥派了一架專機,把他們從南京到陝西去,完成這些臺灣同胞渴望了五十多年的夙願。
李建興老先生說:這件事情,讓我們本省籍的同胞能祭掃祖瑩,是我們最感激的一件事,對於一個甲 午年前後出生的臺灣同胞來說,更是意義深遠。
卅七年,陳副總統來臺灣,尚未出任省主席,李建興獲悉他來了,就到延平南路他住的地方去拜望。 陳副總統看到了他的名刺,立即跑到門房來親自接他,談了一陣家常•陳副總統問起:「你是跟誰來的? 」他說:「跟小犬儀德、侄子儀龍。」
陳副總統問:「他們怎麼不進來?」
李建興說:「兩個小孩子,不懂規矩,我讓他們等在外面。」 李建興說到這裏,模倣著陳副總統站起身來,兩手略提高長袍下襟的神態說:「他老人家立刻親自跑到 大門外,把兩個孩子從車子裏接出來,請到客廳裏坐下,又和他們說些家裏的事,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在辭行的時候,陳副總統又拉住他們,要他們等一等。李建興說:「副總統又上樓去拿了一盒洋餅下來,孩子們回去帶給祖母吃。我媽媽拿到這盒餅,捨不得自己一個人吃,叫來好多的親戚朋友一道吃.他的這番心意……。」李建興說着,又哽咽得哭了出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陳副總統是一位典型的中國仁者。 李建興擁有的最重要的六堵三合煤礦,曾一度礦坑出水,工作停頓了,簡直困難得無法維持。那時
陳副總統兼任美援運用委員會主任委員,李建興想到要自殺的時候,也聯想到這位最關心他的仁者。跑去 一談,陳副總統鼓勵他不要灰心,人定能勝天的,爲他安排了美援貸款,打了一條一萬尺的新坑道,從新 再來。民國四十九年一月,坑道的貫通典禮,李建興特請陳副總統來主持,李建興說:「那天六堵鎮上一 萬多人來瞻仰他老人家的丰采。他老人家發表演說,和我的礦工們講了半個小時。」
現在,陳副總統故去了,三合煤礦的新坑道,源源地吐出財富,救了李建興一家,養活了一萬多家礦工,同時也供應了臺灣發展工業所需要的熱力。
李建興說:「他並不是只對我這個老工頭特別好,他對所有的同胞都是一樣地好,總是替大家想,替大家找出路,他當臺灣省主席一年,臺灣同胞都把他當老伯一樣地看待......。」

李建興在離開靈堂的時候,又依依不捨地回頭對陳阿伯的遺像行禮,他說:「我還要再來祭悼。」( 頁120,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四月初版,陳誠與中國,特價新臺幣拾伍元,(外埠酌加郵費),出版者:時代文化出版社)

3:

臺北縣八分寮煤田
八分寮煤田位於汐止及四脚亭兩煤田之東南,由木山層組成,含有東東北走向路向行之兩俠是媒帶。北煤帶名曰大寮煤帶,構造上屬四脚亭向斜之東南翼。南煤帶名曰 八分寮煤帶,構造上屬侯硐背斜之西北翼。兩煤帶間為瑞芳斷層所隔開。
北煤帶或大寮煤帶之地層走向北70至80度東,傾向西北,傾角為70至80度, 有時直立,有時倒轉。本煤帶西南起自頂草濫附近,向東北經內碇、大寮、直達瑞芳鎮 西南之桀魚魚坑,全長約7.5公里。在東北及西南兩端分別為瑞芳及深澳坑兩斷層所限。 其兩端煤層欠佳,所能估計之煤量僅限於中間約長4.5 公里之部分。 本煤帶西端有基隆自來水廠之蓄水庫,屬禁採區。本煤帶僅含本煤層一可採煤層,在 一心煤礦附近厚為 0.3至0.6 公尺,時有變化,向東厚度減至.25 至0.3公尺。另有一下煤層,煤層甚薄, 無開採價值。
南煤帶或八分寮煤帶之地層走向為北50至80 度東,西南部之走向多為北45至65 度東,東北部之走向爲北70至80 度東。地層均傾向西北,傾角通常多在70 度以上, 在本帶西南部常直立或向東南倒轉傾斜。本煤帶西南起自保長坑內,東北延經頂草濫, 八分寮、至蛇子形,全長約十公里以上。在蛇子形附近,本煤帶隨侯硐背斜之傾沒而呈 髮夾狀彎曲。此傾沒背斜東南翼木山層之煤帶煤層欠佳,現無開採者。且西延不遠,即 係三貂嶺斷層所切,故其煤量不予估計。
八分寮煤帶在侯硐背斜西北翼之木山層中有本煤層及下煤層兩可採煤層,相距約10 至12 公尺 。 其本煤層在東勢坑一帶厚0.4至0.6公尺,向東至八分寮附近薄至0.25公 尺戒缺失。下煤層在八分寮厚0.35 公尺左右,向西至東勢坑則薄至0.25 公尺左右,更 向西則變為十餘公分。由此可知在本煤帶內,本煤層西側佳而東側劣;下煤層則東側佳 而西側劣。除此兩可採煤層外,在本煤層之上約 80 公尺處有上煤層,最大厚度可及 0.3 公尺。下煤層之下約60公尺處有最下煤層,厚0.2 公尺。 此兩煤層因煤質至劣,均 無開採價值。
本煤田南北兩煤帶之木山層共有可採煤量3,090,596公噸,略低於民國 47 年所估計 之數字。本煤田篇本次估計煤量減少煤田之一,此因根據煤礦開發之資料判斷,本煤帶 之可採長度已較前減少甚多,故其煤量亦隨而減少。( 頁18, 臺灣之煤礦資源,頁18,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經濟部礦業研究服務組編印 , 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十二月)
八分寮煤田:瑞泰煤礦,瑞祥煤礦,協興煤礦,成德煤礦,啟天煤礦,東榮煤礦,豐產煤礦,盛興煤礦,福星煤礦,啟發煤礦,旭裕煤礦,宏達煤礦,頌恩煤礦,一心煤礦,長隆煤礦。(同上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