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72014占領者所尊敬的詩人。齊白石。王鼎鈞。暖暖壺穴。耆宿懷雞籠。暖陽鄉音的歲月周勉。基隆市暖暖區碇內溪西股。暖江橋。定康煤礦。吉慶煤礦本坑吉慶二坑煤礦。

暖暖壺穴群的沙洲上,紫花藿香薊蔓延,形成一畦接一畦的紫色花田。隔著二十公尺寬的溪水,對向則是被野薑花佔有。兩者各自一張台車鐵軌的寬,向上下游開展。蝴蝶們不時兩地穿梭而過溪。壺穴群高高將基隆河溪水,峽谷般夾束。水面平靜,倒映天空,是偏藍的綠。很清澈,看得見水下是又是一座壺穴迷宮。礁岩的圓坑,下窄上寬,有如煤礦工安全帽的倒置。溪哥仔,吳郭魚並不擔心壺穴上的白鷺鷥,夜鷺和鴴鳥,就在其中兜圈子。
 
基隆河從北邊往八堵方向而去。我所站立的暖江橋,東方是暖暖車站,安德宮(本來是寫成天德宮,很感謝周志燉藝術家指正),暖暖市街。西側是過港和溪西股。然後都是山脈。之前在安德宮和暖暖的愛產煤礦,幾位耆老女士和先生告訴我基隆河的東側碇內有十六坑.....公館坑等等煤礦,而西側同屬碇內的溪西股則是定康煤礦(ting -khang碇空)。
 
定康煤礦, 這讓我很迷惑。 臺灣鑛業史,基隆煤礦史等等文獻都沒有這個名字。學淺,只在暖暖作家周勉女士的大作裡拜讀過。( 詳附錄)
 
橋的另一端是過港,一位耆老女士指點我,{往北走,一座萬應公和土地公廟之間有一間豆槳店,再去請教,定康煤礦就在那裡。大約兩百公尺就抵達。}
 
不敢貪看河景,十一點整,台北市松山區有到府收購二手書的行程。
 
民前一年出生的暖暖詩人周枝萬先生被尊稱為萬仔先,他在82 歲時接受基隆市立文化中心訪問時說:
{暖暖地區風光恬靜,山水怡人,彷如世外桃源,這裡民情淳樸治安良好,極富人情味。}(耆宿懷雞籠,頁46)
 
這的確是。途中,兩位先生指點我說,定康煤礦就是吉慶煤礦,並且告訴我天車間和坑口在哪裡,要我注意車輛。豆漿店好多人騎車開車來採買。一位先生買好豆粕正要離開,他說住暖暖,買這兩袋是為了種菜。當我請教定康煤礦,他好熱情,為我開剖。他恰好是暖暖區某位受到極度尊敬的中醫師,漢學家兼詩人的某某某先生的公子之一。之前在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有介紹到這位詩人。擔心未經這位耆老的許可而披露,會不尊重他的隱私,就先保留大名和所指點的大部分不筆記。他說:
 
{我快八十歲。我們世居暖暖好幾代。暖暖以前是基隆河水運大站。打西仔( 指法國,清法戰爭)的周印頭也是祖公仔之一。 永過,過港到暖暖沒有暖江橋,那時,周印頭的部下都是在暖暖港口坐渡船到嶺腳( 獅球嶺靠近基隆河),過港和溪西股去獅球嶺,大水窟或是二沙灣海門天險主動劫西仔的營,不讓西仔渡過基隆河踏上暖暖。不擊退,我們就必須走西仔反,一如十年後,打不贏日本,就必須走日本仔番反相仿。暖暖人以前愛鄉,很富有愛民族意識。聽我爸爸說,日本佔領台灣的初期:設使是有女子嫁給日本人,那一整村的人就會繞過她家,田無溝水無流,不再往來;除非逼不得已,查甫很少有人願意捧日本人的飯碗。}
 
{祖先曾經擁有五艘紅頭船,上通瑞芳的苧仔潭,下接水返腳,錫口和淡水。我們的老家就在過港這邊的港仔墘。到了我爸爸這一代他就辛苦了。他是暖暖公學校畢業。一畢業就做田和當船運工。大家都說爸爸是天生的詩人。其實,不是,他是苦讀自修。一有機會就研究醫學,讀書和作詩。他二十歲左右跟著王仔子清老師( 王謀治先生,福建晉江)學漢文。這位先生是大陸來的。 爸爸後來就成為漢學老師兼中醫師。中醫師在基隆和暖暖都執業過而教私塾則是瑞芳,暖暖到五堵都有。他說日本人幾次要他到街役所就職,爸爸都婉拒。寧願四處步輾去教書和出門看診。光復後,也沒加入國民黨。日本的憲兵和警察對他很崇仰,常來請教佈告的漢字是否得體。日本時代憲兵的漢文普遍都很好。日本時代憲兵權威大於警察。也會來抓藥看診。當時,日本是貶抑沒有執照的漢醫師。但是都來給爸爸看診。爸爸說,日本人和台灣人的差別是前者會照醫師的指示說吃幾帖就吃足幾帖,台灣人則不是。所致,台灣人好不離。本地某某某議員在我爸爸85 歲過世後告訴我,日本人重人情義理,日據時代憲兵警察常會高壓管理,卻對爸爸很尊敬。日本快戰敗那幾年,推行皇民化運動禁止漢文教育,日本警察明知道爸爸偷偷地教,但也沒找麻煩。爸爸注定賺不了錢,對有錢人不會多收,卻經常婉辭或是少收手面趁吃人的診療金。當時沒有健保,中西醫看不好,家財散盡了的病患來找爸爸,甚至會直接跟爸爸說,先生,我沒錢了,請幫我把脈好嗎?大家不叫他某某某先生,而是某某先。講到這裡,我記起來了。一位某某市省級民意代表某某某,在選舉前,稱呼我爸爸半輩子先生( 老師), 一選上,來家裡探望,卻叫我爸爸為某先生。爸爸笑笑。爸爸說漢醫對疫情還是有幫助的,只是一有症狀治療要快。日本時代傳染病也不少,漢醫也有貢獻。光復後,四腳亭發生虎列拉(霍亂)。 基於醫師職責,爸爸照樣出診救了不少人。他為自己的鼻口先擦藥,走進一間茅草屋。裡頭吐了一地都是。他趕緊診斷後認定是瘟疫,開藥單。請鄰居幫忙去暖暖拿藥,還沒回來就全家過往了,甚至,幫他們扛上山埋掉的厝邊也感染。}
 
{爸爸的擔子太重了。上面照顧我阿公,底下有十個孩子。一個人要照顧十二個人。我們十個兄弟姐妹書沒辦法讀很高,很早就出社會為爸媽賺錢。而我們的下一代都很好。有個姪子考上台大醫學院。他們彼此之間都很親愛。}
 
{爸爸的詩文好。當年港仔墘住的還有周植夫和陳其寅( 這兩位在部落格已經報告過了就不贅言)。陳其寅是日本時代後期從基隆疏開跟我們租房子,光復後搬回基隆。}{我是暖暖國小畢業。十八歲才有入坑的勞保資格。於是我十八歲之前在定康煤礦坑口外做凸車底,跟車工,拚車尾和點柴油仔。溪西股山坡部份本底是個公墓區。在民國四十年代初期,大家接續日本時代的窮困,並不注意墳墓的安寧。拚車尾是做一整晚。我還沒做之前,當時,偶爾有礦場主張將坑內捨土,以天車送出後,直接傾倒。有些年久月深的風水和金斗甕也沒請移開就覆蓋。拚車尾是在夜裡工作,基隆河的風聲常常讓坑外工聯想。}
 
{十八歲後我就到愛產煤礦。我姐夫是監督,需要工人。愛產煤礦曾經發生坑內爆炸而死傷。定康煤礦就比較穩定。這為甚麼? 定康,咱人的意思是硬的岩石的炭坑。日本時代就叫定康炭坑。光復後叫吉慶。地質堅實,比較不會落磐等等。定康煤礦因此也被稱為吉慶煤礦。溪西坑的坑口是在順郁湳仔管( 水泥預拌廠),四腳亭的小坑,也有吉慶煤礦的坑口。天車間在往基隆山區上頭的棺材店(興隆街興隆農路往基隆方向的右側)這兩個煤礦是互通的。同屬於吉慶煤礦。溪西股這邊的定康煤礦舊址,目前很多是工廠。坑口用台車推到暖江橋附近。暖江橋後來才建的。永過,附近的八寶洞有座吊橋,是煤車在走,台車將煤炭送到暖暖車站。之後過港路打通,就有卡車來坑口載。人們來往港口與過港都是坐渡船。定康煤礦有礦寮,柑仔店,福利社,麵店等等。是大炭坑,坑內炭工超過百人。豆漿店附近的有應公廟很早就有,土地公廟(興隆宮)則是本地的礦埕和稻田改成小工業區之後才建立的。當時,定康煤礦並沒有土地公。順便講一下,蘇德良的家族也有經營煤礦,他是個正直清廉的基隆市長,老家就在碇內再過去的四腳亭。}
 
{我在愛產煤礦當過挖煤工,改修工,烏龜工等等,幾乎所有坑內的工課都做過。當礦工時,我很研究煤礦的卡路里,煤層,煤質等等。後手,我自己當起交煤商。那是炭窯煉製焦炭磚後,我去買進,根據特質將它們轉賣給最適合的煉鐵等等公司。也因而脫貧。直到民國七十三年之後,因為海山,煤山煤礦三大礦災,政府鼓勵礦工和業主離礦,我才收掉依靠煤粉的焦炭生意。所致,經營不久。做生意是講運氣的。爸爸的一位詩文朋友本來很窮。光復後當起上海基隆間的貿易。沒想到上海淪陷後,因為無法再將錢匯到上海反而奠立創業基礎,加上努力,變成企業家。 而那幾家上海的貿易商就很可憐。當然,也有相反情況者。}
 
很難想像。漢學家,詩人,中醫師的兒子也當礦工。再三鞠躬告辭後,就往興隆街的天車間走。有一戶人家的雞冠花好大一片。我戴老花眼鏡出門到府收購二手書兩個多月了,因為近視鏡遺失,疫情嚴峻就一直沒去配。還真的以為是一群公雞。奇怪他們怎麼那麼安靜? 讓我想起同樣童年困頓無法上學的齊白石畫家,他就有這麽一首雞冠花題詩:
老眼朦朧認作雞,
花冠繡脛羽毛齊。
客窗一夜如年人,
聽到天明汝不啼( 詳附錄)
 
這位耆老先生談吐很文雅,對歷史與文化很熟稔,讓我學到很多。不知道焦炭事業結束後他從事甚麼生意?很高興的是,他說四位子女和十多個孫都很讓他驕傲。這位耆老的爸爸暖暖公學校畢業卻被尊為漢學家和取得戰後中醫師資格考試及格。這應當不只是天才而是後天努力吧?宛如齊白石。王鼎鈞作家曾經以煤炭來比喻創作,他說:
{我不願意強調天分,我承認人的智慧是有差異的,但是強調天分往往足以對有意創作的人產生嚇阻的力量,所以我強調準備、努力、工作與沉思,對生命多面開展的觸覺,對人生的縝密的觀察和瞭解;實際上 文學的天分也要透過這些,才能夠磨練成器,才能夠激發出火花。 地層下的煤也許是天生的,但是創作是把煤開採出來。}( 詳附錄)
 
比對{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民國47年12月,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這裡似乎是吉慶煤礦二坑。與四腳亭吉慶煤礦本坑是相連的,當然這都是待查的。臺灣礦業史的沿革是說,吉慶煤礦本坑在民國五十年一月與吉慶二坑合併成立吉慶煤礦股份有限公司。在興隆街。又得到兩位耆老的確認,說定康煤礦就是吉慶煤礦的日本時代稱呼。而且天車間與坑口位置也都是如前幾位耆老所指點的。是上班時間,我就不敢打擾沒進去探看。
(2021年7月23日星期六。台北市松山區到府收購二手書。非常感謝愛書人與暖暖耆老女士先生們。)
附錄:
1:
 
農業年代(四十、五十年代)暖暖礦業一枝獨秀,有愛產、一心、盛興、十六坑、定康五個礦坑,來 自全省各地的礦工,在此討生活,有攜家帶眷,有自個兒的不計其數,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有娛 樂,只有下街帶著手電筒走路,有坐輕便車(煤車)來的,到廟口(媽祖廟,安德宮)阿炎樓小吃店,三兩好友叫一碗麵,來 幾瓶米酒頭,切切豬雜碎猜猜拳酒足飯飽遛躂遛躂,看北管子弟的排演練唱,或看一看竹貴仔和六角劈甘蔗,站在牆圍上劈下來比長短睹輸贏。廟口文化看不盡,夜晚了!順道吃碗冰涼涼肚,再打道回府(工 寮),一天辛苦一夜的享受明天還要工作。古人說:「入坑不是人,出坑才是人,」做一個礦工要小心防範,常遇到落盤出磺(瓦斯)的心理準備,所以有的賺了了,開了了,一身了然。有的會想節儉一些錢轉 業,以免家人擔憂,看他們爽朗的個性,習慣成自然也就沒什麼了,( 頁40, 暖陽鄉音的歲月,周勉)
 
2:
安德宮地:基隆市暖暖街六三號。時:清嘉慶六年(一八○一)建,民國四十七年(一九五八)擴大重 建。物:奉祀天上聖母,保儀大夫、清水祖師等神。事:暖暖爲基隆河岸舊街市,清代臺灣最北部貨物集散地。所以清嘉 慶六年建安德宮,奉祀天上聖母。( 頁18, 臺灣史蹟昻,曾迺碩,中國文化學院)
3:
我 不願意強調天分,我承認人的智慧是有差異的,但是強調天分往往足 以對有意創作的人產生嚇阻的力量,所以我強調準備、努力、工作與沉思,對生命多面開展的觸覺,對人生的縝密的觀察和瞭解;實際上 文學的天分也要透過這些,才能夠磨練成器,才能夠激發出火花。 地層下的煤也許是天生的,但是創作是把煤開採出來。我想文學天才不必是早開早謝的曇花,也不必是一閃即逝的彗星,他可以大器晚成 他可以在長期的努力中求新求變,留下好幾座高峯。法國的詩人藍 波在二十歲以前就寫出很多作品,二十歲以後就停筆了,在文學界留 下盛名,這樣的例子究竟不多,我們也不希望它很多。( 頁168, 靈感,王鼎鈞, 四季)
4:
畫雞冠花(白石詩抄)老眼朦朧認作雞,花冠繡脛羽毛齊。客窗一夜如年人,聽到天明汝不啼( 頁24,齊白石詩文篆刻集,出版者:香港上海書局)
5::
民國44 年出版,臺灣之煤礦:吉慶煤礦 該礦位於臺北縣瑞芳鎮吉慶里,距四脚亭火車站約1.1公里,其間舖設輕便鐵路,為降煤之用。全區總面積約80公頃。煤層屬中煤系,含有上、中兩層煤,現採上層煤。煤厚最高40公分,平均30公分。傾斜14度,走向北東 31 度。現有可採煤儲量約100,000公噸。煤質屬煙質,發熱量在6,500卡以上。近年來產業情形如下: 採煤總效率為3.8工/噸。木材消耗約爲每噸18才。動力利用電力,每月耗電約19,000度6:吉慶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吉慶本坑 【礦 址】臺北縣瑞芳鐵吉慶里地方。 【礦區號碼】礦業字第一六一號,臺濟採字第二三二七號。 【礦區面積】八五公頃三二公畝六三公厘。 【礦權人】吉慶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經營人】董事長:張來進。 【簡史】民國三十六年五月開坑試探一年,民國三十七年五月向工礦公司締結包採契約二年,民國三十九年七月向工礦公司 收買礦業權及設備,民國四十年八月由中臺礦業公司移轉顏滄海等承受經營,民國五十年一月與吉慶二坑合併成立吉慶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煤層】中部系統,現採中層,厚度○‧四公尺,稍有變化,最下 層厚度○‧四公尺,較有變化。 【煤 種】普通燃料煤。 【經營組織別】公司組織。 【 開坑別】現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二抗,再又斜坑一坑。 【降煤情形】礦場至四脚亭車站一,一公里,使用台車。 【最近三年生產】民國五十一年二七、六10公噸,民國五十二 年三五,四八五公噸,民國五十三年四八、五五四公噸
 
6:
臺北縣四脚亭煤田四脚亭煤田位於四脚亭向斜中,為臺灣北部最重要煤田之一,開發歷史甚早。四脚 亭煤田界於深澳坑及瑞芳兩大逆斷層之間,位於汐止煤田之東及田寮港煤田之東南。八 堵至蘇澳之鐵路線穿越其東北部。本煤田之延長與四脚亭向斜之軸向相同,為北70至80 度東。陸上出露長約七至十公里,兩翼長度不等,以東南翼較長,向東為基隆火山岩體及甲脈橫斷層所切。四脚亭向斜為一不對稱向斜,西北翼地層向東南傾斜 10 至20度。東南翼地層傾角多在70至80度,有時直立或倒轉。本翼東北延至瑞芳以東,地層傾角變小至20至30 度,地層走向改以東西爲主,大致與海岸線平行。四脚亭煤田亦由石底層組成,共含六可採煤層。以上六煤層中,本煤層除海底煤田外,俱已探盡。最上煤層雖有發現,但多煤質欠 佳而不能開採,目前僅有益隆及永安兩煤礦偶而開採之。上煤層及中煤層現尙有少數煤 礦局部開採之,但前一煤層發育常欠完好,後一煤層亦將探盡。中煤層延至海底,煤層 有變劣之現象發現。四脚亭煤田內各礦現所開採者,以下煤層及最下煤層爲主,尤以後 一煤層開採者最多。但此兩煤層所餘煤量亦不多也。本煤田東端金瓜石海邊之水湳洞西,有永久煤礦正在開採石底層所成之海底煤田。 此一煤帶在構造上可能為四脚亭向斜之東延部分,但中為基隆火山所分隔。此一煤帶地 層走向為北 20 度西,傾向東北 12至18度。石底層之本煤層厚約0.55 公尺,但向海外 延展未幾,即為一橫斷層所切,向海部分煤層下降數百公尺。此海外部份是否做有技術 上可採煤量,目前仍無資料。四脚亭煤田各煤層陸上所餘煤量已不多,其未來發展寄望於海底部分。
 
目前位於四 脚亭向斜東南翼上之瑞芳、民德、及永久三礦正在開採海底煤田,多以開採本煤層為主 。但本煤層之厚度在民德及永久兩煤礦已減小至0.7 及 0.55 公尺。本煤田石底層六煤層 之可探煤量合計為9,696,396 公噸,較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增加約二百九十萬公噸, 其中大部為海底煤田部分所增加之煤量。本次估計僅將本煤層與下煤層兩煤層之煤量計 算至海外 2.5 公里左右。其他煤層均尚未開探至海底,為慎重計,其海底煤量暫不列入 計算。將來如將其他煤層之海底煤量加入,本煤田之總煤量將增加不少。本煤田之南緣基隆河之南,尚有石底層所成之另一煤帶,位於瑞芳斷層之上磐或南 側,其兩端均為瑞芳斷層所限。此煤帶西南起自魚桀魚坑之瑞富煤礦,東北延至瑞芳鎮附 近之合盆煤礦,出露長約2.6 公里。地層走向為北60至70度東,向西北傾斜45至55度 。本煤帶在構造上屬於侯硐背斜之西北翼,在地理位置上以瑞芳為礦業中心。煤層沿傾 斜向下,均為瑞芳斷層所切斷,故此煤帶煤量有限,多數煤礦俱已到達斷層而廢止。現 僅有合益煤礦尙在工作,所探者以最下煤層為主,其他煤層亦均採盡。此一煤帶之煤量 所餘不多,不再估計。( 頁17,)以上六煤層中,本煤曆除海底煤田外,俱已探盡。戴上煤層雖有發現,但多煤質欠 佳而不能開採,目前僅有益隆及永安兩煤礦偶而開操之。上煤層及中煤層現尙有少數煤 礦局部開採之,但前一煤層發育常欠完好,後一煤層亦將探盡。中煤層延至海底,煤層 有變劣之現象發現。四脚亭煤田內各礦現所開採者,以下煤層及最下煤層爲主,尤以後 一煤層開採者最多。但此兩煤層所餘煤量亦不多也。本煤田東端金瓜石海邊之水湳洞西,有永久煤礦正在開採石底屜所成之海底煤田。 此一煤帶在構造上可能為四脚亭向斜之東延部分,但中為基隆火山所分隔。此一煤帶地 層走向為北 20 度西,傾向東北 12至18度。石底層之本煤層厚約0.55 公尺,但向海外 延展未幾,即為一橫斷層所切,向海部分煤層下降數百公尺。此海外部份是否做有技術 上可採煤量,目前仍無資料。四脚亭煤田各煤層陸上所餘煤量已不多,其未來發展寄望於海底部分。(臺灣之煤礦資源)
 
7:
四腳亭煤田有以下煤礦:萬源煤礦,福美煤礦,永昌煤礦,永福煤礦,良福煤礦,福隆煤礦,永大煤礦,吉慶煤礦,吉慶二坑煤礦,德和煤礦,愛產煤礦,新基坑煤礦,新復興煤礦,民德坑煤礦,基山煤礦,懷山煤礦,中和煤礦,合益煤礦,瑞芳煤礦,瑞富煤礦,魚桀魚坑煤礦,義益煤礦,企福煤礦,建業煤礦,平和煤礦,永安煤礦,建義煤礦,瑞和煤礦。(臺灣之煤礦資源)(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民國47年12月,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