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22235互爲背誦:張愛玲。于右任。王芹圃。陳能記。陳學禮。錫口詩社松社。楊廷理。詹振。旧埤炭礦。舊埤炭礦。舊埤煤礦。三張犁炭礦。三張犁煤礦。臺北市信義區三張犁。源興炭礦。源興煤礦。南港煤田

市場很是熱鬧,今年五月三級疫情以來的少見。爭相購買全雞和油飯。大家保持著安全社交距離。穿過市場,抵達愛書人五樓公寓的府上。愛書人賢伉儷指著客廳桌上的物品,說,很不好意思,七夕還請你來。我趕緊說,我們連過年都會到府收購二手書啊,請別客氣。
 
桌上有:米糕,雞酒材料和圓仔花,糖果,糕餅,雞冠花,梳子,臉盆,新毛巾,鏡子。今天是2021年8月14日七夕。農曆七月中與牛郎織女兩位神仙,七娘媽,床母有關的大日子,加上是疫情關係,也不敢多打擾請教。當我打包時,一隻三色貓,不怕生,不停在我裝好箱子的縫隙間打轉,甚至還跳進書堆裡。前輩子可能是貓書蟲吧?
 
愛書人說:
 
{我是民國32年次。爸爸生我時也才十九歲。爸爸先是在木材廠當職員,一本素材材積法怎麼讀都讀不來,那是台灣省農林處林產管理局,民國37年出版的。爸爸就到台北市信義區三張犂當擋尺仔二手。那也是計算材積,只是改計算準備運出的塗炭和做些行政事務。我是最頭前的,爸爸媽媽又連接生了三個。爸爸算術能力還是不好,依舊在做二手,當不了頭手,加上所費重,助理職員薪水不高,而且工作時間長達八小時。於是入炭坑。}
 
{我們家自己有農地。祖父認為台灣炭坑都挖到海底以下很深了,不願意讓下一沿繼續冒著危險,鼓勵叔伯們都去做地面工課。在南港,松山,信義地方,當年還是農村景象,也有米粉工廠,磚窯,木材廠等等。祖父母過世後,分家了,但是共同住在祖厝裡。我們住在祠堂的左側廂房。我們家的田地和公厝是一大片竹林圍繞,竹林外是小溪和溝圳。當年溪裡的小蝦,蛤蠣,貝和溪哥仔很多。我們家也分有田地,爸爸副業是務農。}
 
{清朝時代以來,從松山火車站沿著四獸山一直到六張犁和景美,有許多炭坑。爸爸為什麼選擇三張犁地方的炭坑?他聽也是礦工的我祖父說過,三張犁最先開採的是陳仔舍,陳仔舍也被稱為陳仔先,是吃教的,牧師兼西醫,做人很有量,容留和保護了許多五分埔抗日者,這些在日本佔領錫口的初初,都是五分埔詹振的部下。可使講,他是有情有義的掌礦者,陳仔舍在三張犁舊埤開礦時,也獲得這些抗日者的幫忙。這是有文化底的炭脈。}
 
 
{民國37年,爸爸入坑後,家境才改善。番薯籤佔一鼎飯的比例減少了。偶而還可以到街上買最便宜的碎肥肉屑。那是瘦肉邊緣剪下的,也不是大塊肥肉,肥肉可以榨油,價格也不低。媽媽買回來後,悉心檢出瘦肉,做成肉醬,那是人間少有。肥的部分榨油。年節仔也會殺自家養的雞。而這雞,不用像以前拿去市場賣,永過,底層人家只有病死或是雞瘟雞才捨得自己吃。對爸爸媽媽來說,能夠貢上一隻全雞,一塊三層肉,一條鰱魚是年節仔最大的心願。}
 
{記憶中,爸爸媽媽只愛吃雞頭,脖子,爪,屁股。媽媽為爸爸準備便當,拜拜後的隔天,爸爸出門準備入坑前, 一定會將雞腿雞胸肉雞翅膀挑出來,說他不愛吃。媽媽只好換掉。爸爸也不愛吃豬肉和豬油粕,都讓給我們吃。設使是我們四個孩子送便當去,那,爸爸一定會把便當打開,看到那些葷,就會叫我們孩子吃下去再走。這款情形一再重演。在坑口,他的手已經在坑內用地下水洗過了,還是黑,尤其指甲縫。他會小心用筷子幫我們夾起,而不碰到手指。直到我們四個共腹內當學徒,黑手和就讀省立師範學校了,肩胛頭的擔輕了,他才吃豬肉和雞肉,但是,也不絕再碰雞爪,雞頭,雞屁股和他每天晚餐慣喝的一杯米酒。他曾經說,人生就像煤炭外銷,很歹講;民國37到38年台灣塗炭外銷過上海和香港,價格好了起來,沒想到38年老蔣就丟了大陸,塗炭就失去了最大外銷市場。 炭價就跟著崩落。}
 
{小弟跟我差了十歲。從小就愛作夢。他高中考上第一志願,也考上師專。那時,師專很難考,而且是公費。他不顧爸爸的旨意堅持去讀普通高中。爸爸反對的原因是供應不起,和覺得對不起另外三個孩子。我們只讀到小學或是國中。而且家裡需要務農的幫手。我們三個哥哥姐姐跟爸爸說,讓小弟去讀,以後家裡有個文化人,也好照應家裡,而我們三個也會每個月各供應八十元,補貼小弟當生活費。小弟是個愛做夢的人。八歲幫忙放牛,除了吹自製的笛子,他將牛背當紙,用手指比畫鈎撇。他很迷古典詩詞和書畫。都會去牯嶺街買于右任,李漁叔,齊白石等等人的詩詞書畫來讀。有一回,他還念了于右任秘書王甚麼的一首詩給我聽,說甚麼竹子最怕拿來做毛筆,會有寫不完的相思。他很想念台大中文系,那裏有他喜歡的老師。後來選擇公費的省立師範學院國文系,卻發現古典詩人更多,開心得不得了。}
 
{教國中之後,又念了那所學校的研究所,研究律詩。指導教授就是古典詩人。也順利地在大學裡教書和寫書法。他還很開心地跟我說,舊埤坑的礦主兒子後來也主持過,而且,他兒子還是詩社的發起人。很難按算,爸爸和媽媽五十多歲後糖尿病加重了,爸爸又得了失憶症本身又有砂肺症。我小弟居然辭掉大學職務,賣掉自己公寓,買了一間電梯,和弟媳婦一起照顧,同時陪伴子女成長。那時候還台灣沒有引進外勞朋友,直到1990年起才有。我們三個兄弟共同支付兩老的開銷,還是很覺得辛苦了小弟。小弟說,我讀最高,理當由我來。爸爸不是理工的才調,可是唸詩讀文給他聽,爸爸都能用純正的漳州腔河洛話來吟誦。這倒也是心適。我也學會了母語。後手,爸爸完全認不得人了,小弟也照顧得很困乏就沒有氣力再陪讀了。}
 
{這隻三色貓是幼貓,三個月大,是在台北醫學大學門口車陣中撿到的流浪貓。很活潑。}
愛書人說拿著便當到坑口等爸爸出來領。這讓我想起,半年前,永和區一位備受學生尊敬的高中女校國文老師,同樣是第一志願高中和國立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她常常帶著便當到六張犁( 還是三張犁?) 坑口給做礦工的阿公,阿公的眼神好喜悅。她忘了坑名,只知道坑口有很多芒花。這段話猶如讓人感動的電影畫面讓我難忘。這似乎也是不少礦工子弟的回憶吧同樣是半年前,士林區外雙溪離故宮博物院一公里的天惠煤礦的愛書人也是。
 
三張犁的煤礦屬於南港煤田。這煤田是在南港區的南方和台北市東方。民國47年12月的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裡,屬於南港煤田。這煤田,至少有二十座被列為台灣主要的煤礦。( 詳附錄)
 
三張犁的煤礦日據時代初期就開採了。大正十四年( 民國15 年1925)十二月三日台北三井物產會社井上知博繪製,地帶鑛字第一一五號,台灣北部炭田圖,就列有後山坡坑,中坡坑(松山炭礦),旧卑坑等三座礦區。後二者都有手押臺車接通松山火車站。而且三者全都註明是機械設備坑,有別於狸掘坑。( 臺煤特刊附圖)
 
愛書人轉述的三張犁煤礦首創者推測是陳能記醫師。民國四十三年二月二十一日錫口耆宿座談會,是由台北市文獻委員會舉辦。錫口是松山的舊稱之一。其中幾位耆老提到了三張犁舊埤坑煤礦,陳能記醫師與詹振抗日義士:
 
{溫金波先生:陳春光的三弟陳友義初做日人的通事。陳能記也是開業醫,爲人慈悲,頗獲地方人士的尊敬。}
 
{陳復禮先生:先父陳能記原是新店人,是基督教的傳道師,後調大稻埕,那時候錫口的天主教很盛,這地方的教徒就請馬偕博士( 註八)派先父到這 裡來,以加强基督教傳教陣容,我 就是在這時候跟先父由新店遷到錫 口來,以後就定居這地方。}
 
{徐春生先生: 陳能記是在禮拜堂的尖塔建立後才調還來錫口,他對地方的貢獻很大,努力住民的敦化,整飭衛生着手種痘防疫,或對貧窮人施療,他還出任臺灣初次考試西醫的考試員。}
 
{陳復禮先生 :民國七、八年可以算是錫口開採炭礦最盛的時期,由于開炭礦致富的人很多,不過都是輒起輒倒,曇花一現,只有許金定一家順利發展,今昔一樣。先父陳能記也 曾在三張犂開過炭礦,這算是三張犂方面最早着手的。}
 
{溫金波先生: 據傳,五份埔金英寮昔日有兩個西人來採炭層,調查礦質,他們曾掘起兩隻金鷄母携走。所以這地方的地理才被破壞。}
 
{杜西先生: 有的說是兩隻金螃蟹。}
 

愛書人說的于右任秘書或許是王芹圃先生,詩集是王散翁書自書題竹詩一千首的第五八首:

修竹生涼國
春来發萬枝
勸君休製筆
最怕寫相思( 頁9)
 
所說的松社,劉篁村先生在{松山方面見聞集}中說社長正是陳學禮先生。
 
黃得時先生在{松山地區的沿革}中說,,日本佔據台灣後,富有民族精神的居民,各地蜂起,紛紛抵 詹振先生所組織的抗日隊1896年起事並且失敗。( 臺北文物季刊第三卷第一期錫口特輯,民國43 年5 月1 日出版,吳三連,臺北市文獻委員會)

清朝以來,松山地區文風很盛,是不是這般,無形中滋養了愛書人與他的小弟愛閱讀古典詩詞的嗜好。毛一波先生在{松山的詩}特別提起楊廷理「丁卯九日錫口道中」的詩。而宜蘭舉人李泰階也曾寫有{錫口作} ( 宜蘭文獻,第二期,民國56 年9 月, 盧世標)。

 

張愛玲作家在相見歡有一段文字說:

伍太太擱了一圈小橘子在火爐頂上,免得吃了冰牙。新裝的火爐,因爲省煤。北邊打仗,煤 來不了。家裏人又少,不犯著生暖氣。吃了一隻橘子,她把整塊剝下的橘皮貼在爐蓋的小黑鐵頭 上,像一朶硃紅的花。漸漸聞得見橘皮的香味。( 頁81, 相見歡,惘然記,皇冠。)

 

這篇文章的年代很受學者們討問。愛書人所說的民國36年起,台灣煤炭銷往上海直到中央政府撤退。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許有德秘書長在{臺煤產銷與市場}文章說:

{35年8月至 36年2月:產量逐漸回升。 2.供不應求緩和。煤礦增產。 運銷大陸上海、廣州等地旺盛。}
{36年3月至 38年5月:至民國35年至38年供銷量合計 508萬噸,其中國內市場占 60.06%,輪 船6.46%,外銷 33.48 %°.煤炭大量續銷上海、廣州地區緊急接濟。
38年6月至 40年9月:外銷銳減,生產過剩。大陸淪陷,外銷停噸。(128,臺煤產銷與市場,許有德: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秘書長,臺煤出版委員會委員。)
 
抗戰時期,北方的煤幾乎都在日本占領軍的轄下。錢鍾書的夫人楊絳作家也曾說過日軍佔領上海時期煤炭也很短缺。不知道張愛玲所說的北方在打仗是指二次戰後嗎?若是,主角後來有沒有用到台灣緊急供應的煤炭?
 
愛書人父親選擇三張犁地區當做第一座煤礦來入坑,居然只因為善良的開創者有文化?難怪會跟小兒子以河洛話朗誦古典詩。陪爸爸讀書,這場景也曾經出現在于右任先生的{先君子新三公墓表}。于右任說:
 
{先君在岳池多交其地學者,以故里中亂後得書不易,歲必寄多種歸來,請伯母保存,謂兒大必令讀書。嗣繼慈劉來歸,生仲華妹於東鄉。己丑先君歸,同遷三原石頭巷。巷有小廟,日間讀書其中,夜歸則父子一燈,互爲背誦。背書時皆向書一揖,不熟則夜深相伴不寢。每例假歸 則石頭巷之書聲卽朗朗起矣。甲午置宅西關斗口巷,謂吾屋雖陋,放 聲讀書較自由也。}( 頁一,右任文存,中華叢書委員會印行)
 
(2021年8月14日七夕星期六。非常感謝愛書人。樂伯敬於樂伯二手書店。微解封,人行多就沒走近源興煤礦。改天了。)
 
 
(手上沒有臺灣鑛業史,臺北市志等等文獻,疫情期間不好隨意外出找資料,檢索自2.源興煤礦- 臺北市立文獻館信義區文史地圖其中有一段話說:
{最初由田中卯太郎於明治30年(1897)設立礦權,範圍在三張犁舊卑附近,隔年先讓予舩山午三,再讓渡予錫口人陳能記,大正7年(1918)陳能記往生後由其子陳復禮繼}}承,稱為舊卑}。再檢索自【古義人-信義學堂】臺北市最長巷,信義路五段150巷之前世 ...:信義路五段150巷範圍的主要三個煤礦由西向東分別是,源興煤礦、金興煤礦、和興煤礦 }
 
 
 

 

 

 
 
錄1:
順興煤礦,錦山煤礦,金龍煤礦,裕豐煤礦,華德煤礦,新富煤礦,共和煤礦,和光煤礦,新坡煤礦,一德煤礦,源發煤礦,源豐二坑煤礦,松山煤礦,新生煤礦,金興煤礦,源興煤礦,盛興煤礦,興福煤礦,景美煤礦。南港煤田。(台灣煤田及主要煤礦分布圖。民國47年12月,經濟部煤礦探勘處台灣省地質調查所。)
臺北縣南港煤田
南港煤田位於臺北縣南港鎮之南,臺北市區之東,由石底層及木山層兩含煤地層組 成。前者位於西部,後者位於東部,兩者間為四分子斷層所隔。
石底層出露於四分子向斜兩翼,此向斜之軸向爲北45至60度東,西北爲臺北斷層 所限,東南為四分子斷層所限,其西北翼煤帶長8.5公里,地面地層傾角爲25 度, 向 下至軸部轉緩,變爲六度至12度、東南、因受斷層所限,長僅3.5公里,地面傾角為80 度,向下水至平緩。本向斜谷一不對稱向斜,南陡北緩。石底層含兩可採煤層,為中煤 層及本煤層,相距16至20公尺。 中煤層厚0.4公尺,本煤層厚0.5至0.7公尺, 平均 厚約0.6 公尺。其他煤層均無開採價值。現本向斜內石底層之兩煤層多將採盡, 所餘可 採煤量約一百萬公噸,較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減少約三百萬公噸。其中僅松山煤礦 有本煤層之相當儲量,其他煤礦均將因礦盡而不日結束矣。
木山層分佈於四分子斷層之東南,呈一背斜構造,軸向為東北,向東北延略與侯硐 傾沒背斜相連接。背斜西部地層之走向為北 50 度東,其東部變為北 60至80度東。 背 斜之西北翼甚陡急,傾角常高達60至70 度,甚或倒轉;且受其西北側斷層之影響,煤 層薄劣,目前無開採中之煤礦。此翼之煤量暫不估計。背斜之東南翼,煤層向東南傾斜 ,斜角變化至甚,平均為15至52度。本翼東北部南港大坑內構造至為複雜,含煤地層 習皺成數小型背斜及向斜,煤層重覆出現數次,傾角亦多變異。煤層動亂,但均薄劣無 規,其儲量亦不再估計。此東南翼之煤帶雖延展甚長,但煤層較佳者僅西南部,自信和臺北縣南港煤田
南港煤田位於臺北縣南港鎮之南,臺北市區之東,由石底層及木山層兩含煤地層組 成。前者位於西部,後者位於東部,兩者間為四分子斷層所隔。
石底層出露於四分子向斜兩翼,此向斜之軸向爲北45至60度東,西北爲臺北斷層 所限,東南鬆四分子斷層所限,其西北翼媒帶長8.5公里,地面地層傾角爲25 度, 向 下至軸部轉緩,變爲六度至12度、東南、因受斷層所限,長僅3.5公里,地面傾角為80 度,向下水至平緩。本向斜谷一不對稱向斜,南陡北緩。石底層含兩可採煤層,為中煤 層及本媒層,相距16至20公尺。 中煤層厚0.4公尺,本煤層厚0.5至0.7公尺, 平均 厚約0.6 公尺。其他媒層均無開採價值。現本向斜內石底層之兩煤層多將探盡, 所餘可 採煤量約一百萬公噸,較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減少約三百萬公噸。其中僅松山煤礦 有本媒層之相當儲量,其他煤礦均將因礦盡而不日結束矣。
木山層分佈於四分子斷層之東南,呈一背斜構造,軸向為東北,向東北延略與侯硐 傾沒背斜相連接。背斜西部地層之走向為北 50 度東,其東部變為北 60至80度東。 背 斜之西北翼甚陡急,傾角常高達60至70 度,甚或倒轉;且受其西北側斷層之影響,煤 層薄劣,目前無開採中之煤礦。此翼之煤量暫不估計。背斜之東南翼,煤層向東南傾斜 ,斜角變化至甚,平均為15至52度。本翼東北部南港大坑內構造至為複雜,含煤地層 習皺成數小型背斜及向斜,煤層重覆出現數次,傾角亦多變異。煤層動亂,但均薄劣無 規其儲量亦不再估計。此東南翼之煤帶雖延展甚長,但煤層較佳者僅西南部,自信和煤礦延至順興煤礦一段,全長僅六公里。本煤田之木山層含有三可採煤層,自上至下為:
煤層
一般厚度(公尺)
地層間距(公尺)
上煤層
0.25- 0.35
...20
本煤層
0.3-0.5
....10
下煤層
0.25
上煤層僅一小部可探,因其煤層常多由炭質頁岩組成,純煤比例甚低,煤質不佳。 本煤層中含有炭質頁岩夾石層,厚十餘公分,但煤質最佳,爲各礦所採主要煤層。下煤 層甚薄,煤質尚佳,如達可採厚度,可開採之。
本煤田之木山層受火山岩及凝灰岩之侵擾至甚,各煤礦坑內常遇凝灰岩體之出現而 煤層消失,構造凌亂。此凝灰岩之分布、延展、層位、及形狀皆無規則,致準確估計本 帶之煤量至為困難。所有煤層之可 採率常因火山岩之干擾而大為降低,煤層厚度亦變化 甚大,且多斷裂。此種影響煤量之因素,均無法事前測知,故本煤田之煤量雖可計算, 其深部之可能變化仍為未知之數,僅能將其可探率予以適當之降低。此次估計本煤田之 可採煤量爲 1,514,691公噸,低於民國47年所估計之數字,因其可採媒帶之長度減少頗多。( 頁23, 臺灣之煤礦資源)
 
附錄二:
溫金波:
陳春光的三弟陳友義初做日人的通事。陳能記也是開業醫,爲人 慈悲,頗獲地方人士的尊敬。
陳復禮 :先父陳能記原是新店人,是基 督教的傳道師,後調大稻埕,那時 候錫口的天主教很盛,這地方的教 徒就請馬偕博士( 註八)派先父到這 裡來,以加强基督教傳教陣容,我 就是在這時候跟先父由新店遷到錫 口來,以後就定居這地方。
徐春生 陳能記是在禮拜堂的尖塔建立後才調還來鍋口,他對地方的貢獻很大,努力住民的敦化,整飭衛生着手種痘防疫,或對貧窮人施療,他還出任臺灣初次考試西醫的考試員。
陳復禮 :民國七、八年可以算是錫口開採炭礦最盛的時期,由于開炭礦致富的人很多,不過都是輒起輒倒,曇花一現,只有許金定一家順利發展,今昔一樣。先父陳能記也 曾在三張犂開過炭礦,這算是三張犂方面最早着手的。
溫金波 據傳,五份埔金英寮昔日有兩個西人來採炭層,調查礦質,他們曾掘起兩隻金鷄母携走。所以這地方的地理才被破壞。
杜西 有的說是兩隻金螃蟹。
 
附錄三:
劉篁村
(十四) 松山詩社
松山結有詩社,日松社,陳復禮 字克恭,爲社長且竹南名士陳心南號翕菴,任松山國民學校 漢文敎師,公餘並爲吟友指導,故遠近參加者益衆,如中崙之 林江郁號蘭汀,艋津之駱子珊號鐵花是其例也。翕菴之詩出 自性靈,書亦遒勁,題春酒曰:「素雖少飲盛吟缝。述酒可 無詩一篇。却喜自公寒放假。仍謀宴客小開筵。魚鮞蒜白因 時出。石凍拋青空夢牽。幸得鄰翁走相報。坊間局釀有陳年
」。次錄松社擊鉢吟,有關該地 事實數篇,題爲松山驛,駱 子珊詞宗擬作曰:「醉松亭外對香花。(驛前有醉松亭及香 花園二旗亭)。旅客遊踪幾倍加。爲憶並存之徑秀。往來過此 盡停車。」韓堂曰:「不見蒼松嶺上生。如何以此遂成名。 過人漫笑鄉村站。路是島都第一程」。梅生作曰:「不見碑 刊錫口名。昭明廟像塑如生。聖公莫憾香煙淡。車站猶多客
送迎」。林蘭汀題曰:「四獸山陰(即虎豹獅象山路一條 。春深野站雨瀟瀟。南來燕子巢何處。驛角遺碑空寂寥,
( 松山方面見聞集)( 臺北文物季刊第三卷第一期錫口特輯,民國43 年5 月1 日出版,吳三連,臺北市文獻委員會)
 
附錄三:
 
錫口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甲午之戰勃發,清軍敗績,翌年,清廷依據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日本。日本遂於是年五月 派樺山資紀詹第一任總督,來臺接政,同年九月任王瑞圖辦理錫口街事務。其時,富有民族精神的居民,各地蜂起,紛紛抵 抗日軍,就中在錫口,有詹振所組織的抗日隊,於翌年(光緒二十二年明治二十九年)一月一日(農曆十一月十六日)襲擊鐵路 工人宿舍,殺死工人二十二名,後來日軍派遣大隊前來報復,並焚燒房屋,因此街三分之二盡歸灰燼,市容頓失舊觀。 四月日人分設保務署於該地,並命王瑞圖爲錫口街庄長;高定爲興雅庄庄長;張紅爲上塔悠庄長。( 頁31, 黃得時,松山地區的沿革,台北文物季刊第三卷第一期)
 
附錄四:
錫口的詩
毛一波
年來研習臺灣史事,不免把幾部府縣志常常放在案 前,而對記載於方志上的最富鄉土色彩的詩歌,更時在 展讀之中。
今天偶然讀到楊廷理「丁卯九日錫口道中」一詩, 便想抄付「臺北文物」的松山特輯補白,因爲這是清代 歷史上關於松山唯一的詩作也。詩曰: 幾年安坐賦閒居,佳節倥傯寄筍輿。 草佳苻肆志妖氛重,黎庶驚心眼界舒。 漫道經行曾萬里,危巔措足步徐徐。
餚酒倩誰遺遠道,海山笑我枉陳書。
作者楊廷理,字双梧,廣西人。乾隆時來臺,任臺 灣海防同知。後罷去。嘉慶十二年重來臺灣,任臺灣知 府,適蔡牽人叔擾海上,朱濆自基隆竄蘇澳。他率兵北上 ,由艋舺錫口轉三貂嶺赴哈仔難(今宜蘭),故有 苻肆志之也。惜詩中所言,雖在在有關當時政教,時局 ,及其個人感想,但與錫口地方本身却無甚關涉。丁卯 卽嘉慶十二年,九月卽指是年重陽佳節。按錫口於日據 時期改稱松山,光復後仍沿舊稱。其地地名本爲番族社 名,續修臺灣府志譯稱「貓里錫口」,「貓里」即有「 平原」之義。裨海紀遊稱「麻里哲口」,臺灣使槎錄稱 「麻里卽吼」。日人安倍明義以爲省去「貓里」而單稱 「錫口」街時,是在「嘉慶二十年頃」。但就楊廷理此 詩看來,單稱「錫口」一名,恐怕應在更早以前。曰錫口街。「錫口」本屬語,在乾隆十年以前,一帶盡是 丈餘雜草叢生河邊,先住者之蕃人,繞河( 陳鏡波,松山滄桑小史, 頁34)
 
附錄五:

李泰階,錫口作:

小市横溪背 ,郵程達四隅o

天開平野曠, 路出亂山嶇。

旅夢蘭江幻,鄉音淡水殊。

適情同此月 漫道客情孤。

( 宜蘭文獻,第二期,民國56 年9 月, 盧世標)

2020年10月28日 — 貓裡錫口松山古舊地名:台北市松山區慈佑宮: 賴和錫口永春陂: 李泰階錫口作:石川欽一郎松山米粉工廠:9 ... 關於李泰階( 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 ..
 
附錄7關於詹振,陳春光,陳能記,陳學禮等等先生,建議參考檢索卷八人物篇 - 臺北市首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基隆台北新北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全台灣親自到府收購買賣回收長輩書 老人家藏書 ,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文史哲藝術老畫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