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5294.18幽默搞笑短信笑話

1、整容醫生:八萬塊即可變花季少女。麗麗:太貴了!有便宜的嗎?醫生:有五千塊的。麗麗高興:那是什麼啊?醫生:眼部去皺加阿拉伯面紗。2、醫院抽血室闖入一大漢,喊道:有人嗎?還抽嗎?兩位醫生疾步奔出,一人訓斥道:什麼事要叫得這麼大聲?另一人超級精練地答:找抽的!3、小編:我看到一篇來稿,作者很謙虛。同事:他怎麼說?小編:他說歡迎大砍大刪大改,只要仨字不改就行。同事:哪仨字?小編:他的名字…4、約翰去餐廳吃飯:給我一份肉卷、一些麵包和一句好話。服務生送來肉卷和麵包時,阿呆問:我要的好話呢?服務生低聲道:不要吃這份肉卷!5、年底經理在員工大會上宣佈:公司決定變相加薪。員工興奮,經理補充道:以前遲到扣一百,現在開始扣五十。以後誰遲到誰就佔便宜了。6、要租房的約翰向房東打聽之前房客的情況,房東不屑:他是一個半年都不付房租,最後被我攆出去的傢夥。約翰大喜:請你也同樣對待我吧!7、有一天老虎感冒了,要吃掉熊貓,熊貓哭了:“你感冒為啥要吃我呢?老虎說:“不都這麼說麼,感冒了得吃白加黑……”8、銀行行長辦公室裡養著金魚。客人讚歎:魚真好看,不過它不會影響您工作嗎?行長:絕對沒。在我這裡,張著嘴卻不向我要錢的就只有它了…

(繼續閱讀)

201205050249想去愛你,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愛你,卻不知道該如何靠近你,所以覺得離開是可以的。並沒有什麼不同。結果反正都是這樣,是好是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經迷戀你。{我依舊是那麼地固執,明知結局會是那樣,卻還是深深地往裡陷。}遇見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們的結局了。我知道,我們會分開的。我知道,我們不可能會永遠在一起的。那時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和你在一起幸福就好了。只要曾經擁有過,那麼不能永遠在一起,我也無所謂。畢竟,曾經有過一段幸福的、美好的時光。打從那天我就知道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你了。我還知道,我愛得不可自拔了。我已經愛你愛得很深,想你想得很深。我就這麼深深地陷入到你的愛河裡。人生若只如初見,我寧願我沒見過你。這樣,我們就不會受傷了。我們也不會在疼痛中掙扎著。若沒遇見你,我想我也不會受傷,我也不會因為想你,愛你讓自己痛不欲生。我想,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吧。命中注定我們相遇,然後我們面臨著分開。命中注定你不是我的,我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看,曾經許過的諾言,如今都一個個回頭嘲笑著我。}多少次,我在夢裡夢見你牽著我的手,一起漫步在那個鄉間小路上。當我醒來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一場永遠都無法實現的夢。夢裡的我們是那麼的幸福,但我們的幸福,卻被現實打碎了。你看,我們的愛被我都傷成了支離破碎,永遠都無法拼湊。你知道麼?你的每一句話,每一條短信,每一張相片,我都會很認真很認真地看著。反反覆覆地看,想把那些記在心裡。生怕,生怕有天我會忘記,忘記你原先的容顏,忘記你的甜言蜜語。我好後怕,後怕有天我會那樣。突然失憶了,然後什麼也忘記了。{幸福總是那麼地近,卻又那麼地遙遠。近得可以伸手可及,遠得可以遙不可及。}我總是與幸福擦肩而過,我總是錯過每一次突如其來的幸福。我的幸福,總是這樣,被我親手埋葬了。而每次在放棄幸福的同時,我也在後悔著。後悔自己會那麼做,後悔自己沒好好地握住幸福。你看,我的幸福,我一直都握不住。就如同我想靠近你,好想去愛你,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我一直都在逃。最後,我選擇了離開你。這麼近,卻又是那麼遠。我想,我是累了,我該好好地休息下。等我傷痊癒了,我想我就會看到幸福了。

(繼續閱讀)

201205010355隔空離世的對話

五一回家,發現奶奶把爺爺的遺像從客廳移到了她的床頭桌上。我知道奶奶的心思,這樣每晚睡覺的時候,爺爺就能在旁邊陪著她。每天早上一睜開眼,他就能看見爺爺。我拿了塊毛巾,細細地把相框擦了又擦,恍惚間好像真的在擦爺爺的臉。奶奶說,別給他擦這麼乾淨,這個老頭子,天天晚上折騰得我睡不著覺。我一驚,問,咋啦?爺爺晚上給你說話了?奶奶竟然一臉笑意:是啊,他天天晚上過了十二點,就在這房間裡弄出很大的動靜,不是敲桌子,就是把天花板踩得轟轟直響。我知道他沒有走,他一直就在這個房間裡。我別過頭,有淚從臉頰劃過。我相信奶奶的話,我相信爺爺他就在家裡,陪著奶奶。晚上,我給奶奶睡一個床。快到十二點時,奶奶說,快聽,你爺爺一會就該來了。房間裡沒有開燈,但我能看到奶奶眼裡閃著很亮的光,她的語氣裡充滿了期待,像是等待著一場美好的約會。一會,天花板上果然有了轟轟的聲音。奶奶很激動,你爺爺來了!奶奶開始給爺爺說話:你這個死老頭子,天天讓我不得安生,你有本事出來讓我看看你啊,讓我看看你變成什麼樣了。你走了那麼長時間,也不給我托個夢,你在那邊還有錢花沒?沒錢花就吱一聲,我好給你送點。老頭子,咱孫女今天回來了,剛才還給你洗洗臉,你要給她托個夢,告訴她你在那邊過得好不好。老頭子,你在那邊好好的過,等著我過去……奶奶絮絮叨叨地說著,我把頭埋在被子裡淚如雨下。那天花板的聲音,我白天就聽媽媽說了,是樓上做生意的一家人,每天都大概這麼晚回來,那動靜,是她們做飯或者洗衣服的聲音。但是,我情願相信,那動靜是爺爺真的回來了。每天晚上,爺爺都這樣回來,在黑暗中,他們都能看得見彼此,奶奶不用再像白天一樣佯裝堅強,她可以給爺爺說說他有多孤獨多寂寞,她可以盡情的流淚,傾訴她的思念。而爺爺,天花板響了,桌子響了,那都是他在給奶奶回話啊,奶奶一定聽得懂爺爺在說什麼。他們倆,在午夜裡,用這樣的方式,進行著隔空離世的對話。我能想像得到,每天晚上,奶奶是如何地躺在床上豎起耳朵,捕捉那一絲絲的響聲。當天花板上的響聲傳來,那是她情緒發洩的時刻。她能給爺爺說說話,這對她來說是多麼快樂的事。每天,她都是一個人沉默著,沒有人陪她聊天,沒有人知道她有多寂寞,沒有人關心她心裡承受著多大的痛苦。一個失去了相濡以沫六十年老伴的老人,她該有多心碎?天花板上仍在轟轟的響。我相信爺爺是看得見我們的,我們也能看見他,他穿著大棉襖,滿頭花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