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327梅雨時節,輕愁淡淡

風吹浮塵,惹起輕愁,淡淡。梅雨時節,那一幕幕的雨簾,在我心中蕩起一圈圈思念的漣漪。而那雨,每日下個不停,如同我對你的牽掛,無盡,無了……——題記【一】夏夜,窗外雨潺潺,我倚在小樓上,聽淅淅瀝瀝的雨在寂靜而空曠的夜裡淺唱低吟。一簾簾的雨絲,濺起一串串的音符,彷彿踏著節拍,伴著黑夜的精靈翩躚起舞。我的目光,穿透雨絲,有些茫然而迷離。來不及逃離,疼痛的記憶便如排山倒海般逼近,那樣來勢洶洶,有一種逼仄的傷感,把我壓抑得喘不過氣來。原來時光流逝,舊年的夢依然未醒。所有的情深深似海,並不會因為時空的阻隔而停止。縷縷思念,點滴牽掛,夾雜著雨夜的絲絲涼意,從四面八方把我縈繞,捲起說不清、道不明的惆悵。此時,窗邊的紫色風鈴隨風搖曳,彷彿和著雨聲,奏響了一首雨夜哀曲。我的心情,亦被攪動得潮濕一片,思緒萬千。於是,往事便不請自來,飄散於深夜的風雨中,連同那一縷消褪不散的輕愁,帶著些許混亂的味道,輾轉而來。風滿袖,雨淋漓,那一簾綿綿的雨絲,一行行淒美的雨滴,彷彿在訴說著我們錯失的情緣。有幾多開心的、疼痛的往事呵?有多少青春的印痕?有多少愛情的足跡?此刻,都在風雨中漫天飛舞,緩緩打開剪不斷的相思情緒。我的雙眸漸漸模糊,輕聲呼喚你的名字,可是人渺渺,沒有回音。離別已經年,望不盡天涯路遠,那遙遠的雲和月,是誰伴你一路山高水長?我知道,無論如何懷念最初,無論如何眷戀不捨,那錯過的情緣,終究只能是錯過了,我們再也無法回到從前。然而,你可知?我仍然願意,守在天涯的這一端,想念那段流光的歲月,想念你熟悉的笑顏,為你癡癡凝望,然後期待重遇,輕輕地問一句,你是否安好如故?【二】雨,還是連綿不斷地下。我想起了那年的梅雨時節,亦是夜輕寒,雨綿綿,我們隔著一方山水,在屏幕上訴說愛情的甜蜜,兩情的溫馨。那時的雨聲,聲聲入耳,聲聲動情,彷彿吟著歡快的調子,唱著青春戀曲,一路清媚。記憶在愛恨纏綿的輪迴中,不斷交替變換,過往細碎的點滴,從來不曾忘記。還記得,亦是下雨的夜晚,我說喜歡紅櫻桃。你微笑不語,卻在幾分鐘之後,在屏幕的另一端,給我發來了誘人的紅櫻桃圖片。感動、甜蜜,頓時縈繞心間。我低眉無語,而你,卻輕輕地說,待得紅櫻桃成熟的日子,你定要跨越萬水千山,把紅彤彤的櫻桃送到我的唇邊。於是,紅櫻桃,成了我們美麗的約定。從此後,我悄悄地等待紅櫻桃成熟的日子,在甜蜜中切

(繼續閱讀)

201204302301卑微的我

五月的第一天,曾經夢想過的新開始,以為終於可以擁住屬於我的溫暖,但未曾想,那些美好是以這樣措不及防的方式碎了一地。我還來不及傷心,來不及難過,來不及悲痛……然後心就僵硬成一顆頑石,彷彿失去了血肉,再沒有任何的感覺。我一個人走在雨裡,風吹著有些涼。想起那些可笑的過往,是的,可笑,我是那樣傻的一個孩子,傻傻地等著那些銳利的傷害一次又一次紮在自己的身上。他多麼的殘忍,給到我想要的夢想,給我承諾,並固執的讓我去相信他會做到,他會比北和大寶更愛我,做得更好。可是卻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輕易摧毀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仰。某一瞬間,我如此地恨他,除了恨以外,就再沒有其他。可五月的第二天,我發現,甚至連恨也沒有了,我甚至連恨也不想再恨他。那個自以為自己是救世主想要拯救我也想要拯救我的朋友的那個人,他連自己都拯救不了,卻正義凜然的要向我們施捨著他氾濫的善心。難道他以為每個人都要滿懷感激的接受他不求回報的恩惠麼?我們有我們的驕傲,我們也有我們的自尊,拜託不要把你自以為是的善舉壓在我們的頭頂,卑微了我們的人生。不要因為你的好心就安排我打車,打車要幾十塊,坐公交只要1塊,節約下來的錢夠我準備好幾天的晚飯了。不要因為自己無法陪伴就安排我跟著朋友去旅行,我沒有必要花幾千塊錢去進行一場對我來說毫無意義的旅行。我就是這樣的渺小,我就是這樣的卑微,我要為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精打細算,我要為離職以後沒有收入來源的自己做好生存的規劃,我要為我可能孤獨終老的未來做一些儲備……我需要合理的安排我那不多的一點積蓄,我需要小心計劃我前行的每一步,因為,為了我想要的生活,為了我想要的夢想,渺小的我不得不一個人堅強的面對著這個殘酷的世界……請你,真的請你不要這樣苦苦哀求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不是沒給過,是你錯過了。我沒有任何義務對一個一直傷害我的人做任何的承諾。更何況,如果承諾真的有意義,怎麼有我們今天這樣的結局?如果你一定要有我的承諾才有勇氣去堅守你的夢想,對不起,我也沒有義務承擔這樣浩大的責任。請你,真的請你不要對我說我是你的未來,你的夢想你的幸福,沒有我一切都不再有意義。很抱歉,我承擔不起這樣沉重的人生,我只能對自己的選擇自己的人生負責,請你也自己對自己負責。那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也從來不是我們的。沒有你,我不過錯過了一種曾經期望

(繼續閱讀)

201204230715綠蔭

這是一片濃密的綠蔭。木麻黃的針狀葉在藍天下編織成一張細細的綠網,陽光透過“網眼”,在綠地上映出一個又一個晃動的光斑。一條山石鋪成的小路,彎彎曲曲繞過山腳,一直通向不遠的海邊。小路的兩旁,同樣生長著茂密的樹木。小路的上空,同樣被樹葉密密匝匝地遮擋著,形成了一條綠色的走廊。木麻黃的樹幹都很粗,看上去像一排排挺立的衛士。木麻黃的樹枝也很粗,就像條條手臂向空中伸展,守護著綠蔭中央一座水泥砌成的墳塚。驕陽的光斑,在墳塚上反射著耀眼的光。近午時分,群山沉默,樹木也沉默,像深沉的思想者。偶爾,有帶著澀澀鹹味的海風吹來,就有了陣陣“沙沙”的聲響。青山和綠樹開始了訴說,說的是關於墳塚中的人的故事……10年前,我與幾個摯友到東山島的馬鑾灣旅遊。在皎月把海灘變成一個夢境,把大海變成一個童話的深夜,我們曾經為荒蕪的沙灘上能長出一排排一直延伸到夜幕深處的木麻黃而驚訝。於是,那些踏著月光歸來的漁民,為靠在木麻黃樹上爭論這些樹是天生還是栽種的我們,講述了這個人的故事。後來,我隨一位老記者到東山島上的軍營採訪。那天很晚才到軍營,對所處的環境不怎麼在意。第二天早上,被一群小鳥的歡唱驚醒時,發現我們竟是住在一片木麻黃形成的樹林中。抬眼望去,在鳥鳴中,東方的碧波上燃著一團熊熊的大火,木麻黃的葉子,就像一根根在熔爐裡加熱的鋼針,變得通紅透亮。更奇異的是葉尖垂掛的露珠,微微顫動著,居然閃爍著多種不同的色彩。林子裡的空氣十分新鮮,還帶著涼意,吸上一口,立馬就覺得神清氣爽,叫人為之一振。一位隨同的部隊幹部,向我們講述了墳塚下那個人的故事。去年,市作協在東山島舉辦了一次筆會,我與一群文學界的朋友住在島上海邊一幢新建的別墅裡。別墅距海灘不過百米,同樣有一道木麻黃林帶隔在中間。清晨和黃昏,木麻黃樹林成了大家散步的好地方。大家圍坐在木麻黃樹下,天南地北、過去將來……七嘴八舌地神侃時,大家也常常提起墳塚下那個人的名字。如今,又站在木麻黃樹林中,面對著長眠在綠蔭下墳塚裡的這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谷文昌。那些木麻黃都是他帶領東山島的群眾種下的。青山沉默,樹林沉默著。可我卻分明聽見了墳塚裡這個與我同樣吃太行山小米長大的鄉親,在與另一位和他有著同樣職務,在中原大地上植下一片又一片綠蔭的鄉親進行一番跨越時空的對話:植樹造林,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