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51036為孩子編織ㄧ個自殺防護網──談「不自殺契約」的定位與意義

為孩子編織ㄧ個自殺防護網──談「不自殺契約」的定位與意義

撰文/ 林綺雲 (國立台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教授)

 

近年來自殺議題引起社會大眾的注意,去年青少年自殺晉升為該族群死亡原因的第二名,教育部也就更努力地推展「校園憂鬱與自我傷害三級預防」的工作,企圖從教育的管道協助防治青少年自殺。媒體報導最近教育部行文要求各級學校教師協助學生簽囑「不自殺契約」,引起老師們與民眾的不解與諸多的疑慮,在此有必要為簽囑「不自殺契約」這個動作做一個定位與釐清,讓大家有更正確的認識。

事實上,自殺防治應從教育、輔導與治療三方面同時進行,教育管道最適合做一級預防的工作,在孩子毫無自殺意念時,教導孩子生命的可貴與無可替代、發現生命的美好,教孩子面對失落與情緒管理以增加挫折容忍力;告訴孩子活著就有希望,難關終究會渡過,培育孩子正向的生命態度等;這部分正是生命教育的內涵,也是目前教育部積極推動的業務之ㄧ。但是,有一群孩子可能因各種因素已經身處煎熬的環境之中,有的孩子甚至出現自殺意念或企圖,這群孩子必須懂得自助或求助,學校必須提供求助與協助的管道,通常也就是輔導的管道,進入自殺防治的二級預防工作。

輔導的機制是透過會談或諮商技巧協助人們處理生命的失落困頓或危機,提供問題解決的方案,輔導人員還必須將已出現自殺行為的人轉介給醫療單位,進一步評估是否有疾病症狀,協助他們接受治療。簽囑「不自殺契約」通常是由專業人員來進行,是在確定求助者有自殺的企圖與行為的高度危機之後,並有輔導人員、心理 師或 醫師協助的狀態下,要求個案承諾若出現危機狀態會求助而不會自行了斷(自殺)。承諾的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口頭承諾,另一種就是書面的承諾;這種承諾的意義在於一方面提醒個案繼續求助以及求助的對象(在書面詳載),另一方面則是喚醒個案的自我控制能力,能為承諾負責而繼續活下去。

「不自殺契約」是自殺防治流程中二級與三級預防的工具之ㄧ,很多輔導機構或醫院(尤其是精神科)都備有相關資料,視個案情況而簽囑,目的是為有需要的個案營造一個安全的情境。換句話說,無自殺傾向的一般人並不需要簽囑「不自殺契約」,一般教師也不適合扮演專業人員的角色協助學生簽囑,因為這必須有專業機制的配套措施來配合;否則,簽完之後,學生無法確定是否因此得到後續服務,教師也不知該如何繼續協助以保證個案簽囑的有效性,將生困擾。

每個人都可以加入自殺防治工作的行列,但是角色不同,工作內容就不同。教師若能學會簡單的評估以及正確的陪伴方式,必要時轉介學生循正確的管道求助,就是一個很不錯的守門員(Gatekeeper)。至於評估的方法,也就是能開口問到學生正確的憂鬱或自我傷害的程度狀態,以便進行下一步的協助。能開口談自殺的人才可能執行自殺防治。我們必須透過溝通才能進行正確的自殺評估,就像醫生必須問我們的狀況才能下診斷一般;所以當孩子所言所寫都是自殺徵兆時,一定要誠懇地表達「我聽見了」或「我看見了」,也進一步澄清他/她的想法(意念如何)、有無計劃(打算何時、何地、用何種方法等)等,更要表達協助他們解決困擾問題的態度,處理不同的危機狀態,切莫對他們的求救訊號不聞不問。

教育部提供的憂鬱量表或「自殺危險程度量表」等都是自殺防治網絡或流程中的重要工具,但必須交給適當的人來使用或篩檢,切莫急病亂投醫,要老師扮演心理 師或 醫師的角色,徒增困擾。建議教育部全面培訓教師成為校園自我傷害防治的守門員,能將生命教育融入課程之外,並能學會簡單的憂鬱與自殺評估以及正確的陪伴與轉介技巧,協助有需要的學生循正確的管道求助;更要培訓家長,讓家長一起面對孩子的困境等,讓教師與家長能在能力範圍內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最重要的是,校園中教育、輔導與醫療的自殺防護網絡必須管道順暢而健全,否則,即使篩檢到個案,若無後續全面的(老師、家長、專業等)共同協助,可能成為漏網之魚,也是惘然。

 

摘自「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習網.時事評論」http://life.edu.tw/homepage/094/subpage_B/subpage_news/t-5-293.php?board_no=B000000169&seri_no=223&pageth=1&PHPSESSID=95881d36aa3f43d68e10054abb5f7fec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