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21733震撼教育 (五)

 

震撼教育 (五) 禪慧法師

承前文

五. 直下承當,活在當下

 

1.

道元禪師以自己修行之心路歷程、種種體驗,告訴後人,學佛修行欲得身心自在,有兩件事不可不知:

第一、參師聞法。先「參」訪善知識,找到正知正見的「師」父,跟他學習,聽經「聞法」,了解各種修行方法。師父是過來人,有問題隨時可以向他請教,然後選擇與自己最相應的法門去用功。

第二、功夫坐禪。下「功夫」努力「坐禪」,下定決心,一門深入!坐禪是「佛」及歷代「祖」師大德解脫之根本,佛在世時,佛及弟子每天都要坐禪用功。透過坐禪,訓練你的忠誠、膽識、信心、智慧、魄力,不管任何時、地,具足充分信心,面對種種環境之挑戰,順、逆二境,皆不動心,發揮生命最大之價值,自他兩利。 (詳《永平初祖學道用心集》第十章,大正藏第82冊,P.5A)
以上兩點,不論參訪善知識,跟隨聽經聞法或坐禪用功,最重要的是「正師」 ―― 真「正」之明「師」,這是修行能否成就之重大關鍵!

「不得正師,不如不學。夫正師者,不問年老耆宿,唯明正法兮,得正師之印證也。文字不為先,解會不為先,有格外之力量,有過節之志氣,不拘我見,不滯情識,行解相應,是乃正師也。」 (同上揭書第五章)

如此老婆心切,開示學佛之人應走之正確方向,八百多年後的今天,依然如暗路明燈般,照耀人間每一個發心修行的人。

 

2.

緊接著道元禪師又鄭重的提醒大家,以上兩點,缺一不可:

「是以入于佛道,尚不可捨一而承當。」 (同前揭書第十章)

但是每個人無始以來的習性、個性都不同,思想行為、言談舉止就有很大的差異。有的人生來精進勇猛,自動自發,行動力強,不必人催促、督促就做得很好。也有的人意志比較薄弱,性情不穩定,時進時退,優柔寡斷,容易受到人事、外境、心境等變化影響,改變想法或停留不前。但ㄧ旦發心修行,便須有勇氣克服自己的盲點,告訴自己「不能老是輸給自己」,才是真正的大丈夫!修行人!
學佛修行,精進用功固然重要,但若用力過猛,矯枉過正,過與不及皆非中道、佛道,皆非正確修行法。凡事須量力而為,漸次而進,不可貪多,不可急躁,才不會產生後遺症。佛陀說,修行譬如彈琴,弦拉太緊或太鬆,發出的聲音都不好聽。

「參禪學道者,一生大事也。……好道之士,莫志易行,若求易行,定不達實地,必不到寶所者歟!」 (同前揭書第六章)

以釋尊為例,放棄父王姨母、嬌妻愛子及國家繼承人之地位,出家修行,無量劫來,種種難行苦行,方成無上正等正覺,才有今天之禪佛教流傳世間,後人如何不珍惜,豈能以輕易、輕慢之心,不費吹灰之力,就想得到佛法之受用,與歷代聖賢同登覺岸?
更何況「好易之人,自知非道器矣」,沒有捨身命ㄧ心求道之精神,只想撿容易、簡單的,就像「柿子只挑軟的吃」,這種人應有自知之明,非學「道」修行之法「器」也!程門立雪,慧可斷臂,佛行菩薩道時,捨身飼虎不足惜,無怨無悔,以今人比古人,實不及九牛之一毛。
道元禪師如此誠懇地曉諭後學,當勤精進莫懈怠。

「偃臥猶懶也,懶於ㄧ事,懶於萬事。」 (同前揭書第六章)

以睡眠來說,如果一天到晚貪好睡覺,不想做事,久而久之也會養成一種壞習慣。況且一件事情不用心、用力去做,以後不管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興趣跟決心來做。
學佛之人當知,「習慣」積久變成「習氣」。好習慣之養成不易,但壞習慣一旦養成變成壞習氣,多生習氣累積要去除也很難,須自己痛下功夫才有可能。

 

3.

「以此身心直證於佛,是承當也。」 (同前揭書第十章)

以今生父母所生四大假和合之身,廣學多聞,認真坐禪,培養靜定功夫,智慧觀照,直證如來大圓滿覺,堅信自己可以做到,可以跟佛ㄧ樣,福德智慧莊嚴,廣度眾生,這叫做「直下承當」!
道元禪師更進一步加以說明:

「所謂不迴轉從來身心,但隨他證去,名直下也,名承當也。」 (同前揭 書第十章)

信念堅固,信心、道心永不退轉,選擇真「正」的善知識、老「師」 ―― 「正師」親近修行,千萬不要懷疑,「學」佛所學,「行」佛所行,「行學一如」,「修證一如」;這也就是禪佛教所告訴我們的「活在當下」!
日本曹洞宗大本山永平寺第二代住持孤雲懷奘(1198 〜 1280),年紀比道元禪師大兩歲。在親近道元禪師之前,曾學過天台,跟隨覺晏和尚習禪;後對道元禪師之佛道修行、佛法造詣深深景仰。公元1234年冬天,於日本深草「觀音導利院」拜見道元,次年於道元座下領受菩薩戒。自是以來,一直到公元1253年8月28日,道元禪師以53歲(或云54歲)之齡捨壽;不管師父弘化四方,或因病到京都靜養,最後在西洞院俗家弟子覺念坊之處圓寂為止,近20年中,未嘗離開師父座下,始終隨侍在道元身旁。ㄧ經認定、判定道元禪師是自己今生今世修行上的導師、正師之後,終生不改其志!孤雲懷奘侍師之誠,向道之堅,洵屬稀有。吾等後輩今日視之,猶不禁感動肺腑,潸然而淚下。
道元禪師ㄧ生思想、修行之代表作《正法眼藏》一百卷(大正藏第82冊載九十五卷)之問世,嘉惠後世修行者,孤雲懷奘及其座下弟子,窮畢生之力,整理、編輯之功不可沒也。明治天皇12年(公元1879年)為紀念道元,賜號「承陽禪師」所建之「承陽殿」,後面又建了「孤雲閣」,藉以表彰孤雲懷奘之孝思與對佛教不朽之貢獻。
道元禪師何其有幸!永平初祖與二代祖懷奘禪師,師徒之美談,師資之相契,一如釋尊與阿難尊者。若無阿難尊者(Ananda,佛親堂弟出家)25年中隨侍釋尊,以其超凡智慧記憶力,將佛所說之法默誦於心、結集記錄,則如來正法如何流傳到今天。

 

待續.....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