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20810震撼教育(二)

 

震撼教育 (二) 禪慧法師

承前文

二. 浮山法遠禪師的啟示

 

1.

浮山法遠禪師(991 〜 1067),ㄧ位了不起的修行者。 
真心求法的人,ㄧ定不畏任何艱難,有智慧突破重重難關。人,要有挑戰自己,適應環境,解決問題的能力與魄力。否則做ㄧ個普通人尚且不及格,更何況是「出家人」、「修行人」、「求道者」。
最近聽ㄧ位信徒說,他有位「道親」要到南部去「求道」。「很好!但別忘了,『道不遠人,人自遠耳』,不要『心外求法』。『道在日用中』,道在日常生活、應人接物當中,穿衣吃飯、掃地煮飯,通通是道!端看你如何用心。『道無所不在』,徧法界無盡藏,盡虛空界皆是大光明藏。‥‥」。
我告訴他,別忘了提醒他的好朋友。

2.

作為ㄧ個善知識,眾生導師,佛法之傳承者,佛教之領航者,ㄧ定有他的修行風格與特殊氣質。
「師資相承」 ── ㄧ定程度的默契,考驗是必然也是必須的,這點毋庸置疑。否則如何叫「傳承」!光是表面的「繼承」不叫「傳承」,對佛教之未來意義不大。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重點在「理念」 ── 對佛教真理與修行方法之認同。故歷來祖師大德,「絕不以佛法當人情」。
且看日本道元禪師(1200 〜 1253)到中國留學,親近天童如淨禪師(1162 〜 1228),如淨禪師的教學態度是:「無道心懶骨頭,我這裡不要。不是ㄧ本分人要作什麼?」雖然「天下叢林飯似山,鉢盂到處任君餐」(清順治皇帝《讚僧歌》),如淨禪師的作風孤高嚴峻,不容易允許雲水掛單。沒道心、吃不了苦,非真正發心坐禪辦道之輩,「如此狗子騷人掛單不得」,因此在如淨座下,沒有ㄧ個懶骨頭。(詳「興道文庫」③《道元修證義》,P.46,台北三慧講堂出版,1993年)
歸省禪師之於浮山法遠、天衣義懷(981 〜 1053)等,亦復如是。所謂「師嚴而後道尊」、「嚴(明)師出高徒」也。

3.

學生選擇老師、徒弟選擇師父,師父當然也要篩選徒弟。
如同法華會上「五千退席」,釋尊應舍利弗之請,三請三止,最後才答應為大家說法華經。此時有出家、在家四眾弟子多人集體退出, 「不必聽了,這些我都懂」。釋尊默然,什麼都沒說,也沒阻止。等這些人離開之後,佛才開口:「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這些人「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言得,未證言證」,不聽比聽還好,就讓他們去吧!以免造下毀「謗」大乘佛「法」 ── 成佛之罪。佛度有緣人,根機不契,連世尊(釋尊)也莫可奈何。
請注意下面ㄧ句話:「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貞實。」唯有對佛陀之教法忠「貞」不二、「實」實在在信受奉行者,方足以領受無上正等正覺 ── 成佛之法門,才具備聞法之資格。
以上是《法華經》卷ㄧ方便品第二之經文,大家仔細研讀,就可以體會出其中蘊含之道理。(詳「三慧叢書」⑥《妙法蓮華經冠科》,P.38,台北三慧講堂出版,1999年)
「我慢如高山,前面有大海」(《清涼法語》,曉雲法師,1976年禪畫),貢高「我慢」,自以為是,自以為滿足,不再求上進者,心中這座「高」大之「山」,「則法水不入」,「不住法水」,(《大智度論》卷49,大正藏第25冊,414b21 - c24;《勝鬘經》等)能阻擋你繼續前進,讓你無法邁向如來大智慧功德海。
「淨身心,靜眼耳,唯聽受師法,更不交餘念;身心如一,而如水瀉器,若能如是,方得師法也。」以上是道元禪師於公元1234年,在深草古「觀音導利院興聖寶林禪寺」(原極樂寺跡),教導僧俗四眾所說《學道用心集》第六章所開示重要之法語。 
近代印光大師(1861 〜 1940)常說:「佛法在恭敬中求。」也可以說,「佛法在誠信中求」。真心誠意求法之心,才能感動人,才能得到佛法之真正受用。信哉!「不誠無物」。如浮山法遠禪師者,種種無理要求、考驗,而不改其求道、求法之志者,真佛門「千里駒」也。

4.

佛陀正法的弘揚、傳承,需要當機立斷、勇於承當,大智、大仁、大勇,肯吃苦耐勞,有前瞻性之大丈夫,方足以荷負重擔。古德所謂「欲為法門龍象,先做眾生馬牛」之精神。
「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力莊嚴,以此度眾生。」(同前
《法華經冠科》P.46)雖發大乘之心,願海宏深,如果禪「定」、智「慧」力量不足,挫折一來,即被打得東倒西歪,無法再度站起來;眾生尚未得度,自己卻先倒下,「度眾」不成反被眾生度走! 
「自性眾生」誓願度,自己心內之「眾生」 ── 種種無明煩惱、顛倒妄想須先度脫;「自性眾生」得度了,自己身心自在安詳,身邊之一切有情眾生,皆因你之修行潛移默化,不言「度眾」而眾生自然得度矣。

 

 

待續.....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