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21808修行與做學問 ──《台灣佛教一甲子》讀後感(下)

 

 


 

修行與做學問 ─《台灣佛教一甲子》讀後感(下)

 

五、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日本推古女天皇時,聖德太子(五七四六二二)攝政,派「遣隋使」小野妹子等出使中國三、四次。公元六四五年,孝德天皇時興隆佛法,大力推行「大化革新」,學習隋唐文化、政治制度。

一八六八年明治天皇即位,受西洋「船堅炮利」刺激,舉國上下進行「明治維新」、「脫亞入歐」政策,學習西方現代文明、政治、教育以及各種思想改革。隨着國家、社會等各方面的革新,日本佛教各宗各派也派出優秀人才,出國留學,學習西洋現代文獻、考證、語言等治學方法。

在所派遣留學生當中,若因健康不佳、適應不良,或學習能力不足者,一經確定,即召回國,再另外派出適合人選去深造。將佛教資源作最妥善之整合、利用,以符合「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之經濟原則。

日本佛教之所以有今天如此昌隆、興盛之局面,而且各個領域研究人才輩出,從高楠順次郎(一八六六一九四五)、木村泰賢(一八八一一九三0)、宇井伯壽(一八八二一九六三)、中村元(一九一二一九九九)、水野弘元(一九0一二00六)…… 等不世出的傑出學者出現,為佛教在教育、思想、歷史、語言等研究邁入新的世紀,其成果超越西方歐美各國,成為世界佛教之光,匯集了世界各國研究精英,將佛法真理以最新方法,弘揚於五大洲,發光發熱,難道這不是佛教文明、佛教文化之極大榮耀嗎?

成功不是偶然,更非不勞而獲;天下之事,不分大小,未有不付出代價者。日本佛教之成功,自有他們栽培人才的一套方法,只要是好的,不分古今,東洋西洋,都足為今天台灣佛教培育人才之參考。

水野弘元先生在《原始佛教的特質》最後提到:「佛教有其合理性、批判性,故遠離一切偏見。只要是合於法與義,任何思想亦予以採用而不躊躇;又任何事物亦遵從「法與義之饒益」的標準,而加以改善。不論是個人或民族、國家,在這合理性、批判性的精神之下前進時,自覺自己的長處為長處,而加以活用,見他人的長處,則自我觀察反省;捨棄自己的缺點,採用他人的優點,一步一步提昇自己。」(《原始佛教》第一三四頁,如實譯,慈心叢書<![if !supportFields]>81<![endif]>,一九八九年出版)

「取法乎上」、「不恥下問」、「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此中道理,人盡皆知。若能虛心學習他人之長,以補我台灣佛教之不足,相信對台灣佛教之未來,才有真正之助益。

 

六、漢譯南傳大藏經

 

一九八七年起,以吳老師通妙伯為首,開始南傳巴利語大藏經之翻譯工作,經十一年之努力,全藏七十冊,終告完成,由妙林出版社出版。然翻譯非易事,仍有待他日更精心之校正。(詳該書第三0五頁)

一九八六年秋,通妙伯應菩妙長老之請回台,陸續主持「妙林巴利佛教研究所」、「元亨男眾部佛學研究所」及「元亨寺台北講堂」等教務、教學,實踐早年「若有緣、無所障礙,我會再回來」之承諾。(詳該書第一八五頁)

漢譯南傳大藏經之完成,菩妙、通妙師兄弟等諸前輩,及所有工作團隊之通力合作,於台灣佛教發展史上言,厥功甚偉!然一切諸法,因緣和合乃生,缺一不可。菩妙長老及元亨寺常住諸師大德、大眾等之支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尤其令人讚歎!

猶憶民國六十年代,吾正在妙清佛學院任教,一日大清早,平溪某老法師來訪,希望我幫幫忙,「什麼事?」他說:「現在手頭上有六部日譯南傳大藏經,你就請一部吧!你讀過日本語。」我問他:「哪裡來的六部南傳大藏?」「一位居士影印日譯版南傳大藏經,錢不夠,到我這兒來借了幾十兩黃金,等書印好,送了六部來。……」。老法師很無奈的說。

當時我義不容辭,請了一部,後來又積極向友人介紹、推銷。

日譯南傳大藏修訂了巴利藏、英譯南傳大藏的缺漏、省略之處,有其公正性。然日譯版非人人能讀,故漢譯南傳大藏之問世,有其必要性,嘉惠華文佛教學佛者多矣!

 

  

 

一九八七年歲末,吾曾應《慈雲》月刊居士,及大慈服務社曾省社長之請,演講「宗教心與現代佛教的應變」(收錄本人《文集》(一),一九八九年,台北三慧講堂出版)。當時所言,句句是吾心情之寫照,對台、日佛教之教育、文化等之觀察比較,提出建議,作為吾等學佛、修行之參考。

東瀛歸來,將近三十年,我在台灣的弘法工作,與在佛教的種種努力,也是朝著自己當初的理想邁進。人各有志,對未來有憧憬,但要將理想化為現實,需要何等的魄力、毅力,耐心與堅持!

「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吾常以藥山惟儼禪師(七四五八二八)之開示而自勉,鼓舞自己,克服困難,向前邁進。

改革談何容易,觀念之改變,絕非一朝一夕之事;但我們沒有理由退縮,甚至怨天尤人,怪前人如何如何。一般人只見到今天台灣佛教亮麗之外表,而未能看到佛教內部、深層之根本問題。

為台灣佛教把脈,提供建言,是所有關心佛教前途者之責任與義務。對人性抱持樂觀、希望,可以讓人世間更加美好、進步!

回憶是甜美的,亦或苦澀,同樣一件事情,各人感受不同,看法亦異。仔細想想,對長養我們法身慧命的台灣佛教,我們到底付出了多少?回饋了什麼?「條件」決定「結果」。人之一生成就與否,「能力」不是絕對的「條件」,常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畢竟「做人的態度」,遠勝過「做事的能力」!

檢討過去,放眼未來,少點責難,多些鼓勵;盡其在我,奉獻所能;相信能得到更多的認同,更大的共鳴與尊敬!(全文完)

 

── 禪慧法師 ──

(轉載自「妙林雜誌」201310月號)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