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11644無所求--禪慧法師禪語四則

 



無所求--禪慧法師禪語四則

 

一、

 

  真的「無所求」,難矣!

   「不着佛求,

   不着法求,

   不着眾求,常禮如是!」

 

黃檗希運禪師(776~856

回答唐宣宗(大中)的話,

言猶在耳。

 

佛子平日所行,真的「無所求」 ──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雖照常穿衣吃飯、上班做事,

但不為物役,其心自在。

 

K. L.弘法時,

美麗的花園社區,

一大清早,

常看到可愛的小女孩,

一派天真,

邊哼着小調邊採花。

印度教小女孩的虔誠,赤子之心,

全寫在臉上。

 

二、

 

唐宣宗,年號「大中」,

未即位前,曾隱身佛門,

在香嚴智閑座下作「沙彌」,

以避皇叔唐武宗之政治迫害。

後於杭州鹽官海昌院

齊安禪師(馬祖道一法嗣)會下任書記。

一日,

見首座黃檗禪師禮佛,

 開口便問:

「不着佛求,

  不着法求,

  不着眾求,

借問首座,禮拜當何所求?」

     師云:

    「不着佛求,

 不着法求,

 不着眾求,常禮如是!」

既然「無所求」,

大中不解、又問:

「用禮何為?」

那又何必禮拜呢?

(詳大正藏50宋高僧傳

卍續藏135天聖廣燈錄等)

 

三、

 

維摩詰經Vimalakīrtinirdeśa 不思議品六,

維摩詰病,

佛遣文殊師利問候,

舍利弗等諸大弟子也跟了去,

一進屋子,

除了維摩詰本人的臥床外,

空無一物,

舍利弗心想:

「這麼多人,坐哪兒啊?」

維摩詰馬上問他:

「你是為法來,還是為好座位來?」

「當然是為聽法、求法而來,

不為好座位享受來。」

舍利弗尊者回答。

 

OK!舍利弗!

求法之人,尚且不愛惜身心性命,

更何況上好床座等生活享受。」

維摩詰與舍利弗精彩的問答 ──

「我為法來,非為床座。」

「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

……夫求法者,

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眾求。」

(詳大正藏14P.546A /

維摩詰經單行本P.72

禪慧法師標點、校刊

台北三慧講堂出版 19802000年)

成了佛教千古名言!

也成了學佛者窮畢生之力、

超越自己的標竿!

 

四、

 

    「禮本折慢幢」(六祖壇經),

吾等學佛之人,

於佛、法、僧三寶,夫復何求?

雖心無所執、無所求,

但天天禮佛、拜佛,

修行原本日用中、平常事。

 

「本證妙修」──

道元禪師(1200~1253)之修證觀,

修、證不二,

修、證一如,

修到哪、證到哪,

不必刻意有一個求證、求悟之心;

此乃對「待悟禪」者之當頭棒喝!

 

   「諸宗坐禪,待悟為則,

比如假船筏而渡大海,

將謂渡海可拋船矣!」

如果認為悟後萬事已畢,不必再修,

差矣!差矣!

「吾佛祖坐禪不然!」

悟後仍照常用功辦道,

修福修慧,嚴淨國土,成熟眾生。

「是乃佛行也」,

這才是諸佛、祖師大德之教誨。

(詳永平廣錄卷八)

 

未悟之人,不得在坐禪中求證悟;

悟了之後,亦不得放棄坐禪。

「悟後起修」──

明心見性之後,

仍不捨修行、不捨坐禪;

初學者固不可懈怠,

老修行更不得貢高我慢、自以為滿足!

「身心脫落(解脫、放下),只管打坐」──

一心「坐禪」,別無所求;

將修行「辦道」融入整個生活當中,

與生命打成一片!

這是道元禪師赴宋留學、

師事長翁如淨(1162~1228),

所傳承的坐禪真髓。

(參閱道元修證義

台北三慧講堂印行1993年)

 

「坐禪不是要得到什麼!」

阿姜查的禪修世界如是說、如是教導。

多直截了當!多痛快!

同理、

「學佛也不是要得到什麼!」

禪佛教修行,

本來就不分南(傳)、北(傳)。

               

(轉載自201311月號「慈雲雜誌」第448期)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