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21455心內心外




姓名:黃家駒
英文名:Koma Wong
花名:四眼仔、黑仔
出生日期:1962年6月10日
家庭成員:父母、一兄、二姊、一弟
小學:新會商會小學
中學:博允中學
最疼愛的人:父親、母親 ( 鍾意後者多D)
學校成績:成績好差、尤其數學堂多數Absent
曾獲得獎項:一些田徑方面的獎項
最喜歡的科目:中國文學
最討厭的科目:數學、經濟
                                
                                                                               
讀幼稚園時,因為"天不怕,地不怕"的緣故,時常聯群結黨與小朋友玩跳樓梯,起初兩級樓梯跳下。之後四.五.六.七......級樓梯,好不刺激!有一趟被小石撞崩額頭入醫院縫了多針。住蘇屋村的日子裡,每逢放學後,便拋下書包跑上山玩耍。那陣子有很多娛樂,如放紙鳶,捉草蜢,撩猴子為樂,甚至玩兵捉賊,跳飛機,十字戒豆腐等,天天新款。然而,最愛採摘山上的果實,不管是什麼東西全部塞進口裡,根本也不知道會否有毒哩!

儘管童年已有強烈的英雄主義,可是並沒有撩是鬥非到處欺善怕惡,記得有一趟跟打乒乓波的男同學產生齟齬,在旁的女生不斷鼓勵我們武鬥,對方真的先發制人迅速動手起來,而我覺得為女孩子逞英雄而打架實在毫無意義,於是始終堅持不還手,何必好勇鬥狠?我是對事不對人的。
                                                                               
玩音樂一定要有"根"。十二歲那年一位摯友的說話啟發了我,記得迷上音樂之始並非突如其來的。十二.三歲的時候,某天,一位青梅竹馬的摯友驟然問我一個措手不及的問題:"你究竟喜歡什麼?"當時毫不考慮便回覆他:"各類運動囉"。他又問:"聽歌呢?"我搔著頭聳聳肩答:"歌?好像沒有任何感覺"。真的!之前對歌是冷感的。
這位摯友跟朋友夾Band,他對音樂早達狂熱程度。況且那陣子家姐常出席Party,轉瞬間身旁的人漸漸感染了我,我也潛移默化起來,於是我開始留意音樂潮流。
                                                                               
第一次瞧見心儀的偶像歌手,是在電視機的節目內。他一身標奇立異的打扮,演唱著七十年代的迷幻音樂。剎時,神緒被他的魅力懾著,他就是David Bowie。David Bowie的"1984"及Diamond Dog",震撼人心。心想:他必定不是這地球的人。自此,我強烈地追隨他,搜購他的唱片和海報。每逢發現一張珍貴的海報,真仿似如獲至寶般興奮哩!
                                                                               
無疑David Bowie磁性的聲音,的確瘋魔了當年成千上萬的歌迷。我承認曾絕對屬於追隨潮流的份子,當時正值的士高音樂的興盛期,提著一座小小的卡式機,常站近電視機的喇叭旁,把偶像的新曲或音樂會錄下,甚至掏腰包買他做封面的雜誌,熟讀他跟什麼樂手音樂人合作。於我而言他的背景比教科書的內容更瞭如指掌,David Bowie式前衛搖擺影響到我日後的音樂意向,十七歲因一時之氣捧起結他苦練至今。為什麼我會玩起音樂來??追溯至十七歲,當年流行民歌,學校的同窗常借彈結他來結識女孩子,我覺得很無聊完全失去意義。由於自己不喜歡民歌,又不明白什麼叫Country.Jazz.R&B等..曾有一段日子非常迷惘。直到某天鄰居舉家搬遷,獨留下一支蒙上灰塵的木結他,我撿拾回家,夾Band 的摯友叫我洗乾淨,終於,我用十樽天拿水淘洗結他面,誰知結他面的"力架"卻被天拿水腐蝕,就如被人毀容一樣,我只好盡力擦掉結他面上的"力架"再滿心歡喜給摯友。怎知摯友竟嫌面目全非不肯收貨,我實在不捨得就此棄於一角,唯有決定嘗試彈結他。坦白說我喜歡吹奏Saxphone多於玩結他,但擁有一支Saxphone並不容易,便立志買參考書自學一番。彈結他的目的是自娛多於要達到水準,然而當我還是初哥之際,便加入了一隊業餘Band柴娃娃,負責Rhythm Guitar的位置。對於音樂我仍只限於懂得分野"好聽"和"不好聽",其他則一竅不通。
也許自尊心作崇,有一趟,隊中Lead Guitar手大罵我一頓說我技術太差,永無法成就大事。回家後我很氣憤!好勝的心理迫使我奮發圖強,從未如此用心去苦練,我對自己許下諾言,未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要彈得比他出色!!
                                                                                               
                                                                               
已經記不清楚是什麼時候曾經拿起筆通宵地寫了一封信,想著明天可能捱爸爸鬧沒精神工作。在暑假裡我想大部份學生也曾做暑期工來賺錢,所以我也不例外,正好不願意之下也要願意的情況裡,在爸爸工場工作,薪金有幾多,忘記了,應該不合理但沒關係,因為他是我爸爸!寫了整整四.五張紙才能寫完,之後自己留心地看了幾次,不其然自己對自己說,黃家駒你在做什麼?一個跟你有什麼特別關係而她還是自己朋友的女友,跟她說那麼多她不懂的人物,還有自己很難令她了解的生活近況,我這麼說因為她已離開香港
好幾年了,很多個為何湧現眼前,想著想著..明白了!她因為是我朋友,亦都是我唯一可以說話的對象,但是信是寫好了,不過沒有寄出,因為沒有這需要,心情的低落在信中一一宣洩多舒服。之後開始明白寫日記的部份作用,感到自己在思維上有些改進,總想四處去找或認識一些人跟他們說自己真想說的話,跟他們做真的朋友,我想!這就是人們稱之為知己吧。
                                                                               
知己,初相識時好像每個都是,我們做的都是大家喜歡做,我們有自己一群的一套語話,很高興我已找到知己了,知己為何難求,我的知己還有那麼多呢!!我們常常說怎樣生活才夠快樂,我們很多都在互相幫助互望對方便知應該去那裡玩,多快樂的日子。慢慢地不知怎麼的一天,我們一樣互望對方,但我忽然間不能明白他們所指的及要求,好像下意識地還有些厭倦及逃避,不是不明白,其實,心裡想又是這樣的無聊,真的厭倦,就這樣的知己又......被我的態度驅使自己離去。離離合合,多麼容易......
                                                                                
                                                                               
直至現在為止,我還不敢斬釘截鐵說,誰是我最疼愛的人。有陣子,跟一位女孩子相處,責任往往重於感情,所以,我仍不斷在覓尋......也許,他朝被我找到心儀的對象,然而,她又可能不像我愛她那麼多,與其如此,我寧願"她"永不要出現"。
                                                                               
家駒第一個喜歡的女孩子,於九歲時結識那只不過是純白如紙的Puppy Love......小女孩是上海妹,樣子不算甜美,她的身段高佻,留有爽朗的短髮,予人自然,清新感覺。當年,小女孩就與家駒為鄰,因為女方家人管教甚嚴,每天,家駒只好蹲在門前跟她閒談,儘管如此,他已經感到滿足了。家駒為表達蘊藏內心的愛慕,把親自做的模型車,轉送給她,而她也用心剪裁一些手工,互相交換。他們並沒有展開約會,休提更進一步的接觸吧.倘若無風無浪,或者他們會成為青梅竹馬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家駒捺不心底的好奇,遂請求一位相熟的女孩子,代為向他心目中的小公主,打探情意。此位女孩子的回覆是:"她說不喜歡你,卻對隔璧的男孩情有獨鍾。"家駒恍如晴天霹靂,心痛有誰知??幼年的他,性格有點自卑,隔璧男孩早與他水火不相容,這場戰爭他敗北,他願黯然身退。打從他暗託摯友探口訊後,本來好好的純真之情,驟然停滯不前。小女孩慢慢對他冷淡,漠不關心。甚至乎,她將舉家遷往他方......家駒並沒有哭。他仍懷念在冷巷(走廊)玩耍的那段日子......甜蜜但短暫。
                                                                               
數年後,家駒偶爾發現真相大白!原來,當年替她傳情達意的摯友,因為偷偷暗戀他,撒了大謊話,小女孩其實很喜歡家駒,只不過錯託紅娘,小小的妒忌心,令一番話從中歪曲,"喜歡"也變成"不喜歡"了。家駒感到不忿,但,不忿又如何?難道歷史可重演?他深信緣份......此段100%純潔的戀情,將永遠埋於回憶的角落,不被塵俗沾污......
                                                                               
假使,有一天,你問家駒,現在找到最愛的人嗎?他或許答不上;假使,你再問他,第一個鍾情的女孩子是誰?他一定答,九歲那年,一段純白如紙的Puppy Love,與鄰居的她......
                                                                

                                                                               
姓名:黃貫中
英文名:Paul Wong
花名:沒有
出生日期:1964年3月31日
家庭成員:父母、二弟
小學:循道小學
中學:李裘恩紀念中學
最疼愛的人:弟弟
學校成績:小學的成績不錯,初中卻一落千丈,臨畢業時又回復好成績
曾獲得獎項:多數獲美術獎
最喜歡的科目:美術
最討厭的科目:經濟、物理
                           
                                                                               
對於生死離別看得極淡,就如十歲那年父母毗離父親身兼母職,我未懂事仍不懂得去孝順他,然則,父親出外工作回家又要打理家務,辛勞之情誰都可從疲乏的容顏察覺到,我的心其實很尊敬他,卻一直沒宣之於口吧。
                                                                               
畫畫是我最大的興趣,此類興趣從小便培養,我喜歡素描,尤其畫認識的朋友。所以趁空便流連街頭蹲在街角繪熙來攘往的路人,不理他人奇異目光的騷擾自醉於中世界。偶爾也畫死物,有一次畫一個蕃茄畫至天旋地轉才栩栩如生,繪畫真是一項向自己最好的挑戰。畫畫若出色不需自謙,這是天份不必去隱藏;而我自小便不受控制地畫花牆壁和書本。後來索性去畫宛報名,每週上一堂課不知不覺學了四年之久,畫宛同學常向我偷師,模擬我的作品,我的積分常名列前茅,這是最快樂的時光。
                                                     
                                                                               
十七歲時身邊有一位好友彈結他的水準不俗,於是我常哀求他可否教我,而他不斷找來很多藉口推搪,最後他終於說:"待你真正捧起一支結他走到我的面前才談吧。於是我真的很努力去儲一筆零用錢買入一支木結他,再朝夕求他可否教我希望此刻他會實踐諾言。可是他總是話詞很忙,直至暑假期間方傳授一點秘訣給我,我知道勉強下去也沒辦法,他根本無心指導我,唯有不求自摸門路。那陣子由於潮流興玩民歌,我也隨風學彈Jim Croce 雋永民歌。一年後當我有經濟能力,Prefer我去買一支電結他時,已不喜歡民歌,轉口味聽一些搖擺勁旅作品。就如此簡單,開始和電結他結下不可分割的關係。
                                                                               
夾Band初期我和樂隊成員曾夾過很多歌曲,有EaglesˋDeep PurpleˋPink Floyd......特別是Deep Purple。那陣子趨之若鶩,差不多每首歌都懂得彈奏,而中結他手Richie Black More順理成章是我欣賞的偶像,我想,這年代的年輕人已奉他為"校長",影響深遠。
                                                                               
本地方面公認最好的結他手,非包以正莫屬了,雖然我跟他只是泛泛之交,但他的確令人拜服。Blue Jeans的華仔挺不俗,然而大家所彈奏的風格迴異,不能同日而語,所以不曾揪心。我認為現今的流行樂隊跟往昔大有分歧,樂隊比昔日愈來愈現代化稱上"好"的Band,買少見少,於是聽歌也不如昔日般揀擇,任何類型或樂手的樂曲一概寧濫莫缺去聽。坦白說對於自己的結他技術未算滿意,某些地方可以練得更出神入化,但我目前為止尚未達到心中的最高要求,只有寄望明天。
我常告訴朋友倘使身在日本,一定堅持留長頭髮玩自己喜歡的Heavy rock,基於日本與香港的市場問題,日本有許多Underground的Band,分分鐘擁有的一批樂迷比真正樂隊還要厲害,有朋友在日本玩地下Band,不要小覷,他可能已是不容忽視的最受歡迎樂隊了。近期日本一隊名叫"聖飢魔"的Band甚具瞄頭,要論及隊員前衛的造型,音樂上的確很突出,由於本地沒有他們的唱片,我唯有拜託朋友訂回來,假使細心領會的話,不難發現Beyond今次的快板節奏樂曲,帶有"聖飢魔"的影子哩。
              有一次經過尖沙咀街頭看見一個為遊客畫畫的畫家,蹲在已關了門的銀行前一角正為面前坐著的一個顧客在全神貫注地作畫,不禁湧入人群當中成為觀眾之一。想起以往自己常以畫畫為樂,即使未算沉迷,最少也每星期消磨三數小時在畫宛當中,很多時更和畫苑同學結伴到郊外寫生,這個嗜好一直維持了近五年風雨未改,直到今日已有四年沒有畫了。 最初的理由是忙於工作沒有時間,但今日就算有時間也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退步,原因是我最近曾經嘗試再次執筆,但發覺自己的眼睛竟沒法和手溝通,對顏色是多麼陌生,用筆是多麼的猶豫,有好幾次在家中找東西都無意在雜物中看見那一個舊筆盒,還有那一塊舊畫板,它們都是我往日的老伴,雖然事隔多年,但除了表面沾滿塵埃之外,內裡一切無變,筆盒內仍有那一塊切成了三角形的擦膠,頭依舊是黑黑的,鉛筆仍健在,頭依舊是尖尖的,還有那一塊畫板,一個個黑色的手指模,印滿了四個角落,常令我看得發呆。思潮被觸動之際再望眼前這個畫家,純熟的手正帶動著筆在畫紙上舞動,發出"吱吱"的聲音都是我喜歡聽的......我覺得這種聲音是從事鉛筆素描最美妙的副產品,忽然間發覺在看畫的人群已四散,只剩下自己,四周盡是不願停下腳步的路人,縱有人偶煞停下來看,也不到半分鐘,但我依然沉迷,直至那畫家將素描交到那焦急的中年婦人手中,然後接過數十元後,才發覺這畫
家不是別人,正是我以往在畫宛裡的一個同學,心裡即時湧出一份喜悅,然後當然是互相問候一番。最後才知道這位舊同學在日間是有份寫字樓正職,到了傍晚才出來鬧市幹這份副業,問及原因,原來純粹是為了興趣,而且在滿足興趣之餘,又可以找點外快和平衡日間工作的枯燥,真令我深感佩服,這位同學更埋怨我們一班畫宛同學,自幾年前踏足社會後,鮮少有能夠繼續維持這份興趣的,故令他這位畫畫發燒友從此孤立,最後唯有用街頭賣藝的方法把大眾作為傾訴對象,祈望偶煞從路過的一些同道中人當中獲得一兩句讚賞。和這位朋友話別後在街上繼續行,心中充滿著以往的回憶,回憶起一班同學在街頭寫生,大家手執筆盒,然後夾著畫皮在新界四處逛,直到黃昏時各自帶著自己的"大作"回家,有時夜半起床對著日間
所畫的一幅風景呆望上一小時,心裡帶著一絲微笑,彷彿已成了大藝術家似的,到今天想起當日那份熱誠和那份純真,像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雖然很想再寫生,很想重拾往日的一份純真和友誼,但始終沒有這樣做,因為人到步入社會後根本就再沒有那熱誠,我明白這位同學的感受......一方面要忠於自己的興趣,另一方面又要找尋生活,而且又缺乏志同道合的人實在是很難受,但他不能怪誰,因我們已長大了,而且都站在人生重要關口前,大家所想著的都是要盡快進入這關口,試想想無論已進了關的人或那些正要爭著進關的人,他們那有興趣和你在關口門前玩耍。
                                
              也許美麗的愛情故事總帶點憒憾。對於心中女神的形象阿Paul從不去set定一個標準,他覺得濃艷的外表只是誘人的糖衣,內在美卻比一切更重要。他不希望拍拖的對象是圈內人,彼此生活圈子太接近容易產生磨擦。在他未有把握的時候再遇見心儀的女孩子,他都不想用情太深,他知道陷得深若他朝情驟變心愈會絞痛。
曾經於中三的一段日子,發生過這樣刻骨銘心的故事...那位小女孩天生一副討人喜愛的面孔,全身散發青春氣息,同校同學不約而同被她吸引"。女孩的聽歌口味與我相近,互相皆鍾情於Rock n Roll的作品,加上她的興趣也是繪畫,自然地我們便因趣味相投而走在一起"。阿Paul逢週末以上畫宛畫為藉口邀約她出街,共同研究素描,小小的情苗於心底暗種,但他們各自不敢向對方表示心意。他知道她喜歡他的,她也知道他喜歡她的。在畫宛習畫的短暫時光他們常出雙入對,羨煞不少男同學,一星期五天的校園生活裡開始過得心神恍惚,阿Paul多盼望天天是週末。一棵小幼苗怎能承受風吹雨打??"突然她說她要舉家移民了!
此消息令我如情天霹靂,但我收起為她欲流的眼淚裝作滿不在乎,淡淡的遠遠的祝福她"。
三天後女孩子真的離開香港。阿Paul沒有送機,他怕像哭喪的場面,他會手足無措。然而;收到女孩子自天涯一方的鴻雁傳書,信中提及她已順利進入大學並選修美術科。阿Paul很高興她可以報讀有興趣的美術科繼續在繪畫方面深造,不過阿Paul此際已放棄繪畫,轉向音樂界起步。時光飛逝,數年後女孩子偷空返港,兩人重遇,女孩子帶來一個消息:她結婚了!女孩子的丈夫是她的表哥,側問結婚的喜訊剛傳出不久,離婚的傳言又甚囂塵上。"我們再碰過幾次面,怠到情懷不再,她有自己的文化背景,生活習俗,她必須重返另一個世界。她遠飛前替我可夾Band出唱片而欣慰,她留下無數的叮嚀與鼓舞,帶走昔日甜蜜的回憶未知何年再見?"阿Paul說:"外國的風氣薰陶了她,從前純純害羞的她,變得好開放好"鬼",簡直判若兩人。"阿Paul遺憾說,他們因固執以致從不肯先承認喜歡方,永遠匿藏於心深處的"I Love You",隨日漸趨淡的稚情而將不會讓第三者知道。
                                                                                                                                            




姓名:黃家強
英文名:Steve Wong
花名:沒有
出生日期:1963年11月13日
家庭成員:父母、二兄、二姊
小學:崇正小學
中學:基教書院
最疼愛的人:媽咪
學校成績:越大越衰,越細越有天聰
曾獲得獎項:小學二年級獲英文作文獎
最喜歡的科目:地理 / 英文 / 歷史
最討厭的科目:EPA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獨自留於屋企玩車仔又無著拖鞋,突然間覺得肚餓拉開雪櫃,怎知碰到地上風扇的拖電,一不留神被電暈了,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幸而哥哥家駒回來瞧見我身體不動,心知不妙立即救我,鄰居替我做人工呼吸,心臟險些停止活動哩。
同年有一次返學上課,與同學在紙仔上寫了幾句粗口,傳到我的手裡,碰巧無意被阿Sir發現,他打開紙仔向我質詢。為了義氣問題堅持不向阿Sir指正"罪人",阿Sir還一邊返起臉孔怒目而視,一邊捉著我的小手,大力拍到檯上,痛得差點兒紅腫,結果我依然守口如瓶從無後悔。
          六年前初初懂得聽歌,常聽些歐西流行音樂,於是有一位朋友問我有否興趣夾Band ,我抱著不妨一試的心理擔任主音部份。當時我們的樂隊並沒有隊名,又只有鼓ˋ結他及主音三人,所以不算是一隊完整有系統的Band。夾了一段短日子,有朋友欲轉賣一支Bass給我,我以四百元的價錢換回這支不知道自己第幾手貨的Bass,儘管結他面頗殘舊但我很疼它,每日練習兩小時以上彈到手指起水泡也不罷休。彈Bass實非別人想像中的易事,要經過苦練不懈才掌握竅門,且所虛耗的指力很大不習慣便會疲乏不堪。
一九八三年在哥哥的鼓勵下,加入Beyond成為一份子。當年因為負責彈Bass的朋友離開,我便取替他的位置而自己從前跟梁翹柏所夾的樂隊亦宣告解散,正式投入Beyond行列。
早期聽歐西音樂時,多數會留意一首曲的Bass部份,現在反而全部Arrangement 都額外留意,外國的Geddy Ice及Jeff Belin,曾是我一度追隨的樂手,接觸他們的音樂就是我最大的興趣。加入Beyond後,儘管不免隊員間常產生磨擦,但大家對音樂存著共同熱誠,我知自己所選擇的路是對的。如今因為自己的工作時間不定,故此只要稍有空閒必定抱起Bass練習本來,我擁有三支Bass,不過最近割愛賣了一支,剩下兩支仍伴我。記得學Bass前我曾想過學Synthesizer,至於木結他則青蜓點水般,了解不深。近來突有興緻吹奏Saxphone或者學琴,不知道幾時可以真正付諸行動哩。


                  姓名:葉世榮
英文名:沒有
花名:阿榮
出生日期:1963年8月19日
家庭成員:父母及兩妹妹
小學:慈幼小學
中學:慈幼中學
最疼愛的人:父母、女朋友
學校成績:普通
曾獲得獎項:沒有
最喜歡的科目:體育堂
最討厭的科目:高等數學
    
童年喜歡砌積木和砌模型。也許我的性格較靜,通常會獨自在木材上漆顏色,製造一座座高樓大廈,古裝客棧,自得其樂。閒時又會去維園水池放船仔,雖然是模型船而非遙控快艇,但已能夠消磨一個週末。
                                                                               
上體育課好納悶,老師只懂得教土風舞,男生們常喊苦。終於在我班的群體抗議下,男生日後可以在操場上踢波,我很少留意球壇,又沒有所謂球壇偶像,只求早些放學就可以一個箭步回家,在走廊踢個痛快,不過因太投入,以致常踢倒鄰家的神主牌,被母親教訓一頓。讀中一ˋ中二時, 學校沒有電工堂,自己的破壞性強,總愛把可以拆開的東西拆了又修好,故有空便往圖書館鑽研電工書,手不釋卷,應該去苦讀的課本反而棄於一旁。                                                                          
               
那時候我讀中一收音機是課餘的唯一良伴。那陣子從收音機內聽到時下的流行曲,開始對音樂漸泛興趣。有一趟經某摯友介紹和推薦下,嘗試聽一些節奏感重的搖擺歌。當時自己覺得曲中的鼓聲異常吸引,富於震撼性,像一首無形的魔力深深挑起我高漲的情緒。從此每聽一首歌曲必定不期然把注意力放在鼓聲部份,只有如迅雷般貫耳的叩擊樂才頓感音樂溢滿生氣。當我決定執鼓的學打鼓的初階,是透過電視的音樂錄影帶,見樂隊的鼓手演出台風有型有款,便幻想也可以練得純熟的鼓技跟他們媲美。十六歲的時候,
終於實現了我夙願。父親得悉我對打鼓的鍾愛程度日深,又知道學生時代的我,根本沒有經濟能力購買性能優良的鼓,於是他靜靜在琴行買了一套二手鼓回家,雖然是二手貨,但己令我非常興奮。況且鼓身仍很完整,只要稍加保養一切跟新鼓差距不會太遠。每逢放學後便趁家人出外,獨自逗留屋企練鼓。由於鼓聲會製造擾人的嘈音,故此每夜黃昏時分,母親回家煮飯時我便會停止練鼓,免致阻礙妹妹溫習家課。夾Band之初,除了向懂得打鼓的朋友請教外,多數苦學而成,從沒拜師學藝。日積月累,取長補短,技術稍見進步。我願欣賞歐西芸芸鼓手裡,首推Deep Purple的Ian Paice。他是我的啟蒙者,亦是影響我最深的人。Deep Purple在六十年代所玩的搖擺樂微滲迷幻色調,跟八十年代的今天大相逕庭。當然 今時今日無可否認的是,,Ian Paice千錘百鍊技術出神入化,天馬行空,如么斧神工,相信我再慘澹經營,也自問難臻他的境界,但我的確很努力不懈在追隨他打鼓的方法。
一晃眼竟學鼓達十年日子,坦白而言,自己的技術仍很幼嫩,尚未純熟,打鼓真不是舉手投足般易事,要花心機和時間繼續鑽研下去。本地也有很優越的鼓手,如實至名歸的鼓王 Donald Ashley和Johnny Boy,他們在我心底內已是出色的鼓手,我也常暗中偷師。以前熱愛打鼓高峰時期,每日保持練習八小時風雨不改;可是Beyond 要宣傳唱片不容許我的舊狀,只剩三四小時練習,我亦從不間歇。因為若稍為偷懶的話,就似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哩。






               

回應
就是喜歡BEYOND~! 就是超愛BEYOND~! 如果說你也喜歡BEYOND,請到我的BEYOND部落格來吧~!
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beyond-lings/  

擁抱=BeyOnd=歲月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