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21816象山之旅的聚會(品嚐30年的老酒)

 

去年一群在台灣不認識的人,在西藏相處了16天,回台灣後,緣份繼續把我們牽在一起,把西藏的革命情感牽回台灣。

我們都從事著不同的行業,居住在不同的城市裡,但,我們常相約一起聚會吃飯,雖然有的人因工作關係無法每次都參加,但,我們每一個過程都透過Line在分享,就好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

兩個月前訂下了8/17(星期六)的爬山聚會,以往都只有吃飯,這次則成走健康路線先爬山再吃飯。

 



 

颱風前的天空特別乾淨,101也特別的清楚。

 






登上姆指山必經之地

 




別以為我們去過西藏45000公尺那麼高的山,今日來爬只有300多公尺的象山就不會喘!告訴各位,不只是汗流浹背的,喘死了,只是這裡的喘是可以吸到空氣,西藏的喘是吸不到空氣滴。

終於到達姆指山頂。(後面打座的那個可不是我們的人唷!)





剛好碰上颱風要來了,氣象說會有午後雷陣雨,原本預定要爬九五峰,從虎山福德街下山,臨時改爬到姆指山,從吳興街的工兵學校下山。還好我們改了路線,當我們一走回到集合地點象山口的麥當勞時,豆大的雨滴便開始快速落下。

還好離我家很近,大家也都帶了換洗衣服,等大家都沐浴更衣後,便開始了我們的午餐、下午茶、晚餐。

事先我已備好了一些菜及洗好了配料,加上大家的幫忙,菜很快的一道一道的上。而下午茶的零嘴點心則是團友先從台中寄了一大箱上來。

一票人就這樣一直在我們家續攤從中午到晚上,不用怕店家要趕人、上廁所不方便、說話太大聲;大家輕鬆坐輕鬆吃,還一邊聽著西藏的歌曲,回味著西藏的總總;不僅如此,我們還透過HDMI的放映,欣賞團友在七月份全家人到捷克去玩的照片,分享心得。

這次的聚會其實是有一個更種要的事要做,就是品酒,這酒不是我們今年做的梅酒,而是我從西藏帶回來的52度青稞酒及老公的金門老酒。

在喝青稞酒前我先拿了一瓶,去年我們家族掃墓聚餐時堂叔叔貢獻出來沒喝完的金門高粱酒(原本我是看瓶子好看要瓶子的,叔叔就叫我直接拿走),想不到,他們喝了一口後評價極高,說是香醇順口的好酒(我不是很懂酒),剛好我們裡面有一位從小喝高梁酒長大的小姐,她爸爸是是很久以前的金門酒廠的管理人員,因此她對酒還蠻懂的,她說這酒叫〝白金龍〞。酒的上面還有序號,後來老公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後來的酒都會像鈔票一樣有序號及防偽標誌。

總之這瓶雖不算是老酒,但也是好幾年的好酒(叔叔放很多年了)。

 




就因為先喝了白金龍,後來開了這一小瓶的52度青稞酒,讓他們人大失所望,說是大陸酒就是會加香料,跟我們的金門高梁酒不能比阿!(難怪,ㄚ六喜歡買我們的金門高梁酒),而且這酒的瓶蓋做好像是用蠟封的(當初買時沒看到),一敲開瓶蓋就無法復原了,所以,剩下未開封的酒我就當紀念品擺,不喝了。

 




說到老公的金門老酒,原本一度要被老公的小媽(大陸人)給全丟掉的,她說酒放那麼酒不能喝,還瓶子好老公攔阻下來。

老公說,那些酒都是他小時候舅舅從金門拿過來的,每次來台灣看她媽媽就拿個幾瓶過來,就一直放在床底下,就算這酒不能喝他也要留下來紀念。

老公原本是捨不得把老酒拿出來的,他說要一直放,再放個230年才喝,我說那時全都乾了,一滴都沒喝到多可惜。

早上爬山前還說,這酒都很特殊不能喝。爬山時一堆人問他,他還說要等娶小三的時候才能喝,我說你這輩子是不可能有機會了,晚餐時他才拿出這一瓶〝大高酒〞來。

 






當初搶救下來的老酒,只要有兩瓶是一樣的就分一瓶給老公的姐姐。這款酒原本是一對的,因盒子都快爛了,我就把他給丟了,原本裝的盒子就長這樣,這是我從網路上翻拍下來的。

網路上這酒載明是民國81年,足年22年,我們家這〝大高酒〞足足有30年,朋友回去問了她爸爸,她說這〝大高酒〞在她父親任職就有了(今年80多歲了),是〝黃金龍〞灌裝;而黃金龍就是拿白金龍第一次釀造後的酒渣再釀造成黃金龍,就像我們的米酒頭與米酒一樣,下面還有更普通的就像紅標米酒、料理米酒之類的,所以,黃金龍不似白金龍順口是有原因的。

待在甕中已30多年的大高酒,顏色略帶淡黃,喝起來比白金龍香(可能待久了),但,真的沒白金龍順口,喉嚨會感覺有些嗆辣。

但,今天能喝到這30多年的老酒,可說是很幸福的事,管他是不是沒有白金龍順口,待這麼酒就是好酒。

 




我們裡面有一位男士已經等喝這陳年老酒等很久了,無耐,就在快要晚餐時,公司有急事被叫回去處理,他見著我們Line給他我們在喝大高酒的畫面,他淚奔的要我們嘴下留情。

我們堅守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的原則,所有開車或騎車來的人,他們都把車留下來搭計乘車回家。

 

舉杯慶祝能喝到這陳陳陳陳年的老酒~





大高酒的酒塞因年久而破碎,試了好幾個都找不到適合的塞子。為了保留酒的香氣及味道,隔天老公去賣酒專賣店買看看有沒有適合的塞子。

店裡也有賣大高酒,但瓶身造型不一樣,自然塞子也是不合,老闆教我們把剩下的酒倒入其他空的酒瓶中保存,但不能裝入威士忌或葡萄酒這種味道重的酒瓶中,不然就要用米酒洗一洗再裝;剛好店裡也有賣白金龍高梁,便問老闆「用白金龍高梁酒的瓶子裝可以嗎?」無庸至疑,那是再好也不過的瓶子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