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91221在永樂的二十歲生日

0728

倒數第二天。

十幾天前,揹二胡一路從台北到新左營,再搭區間車到林邊,一路叮叮咚咚駝著一大堆行李,不禁會想著自己為什麼要帶一個可能只會用到一兩天的樂器下來,也不一定有很多人愛聽。

然而從26號的關懷據點之後,鄭老師的弟弟竟然特地從家裡帶他自己的二胡過來,說是放著兩三年從來不知道怎麼拉,希望我可以教他基本的。這是我第一次(用很破的台語)教長輩二胡,戒慎恐懼誠惶誠恐地接過琴,便開始咿咿呀呀地拉著長弓,簡單地講左右手的基礎姿勢等等。那天之後,朱老師便和我們約了28號下午到佳冬茄園農莊吃下午茶,特別囑咐我要帶著二胡去。

茄園農莊是朱老師的親戚經營的,環境清幽,適合像我們這樣的大夥兒閒適地喫茶聊天。麗芸,我,祐祐,昱安,丹蕙姐,鈺珊姐,朱老師,陳老師 一行人,頗有三代(嗯...還是四代?祐祐跟昱安是另個世代XD) 同堂的溫馨。其實在台北很少有和一群人同桌吃下午茶的經驗,更何況是和這群甫認識十幾天卻像是家人一般的人們。喝一杯咖啡,吃幾口來自藍帶學校的手工巧克力甜點,靜看外頭一片青青草原,側聽優雅的韋瓦第音樂,美好時光靜靜地在這裡流轉。

 

喫盡茶點,大夥兒便移動到外頭的涼亭,聽二胡緩緩隨興地拉了幾首。但晚上村長還有交代,希望我能在古厝的花埕演奏,我便留著幾首曲子,戰戰兢兢地等待晚上來臨。

簡單用過晚餐,八點多,陸陸續續看到好幾位村里的大大小小--下午在茄園的一夥人, 村長,鄭老師的妹妹,鄭老師的弟弟, 阿德, 曹媽...等等十幾位,搬好了紅塑膠椅子,架好大電扇,就在花埕上坐好等待開始。這天正好是農曆十六,圓滿的月光靜靜地灑落在古厝,幾隻蝙蝠偶爾飛過,奏一曲《良宵》,甫到永樂害怕的夜晚時分,在此時此刻變得如此親切而溫馨。

演奏曲奏畢,開放大家點歌。一首首台語老歌在空氣中流轉,突然有位阿嬤拿起手機要我聽一首沒聽過的歌,我在專心聽的同時卻有一群人衝出來!!!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霎時之間繽紛撩亂,有人捧蛋糕, 有人揮舞仙女棒衝出, 有人拍手叫好, 有人點好蠟燭叫我大聲許願。

心中閃過千萬個驚喜(雖然其實有一點點發現到XD),高興到只知道笑,笑到眼淚淌出。

最後,祐祐和麗芸神秘兮兮地拿出準備已久的大驚喜--大卡片,叫我趕快拆開,朗誦出來。


偌大的卡片,上頭有好幾位在永樂最重要的人們的字跡與簽名,外頭一個簡雅的「永遠快樂」,正是最簡單, 卻最重要的祝福。

 

而其實,我也只許了這麼一個願望:

 

 

「希望在永樂的大家

   都能永遠這麼平安快樂。

 

 

(後記:

因為當天的心情太澎湃,這篇文章在7/30這天才打出來。回顧影片的時候還是覺得很激動。一方面因為生日在暑假,很少有一大群人慶生的經驗。一方面覺得永樂的大家才認識我不久,卻能對我們這樣好,集結起來捧場我久沒練習生疏的二胡。此趟最感謝麗芸,是她找我參加這個活動,很多時候也是因為有她,才能有那麼多奇遇,還集結這麼多的人。總而言之,不管怎麼寫似乎都是情溢乎詞呢!)

回應
蹲點‧台灣 Blog
蹲點‧台灣
點‧台灣 Facebook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