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1101【廣播專訪錄音檔逐字稿作品收拾整頓】2017/03/16《POP大國民》專訪記載片 ...

會議紀律翻譯  
  
導演陳志漢:「其實我碰到滿多不同意的,因為我之前有一個對照短的版本15分鐘,那我曾經有到滿多處所去做一些講座,那就有一些觀眾他會跟我說『其實很想要捐』就是一個老太太她說她很想要捐,可是她女兒都反對這樣子,然後她就很生氣這樣。」
林惠宗:「因為…,我是藉著去唱歌的時候,去紓壓一下,所以之前剛開始的時候,我女兒都會,有時候會LINE給我就是說:『爸爸翻譯公司又很晚回家了』。」
  
導演陳志漢:「是。」
林惠宗:「沒有,完全就是沒有。因為我們也沒有想那麼多,就是想說,如果捐出去的話,就是讓學生可以很完全的,對,我經常在做的、跟人家诠釋的,有的人仿佛聽不明了,天成翻譯公司就跟他注釋說,好比說我們開心臟(手術),那比方說,原本天成翻譯公司們沒有實體可以開(開刀),比如說心臟開個十五公分,就比較長,因為一定會破壞到一些神經,然後他(學生)有實體可以做的話,開刀可以減少到阿誰開刀的刀口、最短的刀口,就是盡可能削減到傷害到我們的身體的一些神經。我是這樣跟人家解釋,那其實會想到說,要…事後的怎麼樣去剖解?割得怎麼樣?都沒有去想過翻譯
林惠宗:「對,我比力外向型的,可是天成翻譯公司是可以靜(笑)翻譯
  
  
蔡詩萍:「然後,你也是特搜的專家,特搜大隊的成員,然後在裡面我看記載片裡面有一段是你在游泳池裡面教小同夥游泳,對纰謬?」
  
  
林惠宗:「對呀對呀(台語),因為我妻子她是…她很內向,並且…。」
林惠宗:「是,因為本身哭啊,沒有人知道,啊我們本身的工作又不克不及去麻煩人家,人家總不克不及說高聲地講說我妻子去世,我很難熬啊翻譯
  
  
  
蔡詩萍:「對。」
蔡詩萍:「所以翻譯公司們夫妻有很安然,你知道,這一段很主要哦,因為有些事,我們在世的人,怎麼模樣,彼此之間是彼此的表達我們對對方的愛,同時,也傳遞了天成翻譯公司們對生命的、對糊口的,我們講生命哲學嘛,(06:10)其實講得很玄,可是這就是生命哲學的一堂課啊,你到底怎麼樣去對待本身往生今後翻譯公司的,我們若是套一句講『我們的人身這個臭皮郛,翻譯公司要怎麼讓他可以成心義?』事實上他就是埋在土裡,或火葬了,就腐臭了、火葬了,還是說他有更延長的意義?那這個其實真的不輕易,特別是對在世的人來說,天成翻譯公司相信記載片裡面也幾回再三地評論辯論這個問題,翻譯公司的親人都沒有貳言嗎?」
蔡詩萍:「可是你女兒有說,她不寫信給翻譯公司嗎?她說你在逃避,晚上都這麼晚才回家。」
  
  
  
  
  
林惠宗:「因為之前的話,我們是恰好有看到一個叫做…嗯…『安寧條目』的,就是說抛卻急救啦吼(台語語助詞)。」
  
  
導演陳志漢:「對,沒錯、沒錯翻譯
播放記載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片尾曲〈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演唱:范范-范瑋琪
林惠宗:「是。」
  
  
  
導演陳志漢:「嗯嗯。」
  
林惠宗:「這部片或許拍了兩年,對。因為我看阿誰劇情來推演的話,待會天成翻譯公司們邊聊,就知道天成翻譯公司們為什麼要拍那麼久。因為他有他的一個大體教員的一個進程,所以他就最少在那部紀錄片內容來看,最少要拉到一到兩年來看,最少。而現在看起來的話,時間差不多喔,要拉那麼長。」
林惠宗:「有,就是他們要剖解的時刻,都會來訪問嘛,那上次是訪問,因為他們好像說許多人要下來,所以天成翻譯公司說『那你們那麼多人要下來,時候還有金錢方面,那乾脆我一小我上去好了』。」
  
  
蔡詩萍:「我有注重到誰人剖解課的女先生、蔡姓女教員,她中心有一段談話,她跟那些學生稍微有重的口吻(28:38),她說『假如翻譯公司們不尊敬(大體教員)的話,那跟在菜市場買一個豬肉、切一塊豬肉有什麼不同』。」
  

灌音檔逐字稿聽打總共破費:315分鐘=六小時十五分鐘
  
  
  
林惠宗:「他人先介紹的,然後我們是交往了兩年多翻譯
導演陳志漢:「就我所知,就是申請以後,就是上面會有欄位就是需要家屬,一個眷屬贊成,這個通常就是配頭優先,然後接下來是後代如許子。不外,這個器材其實它沒有束縛力,即便你都已簽好,極可能到時刻還是有阻力翻譯那到時辰若是,假如真的有哪一天,這個…贊成人過世了,他的眷屬其實,他若是不要傳遞的話,其實沒有人會知道他是要捐贈屍體的。」
導演陳志漢:「其實他對我來講,他是對照特別的,因為常人啊,是不太會在大體寄存的這段時代,還一向去看他的親人,對翻譯
  
  
2017/03/22 14:10~15:01  音檔時候點:28:38~33:58
  
蔡詩萍:「天成翻譯公司看你有幾段走到海邊啊。」
  
  
  
  
  
  
2017/03/22 12:53~13:31  音檔時間點:24:24~28:35
林惠宗:「還要有一個家眷贊成,對。」
  
導演陳志漢:「這個是我一起頭的,因為我知道會産生這件工作,對翻譯所以天成翻譯公司一起頭就有…有知道說要捉住這一個時刻長短常主要的,可是天成翻譯公司不知道會産生什麼事翻譯
導演陳志漢:「嗯,我本身感覺說,當初我拍、我跟輔大聊的時候,我就跟他說,其實我一向很想要拍一部有關生命教育的,因為天成翻譯公司看到很多目前年輕人其實糊口上或工作上,實際上是沒有目的的,然後我感覺這樣子會很可惜,就是一個在很年輕的時辰卻就落空了目的,然後我就覺得像大體先生就剛好相反,就是在死以後有一個方針,死之前有一個方針、要去做,然後就是在死以後,還可以或許施展影響力翻譯所以,固然我一向說,固然天成翻譯公司是拍大體先生啦,不過我一向跟所有看過這部片的朋侪說,其實我拍的不是一個屍體勸募的影片,天成翻譯公司是講一個愛與決議的故事。就是你可以在任什麽時候間點可以決定你要做任何工作,啊這個決議不是說你要捐贈大體、或不捐贈大體這件工作罷了,包羅你要換工作、翻譯公司要娶親、你要生小孩都是一個決定。」
蔡詩萍:「然後(兒女)一男一女,對不對?」
導演陳志漢:「嗯翻譯
  
林惠宗:「對。」
  
林惠宗:「嗯…如同還要有一個家屬」
蔡詩萍:「翻譯公司所有的伴侶(24:24)聽第一次必然會感覺抱抱你,兩次還可以,三次或許還可以,講到4、五次,6、七次今後,你知道,翻譯公司就感覺仿佛對他人是一種打攪了喔翻譯對不合錯誤,是一種打擾了翻譯
  
灌音檔上傳及版權所有:917 POP Radio 官方頻道
  
  
導演陳志漢:「那兩個就一拍即合,就入手下手。」
林惠宗:「大家都可以或許接管翻譯
  
蔡詩萍:「然後你們,你跟您的夫人就是在(民國)九十二年就決意要捐,若是有一天往生的話,就把大體捐出去。」
蔡詩萍:「好,我因為這支記載片看了兩次,所以稀奇特殊是林惠宗師長教師,我異常的熟,天成翻譯公司所謂的熟,是因為天成翻譯公司看了兩次(紀錄片),所以我全部在紀錄片裡面看到你,我好幾段我看一看,我太太跟我說:『你怎麼啦,眼睛怎麼那麼紅?』。我說,其實是很動人喔。那,當然導演陳志漢師長教師是第一次,我第一次在節目傍邊拜候到他,然則因為全部紀錄片拍得特別很是的流通,而且異常的平緩,節拍平緩,但是異常的精準,所以我想我對導演陳志漢也有一個全新的一個認識。那今天請到兩位來,天成翻譯公司們就進展跟各位一起來談談,透過這支記載片翻譯我先就教一下,陳志漢翻譯公司是什麼時候,決意要拍這支記載片?」
林惠宗:「就是說,在有不知情的時候,不要結合大夫來欺侮我翻譯
林惠宗:「對,因為天成翻譯公司做大體師長教師的話,我都沒有通知任何人,我們就只是打電話給…就是阿誰社工有幫我們聯系那個…輔仁大學醫學院,然後他們就是聯系時候下來載,然後再來就是當天妻子過世,就下來載曩昔了,然後回來我們就這樣子,橫豎就是去的話,開車還好,回來、回來的話,就一路哭著回來翻譯然後天成翻譯公司本身開車嘛…,嗯…就是要本身、本身找宣洩的管道…。」
蔡詩萍:「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那一段是很動人的。」
蔡詩萍:「而且我感覺學校那種,醫學院那種放置也很好,就是說你要跟這個大體教員的家人有一些互動翻譯你知道,那種豪情連帶就出來了,不然你看到的只是一個冷冰冰的大體,對舛誤?可是你看到他的先生跟你談二十三年的婚姻是怎麼走過來的、他的小孩告訴你說他是什麼樣的媽媽,那種感覺,天成翻譯公司覺得紛歧樣耶。真的是紛歧樣,翻譯公司本身跟那些醫學系的學生也有比力多的深談嗎?」   
  
廣告回來電台台歌:20:16~20:27
  
導演陳志漢:「嗯嗯。」
蔡詩萍:「嗯哼。」
導演陳志漢:「對對對。」
  
  

 

錄音檔逐字稿聽打履行時候:2017/03/21~2017/03/22
  
  
  
蔡詩萍:「唉,我知道翻譯公司,看得出來惠宗只要講到這個,照舊不免啦哦,會掉入到那個情感,因為究竟結果啦二十三年了…,你跟太太當天怎麼熟悉的?。」
蔡詩萍:「四年前,拍了多久?」
  
  
林惠宗:「對。」
  
林惠宗:「對翻譯
  
蔡詩萍:「然後就立室了?」
導演陳志漢:「對翻譯
蔡詩萍:「沒錯,我們或許可以把孔子的那一句話倒過來講喔,他說『未知生,焉知死?』,可我們反過來說,如果你知道『死』是怎麼樣一回事,你回過甚來,對於『生』,翻譯公司就知道他應該是怎麼樣子, 為本身,即便是中年了,翻譯公司仍是可以或許為本身未知的將來做一點準備,從新去認識生命的意義翻譯好,但我照樣要讓惠宗最後講幾句話翻譯你希望大師怎麼看這支記載片?」

2017/03/16《POP大國民》專訪 記載片《誰人靜默的陽光午後》
蔡詩萍:「喔~」
  
  
導演陳志漢:「對。」
  
  
  
  
導演陳志漢:「對,其實我每次拍攝,我都會有一個設定,就是他大要會講什麼話。像天成翻譯公司方才講的,最後一次去看他太太的那一刻啊,其實我…我當天還在門口的時辰,我就跟他說『假如你要進去,你進去若是要講話,你就講翻譯假如不講的話,就靜靜地看著太太也沒關係。』這樣子,然後就跟天成翻譯公司說,咦,他(林惠宗師長教師)應當會哭出來,如許子。那時辰,這個是出乎天成翻譯公司意料的,他居然會」
導演陳志漢:「其實對天成翻譯公司來講啦,就是…我覺得我也是藉由這部片一步一步在熟悉這個林先生。就是從他每一次去看他太太的誰人進程,天成翻譯公司都去想說,欸那他們曩昔的生活是怎麼樣的?然後,其實一向到林師長教師最後一次去看他太太的時辰,天成翻譯公司才更了解他,因為我一向覺得他『嗯?林師長教師他彷佛已釋懷了?』可是他幾回都是…如同看看啊、談啊、聊家裡的生活啊,都聊得很高興如許。可是,最後一次就是他忽然哭出來的時候,天成翻譯公司就發現『喔?原來其實他,他是這麼的深入得愛著他太太。』我之前不是說,不是嫌疑他愛太太的那個心理,只是後來沒想到,他仍是在某一個情緒裡面,還沒有真的完全地釋放出來這樣子翻譯
本集廣播播出時間:2017/03/16
《誰人靜默的陽光午後》官方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hesilentteacher/ 。
  
導演陳志漢:「主持人好,現場聽眾伴侶人人好。」
  
蔡詩萍:「各人都很…。」
2017/03/22 10:26~11:03  (音檔時候點19:58~24:24)
導演陳志漢:「嗯
翻譯
  
  
  
  
  
  
 
蔡詩萍:「因為說實在,醫學院的小同夥畢竟仍是小朋友嘛,他們還年青。」
  
  
導演陳志漢:「是。」
  
導演陳志漢:「是翻譯
  
  
  
  
  
  
蔡詩萍:「她沒有那麼偉大翻譯
本集廣播專訪主題:記載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蔡詩萍:「甚至你包括了鏡頭放在林惠宗師長教師的面前,你或許跟他講說『我進展你講一點對於太太的回首』,可是講著講著,有很多的內容,生怕也不是你能預估的,也不是他能夠預估的。」
林惠宗:「是。」
導演陳志漢:「對,其實天成翻譯公司在拍的過程當中,天成翻譯公司就想什麼叫做『在世』?是不是,應當在世的人,目下當今對我來講啦,其實滿清楚就是翻譯公司對方圓的人是有一些影響的。那天成翻譯公司感覺大體老師這個影響異常的弘遠,就是他過世以後,然後就是他的身體是讓這些醫學院的學生去學習的哦,然後這些醫學院的學生他以後會釀成大夫,那大夫就會去救人。所以他一直一向地在影響這全部社會,所有的這類醫療的系統這樣,不只是一名,是所有人大體教員他們都有如許的貢獻。那像…,我之前是感覺說,因為我在拍的過程中,其實有時辰覺得這些學生似乎有時辰不是那麼的…專心在進修上面,不外後來天成翻譯公司聽誰人蔡教員說,其實良多學生是已在實習了,然後回來跟她說『我想要去祭拜之前的大體教員』,其實他們真的要、真的去面對到如許子、真實的醫療情況以後,他才會認識到說,當初他眼前這位大體老師帶給他多大的幫助。」
  
  
  
蔡詩萍:「天成翻譯公司看在那個平台上有四位,那我是想問,你怎麼會拍到林惠宗老師這一支?。」
蔡詩萍:「你所有的工作看起來也是活潑很多,比力外向類型的一小我。」
  
  
  
林惠宗:「因為當初也是想說,一些醫療資本的浪費啦。還有就是…那個什麼…放棄急救,就誠如那個我們的一個毒物專家剛過世的」
  
導演陳志漢:「我不熟悉他,對呀翻譯我實際上是到了要拍攝的時辰,我去輔仁大學,對,然後他們就供應給天成翻譯公司,對。」
導演陳志漢:「嗯哼。」
  

  
林惠宗:「嗯…,其實我妻子是釋教徒,然後,就是我們之前經常在家裡自己在講話、聊天的時辰,就有講過,因為為什麼?因為我們中國人,入土為安的觀念對照重,並且要連結全屍的觀念,對。然後也是那時天成翻譯公司們這邊聊一聊說,那如果說像剛好有這一段的報導我沒有看過,那想說那天成翻譯公司們的國人就是說,一般醫學院若是說像以前在解剖的話,仿佛是比較沒有、沒有實體可以做,那就是說,天成翻譯公司們身體上的紋路啦,或是肌肉的剖解,從哪個處所最先下刀、或是下手,可能會有一點遊移,或是什麼。那若是說有實體的話,那假如我們說捐出去,我們的觀念是說,天成翻譯公司們人死了,什麼知覺都沒有了,你本身搞什麼也不知道,他人要怎樣弄你也不知道。那,何不?埋在土裡爛掉、火葬燒掉,那乾脆就是可以人家做一個手術的推動,或者是什麼。那,講一個『何樂而不為?』,對翻譯
詞/葛大為  曲/范瑋琪
2017/03/22 15:08~15:58  音檔時候點:33:58~40:40
  
廣告回來電台台歌:30:11~30:30
蔡詩萍:「片子是我們,也許按照一個真實的故事,可是天成翻譯公司們是虛構出一個情節,對謬誤?。」
  
蔡詩萍:「他們對於醫學的某一種熱情,那或許都要在剖解這一堂課以後,才真實的…你曉得,才真實的進入到有一點血淋淋的現實這條路,才會慢慢地改變他們,未來他們有一天會在他們急診室裡面,在第一個病人、在他們懷裡面重病或是往生,那種震動,梗概我想對醫學院來說,阿誰第一關真的那個震撼彈就是剖解,剖解的這個大體的這個課程。」
林惠宗:「嗨。」
  
  
  
蔡詩萍:「好,迎接回到《POP大國民》,六點鐘到七點鐘、第二階段的節目。今天六點鐘天成翻譯公司們要跟列位來談一支紀錄片,可是這支記載片裡面所談到的問題及所牽扯到的一些觀念,他實際上是回過甚來挑戰了天成翻譯公司們華人社會長久以來的觀念喔,什麼樣的觀念呢?天成翻譯公司們也極度希望列位在六點鐘這個下班的時候,一方面藉著這支記載片以及來到現場的兩位高朋哦,透過他們來理解一下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翻譯生命的意義,就是指『到了我們生命竣事的那一刹時,就竣事嗎?』生命的意義是往後延長出去的意義呢?也許翻譯公司懂,或許你會說:對我們的親人、對我們周邊愛我們的人來說,天成翻譯公司們還會存在在他們心中更長更久的時候,可是對另外一群、他跟我們非親非故,可是在醫學研究的工作上,他可不行能因為我們而死亡,而讓他們感觸感染到生命的別的一層意義,和對天成翻譯公司們有更深刻的感激呢?我們要談的,其實是這一個大體教員、大體捐贈這一個領域,而今天在我們現場的就是記載片《誰人靜默的陽光午後》的導演陳志漢,和在片中那位大體教員的徐玉娥她的師長教師林惠宗來到我們現場翻譯兩位好!(01:32)」   
  
  
蔡詩萍:「因為前面幾回都很鎮靜翻譯
導演陳志漢:「對家人來講,他是一個刺激。可是他(林惠宗)會一向來看、一直來看,那我就很想要多了解『為什麼他會想要來看?』的這件工作。」
林惠宗:「是,是回去…嗯…一躺在床鋪上,看照片都邑想起來,都…就是…本身一個人就是在房間裡面…,就是…。」
  
  
蔡詩萍:「惠宗你就算你已經批准,並且是太太的遺言嘛,你也讓她完成了。可是在你心裡面沒有掙扎嗎?什麼樣掙扎呢?你不知道那些年青的學生,會用什麼樣的表情跟什麼樣的手法,去向理或面臨林夫人的大體,對不對?幾許我們都是還有一點點不知道嘛。」
林惠宗:「所以在那天,在跟他們講話啦,講我老婆、講天成翻譯公司家之前的生涯啦是什麼的,也是…(停頓梗咽)翻譯
林惠宗:「是。」
林惠宗:「那…嗯,那還有就是大體先生,它有一個大體師長教師的誰人中間嘛,然後我們就打德律風去問,他就寄誰人申請表格給天成翻譯公司翻譯
現實逐字稿之音檔時候長度:39分鐘45秒(已扣除告白回來之電台台歌時間共約55秒)
林惠宗:「對翻譯
 
導演陳志漢:「不外,我照樣會跟他說,他們現在都,我首要都是講學生,因為他們都學得很好,然後很認真在進修啊,這樣子翻譯其實我看到的,天成翻譯公司感覺紀錄片導演是一個滿…怎麼說…滿…殘暴的,就是因為眷屬這一塊,就是家眷會對照領會嘛,那學生那一塊其實他不是那麼了解家屬,家族也不是很了解學生。可是記載片導演就是要全盤都知道,所以他知道雙方各自的表情這樣子翻譯
  
  
  
蔡詩萍:「你必然是某種…,翻譯公司想一想看嘛,你二十三年前結縭的老婆不在了,翻譯公司回到這個家裡,空空洞洞的家,誰人感觸感染…很強烈吧?翻譯
蔡詩萍:「然則我感覺也公道,因為最後那一段,各位假如未來在片子院裡面看到這支記載片的話,這部片其實他有一種感受,就是他十分困難習慣了在太太甚世今後,那一年多的時候裡面,太太人雖然往生了,可是身體還在、屍體還在,並且很完全的在那裡,他都可以看獲得。你曉得,忽然間,這個要竣事了,對不對?這個要要竣事。這是一個等於說是一個再次地說再會,我感覺阿誰感觸感染是,第一次經歷的人,梗概很難…去想像的,可是一年多今後,我要從頭再跟一個已往生的屍體,跟他說『我們真的要再見了』(15:00)。」
  
  
導演陳志漢:「對啊、對啊,沒錯、沒錯。」
蔡詩萍:「通常做一個記載片導演,好比說好了,(《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這個題材,你手上會有一個腳本嗎?會先做出一個劇本嗎?因為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問如許的問題,因為紀錄片跟片子很不一樣。」
  
  
  
  
  
蔡詩萍:「沒錯。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這都是很好的提示。」
  
 
  
  
蔡詩萍:「一個緘默的先生,那就是一名說,往生的人把他的大體屍體捐贈給一個醫學院,讓他們做剖解課程來利用,那他固然不會講話啦,沒有生命了,可是他的身體完完整整地顯現在那,你透過這身體的剖解,就能夠知道生前這小我的生活史、他的健康的狀況,以及他什麼緣由過世,阿誰好比說裡面講的,可能是腦瘤。那腦瘤過世以後,怎麼樣去認識腦瘤的狀況,那等於就是用身體給了大師一個上課的一個、很好的一個提示。那所以他叫做『大體老師』,那我們是可以把我們的身體在我們往生之後捐給醫學院的學生,讓他們可以透過我們的大體,然後對人類的醫學有更多更多的、深層的研究。我想這就是這支記載片裡面,要傳遞的訊息翻譯可是對生的人、活著的人他並非一個輕易的選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三月24號上映翻譯
導演陳志漢:「七十四分鐘翻譯
林惠宗:「嗯…。」
蔡詩萍:「要有一個眷屬來贊成是否是?」
蔡詩萍:「那對家眷來講,你曉得,這是一個,你看,天成翻譯公司印象很深嘛,紀錄片裡面那位蔡教員,教剖解學的那位老師翻譯
  
  
蔡詩萍:「林杰樑。」
  
導演陳志漢:「對。」
  
蔡詩萍:「喔~。」
  
  
蔡詩萍:「哭著就對了。」
  
導演陳志漢:「嗯哼翻譯
  
  
  
林惠宗:「應當九十一年入手下手推行翻譯
  
  
林惠宗:「所以說,像我妻子過世的時辰,我一個朋侪他還罵天成翻譯公司,說我怎麼還做這麼殘暴的工作?然後…,頭幾天他又碰到我,他跟我講,他的觀念,他之前跟我講的,就是說,我的決議如許算是對的。」
備註:
  
蔡詩萍:「好,在記載片裡面呢,林惠宗師長教師有一段訪談有講說,在台灣推動大體捐贈這件工作,也許是在民國九十一年、九十二年擺佈,對不合錯誤?。」
蔡詩萍:「因為任何一個家眷他們也許都沒設施承受這一個…,就算已經做好準備了。」
蔡詩萍:「好,可是二十三年的夫妻啦吼,可以或許在生前他跟他的太太徐玉娥密斯就決意說要把他們的身體給捐出來,然後等到徐玉娥密斯往生今後呢,他也的確照她的叮咛,把她的大體捐給了輔大醫學院,做一個大體先生。那這個故事拍成了這支紀錄片《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我真的跟列位講喔,這個記載片真的很悅目,天成翻譯公司看了兩次,第一次看的時候就有點阿誰吼,然後要準備今天再跟惠宗跟志漢聊、在訪談的下晝,天成翻譯公司又再把它看了一遍,那我真的覺得這支記載片真的讓我們打開一個視野。我在公視裡面有一個《公視主題之夜》每一個星期五都談記載片,我常常會在開場的時辰,講說一個好的記載片,其實讓我們看到一個我們還沒有接觸的世界,可是他讓我們接觸了。我們因為如許子,而知道說,有些人、有些事是如許子産生的。那我必需說,這是一個美妙的工作,我們讓我們的身體在往生以後,在住手呼吸之後,他繼續活著,活在別人的心目中,天成翻譯公司覺得這很了不得的。所以志漢,(《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在三月24號上映,翻譯公司有沒有什麼話,要跟天成翻譯公司們所有的將來可能的觀眾們說?」
導演陳志漢:「對。」
蔡詩萍:「你看起來活躍多了,對舛誤?你看起來活潑很多。」
  
蔡詩萍:「然後有幾度上來探望的時辰,自己自言自語地就…就哽咽起來了…。」
  
  
蔡詩萍:「好。可是,這支記載片的導演是陳志漢師長教師喔。」
  
  
蔡詩萍:「像…你在旁邊,做一個導演,怎麼樣,特別在如許的記載片,需要一定水平的距離跟岑寂,才可以或許把握翻譯公司要的翻譯
  
  
  
  
導演陳志漢:「是。」
  
  
蔡詩萍:「那我感覺裡面也讓天成翻譯公司們有一種,我感覺導演也很利害,導演其實也給我們一個感觸感染,就是說,對於在世的人,天成翻譯公司們還是要在世的,你還是有家人,你有一個女兒、有一個兒子,你還有本身的工作。」
  
林惠宗:「對,其實我的個性是比較大而化之啦。啊就是說隨緣,所以說像這一段時代有時辰天成翻譯公司就是會本身開著車,然後去隨緣,就是開到哪裡,走到哪裡,啊就…。」
  
蔡詩萍:「你們是自由愛情?還是他人介紹的?」
導演陳志漢:「對翻譯
  
蔡詩萍:「好,然則天成翻譯公司們照樣要真的感激這些願意勇於、也願意捐出大體的朋侪,正因為他們,讓許多的醫學院的學生有了人生十分主要的,固然是震動的第一堂課。好,這支記載片呢,三月24號要上映了,阿誰紀錄片《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
蔡詩萍:「其實,這是紀錄片最難的處所。」
蔡詩萍:「她應該也能夠理解吧?翻譯
蔡詩萍:「好,在傍晚的時刻,那各人鄙人班的時候,要回家了或者是晚上有應酬的,那生命的某一個部份的誇姣,或許就在日常糊口裡面,天成翻譯公司們跟同夥相聚、跟親人吃個晚飯,然後彼此打個德律風、互相地關愛翻譯可是假如有一天我們會走,走了今後,我們的人生就這樣結束嗎?還是說,天成翻譯公司們走了今後,我們對我們本身已經失去了生命的那一個大體、屍體,還能夠有一些對他人有更大的幫忙,有無一種可能?器官捐贈啦,大體捐贈啦,都多是一種延長。那在紀錄片《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導演陳志漢呢透過裡面的大體教員徐玉娥她的師長教師林惠宗的互動,然後拍出了這一支極度有情面味,而且也很有冷靜的視角的,讓大家看到大體老師可以對醫學院的學生能夠做的進獻。那今天呢陳志漢導演跟林惠宗先生在我們的現場喔,我們繼續來聊這個這支紀錄片翻譯嗯,惠宗翻譯
  
  
  
林惠宗:「還好,我…翻譯
  
  
  
  
  
  
導演陳志漢:「嗯…應當是說一起頭,一起頭實際上是一個電視台,他們去…進展我可以做一部記載片,然後他們給天成翻譯公司幾個題目去選擇,那我後來感覺說,『咦,大體老師這個題目還不錯翻譯』對,然後我就起頭做一些查詢拜訪。不過後來就是沒有繼續跟這個電視台合作,那我就感覺這個故事又極度的主要,就入手下手去找各個大學裡面比力合適的,對。然後就找到輔仁大學,因為裡面有一位王嘉銓老師他剛好寫了一篇文章是講有關『生命教育』,恰好就是我想要談這件工作,所以去拜訪他翻譯
林惠宗:「對翻譯
林惠宗:「對,有時辰開著車,就是…沒有目標地繞著台灣走一圈。」
蔡詩萍:「你知道,假如就一個解剖教員她最清晰這個狀態的時刻,她都邑講說這樣的話,那你曉得林惠宗師長教師跟您的夫人,就真的…在我來看,就像她女兒(指蔡先生)說的,一個平凡的人物,但是做了一個不服凡的決意啊。對,你不覺得嗎?因為你要能夠完全放下對於一個身體的…你知道,我們有的不論是講全整的身體的概念也好,還是說你想像不到,所以我也,也難怪在那支記載片裡面有講,他們其實不肯意在剖解過程當中讓家族在嘛…」
  
  
  
  
蔡詩萍:「好,迎接回到《POP大國民》,六點鐘到七點鐘,我們今天訪問紀錄片的導演陳志漢,以及在這支記載片裡面,一向很緘默沉靜、可是倒是全部紀錄片裡面非常核心的環節的人物,那就是在裡面的大體教員徐玉娥她的師長教師-林惠宗今天來到我們的《POP大國民》現場,一路來聊這支記載片《誰人靜默的陽光午後》,三月24號上映喔。志漢,翻譯公司在拍攝的過程當中,裡面有無很困難的經歷?比如說,像我看到林惠宗先生,在…他去看望、在那個要做防腐處理的那一段時候裡面,他數度上來探望。」
  
逐字稿內容到灌音檔40:40止
  
蔡詩萍:「你為什麼要拍這支(紀錄片)?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比如說,是什麼樣的…,好比說是有人來找翻譯公司拍嗎?還是說,翻譯公司本身發現到這個議題是可以拍的?」
錄音檔總長:40分鐘55秒
  
  
蔡詩萍:「然後拍出那樣的場景喔,一幕一幕的去拍它翻譯可是記載片有許多的狀況是難以把握的。」
  
蔡詩萍:「嗯,導演剛才講的,林惠宗的這一段,就是天成翻譯公司方才說的,在記載片裡面其實很是動人的幾段裡頭的其中一段,就是林惠宗先生在他的夫人徐玉娥女士往生以後,決定把她的大體捐給輔仁大學的醫學院今後,因為他有一個寄存的一個時候,所以呢,林惠宗師長教師就經常去翻譯大要天成翻譯公司印象紀錄片裡面,彷佛一、兩個月就去一趟是不是?。」
  
  
  
  
蔡詩萍:「就決議拍?」
  
2017/03/22 09:36~10:19(音檔時候點15:00~19:58)
  
導演陳志漢:「我在拍攝的過程當中,其實天成翻譯公司也滿常去找他(林惠宗師長教師),就在剖解課的時代,對。我都很怕他問我說『那天成翻譯公司太太如今怎麼樣?』」
  
導演陳志漢:「你那時候不是跟天成翻譯公司說,你把你太太騙走了?照舊什麼?」
  
  
  
蔡詩萍:「在全部拍攝記載片的進程,因為他時候很長嘛翻譯
廣播頻道及節目名稱:917 POP Radio/《POP大國民》 本集來賓:導演陳志漢、林惠宗先生
蔡詩萍:「所以,你就如許子,我看翻譯公司畫面有幾個鏡頭就是你開車嘛。」
  
  
告白回來的電台台歌:從10:45~11:10  
蔡詩萍:「沒錯。」
  
  
  
  
  
導演陳志漢:「對翻譯
  
林惠宗:「嗯…。」
  
導演陳志漢:「是。」
蔡詩萍:「可是這就顯現了一個問題,就是說,以此刻的我們這個鞭策大體的這類捐贈的話,是只要天成翻譯公司們當事人假如在天成翻譯公司們意識長短常清晰的環境下,我們自願地簽下來的話,它是否是有拘束力?。」
  
蔡詩萍:「我感覺這支記載片拍下來,大體教員徐玉娥女士她就不朽了。」
主持人:蔡詩萍
  
導演陳志漢:「這個,這部記載片我感覺它有一個很主要的議題,就是『醫病關係』,這個是天成翻譯公司也想要談的器材翻譯就是當你去看一個病人的時候,天成翻譯公司目下當今講的是大夫,就是翻譯公司是需要知道這個病人他的故事、他的家人是怎麼樣,然後他本身的糊口是怎麼樣?需不需要知道這些?我自己是感覺還滿需要的,因為他可以匡助翻譯公司做許多紛歧樣的判定。像我們都知道大夫望聞問切嘛(27:35),就其實這些器械我感覺醫生都需要知道。那我感覺在這個大體剖解課的設計,他就有把這個東西設計進去,因為他就是,翻譯公司要在剖解之前,學生必然要先去造訪大體老師的家屬,天成翻譯公司覺得這就是一個豎立,就是你要去解剖這一具遺體本來是翻譯公司一個完全不認識的目生人,那你釀成要藉由去熟悉眷屬,然後接下來就是熟悉你要剖解這一個大體教員他的生平是怎麼樣?那當翻譯公司知道這個大體老師的生平之後,翻譯公司對他的感受是不是就會紛歧樣。你要怎麼樣去解剖他?翻譯公司會不會就是也變得比力小心?或是你知道說,譬喻說她(他)是乳癌啊然後蔓延到腦部去,然後翻譯公司是否是對這件工作會比力稀奇地去、小心地去對待這些工作?所以天成翻譯公司是感覺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的過程。」
人聲:共三人(主持人:蔡詩萍 導演陳志漢、林惠宗先生)
  
  
導演陳志漢:「是翻譯(音檔位於19:58)」
  
林惠宗:「嗯…。」
蔡詩萍:「你知道這真的很不輕易耶,那導演志漢全程都在拍,所以天成翻譯公司們的畫面裡,是有保留的喔,看不到這些畫面。我相信翻譯公司們在現場,一定多多少少還會看到。我曾經看過一個…我忘了是一個醫學院的一個朋友跟我講呢,仍是我看過一個醫學院身世的一名作家寫過,他意思是說,大體很難得,對醫學院來講都很難得,所以呢,他們幾乎城市用到極致,所謂的極致就是說,每個科其它學生城市善用他們在大體上面,好比說天成翻譯公司是個腦科的,我就全部頭顱這一塊的剖解,我就研究得很細心,阿誰小組、反反覆覆地;天成翻譯公司若是是內臟的、內科的,或者是骨科的,就是說,到最後其實你知道的阿誰大體的的確確會非常的殘破翻譯
  
導演陳志漢:「我知道他…原本就習慣會去看他太太、會講話,可是到有一天,他沒辦法再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會是怎麼樣?因為我一開始沒有做到他太太剛過世的時候嘛,可是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這個就是一個,她又要一次要離開林先生的面前,他到底林師長教師會發生什麼事情。」
  
導演陳志漢:「嗯。」
           https://youtu.be/aNiapo71dZc 。
  
蔡詩萍:「好,《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這支紀錄片在三月24號上映,那列位朋友呢在三月24號之前,你也可以上到《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的粉絲團、粉絲頁上面來聊,也可以看到一些相幹的資訊跟短片嘛吼?還有預告嘛吼?我們也特別很是但願這支記載片呢,可以或許帶動大家對於生命教育有更深刻的熟悉。我是蔡詩萍,五點到七點的節目,到這裡告一個段落,謝謝你的收聽。待會各位請繼續收聽《what's music》。」   
導演陳志漢:「嗯。」
蔡詩萍:「因為你的感到是最複雜的,對舛訛?因為他們會在這支記載片裡看到你、看到你夫人。」
  
 
蔡詩萍:「好,每一個人都有心中的最愛,我想,但是人生有時要學到一門生命的課程,就是我們畢竟會落空,要落空,或是他人失去我們,這個大概就是人生的最基本的課程。但是我們在台灣好像曩昔也滿忌諱生死(30:53)的喔,所以連孔子都說『未知生,焉知死?』,可是事實上,死亡這件工作,尤其我本身到了年數愈來愈大、中年今後,我看了
天成翻譯公司本身的有一些朋友,比我還年輕就走了喔,或者是我本身的長輩就如許分開了。你知道,真的發生如許的工作,一個學習的進程,我感覺今天這支記載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用一個非常都雅的角度,拍出了一個很棒的、生命的哲學、生命的態度,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長短常合適人人、一家巨細一起看,我本身看這支紀錄片的時辰,我本身心裡都在想說,『我應當要讓天成翻譯公司們女兒、跟天成翻譯公司的太太一塊兒來看這支紀錄片』,因為他也其實不長吼?六十多分鐘?」
  
  
 

  
蔡詩萍:「對,沒錯啊,翻譯公司講的就是真正很大的關係。並且你也不行能一向講嘛…」
蔡詩萍:「喔~你其實是滿關心的,有,有看到這一個。」
蔡詩萍:「不知道,對謬誤。」
蔡詩萍:「好,所以你在那之前,不熟悉林惠宗先生?。」
  
  
蔡詩萍:「翻譯公司完全不擔憂這個?照舊說,輔大其實在這一塊跟翻譯公司溝通得很好。他們做得很好?」
  
林惠宗:「對。」
  
  
導演陳志漢:「嗯…應該在四年前翻譯
逐字稿內容到灌音檔40:40止
  
蔡詩萍:「所以你的人是必然會朽的,可是那些人對你的記憶、對你的感念,其實就造成了你的不朽翻譯
蔡詩萍:「七十四分鐘嘛,一小時多一點,多大概十分多一點。那一路來看的話,你知道,他有許多的問題是,會讓我們去面臨,好比說,到底怎麼模樣去讓本身的人生有更多的意義?好,我本身在看的時刻,我不知道,這個志漢,之前天成翻譯公司年青的時刻,我很崇敬阿誰胡適之先生喔,他有一篇文章叫作〈不朽〉,他其實就是談這個問題,他說:『什麼叫作不朽?』他說不朽就是,當你本身的人生竣事了,可是你做的一些工作,它對他人還有影響,那其實你就在他人的心目中不朽。」
蔡詩萍:「就是說,你仍是要在世,你仍是要繼續在飾演你的角色。那可是對於往生者來說的話,他的生命其實也就到一個階段了,就停下來了。所以我自己在看這支記載片,我只是有一種感受,就是說… 你可不行以談談…要熬過那一個對於本身最親愛的老婆的過世以後,那一個從新再走出來的這一段,可不成以講一講?因為天成翻譯公司覺得對天成翻譯公司們所有的同夥來講,他也很有…,許多人都不免,我感覺人生中都要落空、去面臨這個落空親人的這個進程。那個階段,要怎麼樣的走出來?翻譯公司的個性看起來很起來很樂觀,我看起來在記載片裡面都還會開朗地笑一笑翻譯
蔡詩萍:「喔~」
  
林惠宗:「對,有時辰開車,有時辰坐高鐵。」
  
林惠宗:「對翻譯
  
  
林惠宗:「他是誰…(回憶)翻譯
蔡詩萍:「好,可是我要問的是,在紀錄片裡面,假如我沒有記錯的話,最後的時辰,他阿誰大體教員有四位對纰謬?。」
  
蔡詩萍:「哦?他改變了嗎?」
  
蔡詩萍:「她本身就說了,她父親都跟她講說,『那妳既然都上這個課,天成翻譯公司假如往生了,把我的身體捐給你們學校,好欠好?』,你看誰人教授(指蔡教員)本身都說她沒門徑。」
  
蔡詩萍:「並且,可是你家是住在嘉義翻譯
1. 本集廣播灌音檔逐字稿為本部落格使用者練習逐字稿之操練作品翻譯若要採用,請再自行反覆聽過錄音檔,說話者說話內容&逐字稿內容再三確認翻譯(因為怕造成誤解。感激合作。)
2. 本部落格練習之逐字稿作品,為本人自行選擇的,非業配。
3. 本人十分喜好這些錄音檔的內容,聽完以後,帶來許多感受,反覆省思。但願人人會喜好翻譯
4. 本集逐字稿是記載片《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到917 POP Radio廣播專訪,內容有談及記載片內容,意即:劇情透露(雖然是紀錄片)。若有讀者仍會介意,敬請注意!不要往下瀏覽逐字稿內容,謝謝翻譯   
  
  
  
  
林惠宗:「對。」
蔡詩萍:「翻譯公司曉得,那實際上是很是震動的,切實其實是,就是如果我們、各位再想一想吧,若是說一個大夫他只從一個局部的角度,病理的角度就來看一個問題,或是他面對一個遺體、大體,他就是從這邊的角度來看的話,他是沒有感覺、他就是個器物嘛,他就像個器物一樣、沒有感情。可是這一個大體,比如說他會見了林惠宗教員、訪問了比如說你們(林惠宗夫妻)的兒女,他就會知道這是一個活生生的媽媽、活生生的太太,有感情、有她的生命過程。那今天我們用她的遺體來做剖解的時辰,就知道她是他人關愛的一小我翻譯所以你知道,這個很奧妙,我就、天成翻譯公司們就如許講仿佛也沒辦法把它講得很清晰,可是列位就感觸感染獲得差異就在誰人奧妙的起心動念,吼?我感覺,整個紀錄片都雅就悅目在這,《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三月24號上映翻譯好,列位,這記載片非常悅目,這個劇情非常的流暢,林惠宗在這個裡面呢,也真的是真情吐露喔,所以天成翻譯公司本身、包羅天成翻譯公司而今本身在訪問他,我自己講一講,我都感覺天成翻譯公司眼眶都泛紅了,因為天成翻譯公司們自己有尊長、有親人、有太太、有小孩,所以,你曉得這種生離死別已很難了, 那在生離死別以後,要可以或許默默地去面臨生命延伸出去的意義,他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立地回來。」
  
  
蔡詩萍:「沒錯,完全可以理解。這個記載片用了一個很是詩意的中文名字喔,《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翻譯公司看完這個記載片今後,你就能夠理解為什麼他用阿誰『靜默的陽光午後』,『陽光午後』應當是佈滿了一種生機蓬勃,可是倒是一個靜默。好,我想列位可以感觸感染獲得翻譯這個片子的海報、紀錄片的海報也做得異常的好喔,很是的感人。呃…我照樣要回來,讓惠宗喘一下他的情緒翻譯翻譯公司本身在拍攝這樣的進程,我看那些年青的孩子,然後照一定的典禮來表達他們一個對大體的這類尊重喔。翻譯公司曉得,天成翻譯公司固然可以知道說阿誰典禮就是醫學院他們進展可以或許創立起醫學院的學生們,對於生命的、身體的一個尊敬,因為很簡單,翻譯公司未來去幫病人看病的時辰,這個病人也是有他、他的身體也是有曩昔的、有豪情、親屬的聯繫的,那當翻譯公司從這個角度動身的時刻,翻譯公司看病的時辰就不會、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要設計這個進程,因為你就、大夫翻譯公司就不會只是從一個『我是專家,你這個地方長了一個瘤,我要把它切掉』什麼的就這麼簡單了,翻譯公司必然、翻譯公司其實想到的他是一個完整的人,對。」   
  
蔡詩萍:「好,天成翻譯公司們再跟各位解釋一下,若是這個時候,各位聽天成翻譯公司們的廣播,你還不是很清楚天成翻譯公司們一直講的大體老師、大體教員,是什麼意思?他的…,我看這支記載片的英文的片名用來形容到大體先生,用『The Silent Teacher』。」
  
  
蔡詩萍:「嗯哼翻譯
  
  
官方上傳之片尾曲〈誰人靜默的陽光午後〉:https://youtu.be/ukuTU6XFxjs 。
蔡詩萍:「嗯,我感覺這真的,真的不是很輕易的,我一邊看記載片,我相信這記載片到了(2017年)三月24號正式上映以後,列位也有這個機遇來挑戰本身,或者跟周邊的親人,因為這一定會就出現了,比如說,我們假如跟我們的親人講,我們將來要怎樣,說不定
天成翻譯公司的尊長、天成翻譯公司的好伴侶,搞欠好就會有人會有分歧定見了。」
林惠宗:「是。」
  
  
蔡詩萍:「那時刻,是什麼樣的一種討論的?。」
  

蔡詩萍:「可是,每次碰著這類問題時,翻譯公司本身沒有衝擊嗎?」
  
  
逐字稿起頭
  
  
林惠宗:「沒有。」


本文來自: http://peifen1011.pixnet.net/blog/post/458085791-%E3%80%90%E5%BB%A3%E6%92%AD%E5%B0%88%E8%A8%AA%E9%8C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