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11726全然的意識(奧修)

    現在就只有一個方式能夠知道,它變得越來越警覺,越來越覺知,越來越有意識。

​​動物不會覺得痛苦,它們看起來很快樂,比人更快樂,那是什麼原因?樹木甚至比動物更快樂,它們完全沒有覺知到什麼事會發生,什麼事是可能的,什麼事就在你的手邊,它們很喜樂地不覺知,沒有焦慮,它們就只是漂浮。人變得很焦慮,而一個人越偉大,他就越會焦慮。

如果你就只是活著,那麼你就是過著動物般的生活,當你覺知到某件事是可能的,宗教的痛苦就產生了。那個種子就在那里,我必須做些什麼,我必須做些什麼讓那個種子發芽,花朵並沒有離得很遠,我可以收割但是事情仍然沒有發生,所以覺的自己很無能。

那就是佛陀變成一個佛之前的狀況,他就在瀕臨自殺的邊緣。你將必須經歷過那個,你不能夠將它交給自然,你必須做些什麼,而你是能夠做的那個,目標並沒有離得很遠。

所以如果你覺得焦慮,不要沮喪,如果你覺得在你里面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痛苦,一種身心劇痛,不要覺得沮喪,那是一個好的跡象,那表示你越來越覺知到那個可能的,如此一來,你將永遠無法安然,除非它變成實際的。

人類無法將它交給自然,因為人類已經變得有意識,只有他存在的一個非常小的部分是有意識的,但是那改變了每一件事,除非你的整個存在都變成有意識的,否則你無法再度知道動物或樹木單純的快樂。現在就只有一個方式能夠知道,它變得越來越警覺,越來越覺知,越來越有意識。你無法退回去,沒有往回走的過程,沒有一個人能夠退回去,或者你可以停留在你現在的地方而受苦,或者你必須往前走來超越那個痛苦,你無法退回去。

完全的無意識是喜樂的,完全的有意識也是喜樂的。而你就在那個中間,你的一部分已經變成有意識的,而你大部分仍然是無意識的。你是分裂的,你變成了二,你不是一,那個完整已經喪失了,動物是完整的,聖人也是完整的,只有人是不完整的,他有一部分仍然保持是動物,而有另外一個部分具有聖人的風範,有一個奮鬥沖突,不論你做什麼,你都無法全心全力地去做。

所以有兩種方式,其中一種就只是欺騙你自己,那就是再度變得完全無意識,你可以使用藥物,你可以喝酒,你可以喝酒精飲料,你可以退回到動物的世界,你使用藥物來抹煞那個已經變成有意識的部分,你變成完全無意識的,但這是一種暫時的欺騙,你將會再度變得有意識,化學藥品的效果將會退掉,你將會再度變成有意識的,那個你用酒精或藥物所強迫壓抑的部分將會再度升起,然後你就會更痛苦因為如此一來你能夠比較,你將會覺得更痛苦。

你可以繼續用藥物來抹煞你自己,有很多方法,不只是化學藥物的方法,還有宗教的方法。你可以使用一個咒語,你可以重覆頌念它來創造出個使你麻醉的效果,你可以做很多事來使你再度變成無意識的,但那將會是暫時的,你將必須出來。而當你出來的時候,將會在你里面帶著更深的痛苦,因為如此一來你將能夠比較,如果在無意識里面,那是可能的,那麼在全然的意識之下,將會有什麼樣的可能性,你將會變得更渴求它,你將會覺得更饑渴。

記住一件事,全然就是喜樂,如果你是完全無意識的,那也是喜樂。

你已經具備了成道所需要的一切,但它是分散的,你必須將它們結合起來,整合起來,使它們成為和諧的。突然間那個火焰就會產生,它會變成成道,所有這些技巧就是為了那個目的,你已經什麼都有了,現在所需要的就是方法,要怎麼做,好讓成道可以發生在你身上。

    ~OSHO​​​​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