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28有媽媽,才有家

09年2月回的家,到現在一年大半了,近鄉情更怯,果真如此,車輪飛快,越接近家,思緒越複雜。一下車就見到爸爸牽著侄兒的手,前來相迎,見到爸爸的第一面,心裡難受了一下,我那心目中玉樹臨風的爸爸,竟然也已經老了!而見到媽媽的第一眼,更是心酸,雖然在電話裡媽媽強調了好多次,說她因為病痛,消瘦了不少,可心中總覺得媽媽一向是消瘦的啊,在見到的第一面,卻仍然酸楚著想:原來,真的這麼瘦!年輕時皮膚白皙、容貌秀美的媽媽,一直是我心中的的一道風景,上一次見面都還沒有這樣的感觸,父母,真的都已經老了!媽媽身體一直不好,可看到我們回來,仍然是忙前忙後,每天都做出一大桌子的菜,看著小渡吃得滿手滿口油,坐在一旁靜靜的笑。可每次回去,我又難免有一大堆應酬,在家也不過只吃了三四頓飯,更不像從前,晚上會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天南地北地海聊著。如今的我,是別人的妻,也是娃的娘,媽媽的心裡,應該是寂莫的吧。唯有那個傍晚,我們一起帶著兩個孩子去遊樂場玩,孩子們在裡面玩得開心,我和媽媽坐在籃球場的邊上,聊了幾十分鐘。我怕她傷感,還和小時候一樣,說逗趣的事給她聽,說得沒心沒肺。家也仍是那個家,我從四歲多住到現在的小房子,下一次回去,新房子應該就裝修好了吧,也算願望達成,我幾乎從十歲起,就立志要讓媽媽過上好日子。若媽媽身體健康,我還能為她做更多更多的事,可現在,因為這樣那樣的病痛,很多想法和計劃,都只能仍然是想法和計劃。可其實我知道,媽媽,可能更想的,只是我能多陪在她身邊吧,可唯有這個願望,我卻不能幫她達成!家,即使只是那個破舊雜亂的僅40多平方的家,因為媽媽的操勞而週身散發著家的味道,家的味道是那嗆人的辣椒味,家的味道是那熏人的油煙味,家的味道其實就是媽媽味!離開後才發現,連全家福也沒能好好拍一張。

(繼續閱讀)

201508040315雅典衛城建設背景

西元前5世紀,在一些經濟發達的城邦裡,從平民中產生了工商奴隸主。他們代表著當時先進的生產方式。他們聯合了以小農和小手工業者為主體的平民群眾,進一步戰勝了經營農業的貴族奴隸主,建立了城邦範圍內的自由民民主制度。這時候奴隸制並沒有普及到生產的多數領域,小自耕農經濟與獨立手工業是古典社會全盛時期的經濟基礎。小農和小手工業者在這些城邦裡獲得更加多的政治權利。  自由民民主制度促進了經濟的大繁榮與平民文化中健康、積極因素的進一步發展。西元前5世紀上半葉,希臘人以高昂的英雄主義精神在一場生死攸關的艱險戰爭中(西元前500~前449年),打敗了實行專制制度的波斯的侵略,進入了古典主義時期。民主政治、經濟和文化都達到了光輝的高峰。希臘建築也在這時結出了最完美的果實。作為全希臘的盟主,雅典城邦在古雅典全盛期領土面積約1600k㎡,有25萬人。而同時期的科林斯有9萬人,阿各斯(Argos)約45000人,有些城邦只有5000人或更少,雅典在戰後進行了大規模的建設,城市類型豐富了許多,建造了元老院、議事廳、劇場、俱樂部、畫廊、旅館、商場、作坊、船埠、體育場等公共建築物。而建設的重點是衛城。

(繼續閱讀)

201204290034你就是我的冬季

我呼喚你名字時,外面正飄著雪。它興許是一種信息,告訴我,你住的地方起風了,或者早已下起了雪。此刻,我正點擊鍵盤。我想像你的冬季又一一展現在我的眼前:在雄渾的北方,你就像一棵冬小麥在雪原上勃發著生機。我喜歡你綠色的樣子,嚮往春天的眼神和收穫的喜悅,天真無邪、很少憂愁,地上的兩條線給了我們永遠向前的動力。雖然最終你沒有和我一起回到南方,你還像一棵冬小麥匍匐在北方。也許我喜歡春天的明媚。也許我喜歡秋天的橙黃。可是,在所有的季節裡我還是喜歡冬季。這原因不是別的,因為你就是我的冬季。雪白晶瑩,沒有污染。雖然你早已過了雪白的年齡。但我寧願時光倒流,寧願你還是我認識的冬季。你的那個甩著兩條小辮、走在公社台階上的19歲。是啊,搜尋所有的拼音,此刻我能給你的就是棉質的思念。而此刻的你,一定也在冬季裡眺望了吧……小四的遊樂場 |康復之家的BLOG | 吳思的BLOG |部落格彈今 | 橙色年華已逝去 |王才亮的筆耕園地 | 鄭也夫的BLOG |程道敖的blog | 曾穎眼中的世界 |走走拍拍 |

(繼續閱讀)

201204231816石頭輕聲細語

加繆說過,開始是至關重要的。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關注那些石頭。我長期居住於那些石頭的隔壁,聆聽著它們柔美的聲音,——它們的輕聲細語。我站在暗處,看見數億年以前的一尾魚,流浪在黑色的海底,憂鬱的風從海面吹過。急流迴旋。轟鳴的海潮。就在那時,地心如一枚炸彈,星火引爆一聲巨響。海潮旋即消退,水滑過山尖,鹹濁成泥,一片汪洋皆不見……許多生命由此開始。停止了自己呼吸的魚,睡在鹹濁的泥面。於是有了山峰,有了溝谷,和溪流江河;還有樹木,草,陽光,星月,雨露;有風,冰雪,四季,白晝和黑夜。我的魚兒,以及節腳,蠕蟲,海綿,軟體,水母,棘皮,和三葉蟲,立即把自己刻入堅硬的石頭,讓石頭繼續它們的話語。無數次春去冬來,無數個清晨黃昏,無數回陰晴雨雪,我徜徉於山間,於谷底,於流水汩汩的溪畔。就是那些起伏如波的峰嶺坡谷,那些水流潺潺的溪底湖岸,隱藏著數億年以前的秘語。走在山間,就是走在數億年前的海底。石頭穿過地心,破土而出,那些魚,那些節腳,蠕蟲,海綿,軟體,水母,刺皮,三葉蟲……就在巖面上嚶嚶而泣,像訴說數億年前的故事與悲歌。後來,我又撫著雷公山東沿的餘脈,漸漸走近那些會說話的石頭,走近貴州省劍河縣革東鎮八郎村的古生物化石群。清水江流過山峰的東側,逝者如斯。山峰的稜角彷彿刀削似的如塔一般,八郎村的木頭房屋貼著山根,寧靜得像一座藍茵茵的湖。像一名偷窺者,我怯怯地貼著它們隔壁的泥面。摒注呼吸諦聽它們如訴的聲音時,時光就在山石谷地上流逝。南方的高原溝谷湧起了風潮,林木已經站成一家合唱團。天空底下巨大的舞台一般的原野,就在那時奏響了古典與現代渾然一體的笙歌。那時,我的思緒又被拽回歷史的古巷,黑色和白色的底片,有稜有廓,海洋和魚,節腳、蠕蟲、水母……生命的開始——我承認,我那時有一絲懼怕湧在心底。大約是100多年前吧,就是那些陳古的閃著幽黯的時光歲月的木頭屋子,它們還隱埋於一場火海之中,瞬間化為灰燼。那時,30戶人家——如今的八郎村,他們避其寨火,從西坡谷的大樹腳遷徙來此,山峰並沒有什麼異樣。林木陰黑地覆蓋著的山野,時而寧靜時而喧嘩,黑色的泥地山石與別處一樣,從巖縫裡汩汩湧流的泉水彙集於山根緩緩奔流。30戶人家開始在那裡開山造屋。秘密緩緩地呈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