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61325「新劇」內台歌仔戲的救命丹 - 呂福祿口述,廖秀容記錄整理

「新劇」內台歌仔戲的救命丹

呂福祿口述,廖秀容記錄整理 2012.12.24

內台歌仔戲十天一檔戲路,每到最後一天夜戲終了,戲班趕著過位到下個戲園去,因時間緊迫,管衣箱的早將精緻戲服點收到衣箱,旦角私有的水鑽珠花也藏進箱籠去,生角的摺扇、配飾也不多讓,總之為了過位人人精簡,讓最後一場戲演來灰撲撲的沒看頭,幾多年來,最後一場戲都賣座不佳,當戲業大好,戲班根本不畏一夜票房慘淡,但逢戲業疲軟,可經不起一夜不賣。

遂有反應機靈的歌仔戲班,從新劇團兜來點子,在最後一場夜戲演出新劇,雖場景簡陋,票房竟然遠遠超過歌仔戲收入,原來觀眾愛看歌仔戲演員的廬山真面,這驚人的新賣點,讓歌仔戲班瘋狂跟進演出。對風光不再的歌仔戲,一夜新劇大賣,可真成了戲班的救命丹,很多戲班因它,得以在戲園延命了五、六年的生機,直到台語電影大興,新劇這救命丹才失去功效,歌仔戲也被迫從內台走到外台去。

記得當年歌仔戲班演出的新劇,有《林投姐》、《廖添丁》、《台灣革命》、《基隆七號房慘案》、《桃花泣血記》、《空谷蘭》、《薄命陳素卿》等,戲齣有涉台灣社會事件,或改編自賣座耀眼的中國電影,故廣為觀眾喜愛。人物傳奇以廖添丁至今聲名不墜,同為抗日的余清芳已少有人知,或因廖添丁長年對日本官府的戲謔語打點,挑戰權威較能滿足人心。余清芳雖寫入史實,但起事到覆亡時間短促,又乏戲謔語打點的趣味性,故少入人心。

《林投姐》

清末臺南赤崁樓附近,李昭娘夫婿陳明通渡海赴中國營商,船隻翻覆黑水溝,李以遺產撫育三名幼子。丈夫生前好友周亞思(周阿思、周阿司)常來家裡幫忙,日久生情,周亞思對李昭娘立誓「若對妳始亂終棄,願受天打雷劈」,倆人成親,李昭娘將亡夫財產交其打理。

無奈周亞思只為錢財婚娶李昭娘,他用李昭娘所有資產,購買樟腦、蔗糖運售香港,獲利後回原籍汕頭,另娶新妻。昭娘苦等無著,生活陷絕境,兩子餓死,風雨之夜她扼死幼子,弔死林投欉。

此後,林投林常有女子出沒,手持銀錢購買米麩、麵茶餵兒,天亮銀錢化為銀紙,鄉人知是李昭娘冤魂,憐其孤魂無助,遂立林投姐祠安魂。某日大雨,有汕頭算命師入祠躲雨,昭娘現身求助,算命師答允刻一神主牌,上覆黑傘,讓冤魂隨己渡海汕頭。李昭娘在周亞思次子彌月之日現身,周大驚,隨即喃喃自責負心寡義,以菜刀瘋狂手刃新妻、二子再自裁。

戲班偏重周亞思的騙財騙色、林投姐冤魂索命,劇情最終是壞人必得報應,因當年鬼故事甚少,每演出都相當轟動。

《廖添丁》

1883生於台灣府大肚上堡臭水庄(今台中清水秀水里),八歲亡父,母改嫁,由姑母撫養成人,無業浪跡江湖,十八歲始犯案。

1902年因竊盜三犯付台中地方法院,遭重禁錮十個月十五天。1906年至1909年有多次竊盜記錄,被逮捕,均於同年出獄。

1909年八月廖添丁偷竊警槍彈藥及佩劍案,警方極度重視(然他從未被日方視為抗日份子),至此開始到同年十一月身亡,短短三月,共犯板橋林家搶案、基隆槍殺密探陳良久、八里五股坑庄李紅家搶案,活動範圍以台中、桃園、台北、基隆等地,於台北八里山區,被友人楊琳以鋤頭重擊頭部死亡,得年廿六。

因廖添丁屢襲官府,似有反政府思想,且多劫豪門仕紳,未擾貧戶寒門,更傳聞有濟貧義行,故被視為義賊,終戰後戲劇一演再演,使其義行廣傳台灣各地,又有講古人氏多年來不斷渲染,遂神話為臺灣抗日傳奇人物。戲班演出多在廖添丁的劫富濟貧,機靈頭腦與武功,讓日警醜態百出大快人心。

《基隆七號房慘案》

原始事件為1934.11.6臺灣總督府交通局基隆海事課出張所書記兼技手吉村恒次郎與妾屋良靜,於基隆7號門牌的基隆七號房(今基隆忠三路99號對面空地)殺原配妻宮氏分屍、滅屍案,吉村恒次郎死刑,屋良靜協助棄屍懲役十五年原始事件已是駭人,新劇戲文著重嬌妾唆夫殺妻、亡魂現身索命,惡業報應難逃。

《台灣革命》

又名噍吧哖事件、余清芳事件、西來庵事件。余清芳為巡查補因涉詐欺退職,平日熱中宗教,於台南市西來庵透過宗教吸收黨徒,抗日行動爆發地點為吧哖(今台南玉井)。

余清芳結合漢醫羅俊,農田大戶江定共成大業。余氏曾遠至新竹地區發送善書,招攬信眾,謂台灣已出現神主,將助台人驅逐日本,建立「大明慈悲國」,台人得以減賦輕稅,參加革命者論功行賞。因追隨者日眾,驚動日本警察情治單位,日警廣貼余清芳,羅俊相片搜捕,羅俊逃入嘉義竹崎山區,余清芳率眾入噍吧哖山區,余氏遂於1915年夏月發動攻擊,他發表諭文謂:「大明慈悲國奉旨來台征伐天下大元帥余示諭。…聖神仙佛下凡傳道,門徒萬千,變化無窮。今年乙卯五月,倭賊到台二十有年已滿,氣數將終。天地不容,人神共怒。我朝大明國運初興,舉義討賊,興兵伐罪,大會四海英雄 …」。

余率信眾以傳統刀劍、法器,對抗現代化的武裝日本軍,雖慷慨抗日,難脫「義和團」宗教迷信愚弄,未幾敗入山中,解散部眾。羅俊96日 被捕絞死,余清芳923日 遊街絞死,江定次月處死。此事件共計一千多人被捕,866人死刑、453人有期徒刑,217人行政處分,86人無罪,因死刑者眾多,有日本國會人道議員反對殺戮,故執行95名死刑犯,餘皆改判無期徒刑。但日軍於噍吧哖圍剿反抗軍,曾有屠村事件,死傷人數不詳,此為台灣最慘烈抗日事件,從此台灣抗日轉入非武裝抗日。

戲班著重余清芳的過人領導力、超強武功與慈悲心胸,無奈時運不濟無力回天,被捕受盡剖腹抽腸苦刑仍不投降,刻畫他對華漢的忠心不二。

《桃花泣血記》

改編自中國上海聯華影業公司,由阮玲玉、金焰燄主演黑白默片,戲文為傳統禮教社會,受高等教育的富家青年德恩與貧家女琳姑相戀,雖雙方意重情深,但難破門楣定見,琳姑為愛身亡,德恩悲不痛終生。1932年古倫美亞唱片公司為來台莫片灌錄〈桃花泣血記〉歌曲,由詹天馬作詞,王雲峰作曲,歌仔戲小生純純主唱,為台灣第一首流行創作歌曲,純純遂成台灣紅歌星。

《空谷蘭》

改編自蝴蝶、歐陽沙菲主演影片,時歐陽沙菲方為「上海小姐」,青春正炙,美豔嬌俏勝過蝴蝶。戲文為原配與小三的家庭倫理悲劇,原配蝴蝶受盡凌辱,小三尚未知足,還計謀害命,她與原配雙雙下樓,暗以肩膀推擠原配,因力度過大,自己竟翻滾下梯,氣絕而亡,原配得以重獲夫愛。

《薄命陳素卿》

為終戰後真人實事,桃園富家女台灣廣播電台播音員陳素卿,因家長反其與外省人同事張白帆婚姻,張白帆遂與電台女同事成婚,婚後仍與陳往來,1950.1.12陳張倆人,相約北市涼州街淡水河13號水門殉情,未料陳死張未死,因陳氏遺書感人,台大教授傅斯年遂寫「家庭之束縛」,痛批父母不該斷送年輕人前途,沈剛伯、毛子水、台 籍 教授蘇薌雨四位教授,119日 聯名發表公開信,號召社會發起補葬陳素卿,於南京東路上「極樂殯儀館」設立靈堂。因遺書…如果我父母當初答允我與你結婚,…我也不會走上自殺那條路,我怨恨我的家庭為什麼那樣仇恨外省人…。當年省籍問題甚為敏感,故遷台外省人黨、政、軍、學各界名人,都趕來悼念致祭,是為當年轟動社會事件。

後因《新生報》記者姚勇來、沈源璋夫妻,有感陳素卿為日文教育,未諳北京語,竟能寫流利北京語遺書,必有隱情,經姚沈二人細訪密查,揭開遺書為張白帆所寫,陳素卿手抄寫,破解愛情神話迷障。張白帆被台北地檢處以「39年起字第562號」起訴書提起公訴,一審死刑。1952.1.30,高等法院以「幫助自殺」改判有期徒刑七年。

戲班演出著重純情女所託非人,在相約殉情戲段,對負心男使計脫身有細膩描述,最終是負心男入獄。

 

後記:

摘自管仁健編著「你所不知道的台灣」…最倒楣的是揭發本案的《新生報》記者姚勇來、沈源璋夫婦。由於陳素卿自殺之初,老蔣的特務們就已準備好了台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劇本,先發動輿論痛批陳素卿父母封建頑固,再用社會力量逼張白帆自殺,不自殺就由特務們「加工」,最後風光大葬於台大校園,成為族群和諧的愚民神話。但姚勇來跑來攪局,讓命案真相大白,外省人的男主角不僅是負心人,還是協助殺人的兇手;尤其是女主角「處女自盡」的神話被揭穿,害得傅斯年羞憤成疾,只能公告退還民眾捐款,到年底在省議會接受質詢時,因腦溢血而猝逝。老蔣的特務們從此恨透了姚勇來,1966年,調查局以「參加叛亂組織」為由,逮捕了姚勇來夫婦。姚勇來被判12年徒刑,出獄後在忠孝東路三段頂好市場後巷的香江大廈當管理員,兼賣香菸賺些小錢,1990年代初期病逝。

至於他的妻子沈源璋,最後下場在《柏楊回憶錄》第33章裡是這樣記載的:「她的全身被剝光,在房子對角拉上一根粗大的麻繩,架著她騎在上面,走來走去。沈源璋哀號和求救,連廚房的廚子都落下眼淚。那是一個自有報業史以來,女記者受到最大的羞辱和痛苦,當她走到第三趟,鮮血順著大腿直流的時候,惟一剩下的聲音就是:『我說實話,我招供,我招供……』她要求調查員們把她放下來,暫時離開,允許她自己穿上衣服。調查員離開後,她知道更苦的刑罰還在後面,自己招供不出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於是就在牆角上吊身亡。這個60年代的著名記者,除了留下若干有價值的採訪文稿外,最後留下來的是一雙幾乎暴出來的眼睛,和半吐的舌頭。她後來被宣佈的罪名是『畏罪自殺』,調查局仁慈的為她修築一個矮墳。」

  

世台同好:

  愚因接拍電視連續劇《逆光清春》、電影《總舖師》,工作繁忙分身乏術,故暫停「見錄歌仔戲」口述,待連續劇、電影拍攝完畢,再續錄述。

呂福祿敬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