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51055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仍然记得,通常下午三点半过后,就会主动走到工厂后面的印报机前,等待发行部的同事将还氤氲着温热的晚报或周报递给我……
***
生命中,有那么一段日子,我和臭味相投的同事们恣意挥霍。
那时,刚进入社会的我还没有驾驶执照,早晨还未七点钟,准备去工作的老爸已经把我载到公司。午餐时间,与众同事们凭着食物固本排队等待领取午餐然后边吃边聊。有时没有下班时间到就立刻回家的黄昏,选择留在后面羽球场打球。很平常的事情是,工作上其实赶得及,几位同事习惯下班回家不久又不约而同回到办公室磨蹭时间、聊天,随后,一起外出宵夜,当时有分部门间隔的工作环境,属于副刊和晚报的办公室,就是我们的天地;而周末中午,忙完工作,很多时候并未赶着回家,反而几个年龄相仿的同事相约外出,搭巴士到处去消磨时间,不然,就是去吃到饱的自助餐或高茶,夜幕披上了才结伴搭巴士回家。

笑声居多的办公室,交了版的午后,大家都闲了,哈拉谈笑,气氛不再紧绷。

其他片断诸如跟随采访的记者同事外出,在路边发现榴莲档,就现场买了蹲着吃;成为报馆活动的工作人员,尤其明星足球赛盛大的场面,匆匆吃了饭盒继续忙,一身臭汗,回到家洗澡已经午夜,但心情是愉悦的;拿着新加坡旅游局给予新闻工作者的优惠,一班同事浩浩荡荡相偕去玩;平安夜交换来的圣诞礼物不太喜欢,好心的同事将他换来的圣诞老公公摆设换给我;跟姐妹淘同事结伴去寻找美食报道,趁机开小差去吃风啃螃蟹;为了招收新订户,跟随营业部同事老远去住宅区挨家逐户招生意;在公司食堂办大食会——平安夜烤鸡大餐、寿司大餐、批萨大餐、烧腊大餐……慢慢的,人事已非,后来的食堂越来越寂静。

印象深刻的,是好多年前一个周末中午,在食堂享用公司食堂提供的巴拉煎米粉,因为不留神让汤汁溅到了牛仔裤,当时手上的工作未完成也没时间回家换条裤子,就硬着头皮进去办公室继续完成版面…“什么味道这样臭?!”记得有同事这么问,我只得红着脸坦诚是我…后来这件糗事在办公室传了一段时间。

太多太多回忆历历在目。不同阶段,不同的人,谱写出在我心里不同的章节,成为记忆里日后回想是笑中带泪的一页。

高峰、低谷,一起走过的日子,终究回不去了。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不必费心的彼此约束/更不需要语言的承诺/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Advertlets

深信惟有回忆,
是谁都不可能也不可以代替…

生活的样子也许不尽如我们想象的样子,mais c'est la vie!希望问心无愧下忠于自己的活着。

脚印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