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廬風誼>- 俠骨詩情醇儒本色 悲心忍力菩薩真行 @ 學佛筆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把握當下 就是抓住永恆~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陶淵明〈飲酒〉詩二十首之五

    歡迎指教 留言~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608021129<雪廬風誼>- 俠骨詩情醇儒本色 悲心忍力菩薩真行

    <時計鐘>

    「警眾太殷勤,曾無間寸陰,幾人長夜醒,不負轉輪心。」

    <殘 燭>

    「未改心腸熱,全憐暗路人,但能光照遠,不惜自焚身。」

    「火坑就是清涼池」

    「火中蓮」才可貴,在勉勵弟子的紙條中也寫著:「說話碰壁,遭遇拂逆,心不煩惱,行不退轉。凡做好事,必遭魔障,既發大願,不怕困難,困難愈多,功德愈大,歡迎困難,歡迎困難!」〈大寒節偶感〉一詩也說:「天時人事莫相猜,無不隨緣笑口開,經過大寒春始至,何妨橫逆似山來?」
        不再是走避,也不只是忍耐,是直接把它當作智慧的磨刀石了,有一首〈煩惱〉的詩可為明證:「人間萬事皆煩惱,俯拾調來盡菩提,坎壈勤鋤平險履,蘇張默擯遯游辭,雲難掩日照千界,雪不彫松青四時,性自光明磨始見,塵沙累累亦嚴師。」

    雪公是一位真正的「菩薩行者」。從他決心學佛開始,便嚴守自己心中的信諾,茲舉一例:民國二十五年,在山東濟南受五戒及菩薩戒,有兩張戒牒,自此之後五十年,雖歷經無情的烽火,多次的逃難,而這兩張戒牒一直帶在身邊,可見無形的戒體,都落實在這有形的戒牒上。他說:「飯可以不吃,覺可以不睡,功課不可不做」,在與大眾一起做功課後,他說:「我回去還有我自己的一套。」他說:「我一做功課,十方佛都來護持。」他又說:「我無負累,我無家可出。」老人家一到臺灣來,便發願在「寶島遍栽九品蓮」,發願「縱無淨海蓮千頃,誓拔蒼山鐵一圍」,發願「熱淚從今歸淨海,教他有力載慈航」,他總是「捧出心來與佛看」,多少自度度他的事在正氣街九號,小小的陋室中運轉,卻又一下子拋卻:「莫話人間事,空山枕碧流,花開與木落,天地自春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