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57秋的哀傷

不知為什麼,這個秋日裡,鳥兒們的叫聲中多了幾分哀傷?深夜裡,我無意中聽到遠出傳來杜鵑由衷的哀鳴,那是淒楚?是衷腸?我無從知曉。我只知道聲聲入耳,句句讓我動情。不知為什麼,這個國慶節日前後,天空總是愁眉苦臉。雲層看起來格外低沉?沉得讓我感到胸口悶得發慌,沉得讓我牽腸掛肚。這一切跡像似乎給我感覺將有什麼事情發生。傷感的淚珠散落一地,又被秋風輕輕穿起,在空中一揚,又變成了纏綿不斷的雨絲;落在掌心,涼在胸襟,感覺揪心的痛。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使我分不清是淚珠或是雨珠,珠珠觸動人的情懷,滴滴讓人感到心酸。止不住的眼淚不停地流淌,淚珠子由臉角滾滾而下,沿著我的脈搏緩緩侵入心間,透入骨髓,是那麼刻骨銘心,又是那麼撕心裂肺。淚珠與雨珠不停地滾動著,參合著,交融著。雨絲與哀思,絲絲相連,直到變成了一縷縷哀傷。離愁之淚染遍青山,心憂憂,山也憂憂。群山低垂,眾樹失態,情悲切,意纏綿。這個秋天裡確實有我太多的哀傷。因為媽媽選擇了這個季節,離開了自己所愛的兒女,從從容容地走了。那是晴天霹靂,那是肝腸寸斷。我無法挽留,只是傷心。我失去了一位慈祥的母親,我再也沒有媽媽的疼愛和呵護了。我忍住悲痛為媽媽梳妝,為媽媽穿衣。我要親自體驗媽媽身上最後的溫熱。媽媽用無聲的言語溫暖了我,有鞭策,有鼓勵,我將永遠銘記不忘。我把悲傷與淚水留在秋聲裡,那些禽鳥可以為我作證。我希望鳥雀們時常圍繞在媽媽墓旁,與媽媽為伴。每天清晨有它們為媽媽歌唱,所以媽媽並不冷清,也不會孤單。每當輕風吹拂著樹枝所發出來的聲響,那應該是女兒在與您切切私語。親愛的媽媽!您安息吧!您的慈容將永遠銘刻在我心間!

(繼續閱讀)

201508040251太空針塔歷史

在西雅圖的一間咖啡室,伯蘭登 (Brendan J. Cysewski) 提出了所謂的「太空籠」,這其實是太空針塔的第一個設計,這設計的初稿一直放於那咖啡室內,直至愛德華看見之。愛德華是一間酒店公司的老闆,他其實對藝術設計毫無認識,但他在遊歷德國時,看到一座塔 (en:Fernsehturm Stuttgart) 後得到靈感,加上他知道1962年世界博覽會的主題是「廿一世紀」,故他就設計了一個氣球般的建築物,但他很快遇到了結構上的問題而使他停步不前。  此時,約翰則開始參與了太空針塔的設計。約翰則是一個知名的建築師,他曾設計過世界上第一座購物中心—西雅圖北門購物中心。在太空針塔的設計方面,他放棄了氣球的設計而采為飛碟設計,接著他和他旗下12個建築師一起討論和研究,到博覽會開幕前十八個月才有最終的設計定案。  衛星圖片上的太空針塔在1961年,要找一塊37平方米的土地大約要七萬五千美元,但不幸地,市政府在財政上不支持他們,並只允許他們建在博覽會的範圍內,由於資金不足,沒有地方可以建築太空針塔。此時距離開幕還有一年時間。  太空針塔對地震的抵禦力是絕對有保證的,因為此塔建築在一個40平方米、深10米的地基上。一輛又一輛的混凝土車花了一天的時間來填滿這個深坑,這可能是美國西部史上最大型的灌混凝土工程,這個地基重差不多6000噸,且有大約250噸的精鋼埋在地基裡。  工程隊伍日夜趕工,最頂的五層也順地的建成,且十分水準,使得塔上的旋轉餐廳能使用小型摩打來做到旋轉的效果; 而升降機也於開幕前的一天安裝好了; 塔的觀光層塗上了一隻名為「Orbital Olive」的油漆,而塔身則為白色,入口為紅色,塔頂為金色。1962年4月,太空針塔完工,整座太空針塔工程時間少於一年,工程費用約450萬美元。  在博覽會其期間,每日差不多有二萬人登上太空針塔,但始終不過二萬。很可惜,假使一天能夠再多五十人登上塔頂,人數就會過二萬了。在工程期間,太空針塔是美國西部最高的建築物。  在1982年,太空針塔再增添一層。這一層本來就在建築設計當中,但由於技術問題,到建成後20年才被加上去。這一層可以容納最多360人。  在1987年7月,太空針塔向西南「移動」了95米,所謂的移動,只是在地圖上修正而已。因為美國國家海洋及氣象局開始了為期十年的衛星繪畫地圖計劃,即是利用衛星圖片才修正地

(繼續閱讀)

201204231116雨後卻朝陽花零落香

傍晚的天空是灰藍色的,沉悶的憂鬱,此時的心情,眷著一絲清朗,濃著一份悵惘。伸個懶腰走到窗前,一場意料之中的雨,已經細細密密,很有耐心地飄揚著,淅淅瀝瀝滋潤著這個喧鬧的城市。綿綿的雨忽緊忽慢的下著,洗淨了殘冬留下的灰塵,地上的草皮綠綠蔥蔥憋足勁的吮吸著天降的甘露,和著微風搖頭晃腦地抽枝吐芽。還有那些花兒,那些樹兒,鮮艷的挺立著,妖嬈又驕傲的展示著勃勃生命的旺盛。這場雨送給大地的是生機,帶給來人們的是清新氣息,貌似可以掃除一冬難以縈懷的憂鬱。總是喜歡捲縮在這樣氣氛圍中胡思亂想,會想到回憶裡還殘存著彼此的思念,是那種剎那間美麗瞬間凋零的曇花。在思念極盛的時候綻放出馥郁的花香,花朵欲綻又合,嬌羞盈盈中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深深翕動鼻翼,追尋那馨香而去,忘了所有的傷痛拚命的遐想曾經的甜蜜,身輕似燕在花瓣中輕舞呢喃,臆想在夢幻中不可自拔。在思念沉重的時候,也是心哀傷,花凋零,飛花綴滿地,雨落心猶驚的時候,我會拈起那朵蒼白的花瓣細數你給我的傷痕,筋脈淒慘的粉色,如癒合後殘留的道道疤痕。我明白,你想用這種方式讓我把你惦記,很好,現在不但記得,而且更加深的看透自己,我,多麼的深愛過你。在這深夜的風雨中,越發濃郁的黑暗讓天空越發顯得空寂,這份悲涼飛進我的眼眸,穿越我的靈魂,駐紮進心底歎息不息,冰涼了整個心靈。我想,我是需要擁抱的,需要被人關愛的溫暖,那怕就是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牽掛也好。於是,我站在心窗前,遙望你的方向,企盼我的呼喚能讓你與我心靈感應,共同聆聽彼此的呼吸,直到所有的呼吸被心跳替代。你曾說過的每句話,在風中傳來,吹動風鈴,清脆的響在心間。面對著一切,我不敢看,偷偷的用鮮血醞釀成一朵鬼魅的玫瑰花,簪在髮髻邊,招搖過世。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