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92038噓。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了,

從一開始討厭她們,

到後來的習慣,

道最後呢?

是否會被同化?

噓。

這種事情誰也說不准。

好想哭

快要哭

 

那一滴又一滴剔透

是充滿的思念的琉璃

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或許那是一種恐懼吧

 

為什麼妳心情要那麼差

我多麼想妳快樂

為什麼妳快要崩潰

我多麼想為妳分憂

看到妳的近況

我好捨不得

妳在等我打給妳嗎...?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大家好屋~阿。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