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2051台電大觀分校往年軼事之回顧~高凱聲

台電大觀分校往年軼事之回顧

 

高凱聲2016.12.01.

   近日分別接獲小學同學林志玄和周禧之電郵,他們要我寫一些追隨徐主任深長老師在大觀分校任教等相關軼事。往事雖歷歷在目,只不過缺乏當時相關人物照片和文獻資料,苦於不知從何下筆。正巧今日接獲林昌伸校友寄來105611日【台電大觀分校校友會紀念冊】內中充滿的是甜蜜的回憶和故鄉情緣,看到照片許多校友都已退休且垂垂老矣!一時之間無法叫出名字。這使我燃起須及早提筆急書之念頭,否則假以時日恐會癡呆致無法細說前緣。本文以【軼事】為標題有必要先做解說;軼事(英語:anecdote),也被稱作逸事,指的是大多數人可能並不知道的有趣的故事,或者未經出版發行的一些奇異的事情。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軼事經過互相傳播逐漸被修改成脫離了它原本的意思,但仍編得「足夠真實」使人相信。有時侯軼事並不是笑話,這是因為他們的主要目的不是簡單地引人發笑,而是揭示了一個比故事本身要簡短的道理。

     我個人是本分校1959年第八屆畢業,我家共有五個兄弟,大哥畢業於第一屆、小弟則隸屬第十一屆。算起來我家是大觀分校的大客戶,我三個哥哥一個弟弟在校成績優秀,都以第一名畢業,我算是較差的,只有拿到第二名。由於年幼時不喜歡讀書,只想找一份工作賺錢,在1965年嘉義師範學校畢業後便被徐主任要求至母校服務。當時,我本想分發到都市任教順便補習,俾便三年服務期滿後能升學讀書。不過,父母命難違,在大觀任教職,除了自己無法補習進修外,當時全國尚未施行九年國教(1968才開始實施),而我是最年輕男老師當然教導學生考取初中(今日稱為國中)之責任便落在我頭上。

   徐老師在1958年到大觀分校任主任職,當時我讀五年級,而級任是朱天秀老師,徐老師教我們自然課和體育課,而勞動服務則由校工楊樹清老伯伯在場督軍指揮。個人於1952年入學1959年畢業,另外,1965年至1968年回校教書。屈指算來,我在大觀母校一共待了十個年頭;幼兒園一年、小學六年,任教三年。

   大觀發電廠是用濁水溪上游日月潭的水來發電,同一個濁水溪水系裡還有萬大和鉅工兩發電廠,也因此就將日月潭發電區管理處設置於大觀。大觀發電廠最早興建於臺灣日治時期,總裝置容量為11萬千瓦(110MW),1934年啟用,當時是世界排名第二、也是東南亞最大水力發電廠,因此1946年便有孫運璿等人到此進行電力修復工作,就連這三個發電廠也是由蔣中正總統親自命名的。目前在當地又興建抽蓄發電廠稱為大觀二廠,裝置容量100萬千瓦1000MW),1985年啟用。當時大觀可說是個軍事重鎮、並處在戒嚴時期,因此,在1965年前,當地駐紮著砲兵連、憲兵、警察,有上校級的陸軍參謀指揮官,有兩線四星的警察中隊長,四面環山都有高射炮和機關砲臺。1946年光復後,當地的日本主管大都由大陸來的技術人員所接替,大家和睦相處,在二二八事變時並沒發生鬥毆事件,我父親還告訴我們當時他們許多同事將長官、課長等藏在天花板上達一個星期之久,只有晚上可下來吃飯和活動筋骨一番。另外,我們所有小學老師都能講流利的國語,管理處更聘有平劇老師樂器老師組織成娛樂社團。讓我記憶最深的是林志玄父親票戲演關公、朱曾相演孔明、莊慶元父親則演曹操等不勝枚舉。如以今日生活環境對比於兒時大觀環境;群山環抱、蟲鳴鳥叫、潺潺流水、絃歌不輟、清溪永碧,魚蝦滿盈、有游泳池、醫務所、網球場、圖書館和閱覽室、交通車、員工合作社、自製冰棒、無污染噪音、隔週放映免費電影或演平劇等,因此,除了用大觀人之【香格里拉】形容外,還真是道不盡說不完也。

   以下除了兒時回憶外,因我與徐老師全家人有三年相處許許多多的互動,茲不揣簡陋提供記憶中往事以饗諸校友:

 

其一、不識愁滋味

在求學期間,我依然記得讀幼稚班時,一天最快樂的時光便是吃點心了。在分點心的當下,我都故意認真的坐直身軀、雙腿併攏,因為周幼幼老師會請工友【阿堂】多倒一些些牛奶給我。當時沒什麼娛樂,不過倒常有平劇的演出,聶煥章老師讀音咬字清晰,聲音特別悅耳,她客串扮起【蘇三起解】花旦走起蓮花小碎步實令人拍案叫絕。陳貴英老師教我們史地及背多筆劃國字訣竅;如秦始皇【贏政】只要記得亡、口、月、貝、凡便可永記不忘。徐老師用鐵粉和馬蹄形磁鐵教我們認識磁力線和南北極,用氫、氧氣體瓶罐製造水。朱老師很會教圖解算數,板書字跡很是娟秀。不過我很好奇的是她每次解題都很快速,當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朱老師已將雞兔同籠的四則運算題在黑板演算完畢。有一天趁著下課休息,老師將教課書遺留在講桌上,我二話不說上去仔細翻閱一番,發現書中夾雜許多小字條且寫得密密麻麻解題步驟,甚至還附註要講一則笑話和故事。接著老師來上課就如附註所提一般先講了一個既定笑話,而我很調皮地要求老師講【荊軻刺秦王】的故事,當時老師雖愣了一下但還是將故事講完,後來因同學告狀,下課後朱老師要我站著上課並一再告誡我不能偷看和亂翻老師的書籍。不過,此一舉措讓我深深感動,使我這麼多年的教書生涯都秉持良心勤寫課件,絲毫不敢須臾誤人子弟。

   我在讀五年級期間活潑好動,每過一段時間便會闖禍,在當時是老師心目中的壞小孩。記得有一次室外輝來一隻漂亮的蝴蝶,很多女生都想要抓下來夾在書本中當標本。當時我獨排眾議,採用丟粉筆擦方式處理,不過接連拋了幾次都失敗,我沒放棄再次奮力一擲,結果只聽到嘩啦一聲日光燈應聲掉下來而蝴蝶受驚嚇也就飛了出去。同學們去告了狀,辦總務的蕭仁註(蕭美容尊翁)跑了過來,先問有沒有人受傷,接著跟我說日光燈很貴的要我家裡來賠,下課被處罰掃廁所後才抱著坎坷不安的心情回家,父親也知道這件事只是臭罵我一頓沒再提賠償之事,想應是用公費預算處理了。還有一次是丟石頭傷了周禧;當時我們在學校領養了一畦地種菜,整地時要先將石礫檢出並傾倒於溪中。我個性急,想一個畚箕一個畚箕搬石頭其效率太差了,便採取丟擲方式處理。朱老師在旁叮嚀我要小心,但不幸的事卻發生了,因為石頭碰到尤加利樹幹反彈回來不偏不移地砸中蹲在樹幹旁整地周禧的頭部,當場血流如注。朱老師和我等同學都護送他到醫務室,周禧尊翁周培森也趕來並對我說如果周禧腦震盪變笨的話要我一輩子養他。後續這事情並沒有發生過,周禧腦力不但絲毫沒有減損還年年考第一。

 

其二、懷念的代誌

1958念五年級開學時,楊樹清伯伯孤零零一個人到學校工作並寄居在圖書室小倉庫裡。他彎著微凸身軀蹲下腰身整理著操場上的雜草,我和幾個男生則負責搬運草投擲於垃圾坑中。由於一邊嬉戲一邊拿起草把相互投擲,還故意沒看到蹲著的楊伯伯多次將雜草撒在他身上。結果代誌(事情)大條了,楊伯伯起身大罵我們一番,然後直衝辦公室對徐老師吼著說他不幹了且馬上拎起皮包走人。當時,徐老師怎麼勸阻都無效,只好要求我等幾個人跪求楊伯伯留下,當我們噗通一聲全體下跪,面惡心善的楊伯伯馬上露出招牌式金牙的微笑扶我們站起來。1965回學校教書,由於要補習每天要從7:30時工作到晚間19時才能回單身宿舍用膳。而楊伯伯總是先燉上一鍋菜和一杯紅標米酒,要我先填一填肚子,在盛情難卻下我就一口乾了杯中米酒,再夾一塊芋頭才去上補習課。因此,我每兩週買兩瓶米酒和菜餚孝敬楊伯伯,但也感謝楊老先生的調教,打從那時起才發現我有可以喝上幾杯之潛能。1970年楊老先生得病胃癌在榮總住院,時值我在台北讀書乘便趕往探視,他拉著我的手要我觸摸他僵硬的肚子,一直說;高少爺我不行了!我忍著眼淚安慰他,不過一離開榮總便淚流滿面不能自已。我接者打電話告訴徐老師,他說一切事情他會處理,後來再次到徐老師家,看到楊老先生牌位和徐家歷代祖先牌位並列,而徐老師要求兒女們要日日燒香祭拜,使得一身戎馬孤獨苦難一生的楊老先生魂魄得以安息。

 

其三、事業好夥伴

1965年回母校任教三年,從五年級級任導師帶到到六年級,再帶三年級,彼時為六年國教最後一梯次,升學意味濃厚。再者只有20個學生的小班制,且都是大觀社區同僚子弟,一有點事情馬上傳遍整個明潭村,因此,所有教學任事均要透明公開,所以壓力特別大。回想起來,第16屆的吳健文、陳文亮、王世國、王淑娟,20屆的徐建元、林亮吟、李獻文及石中興等都是我教過的同學。在這麼大的壓力下,好在,徐老師能言善道,其不但有IQ更有EQAQ,使得大觀內外教學的環境一片祥和。提供照片一,其紀錄著當時的教師群像,左起有謝秀珠、劉炳爣、高凱聲、徐深長、林玉樹、劉峰英、黃麵,另外還有劉家訓、林靜慧、劉抗年和張鳳英等人未入鏡。另外,在照片二則是1967年我的學生在國慶日於水里大街遊行之盛況,依稀可辨識出是邱垂亮、王世國、和陳譽奇等人。

  

 

          

                                  照片一、大觀分校教師群攝於辦公室1966

 

                                        

                                      照片二、雙十國慶遊行攝於水里街頭1966

 

其四、化雨沐春風

能夠在台電子弟小學任教是幸福的,記得當時在一般國校任教的師範同學薪水為780元,我在台電任教薪水為1200元,補習費約500元總收入比別人多。再者,徐主任是我的老師也是一位開明的校長,願意提攜後進,徐老師他習歡熱鬧、喜歡宣傳大觀教學設備和成果,喜歡喝點小酒、喜歡下象棋、喜歡唱歌,有如家人一般的關照我。上班日徐老師和我從不睡午覺,所以中午一定博弈到打了上課鈴才罷休。剛開始,徐老師棋藝高超可讓我一車、一砲還能贏我,但到了第三年他不但勝不了我還常常悔棋。個人每週至少到老師家用餐一次,餐點大多數是由劉彬師母包餃子、涼拌、泡菜和配上紅露酒或米酒。有一次師母將泡菜醃的實在很辣,我吃了額頭直冒汗,但是徐老師卻說這是你師母醃的再來一片如何!我辣得嘴巴都合不攏來,只好以狗腿阿諛諂媚般的語言直誇說;醃得好!醃得好!醃得恰恰好耶!接著說,那就來一片吧!當我話還沒說完,劉師母用夾子又夾了一大片給我,結果那天夜裡肚子疼痛輾轉到天明,直到隔日吃完早餐稀飯後才得安適。

   當時我除了做分內教學工作外,只要其他【老】男老師不願意做的,我都得扛下來;舉凡校外教學觀摩、參加全縣作文比賽、營養午餐示範觀摩、運動競賽、早上帶全校體操等。另外,徐老師提倡【愛的教育】及【禁止體罰】我都得照辦,記得有些較皮的學生不按時交作業、考試分數不能達標,我又不能體罰只好陪他們課後留校寫作業。記得有一個週六下午,我陪他們寫作業到下午七時半,這時有三位家長怒氣沖沖跑到學校來找孩子,他們以為只有孩子留校老師們業已落跑,但當目睹到我還陪著孩子寫功課,當下馬上都堆滿笑容還向我道謝一番。

 

其五、劉老師四位

接著我想回憶一下,當日大觀分校同時有四位劉老師,當然不能稱為第幾位【流】老師,因四流已不入流了。劉抗年老師,她夫婿是發電廠大官,不過她待人和善,特別有正義感,也只有他敢勸阻劉彬師母不要打小牌。她最大的嗜好是每晚陪她先生在圖書館打橋牌,只要聽到她的歡笑聲就知道她先生又贏了。劉峰櫻老師有著中國小姐般高挑的身材,她一直告訴我想繼續升學,也常常看他在讀書,不過,她那英俊挺拔的男朋友常常來找他這可能會影響其進修也說不定。

   劉家訓老師是台北師範畢業,大我十來歲未婚,當時他有點顏面神經失調問題。不過劉老師教學認真,但也很臭屁,有一次他拿一個行進中兩車交會的數學題考大家,徐老師等都解不開,我試者用代數一下子就將它解開了,正當大家有點歡樂氣氛時,劉老師卻冷冷地說我們是在教算術不是教代數,這題不算。當年在大觀我有一把空氣槍,劉老師則有把雙管獵槍,每年十月到過年期間車埕警分所都會要求將槍枝繳回警局統一保管,因此,只有在春夏天可以去守獵。有一次,我們相約在雨後去打雉雞,我連發三發子彈都沒打中,劉老師打了一發散彈,應聲倒下兩隻雉雞但血肉已模糊。另有一次,去打飛鼠和猴子,我跟劉老師建議謂孔老夫子說【戈不射宿】怕傷到哺育之的母飛鼠。劉老師從善如流,只打飛躍中的飛鼠且有了一些斬獲。回宿舍路上看到一隻獼猴,劉老師使用一號鉛彈一下子就將它打了下來,由於時近中午飢腸轆轆,兩人做了一個竹竿扛著30幾斤重的猴子回單身宿舍。當時野生獼猴尚未列入保育,在處理過程中,我們發現該猴子身上一共已經中了三種子彈,只有此次才擊中要害,我看了以後有點反胃從此也不敢再吃猴肉了。

   劉炳爣老師年紀大我有二十歲,其鋼筆字跡媲美書法家喜歡用日文寫信,喜歡哼唱日本演歌,喜歡喝小酒和打小牌,也常常指導我寫板書。記得有一次我們到張月娥家中去吃拜拜;同行者有林玉樹老師、徐老師、劉炳爣老師和我。宴席中但見張家父母殷勤地頃全家食材,將雞、鴨、魚、肉擺滿桌外還每十分鐘就烹煮出一道青菜,當吃到杯觥籌交錯、杯盤狼藉時,才令我們猛然感到不好意思的是張家大小仍未用餐進食。我發現此一情勢,立刻催促大家離席。不過,大家正值酒酣耳熱之際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後來還是徐老師警覺但他說;今日大夥兒聚集在一起,很是難得就讓他為大家高歌一首晚安曲【我的家在松花江的那一邊】再離席吧!大家都鼓掌叫好,但想起該歌曲現已更名為【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而且當時還處在有人二事之戒嚴時期,我站起來說松花江離我們太遠了,就請唱近的【山的哪一邊】吧!於是徐老師改口唱完該曲後就各自回家休息了。

 

其六、永誌不能忘

1967年我教的學生全班都考上初中,我開始斟酌惦念著實習結束後的生涯規劃。我徘徊在安逸過日子可選擇先結婚、也可以申請調離大觀到大城市補習後再升學,更或是順其自然等服完兵役再說。幾經和徐老師商量,他先將我調去當三年級級任以減輕教學負擔,還勸我到台中育民補習班補習。於是該年暑假有40天我隻身負笈育民補習班學生宿舍,日以繼夜苦讀書做起老學生。暑假後,我還是每週星期六下午搭交通車到水里,轉公路局客運到台中補習,隔日補到下午三點才坐車回水里再步行回大觀宿舍。當時,高中數學科開始使用S.M.S.G.新教材有集合論,英文要考文法和閱讀測驗,這些都給我莫大壓力。但是答應徐老師要努力,劉老師也曾要我將數學和英文講義給他,他想辦法幫我。徐老師偶爾會靠到身邊,悄悄地跟我說可以騎他心愛的鈴木機車去台中補習,不過,我認為他機車是用來生產賺錢的,更何況我的父母親堅決反對,致從未在中投公路上騎著徐老師的機車馳乘過。最實惠的,還是厚著臉皮於星期日到徐老師家吃飯填飽肚子才是重點。當年我在苦讀期間,每週都得住進台中後車站的台電聯絡處宿舍,偶有病痛或雜事都靠舍監郭伯伯幫助。記得有一次補完課後頭疼難耐,郭伯伯拿起吹風機就對著我頭頂吹,結果疼痛立即消除。還有一次,我發燒咳嗽不止,且忽冷忽熱,郭伯伯施展絕活;用銅錢刮我背後肩胛骨跟脊椎兩側,用食指和中指掐我脖子四周,結果一夜好眠。當然,此一時間還有一位長輩是警察隊的曹副中隊長,他雖已年過半百但身手矯健聲若洪鐘。有一次他送小孩來學校,看我過敏鼻涕直流,他要我每天早上到山腳下對著冷空氣做二十次深呼吸這樣就可不再吃藥,另外,他也要我早上七點鐘到學校跟他一起學打少林長拳。他的好意令我非常窩心,於是我每日五點半天剛亮便跑到管理處後山的土地公廟旁做深呼吸後再下山練拳,說也奇怪大概是土地公靈驗加持,一週以後鼻子過敏減輕,一個月後便痊癒了。當年除了我苦讀求學外,有著徐老師等多位長輩從旁協助和鼓勵,在1968年我終於靠自習考上大學。從此,在我的人生體驗中的座右銘是;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其七、叱吒機車風

近日八大電視台播出蔡小虎的成名曲,【春夏秋冬】台語歌詞為;無聊的春風伴阮流浪、孤孤單單啥人體諒、我在他鄉受盡風霜、你在故鄉著愛保重、中秋月暝露水重、山頂的【割芒】(芒草)也已經紅、春夏秋冬一天過一天、對你的思念為何離昧開阮的夢。每當聽到芒草就回想起當年在大觀與徐老師捆芒草拚經濟的日子。小時候正值台灣嬰兒潮高漲之際,每個家庭有三至五個小孩是很稀鬆平常的。徐老師因要負擔三個家庭的生活費用,經濟拮据是想像得到的。為了增加收入,徐老師發起互助會、劉老師賣饅頭及獎券,不過,劉老師愛打小牌使得徐老師不得不另謀其他聚財之道。大觀到處都是茂盛的芒草,但外界人士不能進來砍伐,芒草可剝其梗約有兩丈長,用以架設四季豆或皇帝豆藤蔓爬行之棚架。徐老師透過劉炳爣老師介紹認識彰化溪湖在地的農業器材行,來收購大觀的芒草。每年秋冬之際,徐老師可出貨1015卡車,每卡車裝50捆,每捆50支,一捆賣25元,其中要給協助砍伐的理髮師【阿宗】400元,淨利850元。不過,徐老師除了要親自砍伐芒草外,還須騎著那高價貸款購入的機車押車且到處奔波,買香菸請人吃飯等來打通關節,實際落袋的利潤大約只剩600元。

     提到徐老師的深藍色機車,那可就拉風了。當時不興汽車因為太貴了,而昔日結婚的嫁妝,如有機車陪嫁那就很體面了,我一直到1975年結婚後才有能力購機車。徐老師每日載小孩來學校上課,許多師生都會來圍觀。當時沒有酒駕問題更沒有戴安全帽困擾,徐老師偶爾會載我去應酬。記得有一年中秋節騎車到日月潭德化社吃酒席,回到碼頭巧遇電廠人員也在此聚餐,於是徐老師和我就被拖下來續攤,當日真的是豪氣干雲,我們各自被灌了24600毫升的啤酒。原本想就近住在頭社的員工宿舍,但因房間客滿,只好硬者頭皮夥同徐老師一路由我騎回大觀,沿路上走走停停不下十次皆因內急所致。到大觀路過憲兵守衛崗哨站,我們還去借廁所才開往山上宿舍。隔日清晨,徐老師跑來敲門且問我藍色機車放置於何處,我們兩個慌慌張張沿著路往山下找,直找到游泳池旁的階梯口才看到倒在路旁的機車,車況良好沒掉漆,但令人納悶的是我不明白為何會在那裡摔車,且我們兩人卻沒摔下階梯,還能全身無恙的各自回宿舍睡覺。

 

其八、夢迴兩岸情

藍與黑作者王藍曾在書中寫到;一個人,一生只戀愛一次是幸福的。不幸,我剛剛比一次多一次。徐老師則剛剛比一次多了2.5次呢?徐老師依序有原配趙芝梅女士、劉彬、趙芝梅女士及高云女士等姻緣。當我剛讀五年級時,徐老師住在水里街上,有一天傳來惡耗謂其小孩掉入水溝且斷氣了。徐老師放聲大哭派車趕回去,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師掉眼淚。受此打擊,隔不久,他們就搬到大觀山上水池邊宿舍居住。1965年回母校時,徐老師已經有建元和狀元兩個小孩。有一次在老師家吃飯,當酒酣耳熱之際話匣子打開便細細道出了隱藏心理的話。徐老師在東北遼寧省讀完師範後就與趙女士結婚且養育兩個小孩。在他22歲時東北淪陷落入日本人手上,他們幾個年青人想從軍報國,因為周遭許多同學都握有共產黨證,想搞地下工作所以不願意走。他急忙回家問大哥,結果大哥勸他趕快走,並且說他也是共產黨員會照顧趙女士和侄兒的。於是這對新新婚夫妻就因為戰亂這樣的分隔兩地達四十年,此期間更得悉趙女士會一直等著他回故鄉,每當提及此事總是令老師不勝唏噓,只好藉酒燒愁。我曾問到劉師母會吃醋嗎?老師說,劉師母曾就讀東北大學,也曾有過一段婚姻更有一個小孩在讀軍校,當時在台結婚只是為了找個伴相互照料互訴衷曲罷了,只不過生了小孩還是得養,他們從不為此事有過爭執。後來,徐老師因大觀分校廢校改到草屯的中原國小當教務長,劉彬師母過世,老師把趙師母接到台灣住。記得,徐老師當年是傘兵而建元當上空軍飛行官後選在中原國小結婚辦囍宴,場面相當熱鬧。彼時,建元口中的大媽一直張羅著大小事,而且徐老師在大陸的兩個兒子也都來台灣團聚,甚至還停留數月之久,且到梨山幫麗媛夫家栽種摩天嶺紅柿子。往後數年,老師常常在大陸住上半年再回狀元在台北的家。我則每隔一年就和老師聚個餐,也常邀徐春蓮等作陪,而徐老師和狀元曾到我位在濟南路六樓辦公室拜訪並送紅柿子給我品嘗。有一年我看老師旁的師母換人了,才知趙師母也已過往且骨灰還厝於大陸故鄉,目前是高云師母。過了十年,徐老師因心臟病過世,且回歸東北故鄉祖瑩安息。徐老師一生;早年顛沛流離,跑遍大江南北,含辛茹苦培養每個小孩長大成材,從未忘懷大陸趙師母和小孩,操勞一生從不低頭於人生逆境,開明爽朗從不遷怒於人。終能為他的一生繳交出一張絢麗輝煌、功成名就的成績單以及令人嘖嘖稱羨令人動容偉大的兩岸情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水里鄉.明潭村.車埕國小大觀分校校友:保持連絡!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