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36煩惱,幸福的開始

“煩惱,是幸福的開始啊!”你拍著我的肩,輕輕對我說了這樣一句話。看著你無邪的笑臉,爬上心頭的煩惱又在你的微笑中煙消雲散。這兩天一直輾轉在各個房介中心,問房,看房,為了買到一個夢想中的居所。看著高高在上的房價,盤算著手中僅有的那點薄薄的積蓄,天與地的懸殊讓人不時心頭打顫。以前聽同事說過買房的困難,還貸的不易,當初聽著無甚感覺;現在這些事情真的臨到自己頭上了,感覺還真是煩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實在是道理!也聽先人說過,把心靜下來,什麼都不要去想就可以沒煩惱了。可是很多事情,不是光不想就可以了,比如房子。一直以為安居了才能樂業,否則“和諧”一說哪裡來呢?也有人說過,幸福為什麼總是圍繞在別人身邊而煩惱總是糾結在自己身上?這話我也不太同意。正如你告訴我的“煩惱是幸福的開始”。因為我們正在走向幸福的路上,而煩惱正是那個令尋找幸福的人兒命中必須歷經的劫數。否則,幸福就無從說起。也許,從此以後,我們身上也會被套上一個沉重的枷鎖,為了一個溫馨而安定的港灣。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不是有你麼?不是有我麼?不是有我們麼?每個人都會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你我也不例外,不管在通往幸福的路上會遇見怎樣的煩惱和挫折,我們都不會放棄的。我希望,我們的幸福不僅在別人的眼裡,更在自己的心裡!

(繼續閱讀)

201508040238凱布朗利博物館:非西方藝術博物館

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Musee du Quai Branly」 今年6月落成了。在埃菲爾鐵塔身旁,又添一個地位顯赫的現代建築。此外,法國媒體還習慣於稱它為「原始藝術博物館」, 也有人稱之為「他者博物館(Musee de l』Autre)」。博物館收藏陳展的主要是非洲、美洲、大洋洲和亞洲帶原始藝術風格的藝術品,竟也有罕見的源自中國的展品,尤其令中國遊客趨之若鶩。事實上也可以把這一博物館視為「非西方藝術博物館」…… 這是一座由希拉克總統親自提議興建的大型博物館;1996年倡議,經過十年的設計、建設,才於今年6月20日在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和希拉克總統及300多名貴賓的出席下舉行揭幕典禮,並成為法國媒體整整一個星期連續不斷報道的最大文化話題。 凱布朗利博物館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它建在緊挨埃菲爾鐵塔的塞納河邊的一塊愈來愈罕見的可建築地皮上。那用支柱架空的既像一座航空母艦,又像一隻渾身長滿鱗片和植物的巨大昆蟲的超當代建築設計出自著名法國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之手(他的諸多建築傑作包括巴黎五區的阿拉伯世界學院[Institut du Monde arabe]和卡迪埃基金會[Fondation Cartier]等)。整個工程耗費2.32億歐元。新博物館集中了原先設在巴黎金門(Porte doree)的非洲與大洋洲藝術館的2.4萬件以及人類博物館(Musee de l』Homme)的25萬件非洲、大洋洲、亞洲和美洲館藏藝術品。但只有其中的3500件作品作為常設展品被陳列在550個佈置在一個長200米的一氣呵成的長廊中;其餘藏品都被貯存在一個6000多平方米的貯存室中,將陸續以臨時展的方式,向公眾展示。 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可說是一個體現非西方藝術和文明的人性與神奇的精品縮影;展品中包括各種吉祥物(fetiches)、塑像、面罩、飾物和各種宗教與日常生活器具,充分反映出人類精神與創造性的偉大和多樣性。希拉克則在揭幕典禮上聲稱這是一座向曾經「被侮辱和蔑視的人民」致敬的博物館。 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除了承擔博物館職能之外,還是一個關於非西方藝術和人類文化學的高等教學與研究機構。已98歲高齡的法國著名人類文化學家克洛德·列維-斯特勞斯(Claude Levi-Strauss)曾是這一博物館建造計劃的積極支持者;

(繼續閱讀)

201205050031茗香柔情

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裡說,女人的性慾與她的動物植物的繁殖力和豐收狀況有密切關聯,無疑是揭示了天人合一的秘密。茶,就是這樣一種植物。想來,茶與女人確實具有很多相同的屬性。對茶,人們幾乎是全面性的採摘,可她是越采越新鮮,生長力越強。即使在開水裡,茶仍然能夠像在山野裡一綻放自如。這和女人相同。生生為息的生育能力,週期性的血液再生力,過人的耐力旺盛生命力,都是男人所不及的。茶和女人的身形也極相似。雖是一白一綠,她們婀娜多姿的身體,一個開放在人群中,一個開放在清水裡,那種韻味,那種身形,那種嫵媚,是何等地息息相通。就連她們皮膚的嬌嫩和光澤,溫暖外界的方式,洋溢著的芬芳都是那麼一脈相承,沒有二致。事物之間永遠是相通的。茶與女人一比較,我就在瞬間頓悟:為什麼男人一生都會對茶如此鍾愛,並且愛到如此貪婪的地步。全然在於他們手裡小小的一杯茶,就可以讓他們獲得物質上的享受,精神上的愉悅,心靈上的慰藉,靈魂上的純淨。明白了這一點,我心想,若有來生,非得娶茶為妻不可。俗語雖稱“女人如茶”,我更想倒一邊表達:“茶如女人”。世間的茶葉林林總總,各有各的姿色——綠茶顏色碧綠,而味清淡之中略帶苦,茶性較微涼,一如隔壁初長成的少女,品之讓人欲罷不能;紅茶顏色暗紅,味濃且厚,其中還會略帶一絲澀味,其茶性溫和,適合爆香、炒、炸、可入菜,一如身邊初迎娶的新嫁娘,幸福的臉上總有那麼幾分羞澀;烏龍、鐵觀音茶色澤則顯得青綠或是暗綠,其味醇厚,並在略帶微苦中亦能回甘,茶性則是具有多種用途,不僅可以煎、泡、炒,還可以研粉,並可直接入菜,就像是陪在身邊多年的糟糠之妻,能容忍諸多缺點之時,還不忘適時的棒喝;壽眉茶顏色白中隱綠,其香味清鮮爽口,其茶性略顯寒涼,但可直接添加在湯或涼伴菜中,以示名貴,就像是一個會打扮的女人,在淺妝淡抹之間,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普洱茶雖然呈現出來的是一種青褐色,但其香味卻具有醇厚回甘的陳香,其茶性溫和,可存放較久,並且耐泡耐煮,亦可燜煮入菜,或做成茶點心,都別具風味,這茶是不是有點像經歷過歲月磨礫過的奶奶級的女人呢,不管身處何地,亦能保持寵辱不驚的心態去應對人間的一切。所有男人都知道女人是感性動物,世界上並沒有哪一個男人能把女人真正看透。而茶如女人,所以茶也如女人一樣讓人沉醉難醒,總希望能從中悟到真正的茶道。酒能提

(繼續閱讀)

201205010041幸福隨處所見!

幸福是什麼?那麼屬於我們自己的幸福又在何處呢?其實幸福時時刻刻都在我們的身邊,只是我們沒有真正的察覺到。當我們踏上社會工作時通過自己的努力拿到第一份工資時,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當我們找到可以和自己相守一生的那個人時,我們是幸福的;當自己幫助了那些困難的人度過難關時,那時的我們心裡幸福的不知道要怎麼去形容了……幸福有許多種,呵呵!所以我們應該感到高興,每天都被幸福包圍著……占星的家園 |周韋彤 |戴政 |月兒彎彎——BLOG |馬立誠的BLOG |攝影師雪松的BLOG |藍天中的冬日暖茶的BLOG |守銗_chun白公寓 |陶瓷咨詢中心 |康康猴子 |

(繼續閱讀)

201204230808小城裡的修鞋匠

小城北面有一條河。河東岸是一大片林園,裡面有常青的灌木,更有葉片碩大的泡桐。閒暇時常有人來這裡,鍛煉、喊嗓、遛鳥或看河旁一溜排開的垂釣者。林園旁邊是一條南北向的馬路,連接著菜市場和超市。一條東西縱橫的馬路與它交叉,橫亙著醫院和一處小學校。自然,這裡就成為比較繁華的地帶。一些小商販也趁機在這裡擺攤、招攬顧客。有一天,這裡出現了兩個修鞋匠。一個年歲大些,瘦削臉,山羊鬍,在交叉路口的東面。另一個,四十多歲,駝背,菜色臉,寡言,在交叉路口西面。兩人在各自的帳篷下忙碌。老修鞋匠話多,為人熱情,活做的細。有時,人們拿著要修的鞋子,走到交叉路口,往往猶疑:該到哪邊修呢?老修鞋匠就會笑呵呵招呼:“別耽擱了!過來看看鞋子再說!”等把鞋子拿過,老修鞋匠左看右看,有時會惋惜地說聲:“這樣破舊了,沒法修補。就是修補好了,也不好看,還要花費不少錢……”接著,他呶呶嘴:“那邊,去那邊看看能行吧。”人們從他的目光裡,看到了他對小修鞋匠的不屑和嘲弄。有些比較講究體面的,就會提著鞋子悻悻離去。有些老頭老太太比較過日子,提著鞋子思忖一會兒,還是不捨,最後就拐到路口西面的修鞋匠那裡。小修鞋匠的生意眼見越來越冷清,最後,竟兼做了第二職業:修自行車。我在小城居住的時候,兩個鞋匠攤都光顧過。夏天,我拿著拖鞋去老修鞋匠那裡。見人們自覺地在老人身後排起隊,就在樹陰下等。老人一邊做活,一邊和人們交談。有人說起西邊的小修鞋匠,說他幹活粗糙,老人就會心地笑笑,然後說:“這活要有比較才看出功夫。”也有人故意貶低西面的修鞋匠,老修鞋匠眉宇間的得意就掩飾不住,甚至聽著聽著,會呵呵笑出聲,卻不做一句評論。顯然,來修鞋的人們對於同行間的競爭很瞭解,儘管老人沒有同行相臭,顧客們反而相幫著做了這事。輪到給我修鞋的時候,老人仔細察看鞋子的破碎處,然後細細說明該如何修才會更結實更耐看。最後,因為新補的鞋底顏色與鞋子不搭,老人竟拿鞋油悉心地塗抹鞋底邊,直到顏色完全分辨不出。這樣細緻的活兒引來一片嘖嘖稱讚。但私下裡,人們開始質疑老修鞋匠的不地道。“明擺著,他是喜歡聽我們貶低小修鞋匠的……”,“可不是,這個老修鞋匠可真有心計,自己不開口,卻讓我們替他把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