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30叫我怎能不擔心!

晚自修跟班老師說,整個晚自習,從頭到尾,不見陳培的蹤影。問我他是否有請假?我心裡一個緊張:18:40我檢查教室時也沒看到他,不過,以為他只是遲一點回教室,沒想到他整個晚自習都沒回來!是什麼原因?病了嗎?也沒見他來請假,是不是在宿舍睡覺?於是,去了男生宿舍,三個宿舍走遍:沒有!是不是回家了?打電話到他家裡去,卻是他舅媽接的電話。原來他因父母去廣東打工,這些年,吃和住一直都是在舅媽家裡的。可是,舅媽給我的回答卻讓我更擔心:陳培今晚沒有回去吃晚飯。而且他還和他這兩天從廣東回來休假的媽媽說,單車壞了,今晚不回家吃飯的。既不回家,又不在學校,那會去了哪裡?!真是讓人操心又擔心!再回到教室,詢問知情的同學,得知他下午放學時和楊海一起出的校門。楊海還告訴我說,放學他和陳培一起走的。陳培說他不舒服,今晚不回校了。楊海讓他和班主任請假。楊海還問我他沒打電話向你請假嗎?我搖頭,問陳培手機號碼,楊海說他不懂,讓我找何森。何森把陳培的手機號給我,開玩笑地說:老師,你打電話訓他,不用給他面子的。然而,撥打打了四五遍那個號碼,一直是“嘟嘟嘟”的忙音。沒辦法,時間已經是22:20。只好又打了他舅媽的電話,把情況向她說明。他舅媽告訴我,她已經和陳培媽媽講了,陳培媽媽也打不通他的手機,不過她已經給他發了短信了。我向她表示抱歉:這麼晚了打擾你,不好意思。不過,學生不請假又不到學校,老師實在是擔心。他舅媽表示理解並感謝關心。報告了家長,心裡還是不安。晚自習後,22:30時,楊海到辦公室問我,要不讓他出去找找看?他說估計陳培可能去網吧。我沒有同意。這個時刻這麼晚了,你去找他,豈不是讓我又多擔心你一個!我說不用找了,已經告訴家長了,明天再說吧。接手這個班主任工作二十多天了,學生不請假不回校也不回家的,這是頭一回(但願這也是最後一回!),安全責任大於天,如此擅自行動,又沒有蹤影,叫我怎能不擔心!第二天一早,陳培媽媽來電話了,說昨晚她給了兒子信息之後,大概24:00的時候,他兒子回家了。現在舅舅正在教育他呢。還說兒子讓他打電話給老師請假半天。陳媽媽很傷感地說,這孩子難教啊,從小不在身邊,也不懂他什麼性格,現在跟他說什麼他都不吭聲,也不知道他心裡想什麼怎麼想,希望老師能夠多多幫助他。唉,又是一個留守青少年!我不知道要怎樣去安慰這個傷心的媽媽。只能對她說我會盡力的。告訴她,她的兒子也並

(繼續閱讀)

201508040317哭牆的歷史

哭牆由大石砌成,西元前11世紀古以色列王大衛統一猶太各部族,建立了以耶路撒冷為首都的以色列王國。西元前10世紀(約西元前965年)大衛兒子所羅門繼承王位後,在首都錫安山上建造了首座猶太教聖殿所羅門聖殿,俗稱「第一聖殿」,來此朝覲和獻祭的教徒絡繹不絕,從而形成古猶太人宗教和政治活動的中心。  西元前586年,第一聖殿不幸被入侵的巴比倫人摧毀。將大衛王之子所羅門王為耶和華所建的「第一聖殿」付之一炬,四萬多猶太人被虜,史稱「巴比倫之囚」。  經過了半個世紀的流亡生活,猶太人陸續重返家園,後來又在第一聖殿舊址上建造第二聖殿。  西元70年,羅馬帝國皇帝希律王統治時期,極力鎮壓猶太教起義,數十萬猶太人慘遭殺戮,絕大部分猶太人被驅逐出巴勒斯坦地區,耶路撒冷和聖殿幾乎被夷為平地,該牆壁為同一時期希律王在第二聖殿斷垣殘壁的遺址上修建起的護牆。直至拜占庭帝國時期猶太人才可以在每年安息日時獲得一次重歸故里的機會,無數的猶太教信徒紛紛至此,面壁而泣,「哭牆」由此而名。  西元7實際,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拉伯帝國佔領巴勒斯坦,由於帝國內部實行寬容得宗教政策,所以哭牆沒有被刻意損壞。  儘管該圍牆為伊斯蘭聖地西牆的一段,但猶太人仍然把它視為本民族信仰和團結的象徵。今每逢猶太教安息日時,尚有人到哭牆去表示哀悼,還有許多信仰者將心願或悼念之辭寫於紙上塞進牆壁的縫隙裡。  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慘遭德國法西斯殺害的猶太人達600萬之多。這些慘痛的歷史遭遇,深深地印在猶太人的心靈之中,哭牆便更被猶太人視為信仰和團結的象徵。直到如今,哭牆腳下經常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他們或圍著一張張方桌做宗教儀式,或端坐在一條條長凳上念誦經文,或面壁肅立默默祈禱,或長跪在地悲慼啜泣。逢宗教節日,祈禱者及遊人更多。哭牆分為兩部分,中間隔一柵欄,男女分開祈禱。入男部,須帶上用紙做的小帽,否則被視為異教徒而不准入內。在做正式祈禱時,要準備好兩個裝的「聖書」語錄的小羊皮袋子,一個戴在頭上,另一個捆在手壁上,身上披一件特製的披肩。教徒們在祈禱時,面對哭牆,口中唸唸有詞,全身前仰合後,虔誠之態令人肅然起敬。  1967年,以色列侵略周圍阿拉伯國家並佔領整個耶路撒冷。近2000年來,西牆首次處於猶太人控制之下。以政府在西牆前辟出寬闊的廣場,每逢陣亡將士紀念日、大屠殺紀念日、猶太新年、贖罪日等重要的國家或宗教節日,便在此舉行

(繼續閱讀)

201204290105網絡情緣,一句話的傷痛

腦海中再次浮現那一條信息,一條連續發了三次QQ信息。粉紅色,12號加粗楷體:“以後我再也不會打擾你了,煩你了”。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會是這麼小氣的人,這一次也是,以為你只是在跟我開玩笑。沒想到你真的會這麼狠心,一直的寬容大度,卻小氣在這一次。讓這句話成了我永恆的回憶,帶著點酸楚,絲絲的心痛。每個孤獨的夜晚,看著這僅有的三句相同的話,讓痛楚侵蝕整個身體。電腦剛中病毒重裝了系統,過往的記錄全部空空,也沒有想過上傳。然而當我想到要上傳的時候,卻只剩下這三句同樣的話。不知道哪兒做錯了,或是說錯過什麼話。用了無數個夜晚來思考,也終無果。現在終於明白,被人誤解而連一個理由也不給,更別說給一個解釋機會,是多麼難受,痛苦。認識一個人,是要用漫長的時間的,也許會是一輩子,也許一生的時間也無法真正瞭解一個人。然而失去一位朋友,卻只需短短數秒,一句微不足道的話,就會讓彼此再次陌生。習慣有你,不時的嘮叨,偶爾的捉弄,時常的逗笑。原本木訥臉,因你而展顏;原本單調的生活,因你而多姿;原本老去的童心,再次明亮。都說網絡是虛擬的,我第一次對這種看法持否定票。網絡走進我的生活,有你卻變得更精彩。飯後對著手機,孤單的時候,無聊的時候對著電腦,已成了我的生物鐘。可是如今,手機QQ上,電腦QQ裡,那熟悉的頭像卻成了永遠的灰色。我知道,我一定成了你的黑木閣裡的上賓,每天都不會再被吵到,會永遠給我以安靜。可你知不知道,我不想要這樣的待遇,一直都不想,只想每天被你吵著。你不知道,安靜的日子真的會讓人發瘋的。QQ依然是24小時在線,可一直都沒有人打擾。真的很安靜,我是隱身,只對你一個人開啟在線的。我以前不知道QQ還有這樣的功能,我只是最近在論壇裡看到了一篇文章才知道的。如果你現在看到我說這句話,你一定會對我說的:白癡,250。我知道,再也沒有機會聽到了。我現在開始用兩個QQ了,那個QQ上的好友除了你,全刪了。因為我怕有時候系統也會出錯,隱身對你在線,你不一定會看到。所以我那個QQ現在,以後都會一直在線。我真的好希望,我只是被你請進了黑木閣,而不是被刪掉。也許,這只是我的自我安慰,可我是真心的這麼期盼著。124天,這不是一個吉利的數字。這麼久了,我知道,我早已被你淡望。我不知道寫下這篇日誌是為了什麼?你從來不會看我日誌的,好像也不太愛留言。“以後我再也不會打擾你了,煩你了&rd

(繼續閱讀)

201204231839有空得多回家看看了

回我媽的娘家待了一個星期,發現老爸都已經有白鬍子了。回家的幾天,號稱膽子最大的他,晚上上廁所還得叫我陪著。雖然農村的老式廁所在屋外面,很髒很臭;山裡晚上外面很黑,也沒燈。但我這種膽小鬼都不需要人陪。而在我沒回家的上一個星期,我爸卻獨自做了很多更“大膽”的事情。也不知道上個星期,他是怎麼過來的。只是聽說他好幾天沒怎麼好好睡過覺了。本來家人堅決不允許他抽煙的,好不容易已經戒了很長時間了。但我偷偷看見他抽煙時,我卻沒說啥。哥哥叫我去阻止,我拒絕了。這個時候,在老爸心裡的辛苦,只有他自己能體會到的。旁人、甚至家人都只能根據自己看到的東西,片面地去理解,片面地不理解。但實際上很多事情、很多憤怒是藏在背後的,不能表達出來。即使表達出來了,不見得聽的人能理解,反而獲得了不該有的“安慰”。就像在一些時候,我用一些方式發洩自己情緒一樣。我爸也需要大大方方地發洩一下。直到差不多的時候平和地告誡他,“這是最後一根了!”“嗯”。回想起前幾日舅娘們的聊天:某不孝子“嫁”給某個有錢姑娘以後,婆家父母好不容易去看看他,卻被扔在衛生間睡覺,被抱過的孫子甚至被拿去消毒處理。聽了寒酸。以往,除了寒假,我回家很少,甚至不太喜歡回家。一年只回家兩三次,可能太少了一點。有機會得多回家看看了。希望外公在天之靈保佑您可愛的女婿一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